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没办法,从庄系的表现来看,开始到结束一切都太过顺利,仿佛完全按照设计好的剧本在演。
反观陆系的表现,每一步都行错踏错,一步步陷入淤泥当中。
最后掉进一个大坑!
逼得警务处长不得不拿出利益,以求饶的姿态请庄系上场。
这里面的操作充满细节!
陆明华、韩国理等人在初始的震惊以后…等到事件尘埃落定,马上便回过味来,琢磨出一些东西。
可惜,正因为操作处全是细节,陆明华,韩国理等人就算有猜测,心里也不敢肯定。
别的不说,直播计划是陆系的“方洁霞”搞出来的,除非方洁霞是庄世楷的人,否则庄世楷怎么预料全局?
假如没有直播计划的话,那么案件的影响就没那么大,警队就不会被架在火堆上烤,韩国理也不用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其次,直播计划根本没错。
错的是前线执行能力!
要是陆明华能够直接搞定劫匪的话,直播计划会成就陆明华在警队的仕途,而不会成为庄世楷向上爬的一道阶梯。
所以,这一层层细节下来,简直让人心思极恐!
而要作假设的话…
假设把方洁霞出卖陆明华。
那是不是还要假设罪犯是庄世楷请来的?
跪地投降的警长是演员?
何况,事后调查。
那名警长和庄世楷真没关系。
假设不成立。
一切都没法追查。
这才是最高明的布局手段!
陆明华等人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那就是庄sir的政治手腕有多强!整个计划不管是顺势而为的攥取利益,还是从头到尾的设计陷阱,表现出的都是一个高明政治家!一位很辣的野心家!
警务处长还敢玩直播?
那是真不敢了!
”咔嚓!”
“咔嚓!”这时一群人马走下出租大厦,大厦门口的聚光灯不断闪烁,响成一片。只见一群警察保送着两名人质走出现场,登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虽然,大家都知道人质没有受伤,但是遭遇挟持也会造成心里创伤,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警队也要送他们去医院给心理医生问诊。
镜头下,肥佬林惊魂未动,脸颊一颤一颤,步伐宛如僵尸一般,被警员们推着向前走。他满头汗珠还残留在脸庞的痘疤上,黝黑肥胖的长相,把害怕两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不过,他在走路时还是护着身前的女儿,完美表现出一个社会底层父亲,打心底疼爱女儿的形象。
从做人的角度讲,肥佬林很无能,但从家庭的角度讲,他是一个好父亲。
同时,参与行动的重案组警员也相继下楼,防爆组警员则扛着担架,把罪犯尸体相继送出的楼道。
大事件进入尾声。
陆明华站在指挥车旁,静静看着李树堂走下指挥车,整理好衣服,正气凛然站在镜头前……
方洁霞则是走到他旁边轻轻讲道:“对不起,陆sir。”
方洁霞专程来向陆明华道歉。
陆明华却扭头看向她笑道:“你不用说对不起。”
“你的方案没错。”
“错的人是我!”
陆明华舒声说道。
他的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只是笑的比较勉强。
说实话,陆明华在察觉到可能有局以后,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方洁霞。但是方洁霞是他在国外的学妹,加入警队前就认识的人,底子非常干净。
方洁霞要是出卖他的话。
庄世楷只需要在应急会议的“提案”入手。
再用前线情报设计。
便能够设计出一个完美的大局。
方洁霞很关键。
世界上也没有不能收买的人。
可陆明华现在决定不去怀疑方洁霞,主动承认自己能力不行,以此保留警队内部剩余不多的影响力。
而陆系已经经不起一场清查了。
太消耗内部力量。
陆明华在警队里和庄sir斗上几个回合,政治智慧就有明显的提升。
虽然,他每个回合都是失利败北,但是跟一个可敬的对手,真心能学到很多东西。
“sorry,sir。”
方洁霞眼里有些触动,再度诚恳的出声道歉。
如果说,她上一个道歉是例行公事,洗脱嫌疑的话。
这个道歉便是真心实意的了。
为她做过的事情道歉!
陆明华摆摆手。
只见他一身西装站在人群当中,双手插着口袋,人影有些落寞孤寂。
他在心里则下了一个决心!
随后方洁霞看见陆sir闭嘴不再言谈,轻轻点头致意,便转身前去忙碌其它的事情。
这时一名公关科记者正在对李树堂进行采访,两人用问答的方式,向全港市民告知警队在行动中的伤亡情况。
李树堂还特意把伤亡情况分开描述…第一次行动伤亡几人,击毙几人,第二次行动伤亡几人,击毙几人等等……
第三波行动警队则是在零伤亡的情况下,击毙四名罪犯,解救两名人质!
