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分身強無敵
小說推薦我的分身強無敵
“我想问一些事情,你愿意为我解惑吗?”罗兰德在这个时候问道。
“好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的,我都会说出来。”加西亚回答道。
“首先,你为什么要来抓走她?”罗兰德提出了第一个疑问。
“你知道‘大罪武装’吗?”加西亚反问道。
“不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啊,大罪武装的事情也给我说明一下吧。”
“霓虹国的这一代统治者元信公,在几年前制作出了八个大罪武装分给了世界上的八个国家,我的这个‘悲叹的怠惰’就是斯贝尔王国得到的其中一件大罪武装。
但是,就在今天,元信公自杀了。
我们这几个国家就在随后不久收到了来自元信公的留言。
这次发生的异变,就是由元信公引起的。他以自己的生命和现代科学技术的那些成果都作为了祭品,通过‘神奏术’发动了这次的异变,为了是让我们‘再进化’。
除了这一点之外,我们还得知了一件事情。
元信公在几年前特意制作出来的这些大罪武装,其目的就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末日危机’。
而实际上,除了一开始被分发出去的那八个大罪武装之外,还有第九个大罪武装。
这第九个大罪武装,就是我这次的目标。
作为第九个大罪武装的她,拥有的能力是可以制御其余的八个大罪武装,并且发挥出这些大罪武装更强的威力。
元信公除了告诉了我们这些事情之外,还说出了代号为‘P-01s’的这个自动人偶此时在学园都市内,所以上面的人就命令我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为了得到‘P-01s’。”加西亚解释道。
而加西亚的这番话却有着极大的信息量。
让罗兰德一下子知道了,这次异变发生的原因,同时也知道了加西亚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抢夺赫莱森。
“既然元信公的目的是想要用大罪武装来达成‘救世计划’的话,那么你们怎么不乖乖的把大罪武装都交给赫莱森使用呢。
反正按照元信公的意思,本来就是想要把那几个大罪武装都给赫莱森使用的吧,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让赫莱森拥有‘控制所有大罪武装并且还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这样的能力了吧?”罗兰德反问道。
“我只是‘大罪武装’的持有者,抓捕P-01s是上面的人的命令。”加西亚回答道。
“好吧,既然不是你的本意,那么你现在失败了,可以把这个大罪武装交给我吗?算了,我还是直接抢过来吧。”罗兰德不由分说的,就一把将放在加西亚身旁的那个大罪武装夺了过来,同时说道,“这个东西是被我强行抢过来的,你就给上面的家伙这么回复吧。”
“这……”加西亚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愿我还能活着吧。”
“那么,下一个问题。”罗兰德继续问道,“元信公是谁?名字是什么?你知道亚雷斯塔和茵蒂克丝这两个名字吗?”
“元信公的名字就是‘亚雷斯塔’啊,但是茵蒂克丝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说过。”加西亚疑惑的看了罗兰德一样,“你居然连元信公都不知道吗?亏你还是学园都市里的学生呢。”
“元信公居然就是‘亚雷斯塔’?!”这个回答倒是让罗兰德惊讶了一下,“还有其他人的名字叫亚雷斯塔吗?”
加西亚叹了口气,“在我知道的范围内,应该是没有了。毕竟亚雷斯塔这个名字本来就很生僻,而且如果是跟元信公同名的话,在网络上也应该会有这方面的消息。”
(这样看来……我之前打开装着赫莱森的盒子里看到的那封信件,就是元信公亚雷斯塔写的了?)罗兰德在心中想到。
“你们知道大罪武装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吗?原材料是什么?”罗兰德再次问道。
“元信公没有公开这方面的消息。其实我们对此也很好奇和疑惑,他居然能够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就制作出了这几件能力强大的‘武装’,甚至还把它们分给了其余的国家。
我们曾特地对手中的大罪武装进行过研究,结果发现它使用的是某种不明的物质制作而成的,其内部甚至像是血肉和骨骼,如同活物一般。”加西亚回答道。
“你们不知道啊……”这样一来,罗兰德也就无法确定元信公亚雷斯塔的那封信件上提到的内容是否真实了。
随后,罗兰德就再次问了一个新的问题,“你知道暴风市以及它的圣灵学校吗?另外还有英格兰王国的清教。”
加西亚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回答道:“你说的这两个,我全都没有听说过。英格兰王国什么时候有过‘清教’了?而且暴风市是什么地方?哪个小城市吗?圣灵学校很有名吗?”
“那么‘禁书目录’这个名字你听说过没有?”罗兰德再次问道。
“没有。”加西亚很果断的摇头回道。
听到这个回答,罗兰德沉默了。
加西亚没有说谎,他确实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这些,这个世界没有清教、没有暴风市和圣灵学校。
(亚雷斯塔和茵蒂克丝这两个名字难道只是巧合?但如果真的是巧合的话,元信公亚雷斯塔又为什么会特意把‘赫莱森’送到我那里去,而且还在那封信件里提到了茵蒂克丝这个不为人知的名字。
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如果能够直接见到他的话,或许能够问清楚,但是……)
“元信公亚雷斯塔真的已经死了吗?”罗兰德认真的问道。
“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从上面的人给出的情报来看,元信公亚雷斯塔确实已经死亡了。”加西亚同样认真的回答道。
(看来,这个线索是断掉了。)
(假设亚雷斯塔和茵蒂克丝都是自己认识的那两位,那么,现在这个世界,是不是自己之前所在的世界呢?
