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皇后出宫自然不是为了去对付虞七,而是想办法施展手段,赶往齐鲁之地,请孔圣相助自己化解了身上的诅咒。
人王太过于高深莫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明明对后宫之事洞若烛火,却偏偏冷眼旁观,任凭皇后折腾。
道观建立起来,到时候自己也可以在这方世界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虞七看向远处陷入了沉思的大广道人,眸子里一抹神光在流淌,许多事情在其心中流转而过,不断心心念念的算计来算计去。
“那蚩尤魔身,究竟是被谁给摘了桃子!”大广道人碎碎念,依旧不断在叨念着自家被人摘了桃子的事情。
虞七闭目不言。
时间悠悠,弹指即过,转瞬便是风雪齐至,上京城里下了一场雨夹雪。
在上京城这个地方,永远都不会下大雪,即便是下雪,那也是雨夹雪。一边下着,一边融化。
一件虎皮大氅披在身上,使得虞七看起来玉树临风,端的不凡到了极点。
“小子,白虎主肃杀,虎魄刀出世,应在这寒冬腊月,咱们该上路了!蚩尤洞**不单单藏匿着虎魄刀,更有一些别的宝物,你若去了,必然大有收获。那虎魄刀可是无上凶兵,杀机凛凛就算是乾坤法则都能逆转。谁要是收服了虎魄刀,未来可期呀!”大广道人在小火炉面前熨烫着酒水,慢慢将杨梅扔入酒壶中,美滋滋的喝着酒水。
他发现了,还是跟在虞七身边舒服,这才叫人生啊。自己以前过的什么狗屁日子!
整日里跑来跑去忙东忙西,连享受生活都不会了。
“蚩尤坟在哪里?”虞七看着大广道人。
“在蛮夷之地,九黎之中。九黎地界虽然不通练气术,但却掌握了蚩尤传下来的巫法,而且善于打磨肉身,一身本事不可预测!”大广道人声音凝重:“铁兰山那小子的铜皮铁骨够厉害吧?可是和九黎族那几个不死的老家伙比起来,还差了不少的火候。”
当年逐鹿之战,按理说轩辕大帝应该一统天下,消灭了所有的蛮夷,使得整个乾坤一统。
可是,他没有!
这其中蕴藏的信息,想想就叫人头皮发麻。
九黎族,乃是所有边塞部族中,最为强大的部落。
如果说大商是八百诸侯的王,那么九黎族就是那无数异族的王。
“我说老道士,你不会想着坑我吧。虎魄刀虽好,但那也要有命拿才行!”虞七转头看向老道士,手掌伸出接住了一片飘落的雪花。
“你小子爱去不去!”老道士不屑一笑:“蚩尤坟出世,不知会惹得多少高手觊觎,那虎魄刀刚猛霸道绝世无双,所有人都只能凭机缘获取。这等神器,若能拿在手中,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老道士越这般说,虞七心中就越犯嘀咕,总觉得这老道士没安好心。
心中念头流转,虞七端起了老道士煮好的青梅酒:“走吧!我倒是好奇,蚩尤坟中究竟有何等隐秘,竟然叫你这老道士念念不忘。想必除了虎魄刀,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你小子,简直是个机灵鬼!”大广道人面色诧异的看着虞七:“我说的再多也没有用,到了蚩尤墓**,宝物皆会自动认主,有缘者得之。我和你说的再多,也不过空口白话。”
老道士酒盏一饮而尽扔在了青石上:“随我来。”
大袖飘忽,一步迈出便是千里之遥,不得不说老道士的修为又大有长进。
虞七一步迈出,不动声色的坠在老道士身后,静静的看着老道士远去的背影:“蚩尤坟啊,能和这等人神扯上关系的东西,没有一件是简单之物。”
虞七脚下踏罡步斗,周身紧随老道士身后,二人脚下山间景色倒退,不过数十步便出了大商领土,来到了蛮夷与大商的交界之地。
“此时何处?”虞七诧异的扫过眼前莽荒古朴的天地,那种中土不曾感受过的古朴、荒凉,太古莽荒的粗狂气息扑面而来。
“你会不知道此处是何地?”大广道人诧异的看着虞七:“你的那批精盐,可是最先出现在这里的。”
虞七闻言一愣,刹那间脑海中万千念头划过。
“此地乃是三关山,负责镇压着九黎部落的重任。这三关山虽然在外界寂寂无名,但在我大商却是定海神针。只要三关山不被攻破,九黎族就休想越界而来。在这三关山内,住着一位兵家高手,来历神秘无比,谁都不知道此人从何而来,但是却一直住在三关山,镇压九黎族百年不得翻身!”大广道人意味深长道:“这三关山,乃是佛、道、诸子百家唯一无法插手进来的地方。此地,全都是兵家弟子,乃是兵家的圣地!”
