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刘封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将伏阇讫多抓起来慑服于阗军,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却让他下定决心。
这一幕倒真和西游记里除妖的情形颇为相似,每当一个妖怪被收服,总有神仙后台出现及时阻止,将其带走。
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却没人想过,那些受害的百姓痛苦谁来承担?
甚至可能有人因此而丧生,就算以神仙的实力能给他安排个好的投胎之所,但此生就此结束,谁又能顾得上来世?
伏阇讫多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如果这些正道之人早有察觉,就该早早制止或者除掉,非要等到这个关头来劝止?
如此十恶之徒如果还有靠山有人解救,刘封岂能答应。
如果有心忏悔,让他自己来生去改过赎罪吧!不管来的是谁,是不是要救伏阇讫多,先杀了再听他言论不迟。
“哎呀呀,千岁,你……”那人自远处飞掠而来,半路上一声大喝,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杀!”
刘封丝毫不停,先向郭统传令出兵,虽说杀了伏阇讫多,但尚在两军阵前,对敌军可不能心慈手软,延误战机。
郭统和苏森早就奉了刘封将令,一边观战一边在马上观察于阗军阵势,随时待命。
刘封一声令下,郭统手握一面红旗举起挥动,汉军三千兵早就列成纵队,立刻南北两方向中间包抄向于阗军扑了过去。
轰隆隆——霎时间万马奔腾,蹄声如雷,携裹着大片烟尘,汉军如同钢铁洪流一般杀到,于阗军还处在伏阇讫多被杀的震惊之中,等汉军冲锋起来才发觉,全军一片慌乱。
郭统一马当先赶到阵前,手中连弩早就蓄势待发,大喝一声扣动机关远远放箭,身后的骑兵团同时放箭,霎时间箭雨如飞蝗般飞入敌阵,几乎将一半的于阗军覆盖,敌阵中哀号声响成一片。
轻骑兵飞掠而过,于阗军阵型大乱,互相拥挤,此时骑兵正好冲锋到阵前,闯入敌军之中,只杀得于阗军人仰马翻,挥动兵刃如砍瓜切菜一般无人能挡。
于阗军本就士气不振,伏阇讫多被杀更是惊恐,加上昨夜又一宿未睡,兵无战心,一下子炸了营,全军撒腿往四散逃窜,大多都拥挤逃入大营去了。
郭统早有将令,汉军只在外围冲杀,并没有追入丹玉大营中,待于阗军全都逃入营内,在营门口排列阵型守卫,将其包围起来。
伏阇讫多一死,于阗军心涣散,已经无需刘封再出手,千军杀敌便足够,刘封策马来到不远处的山丘之上观战,等着那个远处的人影到来。
这人的速度极快,真如同乘风一般,几个跳跃便到了两军阵前,看他一身玄色道袍,外罩鹤氅,三绺黑须,头戴凤翅髻,身背长剑,一派仙风道骨。
“葛仙长?”
刘封微微一怔,想不到来人竟是葛玄,将来的四大天师,刘伶的入门引导者。
“千岁好快的手速!”
葛玄到了近前,甩着拂尘将风沙挥走,一声叹息。
刘封下了马,将头盔摘下,头上也出了汗,发髻湿了一圈,吹着凉风笑问道:“仙长方才让我留人,莫非这伏阇讫多是仙长指示?”
“不不不,千岁万不可乱加罪名!”
葛玄连连摆手,他也知道刘封的性格,倒也不是过分拘谨,叹道,“此人作恶多端,贫道早知,只是苦于限制不可随意出手,如今千岁出手惩戒,乃是其咎由自取,若不是他布下血煞阵,贫道还不知他已来到两军阵前。”
听到葛玄是被这血煞阵惊动,刘封心中的不满散去,看向远处依然被一层血雾笼罩的于阗大营:“这阵法厉害么?”
“此乃先秦十大邪阵之一,与先前司马懿所用的九阴阵一般,不知为何此人竟会使用,贫道本想追查究竟,却不料,唉……”葛玄也遥视大营摇头叹息,忽然心中一动,转头看着刘封:“千岁该不会以为贫道是来救此人,才将他给杀了吧?”
刘封微微一笑,直言不讳:“正是。”
“呃——”葛玄一怔,摇头失笑道,“千岁未免将我道门看得太过善恶不分了吧?”
刘封不置可否,问道:“仙长可有破阵之法?”
葛玄言道:“阵主已死,这只是一个死阵,无需再破了。”
刘封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一把火烧了干净。”
葛玄微微点头,顿了一下言道:“四年前殿下委托贫道打听益州紫虚上人一事,已经有些线索,但此人身怀秘术,要找到他的踪迹却难,除非大动干戈。”
其实刘封紫虚上人并不熟悉,但上次刘禅意外遇难,成都内乱之中竟有紫虚上人的影子,此人干涉国家内政,就不得不加以重视了。
不过眼下中原统一,朝政稳固,紫虚上人的威胁已经不大,也不急于找他,更没必要请葛玄他们为了一个不太相干的人大动干戈。
擦着汗水问道:“不知仙长找到了什么线索。”
葛玄言道:“此人有可能是古蜀国的后裔,据贫道及几位好友所知,他是在寻找一些秘宝,甚至……有复辟王国之意。”
“复辟古蜀国?”
刘封有些意外,挑眉笑道,“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葛玄也摇头笑道:“这只是我等猜测罢了,但他数十年都在寻找古蜀国的秘密,身份也是古蜀国之人。”
刘封轻叹一声,言道:“说起来,此人倒还真是不易,若是真有人能遇到他,请来与我叙话,先前之事可不追究,我倒有些古蜀国的消息可与他交流,或许能有所帮助。”
葛玄诧异道:“千岁难道要帮古蜀国复辟不成?”
“这倒不是!”
刘封摇头道,“我只是对古蜀国之事颇有兴趣。”
葛玄微微点头,顿了一下问道:“峨眉山之事,左慈师叔可向你说过了?”
“峨眉山?”
刘封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在琅琊宫探秘的时候,左慈和汉钟离都见过面,却没有提起任何峨眉山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