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尋道者
小說推薦最初的尋道者
“联邦现在的状况,你以为能出得了皇帝吗?”云劫此时说道。
相比起一个传统意义上大一统的国家,联邦内部现在更像是一堆国家的联盟。
尤其是贵族分封领舰的风气起来以后,每一个贵族,都有属于自己的贵族领舰,领舰内部又是一个独立王国。
同时多位真仙并存,也没有谁拥有足以号令其他所有人的力量。像拉姆多这种二劫真仙是强,三言两语间就能压制只渡过一劫的霍林,但压制归压制,想要斩杀却是极难之事。
……
“它们想搞的,是选帝侯制度。”拉姆多暂时停止了下一轮攻击接着解释道。
“皇帝轮流坐,明天到我家?”
“所有贵族集团中,最强的七大势力成为选帝侯,再从选帝侯中,推举出皇帝。”
“那跟现在有什么区别?”议长基尔科夫有点搞不懂他们的骚操作,按照他们所说的,选出来的皇帝,跟现在的议长一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就在这时,一个如同鬼魅般的女子,悄然出现在基尔科夫的身旁。
两人相视一眼,便完成了信息的互换,随即女子的身影又徐徐消失在虚空当中。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拉姆多面前。
一个黑影惊鸿一现,然后马上又消失不见,半秒钟后,黑影又一分为二,分别来到了云劫跟叶德闲身边,转了个圈又静静离开。
现场霎时间多了几个陷入沉思的人。
……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即便是四圣兽,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能隐约感觉到,刚刚出现的两个身影,应该同是仙道人物。
不但如此,巴哈姆特还隐约感觉到,无论是拉姆多,还是议长基尔科夫,在跟黑影接触后,对它们的态度都有了一点微不可查的变化。
“所以,神圣泰拉帝国这个名字如何?”只是巴哈姆特佯装没有发现这一切,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
“这个名字可以,就是不知道选帝侯如何分配?”议长从沉思中醒转过来,似乎是下定了某点决心。
“这么说来,基尔科夫议长是同意重组联邦了?”
这样顺利的回答,超出了巴哈姆特的预算,它不知道刚刚的女鬼,到底是给基尔科夫说了什么,才让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组建联邦原本就只是为了对抗共同敌人的权宜之计,如今大敌已去,也是时候开始新的历史了。”
“议长果真痛快人,哈哈哈哈。”
一人一兽有说有笑,丝毫看不出来数分钟前还是分立两边阵营的敌人。
“基……”霍林刚想去问这是怎么回事,马上又是一个鬼魅女子出现,轻轻掠过他的面庞。
信息的交换完成后,他总算明白了个中缘由,看向鬼魅消失位置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
“它们是不是你的后手?”云劫向隐藏在战场边沿的白墨传音道。
尽管他也是拉姆多阵营的人,但拉姆多压根就没向他跟叶德闲提起过,自己这边勾搭上了白之大地四圣兽的事情,三人更像是一个异常松散的联盟,连情报都没打算完全共享,各自也还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不是。”
“那它们谋划联邦气运,是自己做的决定?”
刚刚黑影告诉他们所有人的信息,正是四圣兽打算用推动改朝换代的方式,从联邦的气运中分上一杯羹。
这块托身于联邦之上的气运大饼,以在场众人的手段,想要吃到就只能通过影响联邦大势的方式来实现。
气运虚无缥缈,如非鬼仙甚至只能勉强感觉得到它的存在,真玄两方的阵营,实质上都还藏有一尊鬼仙负责处理气运。
只是鬼仙一道的正面战斗能力着实不太行,作为气运军师的鬼仙,便干脆选择隐藏在虚空当中,不参与战场的对碰。
“我又没有封锁这些信息,它们知道气运有削劫功效很正常。”白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几个贼头,刚放出来就来打我们气运的主意。”
“方圆几光年就你们一帮真仙,目标除了你们,还能是谁?”
“……”
“议长看来也想打气运的主意。”
……
“谁要开始新的历史!”也就在此时,一片银色的光辉,跟另一片正与之分庭抗礼的血色光辉自虚空出现,两个激战正酣的人出现在太空战场当中。
狂暴的武道意志互相厮杀,每一刻都是无数风暴的生成与毁灭,争斗的激烈程度,比刚刚云劫跟霍林的切磋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也就打出真火的拉姆多跟青巫王,在战斗中能有这种烈度。
一道接一道的冲击波升起,两人丝毫没有在意同处战场的其他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对方,一边拳出如龙,一条条武道意志所化的龙头扑向对手,另一边是腿划如洪,踢出一波接一波的白光海啸,试图淹没那数不清的龙头。
“荒无极,奥尔迦,你们还要继续打下去?”基尔科夫问了一句。
荒无极,是联邦的二劫人仙,站在武道最前沿的男人之一。
而奥尔迦,则是联邦骑士武道体系的集大成者。
两人一直以来,就经常因为争论圣骑士跟武道家,到底哪边才是更强的人仙道路而战斗。
尽管联邦已经成立了一百多年,语言也已经强制统一起来,但文化却从来都没有真正融合到一起。
华亚派,大和派,美利国派,欧洲联盟派修士始终存在,哪怕承载这些派系背后的地名都已经不复存在。
……
“你定的日子,现在反过来问我们?”荒无极呛了回去。
原来,掺和到今日之事的,远不止明面的六位真仙,还有更多捉对厮杀的存在。
他们互相之间早有矛盾,正好顺着议长的想法,挑了同一天解决问题。
只是真仙之间互不统属,哪怕理念上支持议长玄修这一派,往往也是自己战自己的,不过是给议长一个面子,同样挑在今天解决罢了。
“那你们要打回空间层夹缝打,别在这捣乱!”拉姆多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