成功结束行动。
市民们认真聆听着电视上的警队报告,认真、敏感的市民们马上察觉到前两波行动与最后一波行动的区别之处。
他们大概隐隐有些猜测。
此刻,乐慧贞忽然拉开警戒线,趁着警队收拾现场的机会,浑水摸鱼,横冲直撞,直接冲到李树堂面前,将话筒递到李树堂嘴边问道:“李警司!”
“我是无线台的记者乐慧贞,请问警队前后表现为何差距巨大!劫匪到底厉害在哪儿?能给警队造成大量的伤亡?“
乐慧贞从案件发生到结束,全程都在旁目睹案件情况。
所以,她比电视机前的市民看的更清楚!
心里的疑问也更大!
而她只是抓住机会把的问题问出来,一下就问到每个市民们的心里,问出每个市民都想知道的答案。
因为,她也是一位市民。
她可不是演员。
李树堂听见乐慧贞提问心里一喜,抬头给旁边的几名警员使个眼色,几名想要上前把乐慧贞带走的警员立即收手,站在旁边不再行动。
他则是语气严肃,表情正义的答道:“这伙劫匪和普通的劫匪没有区别!区别只有警察!”
“前面两次行动是由警务处总署的行动部门进行,后面的进攻行动是由我们辖区警署负责……其他没有区别。”
李树堂说完以后,直接调头离开,走进指挥车中休息,不再回答记者问题。
而他们嘴上只点出“总署行动部门”,“辖区警署“的区别,实际上却是在说警队里的总署行动部门很废柴,港岛能打还是位于一线的“辖区警署”。
市民们结合现场的情况一看就懂!
难怪先前两次进攻会失利,原来是由废柴的总署行动部门执行,负责在一线保护市民们的辖区警署,还是具有很强战斗力的。
一出场就能把罪犯搞定。
李树堂采用甩锅的方式,直接让总署行动部门抗下这口黑锅,或许说是让“陆明华”等人抗下这口黑锅…….
同样是总署行动部门的“O记”,“扫毒组”等等,自有威名,一点都不受黑锅伤害。因为无论是社团古惑仔、还是市民群众,他们早都听说过“O记”,“扫毒组”等部门的名头,怎么会觉得他们废柴呢?
废柴的也就只有机动部队,冲锋队几个小部门。
路明华,韩国理等人听到李树堂说法全部表情一变,随后又长长叹出口气……
用几个小部门。
换回整支港岛警队的形象。
这笔买卖很合算。
“李sir!”
“李sir!”
另一边,乐慧贞正被几个警员拖出警戒线。
只见她一边拿着话筒,一边大声喊道:“李sir!我还想再问一个问题!庄sir在哪里!我想约他吃饭!”
其实,乐慧贞不主动前来提问,李树堂也打算安排一个记者上来,专程把锅给甩出去,以此恢复警队名誉。
这是李树堂的政治智慧。
所以,乐慧贞主动送上门来当然好,完全没有表演痕迹…可是乐慧贞在李树堂眼里完全就是一个工具人,用完就丢的“工.乐慧贞.具人”。
他可不会考虑乐慧贞的任何心情,也不会回答乐慧贞的第二个问题。特别是乐慧贞在提问的时候,差点把话筒捅他嘴里,李树堂爱理她才怪了。
长的多靓都没用!
这时现场警员们听着乐慧贞的咆哮,一个个都表情怪异,拿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乐慧贞…
怎么?
你还想泡庄sir?
下次画个妆再来吧!
穿吊带,露个沟,机会还能大点。
庄世楷坐在半岛酒店看着电视画面,表情则是有些惊喜:“李树堂的回答很好。”
“直接把警队形象拉回来了!”
“处理的很巧妙。”
“还是平息社会舆论…”
解决罪犯、成功上位、其实不等于能把社会舆论平息。
原本庄世楷准备再开一次案情发布会,接着采用警署参观日的方式,挽回市民眼中的警队形象。
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
李树堂一波拉踩直接解决。
李sir表现的很好。
不愧是当初懂得下跪的人杰。
而庄世楷敢打、敢收、还敢用!展现出十足的枭雄姿态,自然能在手底下收获一批人才,办起一些事情来就轻松很多,甚至连亲自出场都不需要。
当然,庄世楷也没想给李树堂什么奖励,一件小案子而已,心里记他一功就好。这些都是李树堂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