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自己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所以能不能请两位兄弟稍微通融一下,让我们见见……”
苦口婆心的墨檀诚恳地看着面前那两位狗头人卫兵,双眼中溢满了真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靠谱男人的气质,再加上他那尽管没有处于‘混乱中立’人格时专业但依然堪称史诗级别的口才,几乎没有哪个智商在线人会无视他这番完全没有理由掺杂谎话的发言,就算出于谨慎不会当场拍板,也绝对会认真考虑考虑。
而在认真考虑过后,99.99%的人都会选择相信他,感性点儿的甚至会大受感动到想要以身相许的程度(‘默’这个角色有好多件奇怪的装备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
非常不幸,站在墨檀和季晓鸽面前这两位狗头人卫兵正是那万里挑一的、完全不打算听人好好说话甚至连理解都欠奉的极品!
再准确点说,不只是这俩狗头人卫兵,这个聚落中所有的狗头人统统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就跟晋太元中武陵那旮瘩的桃花源里住着一帮子那美克星人一样奇葩。
在这一前提下,墨檀得到的回答自然只有一种可能——
“不行。”
年纪大一点的狗头人卫兵挠了挠自己屁股,然后非常神奇地做一套十分之特喵的健美的动作,简单来说就是:前展肱二头肌——前展背阔肌——后展背阔肌——侧展肱三头肌,总之就是一边展示着自己精壮的肌肉一边摇头道:“族长大人说了,只要是外乡人来找,一律不见。”
被雷得目瞪口呆的墨檀僵硬地转过头去,与同样目瞪口呆的季晓鸽对视了一眼,缓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露出了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并不抱希望地继续尝试道:“但是这事关一个孩子的性命,我刚才也说了,我们是可以帮……”
“我们不需要外乡人的帮助。”
年纪比较小的狗头人卫兵哼了一声,一边正展腹部和大腿一边大声道:“不要多管闲事!”
“好吧。”
终于放弃挣扎的墨檀轻叹了一声,强忍着精神上的不适往后退了半步,缓缓闭上了眼睛,沉痛地说道:“我搞不定,交给你了。”
同样感到了强烈不适的少女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了一句:“但是人家现在忽然不想用那招了怎么办……”
“那就去找大家汇合吧。”
墨檀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淡淡地回答道:“没办法从这边那道情报的话,就靠咱们自己找吧。”
“算啦算啦,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嘛。”
季晓鸽捂着额头干笑了一声,然后走到两个只穿了个裤头,身材颇为健美的狗头人卫兵面前,扯出了一个非常僵硬非常勉强的笑容:“嗨,两位大葛格~”
“干嘛?”
“一边去,女人,我们应该已经说过这事儿没商量了吧!”
两人面色不善地瞪了季晓鸽一眼,顺便摆了几个POSS。
少女很是纠结地轻咬着下唇,挣扎了大概五秒钟左右,终于……
“不要~”
她抬手按在自己的护目镜上。
“这么~”
纤弱白皙的小手解开了护目镜的皮带扣。
“说嘛~”
伴随着这件头部装备被移除,提示着天赋【一顾倾人城】已激活的系统提示音也在同一时间于少女耳边响起,随即便见她美目流转,笑靥如花地轻声道:“毕竟事态紧急,还请两位葛格帮忙通融一下嘛。”
哐啷!
两个狗头人卫兵手中那粗制滥造的武器应声落地,两眼发直地陷入了呆滞状态,不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连习惯性的健美POSS都不做了。
“好不好嘛~”
季晓鸽俏皮地冲懵辶状态中的两人眨了眨眼,卖了个杀伤力巨大的萌,就连因为想要提防面前这俩狗头人忽然发疯而睁眼的墨檀都被震得心神一荡。
然后——
“好啊好啊。”
俩狗头人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来’,一边往死里点着头一边让开了通往后面大屋的路,而且还同时垂下了头,仿佛多看季晓鸽一眼都是对她的冒犯似的。
不过后者似乎并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就在墨檀刚刚松了口气,准备入侵面前这栋大屋时,季晓鸽竟然继续对二狗笑道:“呐,其实人家还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两位葛格啦~”
“啥事?”
