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陈牧的脑子有点不太清醒,因为刚才的撞击实在太厉害了,虽然有气囊的保护,可整个人还是伤得不轻,连带脑袋也晕眩发痛,有可能脖子因为冲击的关系扭到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思考的能力。
听见车外头的对话,他一瞬间就作出了反应,把地图召唤出来,先给自己点了一点活力值。
“嗯……”
活力值落在身上,他顿时感觉全身的疼痛感消失大半,连带脑袋都变得清醒过来。
不过他还是动不了,因为胸口的位置仍然疼痛难当,就像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抵在那里,一动就生疼,让他喘不上气。
肋骨断了?
陈牧的脑子反应很快,立即就分析出原因。
刚才车子在行进中突然遭到撞击,这么厉害的制动下,安全带固然起到了保护他的作用,紧紧束缚住他的身体,不让他从座位上飞出去。
可是同时的,安全带似乎也把他的肋骨勒断了,至少是骨裂了。
所以他才会感觉这么疼痛。
他在很久以前,曾听说肋骨断了以后,痛感会特别厉害,有时候甚至能把人活活疼死。
他现在大概就处于这种状况。
而且,这并不是活力值能在短时间内就弄好的。
活力值只能让他的身体机能运转变得更快,却没有根本的治疗作用。
所以——
一瞬之间——
陈牧想到了“修复”。
这么快就要用上了吗?
这来得也太巧、太及时了吧?
陈牧因为使用活力值的缘故,他变得有点耳聪目明起来,能听见车外面的那两个人正在在靠近过来,大概是想弄开车窗,查看他的情况。
没多想,陈牧直接用意念触碰“修复”光团,查看能不能修复自己胸肋伤势。
“修复宿主目前伤势需要100万生机值,请尽快确认修复,是?否?”
光团之中,一道信息传入陈牧的脑海。
目前?尽快确认?
陈牧先怔了一怔,随即很快想到:“难道是因为伤势有可能会恶化……又或者因为活力值的关系,伤势恢复会比较快,所以待会儿再恢复所耗费的生机值有可能变得不一样?”
显然有这样的原因……
然后,陈牧又感觉肉疼起来。
这可是100万生机值啊,攒起来能干多少事儿啊,这一下子就没了……
不过,眼前的情况容不得他多犹豫,他只是挑了挑眉头,立即选择了“是”。
紧接着,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他只感觉一道暖流快速从脑袋的位置流下,目标无比明确的流到他受伤的胸肋部位,让他感觉舒服无比。
只是那么短短两三秒钟之间,痛感全消。
这就好了?
也太牛了吧?
陈牧又惊又喜,随手就伸到安全带的扣子上,按了一下,轻易解开。
刚才可是一动就疼,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这就等于原地复活了,简直跟被牧师奶了一口一样快速、有效。
“咚!”
外面的人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敲了一下车窗,原本就已经裂了的车窗一下子被破开了一个小洞。
陈牧脑子极快转动起来,整个人一动不动,伏在气囊上,底下一只手却极快摸索起来,去摸伸缩防爆棍。
之前因为遭到跟踪,虽然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可他还是有所警惕,所以把自己的伸缩防爆棍放到手边,这时候正好用得上。
“咚咚咚……”
外面的人继续敲着车窗。
车门在行驶的过程中被锁死,从外面是开不到的。
驾驶座附近倒是有按钮可以打开,不过看来是不知道怎么了,外面的人够不到。
所以,这时候他们只能把车窗碎,才能查看陈牧的情况。
眼看着对方把车窗彻底打碎,然后开始伸手进来,扒拉气囊,要摸一直伏在气囊上的陈牧。
陈牧一动不动,等对方的手探到自己的脑袋上,这才猛的探出手,一把抓住对方,随即手上的伸缩防爆棍很快伸出来,快速朝着对方击打。
“砰!砰!砰……”
说实在,因为有气囊的阻碍,并不利于陈牧的发挥,棍子也打不到什么要紧的部位。
可这事儿说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对方完全没想到陈牧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没事,属于有心算无心。
另外就是对方没想到陈牧还是个练家子,一手抓住了那只手臂的手腕后,简直就像是钢箍似的紧紧把那只手锁住,不让它有任何挣脱的机会。
然后,陈牧就这么连续挥棍,对着那只手猛击不停。
“我艹…他……啊……放开……”
车外传来高亢的惨叫声,还有伴随着另外一个人怒喝。
陈牧可不管,继续挥滚,就跟剁肉饼似的。
他可以保证,等他打完这一轮,车外这人的手算是废了,就算立即送医院去救治,以后也是个摆设。
“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要你的命!”
陈牧光棍得很,从小学武就知道他学的拳脚功夫,和那些表演类的套路武术不一样。
这玩意儿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杀人技,绝对容不下一丝半点的手下留情。
既然人家都杀到头上了,再说什么留点余地,那就真是不尊重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了。
所以,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一定是要伤人的。
打了一轮,对方的手已经不成样,那惨叫的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
陈牧抓住对方的手往车门外推去,随即在前面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把,整个人用力缩了缩,让身体骨骼变得更加收缩,然后直接钻过车子的天窗,快速爬出去。
站在车顶,陈牧看见车外面有两个人。
这两人都壮汉,面相普通,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起了错觉,陈牧觉得这两人的身上都带着一股子狠劲儿。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正瘫在地上,扶着自己的手臂,痛苦呻吟。
另外一个则惊讶的看着从车顶钻出来的陈牧,怔了一怔后,伸手就往腰间抹去。
“嗯?”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顿时就让陈牧心里警铃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