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庞小南和王议员在基地的仓库里见到了机器人的第一代模型。
“它叫什么名字?”
庞小南饶有兴致的闻着身边的方正。
“我给他取名盘古一号。”
“好名字。”王议员笑着点头。
盘古一号是一个身高接近5米的机器人,四肢和人无异,下肢负责行走,上肢负责攻击,所以上肢装配有武器系统。
但是盘古一号的身体却和人类长的不太一样,头部是一个可以360度旋转的雷达,可以接收各种信息,从而进行定位功能的实现。
头部以下是一个驾驶舱,驾驶员可以坐在里面对机器人进行控制。
“你这驾驶舱还能坐两个人啊?”庞小南看到透明的驾驶舱内,安放的是两个座椅。
方正点了点头,“本来我是想设计成单人位的,不过后来一想,还是双人版本更实用。”
“怎么说呢?”
“现在的控制系统是按照以前的战斗机设计思路来的,主驾驶负责控制盘古一号的行动,而副驾驶负责控制盘古一号的武器系统以及信息搜集。”
方正走到了盘古一号的身旁,“走,我们上去感受一下。”
坐进盘古一号的驾驶舱内,庞小南有些惊喜,满满的科技感啊。
庞小南坐到了主驾驶位,而方正坐到了副驾驶位。
“你看,这个方向盘,和开车没有两样。”方正指着庞小南面前的方形方向盘。
“不过它的功能比汽车有一个升级,就是它还能控制机器人的身体倾斜程度。”
“为什么要控制倾斜程度?”
庞小南有些疑惑,难道方正还设计了跳舞功能。
“这个倾斜程度,是为了更好的驾驭机器人的空中跳跃动作,比如你跳起来的时候,是原地起跳呢,还是往前跳呢,还是往后跳呢,就由这个方向盘的前倾后仰来控制。”
方正抓着方向盘前后摇摆了一下,给庞小南示范。
“哦,原来是这样。”
庞小南在脑海中有了机器人在空中跳跃的画面感,顿时明白了方正的良苦用心。
“你右脚的油门,也和汽车是一个原理。”
方正指着庞小南右脚前面的一个踏板,“油门踩的越低,盘古一号就跑的越快。”
“哦,照你这么说,左脚就是刹车咯。”
庞小南很奇怪,为什么右脚只有一个踏板,照理说,刹车和油门都应该在右脚位。
“盘古一号没有刹车,人和车毕竟不一样,要想让盘古一号停下来,只能是松开油门,那么他就会慢慢的停下脚步。”
“那左脚这个踏板是做什么用的?”
“那个就是跳跃控制板了。”
“你踩下去之后,盘古一号就会往下蹲,你踩的越深,盘古一号就蹲的越深,然后你一松开踏板,盘古一号就会弹跳起来,你松的动作越快,那么盘古一号的弹跳高度就会越高。”
“太神奇了,要不,走着?”
庞小南已经迫不及待的想驾驶这个机器怪兽出去兜兜风了。
“你先别急,听我介绍完,”方正继续指着左脚的那个踏板说,“如果你蹲下去了,又不想让盘古一号跳起来,那么你就慢慢的松开左脚踏板,那么盘古一号就会慢慢的站起来了。”
“嗯,设计的很科学,还有什么控制器要介绍的吗?”
庞小南只想赶快开着盘古一号出去走走。
“主驾驶大概就是这些操作了。”方正坐正了,指着自己这边的周围道,“副驾驶这边控制武器进行设计。”
“现在盘古一号都装备了什么武器?”
庞小南对盘古一号的战力来了兴趣。
“现在盘古一号的右臂装备了重机枪和巡航导弹,左臂装备了激光束和喷火器,当然了,这些装备都可以随时更新换代。”
方正转过头,冲庞小南笑了笑,“武器装备就像车子的配置一样,可以是低配,可以是高配。”
“懂了,我们试试车吧?”
庞小南左右晃动了一下身子,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眼睛平视前方。
“好,出发!”
方正“啪啪啪”的按下了几个开关,盘古一号的下盘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似乎是发动机的轰鸣声,又有些像电动汽车热车的响声。
“踩油门!”
方正指挥庞小南发动了盘古一号,盘古一号迈开步子朝前面的山谷中走出了仓库。
“哦嚯嚯!”庞小南兴奋的叫喊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开机器人。
虽然盘古一号走动起来后,驾驶舱稍微有些颠簸,不过比起骑马来,要平稳的多。
一开始,庞小南只是轻轻的踩在油门上,并不敢用力,所以盘古一号的走动速度很慢,就像是骑在一匹高头大马身上,信步在大好河山。
“油门踩到底!”