“您说!”
两个卫兵异口不同声地说道,并趁机抬头看了季晓鸽一眼,仿佛俩个冥思苦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给自己找到借口干坏事的熊孩子。
“那就是你们的那些动作,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摆了呀。”
季晓鸽莞尔一笑,用十分可爱的语气以及万分嫌弃的表情如此说道:“敲恶心的!”
“啊,这……”
“但是族长她……”
出乎墨檀和季晓鸽预料的,两个卫兵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表情有些纠结地……纠结了起来。
“好~不~好~嘛!”
于是季晓鸽继续攻势。
“好!”
“不摆了!死都不摆了!”
然后俩人就不再纠结了。
“谢啦。”
少女开心地拍了拍手,然后俏皮地转头对墨檀吐了吐舌头:“咱们走吧。”
“嗯。”
墨檀微微颔首,与少女并肩从两个卫兵面前走过,踏上了那条坐落于聚落正中央的、被栅栏围起来的、充满了田园风情的大屋……前的小路。
半分钟后
“夜歌。”
走到大屋门前的墨檀忽然叫住了刚刚握住门把,正准备开门进去的季晓鸽。
“啥事?”
并没有重新戴回护目镜的少女转头看向墨檀,充满恶趣味地冲他放了一发十万伏特。
“说起来可能有些失礼,不过……”
墨檀却对这发杀伤力十足的电击毫无反应,只是一本正经地说道:“虽然只是个人建议,但我觉得你以后就算在这种有必要使用【一顾倾人城】的时候,也不需要……呃,不需要那样刻意的……该说是卖萌吗?”
季晓鸽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掩着小嘴轻呼道:“哇,不会吧不会吧,你居然吃醋啦!?”
“不是。”
墨檀很是认真地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因为大家都知道的【骑士精神-诚实】这一原因,季晓鸽并未怀疑墨檀这句话的真实度,所以只是饶有兴趣地继续问道:“那是为什么?”
“只是单纯的觉得不适合你。”
墨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少女歪了歪脑袋:“卖萌不适合我?”
“那倒不是,只是刚才那种不太适合你。”
墨檀笑了笑,耸肩道:“虽然只是很主观很唯心的看法,但至少我个人觉得那不是很符合你的性格。”
季晓鸽愣了一下,然后有点儿小恶劣地笑了起来:“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墨檀摇了摇头:“只是很主观的看法罢了,而且我也并不觉得你会因为那种事感到开心。”
“说得很严重的样子,明明只是小事而已嘛。”
少女做了个鬼脸,轻轻戳了戳自己的脸颊:“开不开心什么的,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哎……毕竟只要跟……呃,我不是在自吹自擂哦,只要跟我有点过分漂亮这方面沾边的情况,我都不是很了解,可能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把握分寸吧。”
墨檀哑然失笑:“那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因为在游戏外已经很久没人觉得我超级好看了嘛,虽然肯定还算是个美少女啦。”
季晓鸽嘿嘿一笑,抱着自己那长及脚踝的发丝嘟囔道:“是不是因为发型不一样的关系呢?”
平心而论,墨檀觉得发型跟季晓鸽颜值的关系并不大,但他也知道季晓鸽在现实中确实没有无罪之界的杀伤力大,所以还真没办法回答。
“话说……”
季晓鸽忽然抬头看向墨檀,莞尔道:“默你觉得自己了解我吗?”
“相处了这么久,说完全不了解是不可能的……”
墨檀沉吟了片刻,然后很是客观的说道:“虽然肯定算不上特别了解,但至少在网友…….或者说是朋友的角度,应该还算蛮了解的吧?”
少女眨了眨眼:“所以说是了解到什么程度?”
“大概……”
墨檀想了想,忽然有些狡黠地笑了起来:“比你想象的还要更了解你一点吧。”
“这样啊,那你刚才的建议也是出于对我的了解咯?完全没有私心的那种?”
