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又出手了
小說推薦大魔王又出手了
听着琴声与歌声,思思不觉又泪洒当场。
如果是单纯这么一首歌,她可能不会动容。
可它像是对之前的故事做一个总结,让她想起其中一些念念不忘的片断。
人们可能会对自己的故事不感兴趣,也无法体会,但对于别人的故事,却很感兴趣,也更能投入。
尤其是看着三三唱歌,让思思难以自已。
有的人听歌的时候,觉得闭上眼睛听最好,不看现场或MV,那样会破坏歌曲的意境。
但有的人,听歌就喜欢听现场,看现场气氛,看歌手的真情演绎。
如果是听别人的歌,思思喜欢听听歌就好,但三三的歌,她最喜欢的是现场。
因为三三加歌曲,是一加一大于二的。
只听歌,不看人,是莫大的损失。
他与歌曲像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
琴键上的手指,眼中的故事,真情的面容……让人不舍得将目光移开。
怪不得大姐和二姐对三三不离不弃呢,还有刘仙女,思思想通了一切似的。
“家里的纸巾不够用了。”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手指从琴键上离开,王子安侧身,看着思思那边笑道。
“讨厌!”思思脸上还挂着泪,气鼓鼓的。
有种前一秒还沉浸在睡梦中,后一秒就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的感觉。
新垣结衣的感受也差不多,白了王子安一眼。
要是她来比喻,就简单粗暴多了,美女正哭哭啼啼爽着呢,男方突然就抽身而退……
这个时候,让女方叫爸爸,估计十有八九会叫。
“你们玩,我去准备晚饭。思思跟你爸妈说一声,晚饭就在我这吃了。”王子安离开琴房,去做饭。
新垣结衣也会做饭了,做的一些菜很好吃,但她自己却觉得不好吃。
不是她懒,想以此为由远离厨房,而是真的这么觉得。
王子安明白,类似要是栗可欣和平香流樱她们不把他当宝,他在新垣结衣的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大概是要打折扣的。
王子安去做饭后。
“九姐姐,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思思忘了问王子安刚才的歌曲叫什么名字,只得问“无所不知”的栗可欣。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听到。”栗可欣理所当然道。
“额。”思思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你们这像爱情像家人吗,这都不知道。
就如她觉得三三和大姐二姐九姐的爱情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但在平香流樱她们那,她们却觉得很平凡,很平淡。
只是提起她们和三三故事的时候,她们脸上都现出少女的甜蜜。
想来即便没有轰轰烈烈,也很浪漫的吧。
“那么,三三又不打算发布这首歌吗?”思思又问道,自从认识王子安后,她已经从他这听到很多新歌,但没一首会在后来发布的。
意思大概也就她们几个听过,世人没能有幸听到。
“应该是吧。”栗可欣也不确定,确实有很多歌只有她们几个听过,但后来还是有那么一些交给她们或其他艺人发布了。
“那么好听的歌,为什么不发布呢,这是很多喜欢听音乐的人的损失呀。”思思满脸惋惜。
“三三说不能发布。”栗可欣说道。
“为什么?”思思很不理解。
“这我就不懂了。”栗可欣一副我不懂我自豪的样子。
新垣结衣说道:“三三不想发布是为音乐人着想,尤其不能以他或我们这些已经有名气的人的身份发布。”
思思一愣,她懂了。
乐坛每年发布的音乐作品不计其数,但凡出风头的,几乎都是榜单上的歌曲。
且不管榜单上的歌曲是不是有的是刷的,它们的位置就那么多,上去一个就得下来一个。
三三复出的那两年,榜单上几乎都是跟他有关的歌曲。
从乐坛的发展上看,这对乐坛是极为不利的。
扼杀埋葬了多少本该能上场的作品和天才,他们只需要那么一次机会。
可没机会给他们,他们要么信心大挫,要么另谋出路,离开这个行业。
“大人的世界,好复杂。”思思郁闷中。
早在当初三三出手,让少时散场时,她就见识到了。
因为那次她家里来客人,听客人和爸爸聊天后,她很震惊。
大体就是,三三出手,但什么也没说,爸爸的客人就知道三三什么意思了。
然后趁机出手,整顿这个圈子。
记得有次,爸爸带自己出去玩,跟随的还有一些他的朋友。
鱼池前,爸爸说,这条鱼太肥了,不能留了。
于是,没多久,她就听到有个姓于的落马。
那当然不是爸爸动的手,旁边有人听出话中话,代劳了。
晚饭做好,平香流樱也回来了。
这是今年她的最后一个通告,录的某卫视春晚。
卫视春晚没有现场直播之说,更不可能在大年三十晚上播。
大年三十,所有卫视都得给央视春晚让道。
“今晚收拾东西,明天去逛街,买年货后天带回家去,亲自买,不准找人帮忙,没诚意。十年没跟家人一起过年了。”饭桌上,王子安对平香流樱说道。
“我不回太阳省过年啊。”平香流樱瞪大眼睛。
“你去年接受采访怎么说的?今年不上春晚,陪家人过个大年,不能说话不算话。”王子安说道。
“你也是我家人啊,我没撒谎。”平香流樱振振有词。
“哦?是哥哥还是蜀黍?”王子安问道。
平香流樱埋头吃饭,片刻抬头看向新垣结衣:“那结衣呢?”
坏了,新垣结衣很想打死平香流樱。
果然,王子安醒悟过来一般:“对哦,结衣也一样。结衣你们家都是在太阳省过年的吧,那你和平香一起回去。”
“哦。”新垣结衣依诺,然后怒视平香流樱,不提我,我可能就被三三漏掉了。
没等王子安说完,平香流樱和新垣结衣就禁不住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