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七月初,每年这个时候,天下所有信仰月神的信徒,都会赶到月城朝圣。而今年的7月因为是一个百年难遇的特殊日子——会有一场超级日蚀!所以月国上上下下的子民,只要有些能力,都已经是纷纷赶来。
在朝圣的这一天,天还没亮,月城的大街小巷便已经是站满了人,期待着能在今日瞻仰到圣颜。
至于那月神庙,就算站在城外,也能看到它那宏伟的的身姿,就算在这建筑高大的月城,神庙也是鹤立鸡群。
一大早,皇家的朝圣队伍,便已经从月宫出发,朝着月神庙步行而去,月之骑士与神殿骑士们在最前方开道,月国的士兵们站在道路两端,以免狂热的民众冲出来,惊扰了圣驾。
月宫的队伍除了月国的皇室、臣子贵族,还有各国的使者,他们浩浩荡荡的穿过了那熙熙攘攘的大街,一路之上,月宫与神庙的祭祀们朝着街道两旁的民众,撒着圣水,街道两旁的民众们,也在自发性的朝着街上的队伍撒着花瓣。
每当女王走过一处区域,那片区域便会山呼海啸,万民伏拜,赫然已经是将陛下当做了那在世的月神。
神相巴斯特以那大红衣主教的身份,亲自搀扶着女王,领着路。而在两人的左右,便是奈诺法利、帕洛斯、奥古斯特、雷米尔等人,他们本不应该在这样的位置跟随队伍,但却是一直紧紧的跟随着女王。四人的神色也有些紧张,不光与身边的骑士们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群众,帕洛斯与奥古斯特为代表的双方之间也有些敌意。
他们都担心对方会对女王出手。
“索拉娅,你老瞧我做什么?”走在队伍后方的乔治收回了目光,看着身边的索拉娅说道。但索拉娅却是转过了头,露出了一脸不搭理你的表情。
‘我的太阳神小姐真是傲娇得可爱。’乔治摇了摇头,知道索拉娅必定是有事想要与自己说,但却又不好意思与自己主动说话。
乔治装作不知道,继续慢慢的跟随着队伍。
果然没过多久,索拉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就不担心那两个人是潜伏者,会伤害伊丽莎白吗?他们可都有堕落的迹象。而守护女皇可不是他们的职责——这两个人带着裁决骑士们,都快把月之骑士们挤到一边去了…”
“索拉娅,神降派的人,的确都有堕落的迹象。但是要说堕天使——今天,这堕天使可能是任何人,但绝不可能是他们两人。”乔治说道:“放心吧,路上不必那样紧张,真正的好戏在神庙那边。”
索拉娅听得一头雾水,不明就里。
乔治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拉斐尔,随后便不再言语了。
就如乔治所说,一路之时虽然热闹,有不少狂热信徒,差点冲破士兵的阻拦,但却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队伍掐着时间,一路抵达神庙的广场,而这里已经是站满了人群。
今天越是靠近神庙的人,便越是身份尊贵。在广场的这一边拥挤的,大多都已经是月城的贵族和富户了。
宏伟的神庙,辉煌庄严,占地面积不必月宫少多些。在那古代的传说之中,5位月神便是在这里让那亘古白昼,有了第一个夜晚。庇护世界北半球的烧焦土地,也自此开始有了从夏秋冬。
神庙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着的,圣女与圣子们,已经站在了神庙门前恭迎圣驾。还没进门,乔治便看到了大殿之内的那五尊神相,阿丽雅德妮的弟弟妹妹们,以她为首,如众星拱月——事实上,在七神之中,最为古老的是创之神。因为祂的原型,是那太阳天平号上的超算…
可以说,七神的身体,都是由创之神来设计的,但工匠的地位,又怎能与贵族地位相比,信徒的身份与数量,决定了七神的信仰源泉,也决定了祂们神位的高低。
阿丽雅德妮虽然实力并非最强,但祂却有着基数最大的信徒群。
在那神庙之外,乔治便已经是感到了那澎湃不熄的信仰之力,一进门之后,乔治更是感觉这神庙的内外有如两个世界。
这座古老的神庙,已经有如那天国了!
