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似乎一眨眼天就热了起来。
皇帝坐在殿内,拿过扇子摇晃。
金瑶公主走进来看到了忙上前抢过来:“我来给父皇打扇子。”
皇帝任她拿走,问:“有什么事要求朕啊?”
“女儿尽尽孝心不行吗?”金瑶公主嗔怪,又嘻嘻一笑,“不过女儿想要请几个朋友来我的宫里坐坐,还望父皇允许。”
皇帝道:“你出去玩不是更好吗?”
皇后被关入冷宫,贤妃主持后宫,她一向为人和善,从不多管闲事,金瑶公主如今进出自由的很。
金瑶公主在一旁坐下来,拿起扇子继续轻轻的摇:“皇后和五哥刚出事,我怎么能到处去玩?”
提到这两个人,皇帝的脸色难看几分,又几分不易察觉的恼怒:“怎么,谁还敢给你脸色看?他们出了事,朕的其他子女就见不得人了吗?”
虽然隐藏了五皇子和皇后受罚的真相,但瞒不过满朝的大臣世家大族,不知道外边流传着多少真真假假的皇家秘闻。
“怎么会。”金瑶公主道,“我是舍不得父皇,我一点都不想出去玩,也一点也不觉外边好玩,我就想陪父皇在家里。”
皇帝笑了:“父皇可不想让你一辈子住在家里当个老姑娘。”
想到这里又生气,因为周玄,金瑶公主的婚事也没了。
“父皇,我现在就想在宫里玩。”金瑶公主摇着皇帝的胳膊,眉飞色舞提议,“我让丹朱小姐进来,我们玩角抵给父皇你看怎么样?”
陈丹朱!皇帝心里再次哼了声,不过陈丹朱最近很老实,没有再跟周玄撕扯在一起,也没有再往皇宫跑。
“怎么就喜欢跟她玩?”皇帝埋怨,“京城里那么多世家贵族小姐。”
金瑶公主道:“因为她是不一样的世家贵族小姐嘛。”说罢摇着皇帝的胳膊连声请求。
皇帝被摇晃的又是想笑又是心酸,唉,孩子们都长大了,都离心散了,趁着女儿还没有长大,多享受一些天伦之乐吧。
“好了,朕答应了,答应了。”皇帝笑道,“快别晃了,晃的朕眼都花了。”
金瑶公主开心的笑了,又忙关切的问:“父皇你怎么了?眼怎么了?”
皇帝伸手轻轻按了按眉心:“没事,就是有些累了,眼酸涩。”
金瑶公主催着叫太医,皇帝笑道:“看过了,进忠恨不得一天三次让太医来问诊。”
金瑶公主这才放心了,又提议:“等丹朱小姐来了让她给父皇你看看,丹朱小姐医术也很厉害呢。”
皇帝气的摆手:“丹朱小姐少出现在朕面前,朕就不会生病了。”
金瑶公主笑着应声是。
她当然知道现在皇帝心情不好,见到陈丹朱肯定要横挑鼻子竖挑眼。
陈丹朱也不想见皇帝,各种事件此起彼伏,也不是她能肆无忌惮干涉其中的。
金瑶公主笑着安抚她:“别担心,不去见父皇,我就是太闷了,请你们来与我说说话。”
除了陈丹朱,金瑶公主还邀请了刘薇,李涟。
“皇宫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陈丹朱笑道,“我来带着公主去玩。”
三人都被她逗笑了,前吴贵女陈丹朱对皇宫也很熟悉。
“也不算都熟悉,那时候进宫少,偶尔来了我跟姐姐都是在最偏远的地方,人多啊热闹的漂亮的地方很少去,不过很多偏僻的地方也很美。”陈丹朱笑道,果然走在前边,“大家跟我来,有个地方啊,假山乱石一片,我们可以玩捉迷藏。”
又不是小孩子玩什么捉迷藏,刘薇和金瑶公主都笑了,李涟倒是很有兴趣。
“我小时候还真没玩过,家里乳母婢女都看管着。”她笑道,“今天来到公主这里,乳母婢女们可不敢管我了。”
她说着看了眼身后,进宫跟来的婢女不多,此时也都乖巧的远远在后。
刘薇和金瑶公主被她说的也都来了兴趣,笑着跟上去。
陈丹朱在御花园这边东走西走,忽的迎面走来一个女子,她走得很慢,在初夏的花园里如花朵一般轻轻摇摆。
陈丹朱停下脚。
那女子也已经看到她,先一步施礼:“丹朱小姐。”
陈丹朱还了半礼:“是你啊。”
金瑶公主李涟刘薇三人也都跟上来,打量这个女子。
“宁宁啊。”金瑶公主道,又忙左右前后看,“三哥来花园了吗?”