方正再次向庞小南发出了指令。
庞小南一脚油门到底后,盘古一号狂奔了起来。
“哦嚯嚯!”
这时候庞小南感受到了风一般的速度。
“最快能跑多少?”
庞小南感觉盘古一号的速度应该不输一般的家用轿车。
“最高时速可以到160。”
跑了一会儿,庞小南松开了油门,盘古一号渐渐的慢了下来。
“停下来的时候试试跳跃。”
方正在一旁给出了建议。
于是庞小南马上一脚踩到了跳跃踏板上,盘古一号慢慢的蹲了下去。
“小心!”
“轰隆”一声巨响,盘古一号往前面摔了一个狗吃屎。
庞小南的身子也跟着朝前面一扑,头差一点砸到方向盘上,好在他系了安全带,这才死死的把他固定在了座椅上。
方正操作两只手臂,好不容易把盘古一号给站立了起来。
庞小南一脸的懵逼,“我哪里操作错误了吗?”
“我让你停下来之后再踩跳跃踏板,你还没等到停下来就踩下去了,你自己想,你在跑步的时候,突然往下一蹲,会不会朝前面摔倒?”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庞小南摸了摸后脑勺,恍然大悟。
“也怪我,设计的不够智能,应该设计个防呆措施的,以后我再改进。”
方正对盘古一号倾注了很多心血,每一次的改进都要费很多功夫,不过他总是乐此不疲。
盘古一号现在已经站立在了山谷的中央,四周都是相对平坦的草地。
“现在你可以试试跳跃功能了。”
方正轻松的看了庞小南一眼。
“好的,我们跳个高。”
庞小南一脚把跳跃踏板踩到了底部,盘古一号跟着慢慢的蹲了下去,直到不能再下蹲。
“猛的松开!”
听到方正的指示,庞小南脚板猛的往上一抬,只见盘古一号嗖的一下往天上蹿了出去。
“哇,最高能跳多高啊?”
“十多米的样子吧。”
“弹跳力还可以啊。”
庞小南又试着往前跳、往后跳,在山谷里蹦蹦跳跳了一阵后,心情大好。
盘古一号的欢动把山谷里的小动物都吸引了出来,在空中,庞小南从驾驶舱看到了小鸟就在他的眼前飞翔,发出愉悦的叫声,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我给你看看武器的威力。”
方正的左右手都套在钢筋编织的骨架里,实际上就相当于操控了两只手的动作,在每条手臂骨架的前端,都有两个按钮,对应的就是手臂上配备的两套武器系统。
方正右手大拇指按了一个按键,顿时,盘古一号的右臂射出一连串子弹,打在前方的石壁上,激起了一片巨大的灰尘。
灰尘飘散过后,石壁上留下了一排巨大的弹孔,显示了盘古一号重机枪的威力。
然后,方正有按下了左手的一个按键,一束激光“呲”的一声射到了前方的一棵大树干上。
“啪”的一声,大树被拦腰烧断,树干成了焦炭一般。
庞小南看的目瞪口呆,这不愧是大杀器。
“可以了可以了。”庞小南制止了方正。
“别再搞得生灵涂炭了。”
庞小南心想要是把导弹和火焰再发射出去,这一片山谷真的要成为死亡谷了。尤其是山火一发,到时盘古一号也要葬身火海了。
庞小南驾驶着盘古一号回到了仓库,兴奋的从驾驶舱里跳了下来,对一脸笑容的王议员说:“老王,你也上去感受感受,太过瘾了。”
“好啊,我也感受一下高科技的魅力!”
刚刚在远处看着盘古一号在山谷里运动,王议员早就心里痒痒的了。
王议员像个孩子,在方正的搀扶下,进了驾驶舱,坐到了主驾驶位置上。
在方正的指导下,王议员也架势盘古一号在山谷里浪了一圈,才依依不舍的回了仓库。
“怎么样,好玩吧?”
庞小南把王议员扶到了地面,眉毛飞扬。
“好玩,不过,对驾驶技术还是有一定的要求哦。”
王议员也在地上摔了几跤,好在盘古一号比较坚固,没有摔成零件。
“你们都是第一次驾驶盘古一号,能够操作的这么顺畅,已经很不错了。”
方正笑嘻嘻的从驾驶舱里出来,领着庞小南和王议员离开仓库。
穿过悠长的走廊,三人来到机器人研发基地的一处会议室。
“怎么样,两位对盘古一号有没有宝贵的意见?”
