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如今听间栊一说,心中自然有了计较。
当下尴尬的咧嘴笑了笑,复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笑道:“云霄仙子不在那就麻烦了……”
“上仙且说说,找我们家仙子是何事?”
“兴许我等众人也能帮忙也未必!”
这一次开口说话的却是小银龙。
这条小银龙其实与云中子也并不陌生,因为以前小银龙还是属于天龙一族的成员时,就曾与云中子有过几面之缘,所以相互之间多少也有点头之交。
“是关于追月的事情。”
云中子一脸谨慎的回应:“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了吧,追月这段时间一直跟随在赵东来的身边积修功德。”
“我想这应该是仙子刻意安排的,毕竟现在赵东来可是六界中的救世主,如果能跟在他的身边积修功德,对于将来证道归真,可是大有好处的。”
“唔……”
对于此事三人倒也没有半点的隐瞒,小银龙当场便点头道:“没错,追月这孩子的悟性极高,而且天性善良,将来的道果必是前途无量。”
“我三人与仙子商议之后,认为赵东来是一个潜力股,所以这才派追月入凡尘,追随赵东来斩妖除魔。”
“等到将来功行圆满,自来接云霄仙子的班,将碣石山的道法发扬光大。”
“云中子上仙千里迢迢的跑到碣石山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吧?”
“当然不是。”
云中子连忙摆了摆手,碣石道:“自从追月跟在赵东来的身边,确实也干了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
“尤其当初以混元金斗之力镇压南海归墟圣境的活火山,拯救南海数十万的水族,这就已经是功德无量了。”
“不过这回他却遇到了大麻烦……”
“什么大麻烦!”
包括间栊在内的三人,俱都神色一惊,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传来。
对于他们三人来说,追月可不仅仅只是云霄仙子的弟子那么简单,从追月还是一个在襁褓里的婴儿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照顾追月了。
当年云霄仙子在凡间游历时,在洛水之畔捡到了追月,并且带回碣石山。
那时候的云霄仙子正是冲刺圣人境界的关键时刻,所以动不动就是各种闭关修炼,基本上是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追月的。
如此一来,照顾追月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在了他们三人身上。
追月从一个还在吃奶的婴儿,到现在出落成一个大杀四方的追月仙童,这里面包含了间栊以及神鹿和小银龙三多少的心血,这恐怕只有他们三人才知道了。
追月的很多法术,以及技能,还有江湖阅历,见闻,其实都是间栊等三人代传的。
尤其小银龙,他与追月更是有着一定的血统关系,毕竟追月的身上也有上古龙气存在,所以小银龙和追月的关系更好。
虽然在碣石山中,追月都尊他们三人为长辈,但事实上,对于追月来说,这三人比亲爹还要亲。
他们三人当然也是把追月当成了自己的心头肉,这回追月离开碣石山,三人还难过了好多天,最后在云霄仙子的劝解下,这才稍微平复一点心情。
如今听闻追月遇到了大麻烦,他们三人哪里不紧张之理。
“他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可否请上仙明示?”
间栊毕竟上古大妖,他相对还是比较淡定的,虽然心中也有些着急,但表面上还是能够保持足够的镇定。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对追月的能力和智慧也是有信心的,追月在他们手底下调教了那么多年,寻常的困难是不可能难得住他的,所以他们相信追月有处理困难的能力。
“他跟赵东来去了幽冥之渊!”云中子一字一顿的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当说到幽冥之渊几个字的时候,他还刻意加强了语气。
“什么?”
“幽冥之渊?”
“他去了幽冥这渊?”
一时间包括间栊在内的三人都忍不住疾呼出声。
他们当然知道追月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但是万万也没有想到,追月居然无法无天到这个程度了,连幽冥之渊都敢闯,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不过三人也都是修为精深之辈,诧异过后,间栊立即追问:“他进入幽冥之渊做什么?”
“还有赵东来那小子是不是也活腻了,居然敢带着追月进幽冥之渊,若是追月有个三长两短,非拨了他的皮不可!”