如果是的话,那这里或许已经是‘下个时代’了。
就像茵蒂克丝原本来自上一个文明一样,此时自己在离开后、又因为意外来到了这里,虽然在那边仅仅经历了片刻的时间,但对于这个世界或许是已经过去了很久。
但是,假如真是如此的话,亚雷斯塔又是如何得知了我的到来,又为什么要把‘赫莱森’送到我这里?按照加西亚所言,元信公亚雷斯塔应该是在我来到学园都市之前,就已经在那场‘神奏术’的仪式中死去了,然后因为‘神奏术’的效果,导致了这次的异变。)
……
罗兰德左思右想,也想不通其中的因果。
所幸他就放弃了思考,专注于解决当前的问题吧。
“那么,其余七个大罪武装都在什么地方了?”罗兰德想了想,又继续说道,“算了,就算知道,我暂时也抽不开身去得到那些。你有没有办法让那些家伙都带着大罪武装来到学园都市里,比如说把赫莱森的事情都转告给那些家伙,由我来向他们发出挑战书什么的。”
罗兰德来到学园都市里还有自己的打算要处理。
不过,他来到这里的目的之一,已经在刚才完成了。
弄清楚这次异变的发生的原因以及找到其罪魁祸首,就是元信公亚雷斯塔。
剩下的,还需要找到答案的是,即将到来的那颗小行星,是否是根据着某个“坐标”的引导才会一直锁定了这个星球。
(如果真的存在‘坐标’的话,难不成就是我旁边的这个‘赫莱森’?如果真是如此,那不会也是元信公亚雷斯塔这家伙搞的鬼吧?)
不知为何,看着身边默默的拿着《悲叹的怠惰》这个大罪武装的女仆赫莱森,罗兰德突然产生了这种想法。
“你想要把其余的大罪武装都引到这里来?”加西亚问道,他大概明白了罗兰德的目的。
“当然,既然元信公都说了,制作出来的大罪武装是他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末日,那么把这些大罪武装都集中起来,交给能够完全发挥出它们力量的赫莱森使用,不是更合理一些吗?难不成,你们还想要凭借单个的大罪武装来对抗末日?”罗兰德反问道。
“我明白的。关于你说的这件事情,我尽力而为,不能保证其他人是否会带着大罪武装来到这里。”加西亚回答道。
“那么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罗兰德说道。
“再见。”
……
失去了大罪武装《悲叹的怠惰》的加西亚,刚才受到的伤都已经被罗兰德的《还我漂漂拳》给治好了,此时他就没有再继续留在学园都市里,一个闪身,就迅速在夜色中离去了。
也不知道学园都市的防守能力怎么样,居然就这样把加西亚放了进来,然后又放走了。
或许是加西亚提前得到了某种特权,所以可以在学园都市中随意进出。
罗兰德没有再继续想着这个事情,在加西亚离开之后,他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身旁的赫莱森与大罪武装《悲叹的怠惰》的身上。
赫莱森依然穿着女仆装,安静的站在旁边,双手捧着这把造型奇特的《悲叹的怠惰》。
“拿着这个东西,你有什么感觉吗?”罗兰德向赫莱森问道。
根据之前的那张信纸上记录的内容,大罪武装是使用“赫莱森”的感情制作而成的具有不同效果的相当于“都市破坏级”的武器,单个的威力或许不如罗兰德之前遇到的王赐剑,但没有王赐剑那种限定区域使用的限制。
之前罗兰德使用《认真一拳》与《悲叹的怠惰》的超常驱动的炮击进行“对波”的时候,也感受到了《悲叹的怠惰》的超常驱动的炮击的威力不同凡响,但很可惜,罗兰德的《认真一拳》比它更流弊一些,再加上站在了镜头的右边,自然大获全胜。
至于为什么能够在打出《认真一拳》后,还能收回威力,不至于继续对远处造成破坏,就当做是罗兰德的“心意”力量吧。
赫莱森捧着《悲叹的怠惰》,眼神有些迷离,此时在罗兰德的询问下,赫莱森用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回答道:“我在拿到这个东西后,收到了一个‘提示’,我可以使用‘魂之驱动’来发挥出这个武装的全部威力。”
“‘魂之驱动’吗?那应该就是加西亚刚才所说的你拥有的能力吧。”罗兰德说道。
(“灵魂”吗……)
“这个东西就交给你了,它本来就属于你。”罗兰德继续说道,“这次出来闲逛了一下,倒是收获不错,今天可以回去了,我们明天再继续。”
“是,master。”赫莱森应道。
罗兰德就带着赫莱森一起,朝着自己的宿舍所在的地方走去。
在这个黑夜里,学园都市中依然到处灯火通明,只是因为太晚了,路上已经几乎看不到行人。
……
第二日,这也是罗兰德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
虽然在此之前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但罗兰德依然睡得香甜。
醒来之时,罗兰德看到女仆赫莱森正站在他的床边,安静的看着他。
“你不需要睡觉休息吗?”罗兰德问道。
他昨晚睡觉之前其实已经问过了,此时只是在经过了一晚上之后想确认一遍,“就算是电脑,一直开机也不好啊,如果累了最好还是休息一下。”
“是的,主人。”赫莱森平淡的回应道。
“现在几点了?”罗兰德问道。
“上午十一点三十三分。”
“嚯,居然一下子睡了那么久,看来上午的课也不用去上了。我给老师发个短信,让他不用担心我。”罗兰德拿起了旁边桌子上的手机,找到了之前记下来的自己的班主任的手机号码,然后编辑了一通短信,发送了过去。
“呃……看来我不小心让你饿了很久了,如果你想要吃饭了,就给我说吧,随时都可以。所以我们现在就去外面找个地方吃饭。”罗兰德提议道。
赫莱森自然是没有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