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城户侦探事务所。
“接下来,继续对昨晚在东都水族馆发生的恐怖分子袭击进行报道,警视厅方面的消息,据说嫌犯是身份不明的外国女性,
目击证词表示,这名女嫌犯在炸毁摩天轮之后,本来是打算窃取现场车辆逃离,却不知为何撞上滚落的摩天轮身亡……”
库拉索慢慢睁开眼睛看向播报新闻的电视,周围空无一人,但看起来是一间办公室,窗户外面倒印着“侦探事务所”字样,侧面的柜子上也陈列了不少资料。
旁边还有全国通缉嫌犯通报,再过去是警视厅的荣誉奖项。
库拉索重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睁开。
依然是事务所办公室。
她记忆中的最后,是孩子们身处绝境生死一线的时候,然后就是巨大的摩天轮压住起重车……
有人救了她!
库拉索思维渐渐清晰,唰地从沙发上坐起身。
不是组织也不是公安所在,为什么是侦探侦探事务所?
“呜——!”
茶水间水壶在水烧开后发出急促的出气声,紧跟着外面便传来跑下楼的脚步声,一个稍显成熟的少年推门而入。
“你醒了?”高成看了库拉索一眼,到茶水间关火倒茶说道,“别担心,这里很安全,组织也好公安也好,都不会找过来。”
“你到底是谁?”库拉索紧紧看向高成。
眼前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名侦探城户高成,”高成在库拉索面前放下一杯热茶,坐到对面说道,“当然,你也可以把我当成少年侦探团的顾问,少年侦探团就是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孩子们。”
库拉索目光紧缩:“元太?孩子们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他们都没什么事,”高成交叉起手指,“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接近他们了,虽然我帮你伪造了死亡,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
库拉索低下头,几乎一瞬间便明白自己的处境,很肯定面前的少年已经掌握一切。
“为什么要救我?”
“顺手而已,”高成平静道,“正好我也很需要组织的情报。”
“抱歉,”库拉索摇头道,“如果你是想知道组织的事情,恐怕要失望了,组织只是利用我的记忆能力窃取情报而已,其他的我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
准确的说,曾经甚至因为知道了对组织不利的情报而差点遭到抹杀。
说是朗姆的心腹,但实际地位根本不高,只是个纯粹的工具而已,如同存储器般特殊记忆力反倒被组织所忌惮。
因此她心底对组织也没什么好感。
“我想也是。”高成不太意外。
库拉索这种间谍性质的角色,出事概率太高,本来也不可能是高层。
没有哪个高层会做这类一线工作,即使是琴酒也很少这样亲自出手,经常是在背后安排,只有处理叛徒的时候才出手多些。
不过,他也没指望能从库拉索这里套出什么。
黑衣组织结构非常严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卧底潜入调查。
“好了,”高成起身道,“接下来你就现在这边养伤吧,不介意的话,我会帮你安排个新身份留下来工作……”
这件事恐怕还要麻烦FBI,本身也不可能瞒过楼下的赤井秀一,只要避开组织还有公安那边就行。
组织知道库拉索还活着的话,肯定不会放弃,至于公安……
那帮家伙太强势了,哪怕这一次吃了大亏,但真要是见到库拉索,也绝对会强硬带走,不可能留在他这里。
真说起来,安室透本身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骄傲又偏执,也就对柯南好一点。
只有FBI不太一样,FBI在日本行动不合法,办事要低调得多,然后和他关系也还算不错,至少能够信任他。
通过FBI对小哀的处理就可见一斑。
有赤井秀一的FBI比公安靠谱得多。
高成拿出库拉索直到最后都拽在手里的白色海豚钥匙扣,放下道:“这是那些家伙送你的礼物吧?不管以前的你怎么样,从今天开始,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吧。”
库拉索怔怔捧起钥匙扣,神色茫然道:“我真的可以留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但不能是库拉索了。”
高成对这个银发女人非常满意。
漂不漂亮无所谓,反正接下来都不可能用真面目示人,关键是性格温柔,还有那种数一数二的身手,以及独一无二堪比照相机的记忆天赋。
这种人才太难得了。
“以后你和小哀一间房……”
“不行!”小哀气势汹汹地闯进办公室,“为什么一定要把她留在这里?我要一个人睡!”
“那我房间……”
“休想!”
……
库拉索到底还是留在了事务所,不过住宿位置和冲矢昴一样,去了工藤家。
正好工藤家够大,平时冲矢昴一个人打扫都打扫不过来。
排除住宿问题,或许是得知库拉索的遭遇,小哀很快就接受了库拉索的存在。
头发染成黑色,一副黑框眼镜,再加上美瞳遮掩,不仔细观察已经看不出库拉索原本的影子。这个女人就这样暂时以事务所秘书的身份生活下来,即使看到玩闹的元太几个,也保持沉默没有靠近,只是默默旁观着,眼里满是温柔。
“突然找了个秘书,这样真的合适吗?”
楼下咖啡店,伪装成冲矢昴的赤井秀一走到高成身边,眯起眼睛看向库拉索。
“这个女人到底是……”
他现在是冲矢昴身份,不好和高成直说,毕竟他的身份还没曝光,只是通过柯南沟通联络。
最开始在得知库拉索的事情时几乎吓了一跳,没想到城户侦探事务所这边居然要收留组织成员。
“没事,”高成轻笑看了眼冲矢昴,“我觉得她能够胜任。”
库拉索的事情是柯南跟FBI在谈,赤井秀一可能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也可能是在试探他知不知道。
这家伙的嗅觉很敏感,会怀疑也正常,毕竟这一次他插手得有些多。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收获也很丰富。
另一张是不知道来自谁的“飞行器驾驶”,结合之前的熟练级“飞机驾驶”,变为熟练级“飞行器驾驶”,同样没有进阶,但现在更为全面,几乎囊括了所有飞行器,包括各类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