方正给庞小南和王议员拿来两瓶矿泉水,然后坐到了两个人的对面。
“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设计成两个人的驾驶舱呢?一个人不能完成所有的操作吗?”
庞小南好像是记得在科幻电影里,这些机器人一般都是由一个人驾驶的。
“两个人操作更方便吧?”王议员觉得这个设计倒是不错,就好像军队里的坦克手,也是要两个人操作的。
“两个人要是不同步,那就容易引起内部矛盾。”
庞小南还是觉得一个人控制一个机器人是最稳妥的。
“它这不需要同步啊,一个人控制方向,一个人控制武器……”
“你们说的其实都有道理,”方正打断了庞小南和王议员,“我一开始其实也打算实行一人一机的操作方式。”
“操作的难度来讲,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优点,两个人有两个人的优点,就现在的技术来讲,我可以让一个人操作盘古一号,就是说,驾驶舱里的所有控制器都可以设计成一个人来操控。”
“但是你们知道我最终考虑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庞小南打开水瓶,喝了一口水。
“打个比方吧,如果你去买车,你觉得跑车实用还是轿车实用啊?”
“那当然是轿车实用,跑车纯属是拿来装13的。”
庞小南也不是没开过跑车,空间狭窄,坐姿憋屈,减震很硬,总之就是不舒服,开过一次不会想开第二次。
“我就是这么想的,这么一个大家伙,能坐两个人为什么要设计成一个人的舱位呢,而且,两个人在里面还能有说有笑,不寂寞啊!”
方正的理论引来庞小南和王议员的一阵大笑。
“哈哈哈,有意思,不愧是我们的研发总监,你这创意我十分赞同,要真的是打仗的时候,它能多带走一倍的人呢。”
庞小南大笑过后,又提了一个建议,“不过我还是觉得布里奇摩尔根的那套机甲更轻便,它是穿着在人身上的,可以随身携带,而且可以喷射飞行,我想那也是机器人的一个发展方向。”
“嗯,没错,”方正点了点头,“便携式机甲确实在很多场合有它独特的用处,不过我们这个盘古一号,也有它特定的应用场景,两者并不矛盾。这就好像汽车和自行车,都是交通工具,但是互不妨碍各自的发展。”
“是的,盘古一号这种大型机器人,更加的适合大规模作战,我很看好它在军队里的发展前景。”王议员对方正的这项研究很是满意,因为他就是军队出来的人,他知道军队需要什么。
“我看,我们是不是把布里奇摩尔根也请过来观看一遍?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合作的空间。”
庞小南还是认为便携式机甲的发展空间不能忽视,与其自己研发,不如和成熟的技术合作开发。
“可以啊,如果对方愿意合作,我们正打算朝这个方向也努力努力呢。”
方正并不反对庞小南引进先进的技术,这个基地,不也是在陶叔的研发中心基础上建立的吗?
“对了,怎么没看到陶虹静呢?”
庞小南暧昧的看向方正。
“她啊,在公司的总部呢,不在这里。”
原来,机器人公司在华海市中心还有一个办事处,主要处理的是一些业务上的事情,陶虹静一般都守在那里。
“你们发展的怎么样了?”
庞小南搭着方正的肩膀,表情有些浪荡。
“什么怎么样,我这天天扑在实验室,哪有时间往那方面发展啊?”
方正的脸上荡起一丝红晕,理工男就是这么可爱且单纯。
“好了,不打扰你了,我会尽快联系布里奇摩尔根来谈合作的。”
庞小南和王议员出了机器人研发基地,开车驶出了山谷。
“去哪啊,老王。”
庞小南握着方向盘,还在回味刚刚驾驶盘古一号的感觉,要是这车也能变成机器人,那就爽了。
“去和海大厦转转吧,怎么样?”
和海大厦离机器人研发基地不远,正好顺路,不然王议员也不会提议过去,因为他没事都不会往那里走。
“可以啊,顺便拜访一下彭玉炎,看看他的女朋友有没有着落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
很快,就看到了和海大厦高耸入云的气魄,两人停好车,就来到了和海大厦的大堂。
“庞小南?”
一个男声从后面传入了庞小南的耳朵里。
“楚贵棵,是你啊。”
原来是楚家的大公子,庞小南的大表哥。
白领的假期没有大学生多,所以,楚贵棵早就来华海市上班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来找我吗?”
楚贵棵过年的时候被庞小南气的够呛,而且自从听到二叔楚镇北被庞小南羞辱了一番后,楚贵棵就觉得这个庞小南实在是太嚣张了。
“没钱用了?”楚贵棵以为庞小南是来找他要钱的。
“不是,我就是来转转。”
庞小南这才记起来,楚贵棵说过自己在和海集团上班,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来这里转转?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
楚贵棵盛气凌人的看着庞小南,双手插在裤袋里。
“哦,难道来这里还要经过谁的准许吗?”