“前辈稍安勿燥。”
云中子连忙摆了摆手,浅笑着解释:“这回几个小辈进入幽冥之渊,其实也是得到了我和妖圣的许可的。”
“因为东华上仙中了阴蛇蛊毒,必须得用幽冥之渊的五彩蟾蜍才能将他的毒给解了。”
“可是这五彩蟾蜍只有幽冥之渊才有,所以只有进入幽冥之渊找到五彩蟾蜍,才能彻底的拯救东华上仙。”
“那妖圣老儿为什么不跟着一起进幽冥之渊,还有你为什么不一起进去保护他们?”
间栊一脸严肃的质问:“莫不是你二人怕了幽冥之渊的魔气,所以就让几个小辈进去送死?”
说到最后的时候,间栊的语气中几乎已经带着丝丝的怒气了。
对于间栊来说,他可不把什么神啊仙啊的放在眼里,就算是妖圣青玄他也不当一回事,毕竟他的年纪大到可以做亲玄的爹了,而且他又不属于妖族,根本不必在意青玄的权势。
“间栊老哥不要激动,先听云中子道兄把话说完吧。”
相对来说还是昆仑神鹿比较温和一些,毕竟是读书人,遇到事情的时候也更讲道理,同时也更为睿智一些。
“唔。”
间栊仍旧不满的瞪了云中子一眼,却是半点面子都不给。
但尽管如此,一向脾气甚大的云中子此刻也不敢有所发怒,一来确实是他同意让这几个小辈进入幽冥之渊的,如果真的出点什么意外,他肯定也有责任。
二来间栊的年纪比他大,辈份比他高,有点脾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回还需要人家帮忙,当然得客气一点。
虽然云霄仙子不在,但是如果有他们三人出手的话,其效果也是一样的。
毕竟间栊的修为还在他之上,而这小银龙和昆仑神鹿的战斗力也非同一般,若是有他们三人联手,就算是魔君前来又如何?
还不是一样虐得不要不要的。
“前辈请听我解释。”
云中子尽量冲着三人一笑,然后用平静的语气分析:“事际上我也考虑过陪他们几人一起进入幽冥之渊。”
“但前辈应该也知道,那幽冥之渊不是想进就能进的,除非能拿到魔界的至宝归元珠,这才能用大法力来催动归元珠打开幽冥之渊的时空之门,将他们送进幽冥之渊。”
“妖圣用自己的大法力催动归元珠,打开了幽冥之渊的门,所以他自然是不可能再进入幽冥之渊的。”
“而我也需要留下来为妖圣护法,否则在他用大法力打开幽冥之渊的时空之门时,一旦有人偷袭,那妖圣可能就会随时都有危险,这样赵东来和追月等人,可能就永远都无法从幽冥之渊出来了。”
“这就是我和妖圣为什么没有一起前往的原因,因为确实是人员有限。”
“况且妖圣接送赵东来等人的地方,真是南疆边缘的云浮山,也是妖圣这些年修行隐居的地道场。”
“虽然他的道场有须弥幻境保护,正常情况下魔族的大巫祝和太元子是没有办法进入的,但是考虑到他们有可能得到了穿云铃这样一个法宝,那么每次就能运送五十名魔将进入须弥幻境。”
“我与妖圣联手的话,自然是不担心大巫祝和太元子的偷袭。”
“只是一旦在接赵东来等人重回凡间的时候,魔族在这个时候进行偷袭,那麻烦可就大了……”
“也正是鉴于这一点,所以我才会亲自前来碣石山中求助的,当然若是三位不便出的手的话,贫道也绝对不会勉强的……”
“云中子道兄这是哪里话?”
间栊当场便摆了摆手,冷静的回应:“追月是我碣石山的弟子,他一旦有难,碣石山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只是现在云霄仙子也不在碣石山中,我们也不便自作主张,所以暂时没有办法答应云中子道兄。”
“待到我等与云霄仙子商议之后,不管出不出手都会给道兄一个答复。”
“再者……”
说到这里间栊又话锋一转,沉声道:“赵东来等人时入幽冥之渊寻找五彩蟾蜍,恐怕也绝非三五日之功,那幽冥之渊内危险重重,就算他们一切顺利,恐怕至少也得十日以上的功夫才能完成任务。”
“所以到目前为止,咱们还有富余的时间可以进行商议,不必急于一时。”
“待到与云霄仙子商议过后,自然会有一个圆满的答复,云中子道兄可以先行回去等通知。”
“也罢……”
本来云中子还想继续争取一下的,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但是见对方似乎不太愿意就这个问题过多的讨论,他也就只好作罢。
当下朝着三人拱了拱手,独自一人离开了碣石山。
待到云中子一走,间栊等三人立即紧锣密鼓的讨论了起来。
“间栊兄,你刚才是故意搪塞云中子的吧?”
