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有这份名单在,楚牧峰就能做成很多事情。
那些被策反的人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理由,既然决定了当了卖国贼,那么现在就是必须要清理掉的,否则留着你们就会给不久的金陵保卫战造成伤害。
三井四郎说着。
楚牧峰听着。
很快楚牧峰就掌握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等到三井四郎说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口干舌燥的抬头问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能饶我一命吗?”
“你是不是还差个最重要的没说。”
楚牧峰瞥了对方一眼,淡然问道。
“什么?什么没说?”
三井四郎有些懵神。
“资金!”
楚牧峰挑起唇角,一字一句的问道:“想要做成这样的事情,你们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可你刚才的话语中惟独没有提到资金来源。”
“你不要给我说,只是凭你区区一个绸缎铺就能够维持,你们的资金是肯定会从特高课总部那边拨款的是吧?”
“是的!”
三井四郎对这事没有藏私,赶紧倒筛子般的说道。
“所有的资金都是从一家车马行流出来的,这家车马行应该是和银行有关系,但这个关系我却是不清楚的。”
“每次的资金都是瓷都从车马行取出来的,我只知道这点。”
“哪家车马行?”
“魏武路上的顺成车马行。”
“顺成车马行?”
楚牧峰将这个记住后又问了三井四郎几个问题,确定他是真的将所有东西都倒出来后,这才慢慢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紧不慢地说道。
“三井四郎,你这种态度就是不错的,我要的就是你的配合,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谢谢!”
三井四郎连忙感谢道。
既然都选择了低头,那么就要将脑袋低的诚意十足,要不然前面的低头岂不是说做了无用功?这点三井四郎做的很好。
楚牧峰转身离开审讯室。
办公室中。
“科长,有这份名单在,咱们的任务就算是成功了,那个瓷都就算死活不开口,也没意义了。”
西门竹乐呵呵地说道。
“是啊,现在是能和局座联系了!”
楚牧峰说着就挥挥手,西门竹识相的离开。
电话第一时间被接通。
那边的戴隐正在忙活着很重要的事情,整个人是焦头烂额的很。
自从军统局搬迁到山城后,各项工作都是百废待兴,哪里像是之前在金陵那样如臂所指。
千头万绪都要从头做起。
唐敬宗,魏师碑他们都在办公室中坐着聆听差遣。
“敬宗,你们情报处务必要将山城的所有敌特间谍都给筛选一遍,我要求在这山城的地面上,不能出现任何一个威胁到领袖的组织。”
“是!”
“师碑,你之前是负责处理金陵城留守事务的,要给咱们的人说清楚讲明白,即便是战争打响,都要做到尽可能的隐藏身份。”
“他们的使命是搜集情报,是伺机破坏,而不是说拿着枪和那帮小鬼子硬碰硬。”
“是!”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龚恭随手接听。
很快龚恭嘴中就传来一道惊奇声音。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好,我这就给局座!”
正在谈话的戴隐听到这个声音后,也有些愣神,顺势看过来后,龚恭赶紧将电话筒递过去,激动的说道。
“局座,是楚牧峰,他说将瓷都抓住了!”
“什么?”
即便戴隐也不由发出惊叹声。
这么快就抓住了吗?
那可是瓷都啊!
自己这边费尽心思都没有半点进展的瓷都,如今不过是十来天,就这样落网。
楚牧峰这小子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知道你抓间谍有一套,但也不至于这样让我们惊艳吧?
当然,戴隐也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随便抓个人来领功。
唐敬宗和魏师碑的双眼也不由看过来。
“楚牧峰,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到底怎么抓到的!”
戴隐拿着话筒控制着激动的情绪问道。
“是!”
楚牧峰就将自己是怎么发现和抓捕瓷都的过程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局座,瓷都目前是没有招供,她表现的很强势,说我们绝对不会随便动她。”
“但她的同伙三井四郎却是将什么都说了出来,我这里有一份被策反的名单,里面有党国的政要,有一些商人和权贵。”
“虽然说名单的真实性还没有被验证,但我相信这个验证起来会很顺利,只要发出一个假信号,他们只要露面,提供情报就能说明问题。”
“局座,据我所知,这份名单上的有些人,已经到了山城。”
是真的!
