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几场雨过后,京城秋凉。
昼夜温差大,早晚外套,中午单衣,一不小心就会感冒。许老师忙的团团转,某天觉得不对劲,赶紧吃药。
感冒就是这样,稍微有点症状马上吃药,有很大几率挺过去。
今儿是9月7号。
许非明天出发,晚上忙里偷闲去庄子合家团聚。
“汪汪!”
“老实点,老实点!”
几人刚进门,葫芦就兴奋的跑过来,看着襁褓中的娃娃摇尾巴。
它已经是条老狗了,寿命无多。同样是条老猫的石榴也钻出来,傲娇的瞥了一眼。
小旭和张俪蹲下身,握着孩子手臂挥了挥:
“这是葫芦。”
“这是石榴。”
“那些是它们的狗子猫孙。”
俩孩子咿咿呀呀的咧开嘴,非常给面子。
自从有了娃娃,庄子就很少来了,夜凉如水,庭院深深,风吹得满园萧瑟,红灯笼轻轻摇晃。
这是许老师的特点,从百花胡同起一直没变,喜爱鬼宅。
眼下他扫了扫院子,进屋见张俪在和面,问:“你做什么?”
“送行饺子接风面,当然包饺子呀。”
“羊肉馅儿?”
“羊肉馅儿。”
“嗯好。”
许非又上楼,小旭正跟女儿大眼瞪小眼。
小旭:“你瞅啥?”
小龙:“瞅你咋滴!”
啧!
她就不喜欢,抱起小虎晃悠:“哦哦,还是小虎乖……”
小虎仍然很楞,不哭不闹总在走神,偶尔瞧她一眼充满迷惑。仿佛一个穿越的在惊呆:
卧槽,我妈是宝姐姐!
卧槽,我还有个妈是林妹妹!
卧槽,我爹是谁?我的孝子剑呢???
许老师则抱起女儿,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小龙呢?”
“我有直觉,我们天生相克。”
“那你就不能让着她点?”
“我也第一次当妈,凭什么让着她!”
“……”
许老师无言以对,正好张俪上来,端着面和馅儿,笑道:“遭了那么多罪,你就让她撒欢玩吧,来包饺子。”
俩人放下孩子,过去包饺子。
烫面蒸饺,羊肉馅加胡萝卜,喂了点姜末去膻。多年来的练习,许非和小旭的功力不可同日而语。
很快包好了60个。
小龙又在打弟弟。
热气腾腾的羊肉蒸饺上桌,顺手下了碗蛋花汤,拌小菜,简单精细的晚餐。
小旭处于“吃胖和减肥”左右横跳中,夹起一只饺子,有嚼劲的皮包裹着肉馅和汤汁,咬一口人生满足。
张俪喝了口汤,道:“温榆河的楼盘开工了,我留几套房子,你们想搬过去么?”
“中央别墅区?”
“嗯,目前主要外销,挺多外国人租住的。”
“我不喜欢别墅,我想百花胡同。”小旭道。
“我住哪儿都行,听你们的。”许非道。
“其实我也喜欢百花胡同,那我就少留两套……哎,胡同什么时候能改造?”
“要是申奥成功,应该能统一改造吧,到时候可以搬回去。”
百花深处已经没什么人了,就剩许宅和那个曾经亚洲最大的录音棚。几何时,那也是内地歌手朝圣的地方,如今生意冷淡。
吃了饭,喂了奶,洗洗涮涮。给许老师收拾行李,明儿直接去机场。
十几年相处没什么好说,一夜神龙吐水,风调雨顺。
…………
悉尼奥运会,15号开幕。
8号深夜,二十多人的申奥先遣团抵达悉尼,入驻REGENT酒店。按单词翻译,是摄政王的意思。
但跟酒店组合,通常叫“丽晶酒店”。
没错,就是国产凌凌漆住的那个丽景大宾馆!
休整到9号中午,何振梁先生组织开了个小会,言简意赅:“这次有两个战场,一个是运动员的竞技场,一个是我们的申奥宣传。
我们几个老家伙要跟各方打交道,参观悉尼的场馆等等。展台方面就交给你们了,小许!”
“必不负所托!”
许老师立下军令状,立即展开工作。
20多人,分给他的只有4个:
李伟,设展助手;
江超,新华社记者;
俩妹子,马晓芳和路五芸,大学生学霸,青春靓丽,盘正条顺。
他本想找一个本地,一个混血或外国留学生,让老外说中文,跟老外宣传那种。可惜没找着。
5人也开了个小会。
“11-13号,允许我们在酒店的会议厅外布展。14号到10月1号,让我们在酒店房间内布展。
两个地方,两个阶段。
明天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是规定的布展时间。按入围的评分排名,多伦多、大坂、巴黎、京城、伊斯坦布尔。
平均每家一个多小时,我们在两点半左右开始。”
2008的申奥工作极其复杂,国际奥委会被盐湖城贿选案搞怕了,细致公平到每一个步骤,生怕被人挑刺。
跟着,5人实地考察。
丽晶酒店是国际奥委会、各国嘉宾的下榻处,往来皆是贵宾。
许非到地方一瞧,会议厅外有个小空间,人流量应该特别多,别的没啥特殊。
又有几个西方人、日本人在场,眼神一碰,滋啦滋啦冒火花。
“面积不大啊!”
李伟估摸了一下,低声道:“桌子长度不能超过1.8米,照这么摆一排,刚好摆下。可我们超标了。”
“没事,哪家都得超标。”
“可我们第四个上,伊斯坦布尔摆不下怎么办?”
啧!
年轻同志太善良!
许老师教导:“我跟你们讲,让你们脑子里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观念尽快滚蛋!这种事情,这种时候,寸土必争,利益为先!
你可怜土鸡,土鸡扭头就咬你一口信不信?”
“土,土鸡?”
几个年轻人不解,问:“为什么叫土鸡?”
“因为它擅长左右横跳,左右作死啊!”
“……”
几人不明觉厉,跟着许老师能学到很多东西的样子。
上面的也是规定:每家只许一张桌子,一块展板,长度都不能超过1.8米。
谁做谁傻子,肯定都超标啊!
看了一圈回去,许非又想起一事,道:“江超,你的稿子和照片能不能给我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