浩瀚的信仰之力从世界各地流入这里,经历了千万年之后,神庙已经隐隐的快要形成神国领域了。如果谁想要封神,那么这里显然是那神国的最佳雏形。
月神庙的色调,要比其它的神庙、教堂的色调稍暗,这可能是与上古时期的庇护大陆,人们极为恐惧阳光有关。
而月之国的拜伦人,便是上古时期第一批来到北方定居的人,所以他们不光崇拜月亮,也非常的崇拜日蚀。
队伍已经渐渐步入了神庙的大殿,这座大殿占据了整个神庙的大半区域,在这浩大的区域之中,分为上下多层,穹顶距离地面足有六层楼之高,站在这里,仰望着那伟岸的神像,会产生一直自己极为渺小的感觉。
神庙的格局,与其它教堂都有不同,而这里不光供奉着七神,也供奉着自上古时期开始的英雄和大天使们。在这里可谓是雕像林立,不过都是刻画在石柱与墙壁上的,那每一个巨大的石柱,都好似如千张面孔组成,每一幅壁画,都有雕刻着一个故事。
站在这神殿之中,乔治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以黎明之光的视角感受起了这里。在那上帝视角之中,他看到了那天空中的皓月正在渐渐升起,不光比往常大了许多,白天也能清晰的看到那月的轮廓。而随着它的升起,它也变得越来越大,还未升到太阳那里,便已经是比太阳大了一倍,让天上的阳光都越来越暗了。
就像安东尼所计算的一样,今日会有一场超级日蚀。看来神庙专门为朝拜所设计的万年历,的确也是算得准。
乔治的视角挪移,看向了远方,看到了那远方有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从四面八方涌向神庙,整个月城的信仰之力在那万民朝圣之中,更是汹涌澎湃。不光纯净非凡,还带有着一丝丝黎明的气息。
这应该是女王从小受到帕洛斯的神学影响使然,也与艾琳这三百年来的信仰转变有关。月神的信徒,女王、神庙和公助会的影响之下,信仰已经与曾经有所变化了。
同样的,这也使得这些信徒的信仰力量,十分纯净,没有沾染到多少腐化的力量。当它们流入神庙之后,更是又被净化了一遍,不再占有一丝古神的气息。
这些信仰的力量最终所流向的抵达,便是阿丽雅德妮的神像,但情况却与那艾琳所说的不太一样,因为聚集、净化这些信仰的,并不只有神像右手的长弓,神像左手的竖琴也在聚集着信仰之力!
乔治不由有些诱惑的将视角转移到了那个竖琴上去,发现世界各地的信仰之力,大半会流入长弓,而来自月国的信仰之力却大半会涌入竖琴。
不光如此,竖琴似乎还在吸收着长弓上的信仰之力。如今竖琴上的力量虽然不如长弓那样澎湃,但却是凝实无比,已经是能与长弓叫板。
一直以来,信徒们都认为,是阿丽雅德妮用那长弓射落了太阳,让那太阳开始有了日落。而竖琴则是定义了那太阳升起与落下的轨迹,让它周而复始。
在这两件圣物的崇拜上,信徒们对长弓的崇拜是要远超于竖琴的,而在七神陨落之后,阿丽雅德妮也不再相信自己的命运竖琴,能改变命运的说法了——至少改变不了她自己的。
所以在三百年前,阿丽雅德妮便已经是对竖琴开始嫌弃了,信仰也都转移到了她的主武器长弓上,但现在看来,似乎因为某个原因,阿丽雅德妮给竖琴重新认了主。
不难猜出,阿丽雅德妮在十几年前,恐怕就已经选中了那月国的女王了,对于阿洛依修斯的计划,她将计就计。让那些她无法聚集的力量,被女王聚集到竖琴上面去。
阿丽雅德妮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不言而喻…
似乎发现信仰女王的信徒,信仰的力量因为受到黎明之光的影响,而更为纯粹,所以阿丽雅德妮还曾经将长弓的力量,浇灌给了竖琴一些,让那竖琴帮助她来净化信仰之力。这使得竖琴茁壮成长,能够凝聚的信仰力量,也越发的恐怖。