“三关山?”虞七心中念头划过,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袁洪当初貌似就是从三关山跑出去的吧?
不过,不管如何,三关山和他都没有太大的牵扯纠葛。
“我想要见一见蚩尤墓穴”虞七看向大广道人。
他对兵家高手没兴趣,对于三关山总兵,也没有兴趣。
“还不到出世的时间,当年蚩尤被五马分尸,其死后被众位大巫埋葬此地,立下了衣冠冢,以地脉孕养虎魄刀这把绝世凶兵。我听人说那虎魄刀内似乎蕴含着一缕蚩尤的不灭真灵。”
虞七眨了眨眼睛,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他绝不会小瞧这个世界的任何高手!能够证就人神果位的强者,俱都是有无上机缘,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优点。
“还有七日,东方青龙星宿与西方白虎星宿对冲,调和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便可借助星辰之力,将蚩尤墓穴打开。蚩尤墓穴乃是一个小型洞天世界,里面埋葬着逐鹿之战的强者遗物,以及蚩尤的随身之物,能够获得多少好处,还要全凭你自己的机缘气运!”大广道人看着虞七。
虞七点点头,拿出碧绿色的葫芦喝了一口酒水,看着被大雪冰封的城池,哈气化作了冰晶坠落在地。
中土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乃是无上灵地,一年温暖如春四季常青,但是苦寒之地则不然。
所以,从苦寒之地走出的人们,注定比温室中的花朵多了一抹彪悍、戾气,以及汹涌的杀机。
那身经百战的煞气,不论是怎么遮掩,都掩饰不得。
满满大雪,一道人影背负一张大弓,整个人都缩在了胡裘中,静静的在大雪中走着,在洁白整齐的皑皑白雪上留下了一行清晰的足迹。
来人的修为不高不低,锻骨境界圆满,但是脱胎换骨不够。
最关键的是,青年背后的那把大弓,虞七看起来很熟悉!不是一般的熟悉!
乾坤弓!
“这是你武家的人来了!”大广道人看向虞七。
虞七心中念头流转:这人不是武德,武德的修为不高不低,比不上眼前的青年。
对方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胡裘中,看不清面容,只有哈气化作寒霜,在空气中飘荡。
“武鼎?”来人也看到了二人,此时脚步忽然顿住,看其衣袂鼓荡,发丝随着寒风飘舞的虞七,脚步顿住。
“你是何人?”虞七问了句。
来人摘下面罩,露出一张和武德有五分相似的面孔:“我叫武器。若是不出意外,你应该还记得我。”
虞七闻言默然。
他当然记得武器,当年他离去时,武器已经十岁,有了属于孩童时期的记忆。
虽然,那个时期的记忆都已经比较模糊了。
“我是你大哥,难道看到我,连一声‘大哥’都不肯叫吗?大人的恩怨,我不去管,也不想去管,但幼年时期的情谊,是做不得假的!”武器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对于他这个妖孽的弟弟,他心中清楚的很,这厮天赋究竟有多么恐怖。
“武鼎已经死了!现在只有虞七!”虞七叹了一口气,伴随着其叹息,周身十丈寒风骤然泯灭:“武家乃是千年门阀世家,我高攀不起。”
听闻这话,武器苦笑着摇了摇头:“连我也不肯认吗?我总归是没有得罪你。”
虞七不说话,武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该来的!这里是法外之地,不在人王管辖之内,门阀世家若知晓你在这里,必然拼死报复。”
虞七不语,武器见此,只能转身离去,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你若是认祖归宗,借助武家的资源,未来的日子要好走很多”大广道人看着虞七,欲言欲止,终究是劝了一句。
“你不懂!欠了别人,始终都是要偿还的!”虞七摇了摇头,犹若是雕塑般,静静的站在风雪中:“更何况,以我现在的修为、境界,我自己便是一个门阀世家。我若是办不到的事情,武家同样也办不到。”
说着话的功夫,天地间风雪越来越急,一道道朦胧的人影在暴风雪中缓缓出现。
稷下学宫王传书!
孔家孔融!
还有一百零八位门徒,都是不知何时来到了这蛮夷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