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沈天手中结印,将圣子令启动。
顿时,一道通体笼罩在雷霆仙光中的身影出现。
雷霆仙光轻轻荡漾,其中响起神霄圣主的声音:“天儿,此行历练可还顺利,没有受伤吧!”
沈天笑道:“谢师尊关心,一切顺利。”
神霄圣主缓缓点头:“那便好,本座与云曦他们不日便到北海,在此之前你记得照顾好自己。”
师尊他们要来北海?
沈天愣了愣:“师尊,你们不用来接我的。”
神霄圣主显然也愣住,体表雷霆仙光的波动都暂停了一会儿。
随即,仙光再度轻轻荡漾起来。
神霄圣主的声音从仙光中传出:“听闻你此次在混沌海域收获匪浅,北海毕竟是妖族地盘。”
“龙族虽然威震北海,但为师终究不太放心,还是亲自前来接你回去吧!”
神霄圣主的声音虽然淡漠,但沈天却感觉心中非常温暖。
堂堂圣地圣主,特意赶来北海接引本圣子回去,这是多大的面子,多么重视?
还带着云曦师姐和大师兄他们一起过来,嘿嘿,也太劳师动众了。
神霄圣地果然是一个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
想到这里,沈天笑道:“谢师尊。”
神霄圣主微微点头:“另外天儿,你是不是在北海得到一门《鲲鹏法》传承?”
嘶,本圣子得到鲲鹏法的消息,怎么连师尊都知道了?
沈天老实地点头:“是的。”
神霄圣主平静道:“情况是这样的,太虚鲲族的鲲神王今日联系本座。”
“他跟本座诉苦,称其独子昆冥在混沌海域中找到一堆鲲鹏玉璧,希望从中悟出鲲鹏法。”
“结果不但悟法失败,更因为强行化鹏而走火入魔,如今危在旦夕。”
“得知你身上有完整鲲鹏法,他们希望你能帮忙。”
昆冥因为悟法失败走火入魔了?
沈天嘴角微抽。
好吧!
这种结果其实也在沈天的预料之中。
毕竟方常、齐少玄都是这么过来的,都是前辈。
你说何必呢!
本来本圣子都准备跟你结伴同行的,你非不答应,还怒怼本圣子。
现在好啦,搞成这样子,谁都不想的嘛!
沈天笑道:“师尊的意思是?”
神霄圣主道:“太虚鲲族乃北海第二势力,底蕴深不可测,且与本门素来无怨。”
“现任鲲族族长昆虚亦是为师的至交好友,在位期间与本圣地和谐互助,在许多领域都有深度合作。”
“所以若非逼不得已,本座希望本圣地不会因为《鲲鹏法》与太虚鲲族结仇。”
“而且鲲族底牌太多,若把他们逼急,恐怕会对天儿你不利。”
沈天了然:“师尊的意思是,让弟子将《鲲鹏法》归还给太虚鲲族吗?”
虽然有些憋屈,但沈天倒是无所谓。
毕竟《鲲鹏法》本就是昆冥的机缘,归还给昆冥也算是物归原主。
甚至若非昆冥这家伙对沈天争风吃醋,沈天都打算邀他一起寻找鲲鹏玉壁,参悟鲲鹏法。
如今神霄圣主替鲲族开口求情,沈天表示这个面子可以给。
神霄圣主缓缓摇头:“为何要归还?”
沈天:???
神霄圣主体表仙光荡漾:“本门虽然不想因《鲲鹏法》与太虚鲲族结死仇,但也不至于怕了太虚鲲族。”
“既然《鲲鹏法》是天儿你找到的,那就是天儿你收获的机缘,属于天儿你。”
“太虚鲲族想要?可以,但不能白要,得用实打实的好处换。”
沈天:???
所以,师尊你还用这《鲲鹏法》敲诈人家了?
……
神霄圣主平静道:“我已经与昆虚谈判过,鲲族愿意以三件圣器与一件天地奇物,与你换取《鲲鹏法》的完整传承。”
“同时保留神霄圣地弟子与你施展这门传承的资格,天儿你觉得如何?”
“若是不满意的话,为师再去与昆虚谈谈,多要几件圣器。”
“反正即便鲲族真的发飙,本门也不至于虚了它。”
话音刚落,神霄圣主周身威势大涨,披靡的雷霆仙光汹涌澎湃,宛如天劫浩荡。
饶是沈天如今的实力几乎可以吊打大部分天尊,在神霄圣主面前依旧感觉到浓浓的威压。
那种澎湃浩荡的压力,就好像当初在迷雾山谷中面对天劫一般。
很显然,圣主修为远非刚突破的圣者可比。
感受着神霄圣主话语中的认真,沈天笑道:“弟子与鲲族无冤无仇,只是有些小误会。”
“如今鲲族愿意以三件圣器与一件天地奇物为代价换取鲲鹏法,对弟子来说就像是白捡的一样。”
“咳咳,弟子能问问,是什么天地奇物吗?”