庞小南故意装作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是了,是不是要办张卡之类的?”
“土包子,这里没有工作证是上不去的!还有,你看看你这一身打扮!”
楚贵棵捏起庞小南的衣服。
庞小南穿了一身休闲服,和楚贵棵的高档西服一比,确实有些黯然失色,当然了,大堂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得体的正装的男男女女,庞小南往这里一站,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的味道。
“没有工作证就上不去?不会吧?我之前上去过诶。”
庞小南依旧是笑嘻嘻的看着楚贵棵。
“你们聊,我去那边等你。”
王议员背着手离开了。
“你少在这里吹牛了,别以为你在丰日县耀武扬威的,就能在这里满嘴跑火车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华海市,这是在和海集团!”
楚贵棵一脸的厌恶,好像庞小南这样一个亲戚,拉低了他的身份一样。
“你以为我骗你啊,我真的上去过。”
庞小南看着大堂的门口,彭玉炎有事出去了,所以他和王议员才会在这里等。
“你今天要是能上去,我……”
“你怎么样啊?”
“我就跪在电梯门口跪到晚上12点!”
“好,一言为定!”庞小南笑着转过头看向大堂里的前台小姐,“美女,你都听到了,麻烦你做个人证。”
“你要是上不去呢?”楚贵棵冷冷的看着庞小南。
“我要是上不去,我陪你跪到12点!”
“好!……等一下,你上不去,凭什么我还跪啊?”
“口误口误,”庞小南笑着纠正道,“我要是上不去,我自己跪到12点。”
“好,那就看看你的本事吧?”
楚贵棵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庞小南,准备看他出洋相。
对于庞小南能不能上去这件事,楚贵棵是有一万个信心,这和海大厦的安保措施,在整个华海市也是出了名的,就连送快递和送外卖的,都不能上去,因为和海集团的内部保密措施十分严格,每一个进入和海大厦内部的人,都要存档立案。
而庞小南不过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他怎么可能有资格进入和海大厦?
“庞小南,你让楚家受的屈辱,今天我要让你双倍奉还。”
楚贵棵在家里听自己的父亲,楚昭南抱怨,二叔楚镇北亲自开车去丰日县请庞小南帮忙,可是庞小南就是不答应,无论楚镇北如何的哀求,这还有天理吗?连自己的舅舅都不帮。
本来,楚昭南也打算屈尊去找庞小南在丰日县活动活动的,看能不能在旅游开发项目中分一杯羹,可是听了楚镇北的控诉之后,他止住了自己的想法,以免在庞小南面前受辱。
今天真是冤家路窄,庞小南竟然跑到自己上班的地方来了,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和自己打赌,那真的是撞到枪口上来了,楚贵棵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正在楚贵棵幸灾乐祸的时候,彭玉炎从外面回来了。
“彭大哥!”庞小南高兴的冲彭玉炎挥了挥手。
“彭大哥?”楚贵棵心里有了一丝不安的悸动。
楚贵棵在家里吹牛说,自己在和海集团已经是中层管理人员,其实也就是个部门经理,彭玉炎他自然是认识的,整个和海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彭玉炎,据说彭玉炎的背后就是董事会,至于董事会的那些职权人物,公司里其实没有哪个人知道。
所以,整个和海集团,都把彭玉炎当作是掌门人,而眼下,庞小南竟然叫他“彭大哥”?
楚贵棵很快冷静下来,不可能的,庞小南不可能认识彭玉炎,即便是认识,也可能只是点头之交。像彭玉炎这样的人,仰慕他的人不知几何,要是每个仰慕他的人都来公司找他,他岂不是要忙死?
就连楚贵棵自己,都没有私底下和彭玉炎交流过,甚至可以说,彭玉炎连他是谁都不一定搞的清楚,因为楚贵棵的职级和彭玉炎差的太远了。
彭玉炎朝着庞小南这边走过来了,而且脸上带着笑容,这让楚贵棵感到不安。
“难道,庞小南真的认识彭玉炎?”
楚贵棵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彭玉炎,彭玉炎都是面无表情,那是在工作场合。现在在这个大堂,彭玉炎竟然冲庞小南露出了笑脸,这是个不祥的信号。
“庞小南,你怎么来了?”