“此事根本无须向仙子汇报,咱们直接就可以出兵前往云浮山中助阵,不是吗?”小银龙一脸不解的站在旁边,似乎不太理解间栊这样做的意途是什么。
“唔。”
间栊却是冷静的点了点头,思忖片刻之后,回应道:“正如你所说,咱们确实没有必要向云霄仙子汇报相关的情况,何况如今她远在昆仑,就算想向她汇报情况也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
“之所以没有那么快答应云中子,是因为我想挫一挫天庭的锐气。”
“前几日天庭不是还派人追踪了碧霄仙子吗,既然天庭不讲道义,不给碣石山面子,那咱们为什么要给天庭面子?”
“倘若轻轻松松就答应云中子的请求,那咱们碣石山未免也太好说话了些,日后天庭岂不是想调遣咱们就调遣咱们?”
“这样的歪风邪气可不能助长!”
“没错。”
昆仑神鹿这时也附和道:“我的想法与间栊是一致的。”
“咱们碣石山原本就是散修,并不属于天庭的管辖,也不属于六界中任何一界的管辖,除了玉清元始之外,咱们不必听命任何人。”
“就算是天庭与咱们之间,也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不能惯着他们,不能让他们觉得碣石山是可以予取予求的。”
“哦……”
听完间栊和昆仑神鹿二人的解释之后,小银龙这才明白看似简单的一件事情里,原来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当下忍不住点了点头,洒然笑道:“你们这样一说,我也就可以理解了。”
“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前往云浮山呢?”
“不用着急。”
间栊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分析道:“从云中子所提供的内容来看,短时间内赵东来等人是不可能从幽冥之渊出来的。”
“想必魔族的大巫祝那边也是准备在赵东来带着五彩蟾蜍从幽冥之渊出来的时候再趁机偷袭。”
“所以咱们目前至少还有七八日的功夫可以做准备。”
“但是在我看来,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为什么南疆的大巫祝没有在赵东来进入幽冥之渊后立即发起进攻,从而彻底将赵东来给困在幽冥之渊,永远无法出来呢?”
“我想这比杀死赵东来要容易得多吧?”
“可是聪明如大巫祝,他却并没有这样做,甚至就连军师太元子,也没有这样做。”
“那么唯一的原因,可能是他们需要赵东来从幽冥之渊出来,并且还有可能需要赵东来从幽冥之渊带东西出来!”
“带东西出来?”
听到间栊这么一说,二人神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尤其昆仑神鹿,他本就是一个十分睿智的人,一开始他也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现在听间栊解释一番之后,越发感觉事情有些非同寻常。
当下眉头一皱,诧异道:“听你这意思,莫不是大巫祝和太元子有什么阴谋?”
“或者说,他们觊觎五彩蟾蜍?”
“也不至于吧?”
“五彩蟾蜍是魔界的魔物,他们如果想要的话,自己派人去捉就是了,何必假借赵东来之手呢?”