神霄圣主体表仙光再度荡漾起来:“真水榜排名第六的三光神水,号称‘不死神泉’。”
“这也是为师特意替你要的,对你而言,其价值或许比十件圣器还高。”
“即便在财大气粗的鲲族里,这也是绝对压箱底的宝物。”
“为师索要这玩意的时候,昆虚心疼得跳脚。”
……
三光神水,不死神泉?
沈天身躯微震,心中不由地升起强烈的兴趣。
这种真水在下界五域,可谓是赫赫有名,乃是真正的无上疗伤神物。
据说即便受再重的伤,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在,饮下半杯三光神水,便能恢复如初。
它的疗伤效果,甚至比普通的涅槃圣液还要强大。
若是能将其完全炼化融入己身,那就更无敌了,几乎能拥有不死之身。
战斗时哪里受伤,直接调动部分三光神水过去,分分钟直接痊愈,转身再砍他丫的。
如此效果,堪称行走的仙奶!
虽然它的效果与沈天手中涅槃圣液有些重合,但宝贝谁嫌多啊!
你有焰灵姬当媳妇,就不爱天使彦了吗?
更何况,虽然沈天手里的涅槃圣液还剩下亿点点,但日后终究还是会逐渐消耗的。
而获得三光神水本源后,蕴养于体内,便能源源不断地蕴养自身,让自己拥有不死之体。
这对沈天的保命能力,将起到极大的提升。
至于如此珍贵的天地奇物,为何鲲族会舍得放手?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疗伤至宝虽然珍贵,但替代品很多。
实在不行,就退而求其次嗑疗伤药呗!
而《鲲鹏法》对鲲族来说不容有失,一旦获得完整《鲲鹏法》,整个太虚鲲族的实力都会成倍增长。
想必之下,即便昆虚再不舍得,也只能忍痛放弃三光神水。
……
“如果天儿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就去极乐之城吧!”
“鲲族的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你到了便会送你去绝望深渊做客。”
“理论上,太虚鲲族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不可能得罪龙族和本门对你不利。”
“若是你觉得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多等几日,待为师也赶到北海,再亲自送你去赴宴。”
感受着神霄圣主浓浓的关心,沈天笑道:“不用了,弟子能保护好自己。”
不就是底牌嘛!
本圣子身上,也留着一些呢!
雷霆仙光中透射出深邃的目光,落在沈天身上。
良久,神霄圣主平静道:“天儿你做事素来稳妥,为师很放心。”
“即是如此你便先去吧!待为师和你的师兄妹们赶到北海,自会去寻你汇合。”
“切记,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
说完这番话,圣子令上的光芒逐渐开始收敛起来。
而神霄圣主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
紫光氤氲中,叶擎苍的身形缓缓浮现。
他嗤笑道:“这小家伙要价可真够狠的,居然让人家拿三光神水来换鲲鹏法。”
“而且还让人家搭上三件圣器,估计都快触碰到鲲族底线了。”
沈天也有点虚:“咳咳,叶老你说师尊这样要价,我跑到鲲族去赴宴,真的不会被鲲族做成菜吗?”
叶擎苍撇嘴:“得了吧!张龙渊这小子办事滴水不漏,而且把你看得比他闺女还宝贝。”
“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会让你跑到鲲族去冒险?放心!”
“更何况,说得好像你会亲自去鲲族似的。”
沈天:“???”
……
吐槽归吐槽,鲲族还是要去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昆冥走火入魔有沈天的锅。
虽然是这小子先因为争风吃醋挑衅沈天,甚至想揍沈天。
但作为宽宏大量的人族圣子,沈天觉得对妖族应该保佑渡化之心。
嗯,绝对不是为了三光神水和圣器,是因为弘扬真善美!
深吸一口气,沈天缓缓伸出右手。
一滴滴赤金色血液从沈天指尖低落,很快便凝聚成一个巴掌大血团,接着飞速衍化起来。
不多时,一位身穿白龙锦衣的绝世美男子便出现在沈天面前,除了气息与沈天相比较弱之外,容貌几乎没有丝毫差别。
“最近炼制出来的血分身,真是越来越英俊了。”
端详着面前的血分身,沈天暗暗点头:“昆冥这小子似乎很看不惯帅哥,也不知道这次我去鲲族赴宴,他的脾气能不能好一点。”
……
巨大荒岛中,缓缓走出一位锦衣青年。
他遥望着远处的海域,背后缓缓伸展出黄金神翼。
呼~
神翼猛然扇动,刹那间虚空崩裂,一道璀璨金光猛然朝着极乐之城激射而去。
当日传出消息:神霄圣子沈天,接下虚鲲令,做客绝望深渊。
一时间,北海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