楚牧峰真办成了这个事儿。
而且既然有名单在,只要验证下便知真伪。
“你做的很好,抓紧审问瓷都,看看能不能从她的嘴里问出来点有价值的情报,这里面你重点询问一个人,我要知道他现在的下落!”
戴隐跟着立即吩咐道。
“是谁?”楚牧峰问道。
“北境!”
戴隐眼中流露出一种浓烈的杀意,缓缓说道:“我要知道北境现在的情况,你必须给我撬开瓷都的嘴问出来。”
“她如果不说,那就没必要留着,我准许你秘密处决!”
“是!”
楚牧峰恭敬的应道。
尽管说他心里也很想要知道北境是谁,但却明白戴隐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北境,这应该是一个代号吧?难道说这个人和瓷都有关系?
结束通话后,戴隐满喜色地看向身前,冲着唐敬宗赞赏的说道:“敬宗,你当初真的是给我举荐了一个好人才。”
“没想到啊,瓷都这个蛰伏在金陵城十年之久的间谍,在楚牧峰手中,都没有多久就被发现揪出来,他这种抓间谍的本事简直就是无人能及啊。”
“这都是局座眼光敏锐,当初要不是局座拍板的话,楚牧峰这小子怎么可能说加入到咱们的军统队伍中来,成为局座的门生。”
“他现在有能有今日的成就,也都是因为您这个恩师教导的好。”
唐敬宗则赔笑道。
这马屁拍的很自然。
戴隐很喜欢。
原本是头晕脑胀的他,猛然间碰到这种事情,心情一下就高兴起来。
毕竟谁都喜欢听好消息的。
“局座,当初要是将楚牧峰给了我们行动处,那现在的行动处也是能大翻身的,要不然现在也不算太迟,我们行动处借调下楚牧峰吧!”
魏师碑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
戴隐指了指唐敬宗,朗声说道:“那你得问问敬宗,看看人家愿不愿意被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撬墙角。我说师碑啊,你这小锄头挥动的够勤快的。”
听到这话,魏师碑不由撇撇嘴。
“那还是算了吧,就他这样的小心眼,是不会借调给我的!”
“哈哈!”
几个人都大笑起来。
在大笑声中,戴隐冲着唐敬宗说道:“你安排下,等到瓷都的事情结束后,打个报告,申请将楚牧峰的军衔提升为中校,这也算是咱们给他立下汗马功劳的褒奖了。”
“是!”
这样的军衔委任,即便是魏师碑都挑不出来问题。
你说你有意见,你说你行动处的人也想要成为中校,好啊,拿出来成绩,只要你们有成绩,我戴隐是会毫不吝啬的提拔。
有吗?
前面一个阎伯吹就闹出那样的乱子,你们行动处不进行自查自纠,还在这里想要捞取好处,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视线重新转移到金陵军统局总部。
和之前相比,心中已经有数的楚牧峰,在处理起来瓷都的事情上就能做到更加游刃有余。戴隐的命令很简单明确,那就是只要确定瓷都不会说出来更加核心的情报,即刻斩立决。
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放任离开的!
所有危险因素都要扼杀在襁褓中!
让你在金陵城蛰伏十年之久已经是军统局的羞辱,还想要在被发现后,仗着所谓的身份能活命,那是在做梦。
“走,和我再去见见瓷都!”
“是!”
西门竹跟随着楚牧峰走向审讯室。
被关押着的田蓝此时此刻大脑是混乱的,她想到了很多事情,想到自己要是说能活着,下面该做什么。想到自己要是说被即刻处死,自己又该怎么破局。
能活着,你当她愿意死吗?
难道说只能背叛特高课,才能苟延残喘的换取一命?
不能这样做。
比谁都清楚特高课规矩的瓷都心知肚明,自己要是说现在选择背叛的话,或许是能侥幸不死,但这之后却会面临特高课的追杀。
特高课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叛徒活着。
“三井四郎会将知道的秘密都说出来吗?他要是说出来,我这边的坚持还有意义吗?这个该死的家伙,未必是能扛住刑讯的。”
“幸好跟随着三井四郎的人不知道多少核心情报,不然我得操多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