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魏国太学和前汉太学不一样,不是让太学生来这里学习用勺子筷子吃饭的。
那要求是真的非常严厉,学习压力非常大的。
好些学科,好些教材,好些作业,还有更多的考试。
魏帝国的皇帝陛下也是不和你玩虚的,一言不合就退学,剥夺学籍,废了你的前程。
郭鹏把自家子弟的精英教育模式稍微简化一下,移植到了太学内,很快的,太学内学生们的精气神就完全不一样了。
天天为了学业而奔波劳碌,几乎没有太多的闲暇时间可以利用,除了假期之外,埋头苦学是太学里的常态。
所以玛努尔来到太学的时候,看到的是太学学子急匆匆赶去上课的步伐,还有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认真记笔记的模样。
上课的时候,数十个教室一起都在上课,整个太学里除了正在上体育课的少数太学学子之外,基本上都在努力读书学习。
魏永在一边给玛努尔讲解太学生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模式,又给他讲解太学里的一些教育设施。
“这里是图书馆,也被叫做自修馆,是在假期里,太学生自主学习的地方,这里有非常多的藏书,还有可以用来学习的设施,非常安静,进入其中绝对不能喧哗,所以很多学生都喜欢在这里读书学习。”
“这个被陛下称作体育场,是进行体育课程的地方,体育,顾名思义,便是身体教育,陛下认为我魏在马上征战开疆拓土,官员无论文武,都应该有坚强的体魄。
所以在其他课程之外,还设置了体育课,设置学分,每个太学生若想从太学毕业,体育课程的学分必须要拿到手,否则就不能毕业,不能参加科举考试。”
“这里是食堂,太学生基本都在这里吃饭,一天提供三顿饭,全都免费,对,不用花钱,是陛下内帑直接支出,让我们免费吃饭,吃的很好,有菜有肉,肯定能吃饱,很多人都在这里吃胖了。”
“这里是宿舍区,在洛阳城内有住处的人不住在这里,主要是外地学子求学不便,所以就在这里住宿,价格很便宜,象征性收一点,其实感觉和不收也差不了多少。”
“这里是沐浴房,让学子们沐浴用的,夏季一日一次,春秋两季两日一次,冬日三日一次,不用付钱,直接可以用,对,不用付钱。”
“这里非常空旷,平日里日照非常好,大家都在这里洗衣服,晒衣服,被褥若是脏了潮了,也会在这里晾晒,非常方便。”
一边走,魏永一边给玛努尔介绍太学内的各种生活和学习设施。
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的有些感叹。
“当初我从很很远的地方来洛阳求学,身上也没有多少钱,我父母只是耕地的农户,没办法给我很多钱,多亏了太学,几乎不收钱就能让我读书习字吃饭,我才能有今天。”
得知魏永居然是农民家庭出身,玛努尔更加惊讶了。
“你家里应该没什么钱吧?你是怎么能进到最高学府来读书呢?这是怎么回事?和你刚才说的科举考试有关系吗?”
魏永看向了辛毗。
“部堂,他问我科举考试的事情,要说吗?”