“这个我可以保证。”
“好吧,那就算你说的对,我以后不那样啦。”
“啊?”
“嘿嘿,仔细想想,我好像确实不会喜欢通过自己这张脸忽悠别人,至少不喜欢因为自己私人看法忽悠别人,比如让他们改习惯什么的。”
“我只是建议而已……如果你自己觉得…….”
发现自己有着超乎预料影响力的墨檀忽然踌躇了起来。
“我不知道呀。”
季晓鸽却是笑盈盈地打断了他,无奈道:“我又没有被自己迷住过,完全体会不到别人看到什么倾人城状态下的我时那种感受啦,而你又觉得自己很了解我,还看过我很多次现在这种状态,所以你应该不会说错的。”
“别这么轻易的相信别人啊。”
墨檀有些困扰地挠了挠头发,纠结道:“我会觉得压力很大的。”
“没事没事,毕竟你又不是‘别人’~”
结果季晓鸽竟然冒出一句这个,再配上她那稍显羞涩的表情,当场就把墨檀给劈那儿了。
然后……
“你是朋友嘛。”
脸颊上的红晕瞬间褪去,少女飞快地补上了后一句,并对面色一僵的墨檀露出了促狭的微笑:“刚才是不是被电到啦?”
“……”
“诶嘿,总算成功捉弄你一次了,成就感爆棚!”
“……”
“以后偶尔对你犯犯坏应该没关系吧?毕竟默你人很老实啊。”
“……”
老实人墨檀一言不发,抬脚,迈步,过人,伸手,敲门。
“喂!等一下啦!别无视我嘛!”
“……”
片刻之后
族长大屋,前厅
这只狗头人聚落的现任族长,今年刚满52岁的,名叫嘉莉昂·黑皮的,单身五十二年的女子慢吞吞地从几乎能给正常狗头人当沙发的座椅上站起身来,很是不爽地看了一眼不远处从半分钟前开始就被敲个不停的大门,尖着嗓子骂道:“滚进来。”
于是门就开了,墨檀和季晓鸽礼貌地对这位嘉莉昂行了一礼:“您好,族长大……”
“外乡人?”
嘉莉昂面色极其不善地打断了两人,挪动着分量至少等同于两个季晓鸽的富态身躯蹭到了两人面前,怒道:“外面那两个废物干什么吃……哦豁!好漂亮的个娘们儿!”
“呃……”
好漂亮的娘们儿扯了扯嘴角,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半步,干声道:“谢谢。”
“啧啧,怎么还畏畏缩缩的。”
嘉莉昂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刚准备再凑近点,却被笑盈盈的墨檀挡在了她与季晓鸽的两点一线之间。
想好好多瞧两眼的族长大人当时就不乐意了,只见她目光一冷,虎牙紧要,恶狠狠地抬头看去——
“哇!好精壮的爷们儿!我心动了!”
一张圆滚滚的狗脸当时就红透了。
“!?”
墨檀的瞳孔骤然收缩,心跳也漏了半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绝对不是面前这位嘉莉昂口中的‘心动’,‘心冻’还差不多。
“噗嗤,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默你好受欢迎啊~”
季晓鸽则是忍不出笑出了声,很大声。
墨檀强忍着比刚才面对那俩狗头人兄贵时更加强烈的不适,勉强扯出了一个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笑容,彬彬有礼地对嘉莉昂说道:“族长大人谬赞了,我们两个这次来其实是为了……”
啪!!
一声脆响。
“!?”
墨檀脸上那僵硬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为了啥?”
刚刚用力拍了一下墨檀屁股的嘉莉昂搓了搓手,乐呵呵地抬头看着他:“接着说,我听着呢。”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抬起尾巴把自己的屁股掩护了起来,继续说道:“是为了……您这是干什么?!”
“什么?”
两只手同时搭在墨檀胸甲上的嘉莉昂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
“你继续说啊,我在听我在听。”
“……”
第八百五十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