现在,已经到了摘桃子的时候了,而那长弓正在有意的剥夺竖琴上的力量,但那股淡淡的黎明光辉却是将其阻碍。而那竖琴似乎也开始了反击,祂在黎明之光的光辉的守护下,开始争夺起了长弓的力量!似乎黎明之光近些日子也发现了一些什么事,不希望那长弓凝聚的信仰之力太过澎湃。
然而,这一切都并没有意义,因为无论是竖琴上的力量,还是长弓上的力量,都是属于那月神的。如果艾琳只是一个大天使,这样可能还有用。但今日,她是月神。
摇了摇头,乔治知道,自己前段日子对艾琳的再三警告没能起到效果,艾琳这个家伙看起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他悄悄的看向了伊丽莎白,发现她的目光在盯着那柄长弓,似乎她只知道长弓,并不知道那竖琴实际上早已将她认做了主人。
这个时候,正在庇护所呆着的伊布,突然通过黎明之光传来了一段声音。
【乔治!我感觉到我们好像突然少了一个折跃点!星辰大学的水晶阵列一定是出问题了,今天潜伏者们可能会动手!】
乔治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搭理祂。
屁个潜伏者,水晶阵列必定是艾琳的人搞的鬼。
至于那些潜伏者们,今天如果再不动手,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看起来,潜伏者们的准备应该是很充足,但艾琳也是如此。而且这个家伙为她的计划所做的准备,比乔治想想的还要更加充足。
从这神庙上恐怖的信仰之力来看,今天就是阿洛依修斯在这边也得死!
今天他打算看热闹了。
就在乔治正在思量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人捅了捅自己的腰,乔治不由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索拉娅。
不过,索拉娅却是装作不是自己捅的,她直接不声不响的走向了神像之下的巴斯特那边。
乔治朝那边一看,有些恍然,原来是大家已经围拢在了巴斯特那边,准备聆听圣音了,接受洗礼了。
今天的所有工作都是巴斯特来主持,他身为大红衣主教,又是月神的神相,所以在圣庭的地位仅次于那七神的神相教皇。就连许多大神恩骑士都是他引渡而来,所以他是最有资格代表圣庭,代言月神的人。
所以在理论上,仪式进行到这一步之后,月神便要借助这位代言人之口传达圣音了。
整个神庙的大殿之中,楼上楼下都挤满了人,而最靠近巴斯特的,则是那些拥有圣名之人——圣徒、七神之子都算此列。
看到巴斯特对自己招手,乔治才豁然想起,当初在碧水城的时候,他便获得了圣名,在圣庭算作圣子圣徒,于是便走了过去。
伊丽莎白与哈斯曼作为月神太阳神之子,最为靠近巴斯特,帕洛斯等月国的著名领袖,都已经围拢在了巴斯特的身边。吉里安虽然没有圣名,但因为身份的缘故,今日其实也是有资格能站在这里的。但他今天却是缩在了外面。
再往外一圈,则是以索拉娅为代表的众多圣子,还有神庙的大祭司、裁判所、圣骑士。不过这些人虽然都围在了一起,但隐隐之中却是分为了两派,那一左一右的,将中间的过道都让了出来,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最外面就是众多贵族了,楼上也有许多人,塔尼娅、茉莉等人,都藏在那里。
巴斯特不愧是红衣主教,对于那些圣典中的七神典故,有着独到的理解,讲的十分有水平,听得众人十分专注。连奥古斯特等人都暗暗的沉思了起来,似乎有所明悟。
在巴斯特带大家温习了那月神的历史之后,他身边的一位神官端起了圣水,跟随着巴斯特开始给众人洗礼。在那洗礼的过程中,巴斯特还不忘传达起了月神的圣音与神谕。
传播神谕这个环节,原本是没有的,看起来好像是巴斯特的临产发挥,又或者与他所说的一样,他昨晚梦见了月神,听到了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