“不然不是五彩蟾蜍。”
间栊眼珠子转了一转,那双充满了神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丝阴冷的笑意。
片刻之后,他一定一顿的说:“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大巫祝和太元子恐怕是想借着妖圣的上古原力,催动归元珠接赵东来离开幽冥之渊的同时,顺便也帮他们把幽冥之渊的魔将也带出来。”
“根据我的了解,幽冥之渊的魔将之所以能够从结界里出来,其最大的助力就是归元珠。”“归元珠需要用大法力才能催动,在整个魔界中,也就只有魔君和大巫祝,以及太元子和大长老等四人有能力催动归元珠而已。”
“并且催动一次归元珠,会耗费大量的法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幽冥之渊的魔将才没有被大量的输送到南疆来,毕竟魔界有能力催动归元珠的也就四人而已,这四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不间断的输送魔将。”
“但他们若是借着妖圣在接赵东来等人回凡间的时候,让那些魔将跟着赵东来一起顺着归元珠的力量逃出幽冥之渊。”
“届时大巫祝和太元子又从须弥幻境外面杀进来,双方理应外合,那妖圣和云中子就算修为再强,恐怕也是抵挡不住的。”
“何况妖圣催动归元珠,肯定会耗费很多的修为,届时修为大打折扣之下,单就云中子一人,你认为还能抵御得了太元子和大巫祝二人的联手吗?”
“所以我怀疑,云中子也是意识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才会来解释山中求助的。”
“啊?”
“这上古魔族也太不要脸了吧?”
小银龙一听顿时就有一些不太开心了,像他这种耿直的人,哪里受得了这种阴谋诡计啊,所以当场就要发飙。
“稍安勿燥。”
间栊却是冷静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笑道:“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
“他们不是想借妖圣之手把大量的魔将带出来吗?”
“那咱们就使个计中计,让那些魔将全部都死了进入凡间的路上,到时候魔族肯定元气大伤,恐怕短时间内都恢复不过来!”
“好计谋!”
昆仑神鹿连忙点头附和:“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想的,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在救追月的同时,也灭了那一群魔将,到时候大巫祝和太元子肯定气死了。”
“不过目前这些都还只是咱们的猜测,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到南疆魔族去调查一番,看看他大巫祝太元子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它什么阴谋诡计,这样咱们做到了知已知彼,也就可以百战不殆了。”
“对。”
见昆仑神鹿领会了自己的意思,间栊心中甚是欣喜。
当下便吩咐道:“如此,你二人马上前往南疆,把大巫祝那边的情况调查清楚,我将碣石山中的一些事情处理好之后,就会赶到南疆去与你们汇合。”
“遵命。”
小银龙与昆仑神鹿二人点了点头,双双身形一恍,朝着南疆的方向疾驰而去,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且说云中子离开了碣石山之后,原本是打算立即返回云浮山中去和妖圣一起守阵的,哪料飞到东海上空的时候,忽然又遇到了东海龙王。
这云中子与东海龙王其实也有一段交情,早年哪吒拨了龙王三太子的龙筋之后,那三太子的魂魄一直不肯去投股,夜夜在朝歌哀嚎,要纣王帮杀了哪吒帮他报仇。
后来还是云中子出面超渡了三太子的龙魂,他这才肯进入六道之中轮回。
说起来云中子也算是他们东海龙宫的上宾了。
所以龙王爷一看云中子大仙从东海路过,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要请他到东海之中去做客的。
原本云中子并不太想参与这种宴会,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好歹也是东海龙宫之主,又是四海龙王的长兄,在六界之中多少也是一位大人物,不可能一点面子也不给。
所以心中略微思忖片刻之后,便答应了下来,于是跟着东海龙王来到了水晶宫中作客。
岂料刚进入水晶宫,东海龙王立即就抱怨了起来。
“云中子上仙,你可知道咱们东海附近已经被魔将给包围的事情?”东海龙王一边敬酒,一边大声的抱怨着。
“唔。”
云中子略微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之前从南疆进入东海的时候,沿途就已经见到了许多的魔将在附近活动。
若按以往云中子的脾气,肯定会下去将那些魔将一一给杀死了,但现在形势却不一样了。
他还有重任在身,也不能随意行动,也就只好作罢。
但是关于东海被魔将围困一事,他心里其实是有数的。
“来东海的路上,确实看到有不少的魔将在沿海一带活动,这些魔将真是太猖獗了,居然敢在东海撒野。”
“看来天庭必须得出手收拾他们才行啊!”
云中子缓缓饮了一杯酒,坐在位子上生气的嘀咕了起来。
“唉……”
东海龙王闻言却是无奈叹息一声,苦笑道:“此事我早就已经上奏天庭了,仙君府也受理了此事,但是却一直没有派天将下凡诛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