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面上的微笑变成了大笑,“爽快,许某近来囊中羞涩,若是向兄能帮衬一二,许某就感激不尽了。”向问天暗道,你小子才得了巨赏,缺玄黄精才有鬼了。
他心中如此作想,却传意念道,“好说好说,许兄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五十枚玄黄精,我私人掏了,只是不知许兄能不能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让我把龚楚带回去。”
“龚楚我真的击毙了,天问兄还信不过某么?”许易很清楚,他越说龚楚被击毙了,向天问越不信,他今次和向家交锋的底气,全在龚楚身上,光拿住龚楚的后天灵宝,效用不大。
不能证明龚楚和尸潮大案有关系,进而将整个向家牵连进来。唯有活着的龚楚,才对向家有至强威慑。龚楚是死是活,向家闹不明白,黑风上人更闹不明白,许易上报的是击毙,向家根本不信。
可是后来,没见许易用龚楚来找茬儿,渐渐也就信了。哪知道这会儿,许易又把这事儿搬出来,向天问很无语,“三百玄黄精,最后的价钱了,许兄若让我带走龚楚,算我欠许兄个人情。”
许易摆手传意念道,“好了,天问兄的诚意,我也看到了,讨价还价有伤你我之间的交情,一口价两千玄黄精,我把龚楚的后天灵宝交给天问兄,并保证不拿龚楚之事,要挟向家,此可用七寸钉头书作为凭证,天问兄以为如何?”还真不是他见钱眼开,他若真有龚楚在手,他绝不会给向家机会,毕竟两城数十万生灵之死,他还没有忘记,他虽自私自利,但还不曾泯灭性情。
只因他知道单靠一件龚楚的后天灵宝,根本撼动不了向家、不如拿来换些资源,且供他积蓄力量。向问天死死瞪着许易,恨不能立时出手毙了这混账,“两千玄黄精,你可真敢开口,你可知我向家一年所积是多少,还不到五百,我是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这般开价,还是你根本对玄黄精的珍贵就没有基本的概念?”
许易剑眉剔起,“如此说来,天问兄是不愿助我楼?向家的实力摆在那里,一年积五百玄黄精,向家传承几千年了,少说也积了数百万之数了,我这点所求,对你们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我万万没想到以我和向兄如此深厚的交情,和向家如此际遇,向家连九牛一毫也不肯舍。罢了,天问兄且去吧,就当咱们今儿个没见过面,大概以后也没见面的机会了。”
向天问心中一紧,生恐许易恼羞成怒,真将龚楚交出去,“许兄所求,我做不了主,这样吧,许兄且让我见一见龚楚,有了龚楚的影像,我再回族中去说,这样说服族老们的希望会大很多,你说呢?”
许易大手一挥,“我早说了,龚楚已死,天问兄要想再见,且要看龚楚有没有投胎转世的气运了。行了,我不送了,天问兄自便吧。”
向天问心里骂翻了天,若不是真的事关重大,他早就猪八戒摔耙子——不伺候许易这猴儿了。蘑菇了好一会儿,许易死活不松口,向天问无奈,只好取出如意珠,用文字和族老们交流。
折腾了大约半盏茶时间,向天问才收了如意珠,“闲话废话,咱们都不说了,八百玄黄精,七寸钉头书下约,成就成,不成你自便,即便你将龚楚交出去,八百玄黄精也足以让龚楚没有开口的机会。”
许易心中窃喜,面上却闪现青气,“一千,这是我的底线,不行的话,咱们就一拍两散,我就把龚楚……的后天灵宝往上一交,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向天问暗骂,这混账果然还拿着龚楚,“也罢,一千就一千,剩下两百,老子自己补了,但七寸钉头书上的文字,必须我来组织。”许易暗叫可惜,看来自己还是没有讨价还价的天赋。
价钱谈好了,剩下的事儿就简单了,偏偏向天问郑重其事,再三斟酌词句,几次还催开如意珠禁制,和族中族老商议,最终落下一份,从各方面来说,都天衣无缝的约定内容。
许易本来就没有掌握龚楚,任凭他在文字上下功夫,最终,双方签订了七寸钉头书,不多时,有向家子弟送来一枚须弥戒,被问天交到许易手中,许易点验一番,很是满意,便将那柄银色小刀交了出去。
得了龚楚的后天灵宝,向天问感慨万千,他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向家又何时受过这等屈辱,此仇不报……也许这仇真的就报不了了。
“向兄不愧是我的好朋友,一来就解决了我天大的麻烦,天问兄放心,今后咱们兄弟就常来常往,像好朋友一样处,来来来,咱们喝酒,喝酒……”许易自来熟一般地寒暄着。
“处尼玛!”向天问心中暗骂,便在这时,他腰囊内的如意珠有了动静儿,取出如意珠,催开禁制,才听了个头,他便腾地一下,蹿出楼外,消失不见,却是向家的一处基地遇袭,他急着过去增援。
向天问遁走,那位向家子弟也待离开,却被许易叫住,“说好了今儿是天问兄请客,麻烦老兄把账结一下,太白楼的十八珍,承惠,两枚玄黄精。”那向家子弟如吃了大便一般,拍出两枚玄黄精,遁走不见。
两人才离开,许易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说了几句。不多时,便有两人到来,正是汲古斋老板吴思,致功堂龙进思。前者是许易的老交情,许易的“宝贝”就典当在吴思处,本来他和吴思是互相算计的关系,因着许易的身份飞速转换,吴思主动示好,双方倒成了朋友。但吴思心底一直因为那件消失的宝贝,始终不敢面对许易。
这与这龙进思,正是许易的债主。当初,许易参加大比前,想要修习一门神通,最后便是吴思作中人找了致功堂的龙进思,弄了一本残缺的《混沌雷诀》,让许易修出了了不得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