“说吧,没什么不能说的。”
辛毗点头首肯。
于是魏永就开始给玛努尔介绍自己在家乡是怎么识字,又怎么被选送到太学读书的事情。
当玛努尔知道魏永从一个非常贫穷的农民家庭一路走到如今这个官员的位置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难以理解。
当他得知魏国皇帝陛下二十年如一日的在村庄里教农民识字,开展扫盲行动的时候,他更加惊讶。
等他听说了魏帝国不看血统不看出身只看考试成绩的选拔官员的模式的时候,他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太多太多的不同,有些他可以理解,觉得罗马或许也可以试着做做看,有些他就理解不了,觉得根本不知道如何着手,更不知道魏帝国是怎么办到的。
那些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了。
玛努尔觉得自己需要一些时间,以便于自己将所经历的这一切认真的思考一下,总结一下。
今天的洛阳城游历也就到太学为止。
洛阳城太大了,有的是地方好游历,现在天色渐晚,玛努尔应该回到大使馆去了。
明天后天乃至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可以慢慢来游历。
当天晚上吃了饭,玛努尔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感受着这个国家给他带来的全然不同的感受,他不由自主的拿出了自己携带的羊皮纸和羽毛笔,开始写信。
出发前,卡拉卡拉皇帝嘱咐他,在魏国有什么有趣的见闻,要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要告诉他,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更要告诉他,他想全方位的了解魏国。
玛努尔本以为可能没有太多好说的事情,但是就今天所了解到的这一点点讯息,就已经让他觉得这些羊皮纸根本不够用了。
没关系,没有羊皮纸,还有魏国生产的白纸,一样能写字。
到时候稍微学习一下魏帝国写字的方式,用他们的笔和纸试一下,或许也是不错的感觉。
稍微斟酌一样,玛努尔就开始写信了。
“我的陛下,现在,我正在魏国的皇帝之城洛阳给您写信,这是我来到魏国的第十三天,是我进入洛阳城的第二天,我本以为我不会那么快就给您写信,但是我发现,我有很多事情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您诉说……”
玛努尔开始写信。
并且打算等下一波前往罗马的商船准备好了,就把这些信纸和货物一起送回罗马,交给卡拉卡拉皇帝。
而距离他完全了解魏帝国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不要紧,他的信不会停,他会一直坚持写信,把重要的事情全部告诉卡拉卡拉皇帝。
郭鹏不会总是把精力放在罗马使节身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招待使节的事情那就是辛毗的工作,辛毗需要全身心投入这份工作,这样才对得起他的地位和收益。
而郭某人作为皇帝,也有皇帝的基本职责。
延德十一年的年末,郭鹏带着郭瑾一起,视察了首阳山讲武堂和卫军军营,对两个重要军事单位进行了年末审查和慰问。
郭鹏带着郭瑾一起,和最底层的学生还有士兵亲切交谈,询问他们的生活,学习,进入他们的宿舍、营房里观看他们的日常生活条件,以及吃穿用度等等。
郭鹏素来关注军队的待遇,在政策上明显向军队倾斜,把军队的待遇当做头号关注的事情认真严肃的对待。
他不止一次的对郭瑾说过让军队吃好吃饱的重要性。
和罗马皇帝的诉求不同,他们让军队超规格的吃饱是为了坐稳皇帝的位置,本质上是一种交易,军队时而掌握主动权。
而魏帝国的皇帝则是为了更好地掌控军队,军队不掌握主动权,不能威胁皇帝,皇帝对军队的厚待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的体现。
而且这更多是为了帝国军队的战斗力。
最初成军的时候,他就在上谷郡屯田,单独种植粮食,让军队得以吃饱,不会饿肚子。
能吃饱的军队才有战斗力,才不会因为饥饿打败仗,没有稳定的后勤,一切都是空谈。
后来到了青州,他更是大举屯田,大举推行屯田村庄政策,亲自把军队的后勤供给抓在手里,严加看管。
军队吃什么喝什么必须由他亲自决定,后勤系统的人必须听令行事,不准自作主张。
这样的政策推动之下,郭鹏的军队是当初天下所有军阀的军队里唯一能吃饱肚子的军队。
后来生活条件进一步改善,郭鹏推动养鸭治蝗方略给军队增加蛋白质供给,也安排屯田村庄饲养鸡鸭鹅和猪之类的家禽,并且广泛收购,提供给军队食用。
在消灭袁绍前夕,郭鹏的军队成为天下军阀军队里唯一一支可以定期吃到肉的军队。
因为能吃肉,身体结实,有力气,并且脱产,就可以接受更精良的训练。
魏军的战斗力冠绝天下,从那时起就具备了一统天下的基础。
这个基础打牢了,魏军横扫天下无敌手。
而郭鹏也在这一过程之中不断的推动军队的口粮改革,提高军队的口粮待遇,争取让士兵吃饱的同时,更能吃好。
营养充分,才能更好的训练,身体强壮,才能练出精锐士兵。
郭鹏同时在北疆草原上大量放养牛羊马,并且增加海上捕捞的船队和渔民数量,增加了军队的肉食供给。
作为深谙个中滋味的皇帝,郭某人对军队的伙食是进行了接连不断的多次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