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縱享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縱享人生
英式午茶的差点都放在三层的餐盘上,下面两层是三明治,最上面是花花绿绿的小甜点。
手指三明治有4种口味,每4条一组,摆成一个正方形,从下往上吃,由咸而甜,不可以乱拿,也就是说先从三明治开始吃。
谁坐在餐盘前,谁就要负责传递餐点,魏明思主动承担了这份工作,端起餐盘先询问杨橙想吃什么,再问卡森,等两边都选好后,他才自己选一块。
总之,如果谁想吃餐点,一定要先问一下边上的人是否需要,确保左右都照顾到,再满足自己,这种吃法虽然烦琐,但也不断释放着善意促进了彼此的交流。
三明治之后通常是司康饼,就是英式快速面包,它的名字源自司康石或命运之石,那是曾经苏格兰皇室加冕的地方。
传统的司康饼是塑成三角形,以燕麦为主要材料,将米团放在煎饼用的浅锅中烘烤,而流传到现今面粉成了主要材料,而且像一般面包一样是以烤箱烘烤,形状也不再是一成不变的三角形,可以做成圆形、方形或是菱形等各式形状。
当然,可以做成甜的口味,也可以做成咸的口味。
最重要的是,吃司康饼要吃热的,所以必须现烤,当吃完三明治后,侍者才将司康饼端上来。
司康饼的正确吃法,是将其掰开,涂上一层奶油和一层果酱,至于先涂奶油还是先涂果酱,就跟豆腐脑吃甜的还是咸的一样,也有两大流派,魏明思也说不出哪个更好,看自己口味吧。
热乎乎的司康饼,散发着黄油与麦香味,再涂上奶油和果酱,味道确实比三明治好吃多了。
魏明思突然说了个英式笑话,“女王其实不先吃司康饼”,魏明思一遍抹上果酱一边说,“只是她的狗爱吃,所以每次她也把司康饼给客人们吃”。
好吧,这个笑话有点冷,但也很英国。
其实魏明思是想主动挑起话题,怎奈杨橙不接话,老卡森始终沉默,这场子热不起来啊。
当然,还是那句话,下午茶好不好吃不重要,你来喝下午茶,就是要默认这些都很好吃的,所以英国人根本不在意这些,下午茶女主人设定的话题,来宾们的装束,今天天气好不好才是最重要的,讲究的是由里到外,骨子里的体面。
不过虽然场子氛围一般,但魏明思还是找到了能够聊起来的话题,“说起来,英国能够有下午茶,还要感谢Z国的红茶。
1610年,荷兰商人首次从Z国带回了少量的武夷红茶,成为当时Z国输往欧洲时非常受欢迎的商品。
那个时候,Z国对于欧洲人而言仍然是一个神秘而富足的东方国度,来自Z国的任何物品总赋予了高贵的气息。
因武夷红茶的启蒙,红茶在英国的传播经历了一个由皇室、贵族逐渐向普通平民渗透的过程,并逐渐形成了英国独有的红茶文化体系。
英王查理二世的皇后凯瑟琳为红茶在英国的引进和传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凯瑟琳皇后原为葡萄牙公主,据称酷爱饮用红茶,她嫁至英国后,首度将红茶带至英国宫廷,因此也被称为饮茶皇后。”
这段历史,如果不是专业人士,还真不一定知道,杨橙听的很认真,并伴随着这个话题跟魏明思聊了起来。
渐渐的,话题引入到魏明思本人身上,他出生英国,后跟随父母去了香江,在香江生活了20多年,目前30多不到40岁的年纪,算是事业有成。
不过他觉得眼前这份工作没什么前途,一直想要跳脱出这个圈子,而作家是他为自己找到另一个谋生手段。
从事下午茶导师这些年,他接触了无数的社会名流,跟很多人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自然而然的就听到了很多老百姓想听但永远听不到的秘密,不,应该说八卦更合适。
没有什么比下午茶这种场合更适合聊八卦的地方了。
于是,魏明思就萌生了这个想法,通过工作机会,将这些名流们的八卦经过艺术加工,呈现给普通群众,相信会有受众市场的。
杨橙意外的问道,“这么说,我很有可能成为你书中的一名角色?”
魏明思毫不掩饰,“当然,不过你放心,我会使用化名,并尽可能模糊你的身份背景,就算有人猜出来我也不会承认~”
杨橙笑了笑,“别紧张,我不在意这个~”
魏明思突发奇想,“对了,杨先生,你有没有考虑出一本传记?”
“出传记?”杨橙哑然失笑,“我才多大就出传记,也不是没人提议过。”
“出传记跟年龄没关系,你的社会地位到了,就可以出~”
“不不,我不需要,我也不需要靠卖书赚钱~”
“当然,你不缺这点钱,不过好的传记能够提高你在世人心目中的影响力。”
“额~还是没兴趣~”
“好吧,我只是随口一说~”
可从他脸上遗憾的表情来看,可不像是随口一说。
这时,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很快,位于隔壁的一间包房被打开,接着是一阵吵杂的交流声。
魏明思很不满的皱起眉头,这不是传统英式午茶该有的声音。
于是他站起身,打开门走出去,可没一会儿就摇头苦笑着回来。
“是莫扎王妃和她的随从~”
杨橙跟老卡森对视了一眼,就是这么巧,刚成为竞争对手,就在午茶中碰到,虽然还未碰面,但竞争的气势已经起来了。。。
作为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的管理者之一,莫扎王妃在中东绝对是传奇,等同于甄嬛那种。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历史是残酷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莫扎王妃就是电影电视小说中,被胜者掳走的人质。
不过她和其它被处理掉或者郁郁寡欢的人质不同,她直接逆袭了,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而且现在的莫扎,高调的不行,谁能看出她当初是个人质?
这位高调女王哪次出行不闹出点动静,那就不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