前后左右并不见三皇子的身影。
宁宁道:“三殿下在忙,奴婢给他取太医开的药。”
她将手里一个瓷瓶托起来给金瑶公主看。
金瑶公主笑了笑:“那你快去告诉三哥,忙完了来找我们玩。”
她说这话看了眼陈丹朱,陈丹朱笑了笑没有说话。
宁宁应声是,低着头从她们身边走过去了。
金瑶公主挽住陈丹朱的手:“一会儿能见到三哥呢,三哥回来后,又是伤又是忙,我们都不敢去打扰呢。”
陈丹朱道:“不要打扰三殿下,已经知道他身体没事了。”牵着金瑶公主向前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快来,我们到这边玩。”
宁宁停下脚,回头看了眼,女子们的身影远去了,她收回视线没有离开御花园,而是径直向前,一直走到东南角,这边有一片湖水,湖中一座小亭,远远的就看到其内坐着年轻男子的身影。
“东西拿来了?”察觉到有人走近,三皇子头也没有抬,一面看信,一面问,抬起另一只手。
宁宁应声拿来了,将瓷瓶放在三皇子的手心里,三皇子打开瓷瓶倒出一丸药吃了,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桌案。
宁宁往后退了一步,安静的侍立在一旁,不言不语。
…..
…..
玩过了捉迷藏,在御花园里用过了御膳,金瑶公主的宴席到了结束的时候,但三皇子始终没有过来。
“看起来真的很忙啊。”金瑶公主嘀咕,探身问旁边坐着的陈丹朱,“我们去找三哥吧?来了一趟,怎么也要见一下。”
陈丹朱笑道:“也不急这一次啊,殿下这么忙,我可不想去打扰,免得又被陛下骂。”
金瑶公主笑:“你还怕陛下骂你啊。”
“我不是怕陛下骂我。”陈丹朱道,“陛下现在心情肯定不好,我不想让陛下更不开心呢。”
金瑶公主哈哈笑了:“这话你应该说给陛下听,他听了肯定不舍得骂你了。”话虽然这样说,没有再强留陈丹朱,站在宫门口目送三人告退。
在宫女的陪伴下三人并肩向宫外走去,刘薇和李涟商议着怎么回请一下公主。
“这时候就算了。”陈丹朱提醒她们,“待五皇子和皇后的事沉寂一些日子后再说。”
两人明白点点头,忽的见陈丹朱站住了脚,而前方也有太监们杂乱的跑来,冲她们摆手“太子殿下来了。”“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啊,刘薇李涟陈丹朱三人忙在路边站定避让,看到宫路上走来几个太监抬着肩舆,坐在其上的青年衣衫华贵,面容与皇帝很肖像。
察觉到这边的视线,太子看过来,陈丹朱忙垂下头。
“太子殿下。”金瑶公主的宫女上前施礼,“这是公主请的客人。”
陈丹朱三人齐齐施礼:“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对她们点点头:“无须多礼。”收回视线不再理会。
但陈丹朱依旧感觉到有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下意识的抬起头,一个站在太子肩舆旁的女子闯入视线。
这女子二十左右,身子玲珑妙态,眉目灵秀又娇媚。
见陈丹朱看过来,她不仅没有没回避,反而抿嘴一笑。
这是?陈丹朱看着她,那女子没有说话,收回视线跟上太子的肩舆。
“丹朱小姐。”宫女轻声唤。“我们走吧。”
陈丹朱应声是刚要转身,就听还没走开多远的女子声音传来。
“殿下。”她的声音低低娇娇,“那个就是丹朱小姐呢。”
陈丹朱的身子如同雷轰顿时站住。
太子从肩舆上转过头,似乎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并不在意,那女子再对她一笑,抬手在脖子边轻轻划了下,樱唇无声轻启。
陈丹朱恍若回到了先前那个小院子里,她的脖子里冰凉,是被那个婢女的匕首贴近。
“杀了她。”
珠帘后那个女声说。
是她!陈丹朱双眼瞬时染红,这一次,终于看清她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