彭玉炎高兴的走到了庞小南的面前,他刚刚出去办事,通知庞小南在大堂等他。
“彭总,你……你好。”
楚贵棵机械的跟彭玉炎打了个招呼。
“你是?”彭玉炎疑惑的看着楚贵棵,印象中似乎没有这个人。
“我是楚贵棵,在营业一部上班。”
楚贵棵连忙着急介绍自己。
“哦,是这样啊,有事吗?”
彭玉炎看了看庞小南,又看了看楚贵棵,“你们认识?”
“认识,我们刚刚在打赌,谁输了谁就跪在电梯门口跪到12点。”
庞小南不失时机的介绍了这个有趣的赌局。
“彭总,我是庞小南的表哥。”
楚贵棵一脸的凄苦,他已经看出来了,彭玉炎绝对和庞小南的关系不错。
“你怎么跟表哥开这种玩笑,跪在电梯门口多丢脸。”
彭玉炎捶了庞小南的胸部一拳。
楚贵棵更加的叫苦不迭,这两人的关系看来非同凡响。
“不是我要跟他赌的,是他非要和我赌,他说我不可能上去,我说我之前上去过,他就是不信。”
庞小南幸灾乐祸的看着楚贵棵。
“哈哈,小南,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啊。”
楚贵棵连忙见风使舵,这个赌不能打了,难道还真的让他跪在电梯门口吗?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庞小南收起了笑容,“而且这个赌约可是有人作证的。”
庞小南转过头去看着前台小姐,“是吗,美女?”
前台小姐点了点头,说:“是的,彭总,刚刚他们确实是打赌,赌这位先生能不能上去,谁输了谁就跪在电梯门口跪到晚上12点。”
前台小姐的耿直让楚贵棵面无血色,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愿赌服输吧。”
彭玉炎看出来了,庞小南和这个表哥的关系很一般,不,不是一般,而是很不好,不然庞小南不会咬着他不放。
“彭总,我们真的是闹着玩的。”
楚贵棵想不到彭玉炎会向着庞小南,他这次无论如何要赖掉这个赌局,否则以后他在和海集团还怎么做人呢。
“我们公司以诚信为本,你既然开口许下了承诺,就必须要执行,否则,你就不配做我们公司的员工。”
彭玉炎的脸上毫无表情,淡淡的看着楚贵棵,好像是在说:你看着办吧。
庞小南这个时候也不做声,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楚贵棵。
楚贵棵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心里的快速的计算着。
庞小南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了,现在连彭玉炎也站在了庞小南的那一边,要是不履行承诺,依照彭玉炎的态度,他可能会丢掉和海集团的这份工作。
楚贵棵欲哭无泪,和海集团的这份工作,是他在华海市赖以生存的基石,没有了这份工作,他楚贵棵在华海市就一无是处,而且,被和海集团开除,意味着他在业内就没有了出头之日,没有哪个华海市的企业会再雇佣他。
而且,和海集团的这个工作,还是他在楚家引以为傲的资本,没有了这个工作,他连老家都回不去,在父老乡亲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
“好吧,我跪。”
楚贵棵两眼无神,机械的迈开了步子,朝电梯走了过去。
“走,我们也上去吧。”
彭玉炎冲庞小南淡淡一笑,像是在说:看,我又帮你出了口恶气。
这时王议员也走了过来,“走吧我们。”
彭玉炎诧异的转过身去,“王议员,你也来了啊?”
“是啊,庞小南不让我跟你说,说是给你个惊喜。”王议员笑着点点头。
“哎呀,真没想到让你在这里等我,早知道我叫秘书下来接你们。”
彭玉炎万万没想到王议员也跟着来了,这和海集团的幕后大佬就是王议员,现在竟然让真的老板在这里等,说出去真是惹人嘲笑。
“没事,走吧,我正好也参观参观。”
王议员无所谓的朝前面点了点头,示意彭玉炎带路。
和海集团的高管,都是免卡进入的,用时髦一点的名词,叫刷脸。
所以彭玉炎带着王议员和庞小南,一路畅通的来到了电梯口。
此刻,楚贵棵正尴尬的跪在电梯边。
过往的员工都对他指指点点,“这是干什么啊?”
“大白天的,怎么跪在这里了?”
“男人膝下有黄金,他这是得罪哪个高管了吧?”
“肯定是的,不然保安也不会让他跪在这里,太有损市容了。”
“你认识他吗?”
“好像是营业一部的一个什么经理。”
“太丢人了。”
楚贵棵这下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为了生活,他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庞小南等人悠闲的来到电梯口,楚贵棵咬牙切齿的看着平整光滑的地面,地面把他凶狠的样子照了出来,他不敢看庞小南,因为庞小南的身边,是彭玉炎。
“庞小南,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受尽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