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呼延筠瑶兄妹两人揣摩出这场合围之战的不对劲之后,马上鹰隼传书各部能联系上的首领,开始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
数日之后,陷入混乱糜战的大龙北疆发生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幕。
大批大批的突厥骑兵摆脱了大龙的追兵之后,好像不约而同的朝着檀州境内进行集结。
突厥兵马的这一变化,自然也引起了完颜叱咤,耶鲁哈两个肝火无比旺盛的老狐狸的注意。
被大龙围追堵截了这么久,迟迟无法撤兵回国,两人心中的火气早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的地步。
然而为了不让士气低糜,两人一直强压着自己的情绪没有爆发出来。
突厥人奇怪的动作,自然逃脱不掉金国兵马斥候的侦查。
对于突厥人的行为,两人迅速会面商议起来。
渐渐地,根绝突厥兵马的变动,加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两个老家伙也逐渐的回味出来一丝不对劲出来。
终于,两个老狐狸经过各种推理,得出了一个与呼延筠瑶兄妹大同小异的结论。
大龙现在的兵力根本无法对两国的兵马展开覆灭性的合围之举,现在一切的举动都不过是为了将两国的兵力圈禁在北疆之中,等候大龙另一批能够真正实施歼灭行动的兵力。
而这一批兵力正是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之上的三十万大龙新兵。
想通了其中关键的两个老狐狸,暴跳如雷的问候了一顿柳大少的祖上十八代,也开始进行了补救的命令。
数日之后,金国四分五裂的兵马也开始了一系列令大龙追兵想不通的行为。
大龙永远元年七月七。
柳明志封地忻州风云渡通往密州的官道之上,十万铁骑正在快马加鞭的朝着密州驰骋着。
十万铁骑卷起的烟尘也遮蔽不住一马当先,迎风舞动的旌旗旗号。
‘龙鹰。’
“麒麟。”
龙鹰骑,麒麟卫,大龙三十万新兵中仅有的两卫骑兵,此刻两卫骑兵飞速朝着密州奔袭而去。
龙鹰骑大将军苏柏奔驰之中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翻看了一眼便收回了怀中。
“亲兵,传令下去,根据地图来看,还有一天半时间才能奔赴密州,传令下去,让弟兄们丢弃不必要的物资,急行军奔袭起来,争取后日与并肩王合兵一处,加入战场歼灭南下犯我疆土的敌军。”
“得令!”
一个与苏柏青齐驱并驾,身着大将军甲胄的将领眉头微皱的瞥了一眼苏柏青。
“苏兄,咱们不停奔袭了十几日,你再让龙鹰骑的弟兄急行军奔赴密州,只怕到了密州咱们也得修整两天才能加入战场,既然如此不如正常速度奔赴密州,如此一来只需一天就能加入战场了。”
苏柏青眉头微皱的扫了一眼身边的大将军:“石怀大将军,如果不是你纵容你麾下麒麟卫的兵马在连州大肆饮酒耽搁了行军,咱们一天半之前便可奔赴密州与并肩王合兵一处了。”
“如今北疆告急文书一封接着一封,咱们再不及时赶到合兵,耽搁了国战大业,咱们所有人都要受到重罚!”
“别说急行军了,本将军现在恨不得扎上一队翅膀飞过去!”
“你等着吧,万一因为咱们无法及时与并肩王合兵一处,歼灭敌人,从而导致国战失礼,本将军一定在圣上面前狠狠的参你一本,将你的渎职之行一一列举出来!”
苏柏青看年龄比石怀痴长几岁,说起话来毫不留情,丝毫没有给石怀留面子的意思。
石怀见到苏柏青如此薄了自己面子,目光中的阴翳之色一闪而逝。
“本将军从接到赴北的旨意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赴北合兵,弟兄们人困马乏喝点酒水解解乏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就耽搁了一些日子吗?国战非比寻常,少则打上一年半载,多则打上三年五年再平常不过了,一天时间又能出多大的乱子!”
“苏柏青,你别以为你是前辈,多吃了两年兵粮就拿我当傻子,称呼你一声苏兄是给你面子,你少跟本将军摆架子,你要是真厉害,又岂会被安排去训练新兵,早就在北疆征战沙场了!。”
苏柏青狠狠的瞪了一眼石怀:“一天而已!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军情瞬息万变,战机转瞬即逝,别说一天,就是一个时辰都可能决定一场战事的胜负。”
“如果真的因为你的懈怠行为耽搁了国战,本将军也告诉你,别以为你攀上了任国丈的高枝就能逃避责任,就是皇后娘娘也保不住你被军法从事的结局!”
“你就祈求老天保佑突厥,金国的兵马还被圈禁在北疆之中没有离去吧!”
“否则你一定会明白什么叫做军令如山的!”
“驾!”
“龙鹰骑听令,急行军奔赴密州与并肩王千岁开始合兵!”
“大将军有令,急行军奔赴密州与并肩王进行合兵!”
苏柏青的命令传遍三军,五万龙鹰骑再次加快了速度,将正常奔袭的麒麟卫远远的甩在官道之上。
密州城外军中大帐。
柳明志麾下如今仅剩五千兵马,其余兵马全部分离出去围剿两国联军去了。
宋清眉头紧皱的举着一封金雕传书停到了柳明志的面前。
“大帅,情况越来越不妙了,弟兄们传书,这几日突厥,金国的兵马动向变得让人难以琢磨。”
“似乎正在拼命朝着某处集结,斥候的弟兄们暂时还猜不透他们的意图。”
柳明志紧紧地盯着沙盘之上早已经变换了不知道多少次位置的令旗,头也不抬的开口询问起来。
“大概动向是什么位置?”
“丰州,严州,蕲州,汉州……..一十二州府皆有之,很难猜出他们具体集结的位置。”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现在两国的兵力已经不再是四分五裂各自为战了,而是开始了逐渐的汇合在一起。”
“在严州,汉州咱们麾下破虏,百战两卫的弟兄分别与突厥出山部,末羊部跟金国的黑狼骑,杀破狼意外的展开了一场遭遇战,险些吃了个大亏。”
“他们的兵力跟之前的兵力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两军对垒之下,已经不再疲于奔命,反而敢与咱们麾下的弟兄展开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了!”
“末将怀疑,敌人已经摸清了咱们的底细了。”
柳明志一边听着宋清的汇报,目光一边在沙盘之上迅速的审视着,良久之后,柳明志脸色阴沉的可怕。
“快,传书左右两路兵马跟张默府帅,让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前往檀州,一路前往汉州集结,无论如何都要拦住想要从两府中强行冲杀出去的敌军!”
宋清一怔,也来不及问为什么,收起书信便跑出去传令去了!
“蓉蓉!”
“大帅?”
“擂鼓聚将,集结咱们所有的兵马朝着檀州奔赴!”
“得令!”
柳明志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天剑,将天剑抽出半尺之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
目光阴冷到一旁的亲卫统领杜宇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杜宇!”
“在…….末将在!”
“传书新兵两位大将军,三天之内赶不到檀州合兵,就别来了。”
“让他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就地驻扎下来,洗干净脖子等本帅去给他们送行!”
“得……..大帅,他们可是陛下亲封的大将军,不在你的统领之下,这么传书不合适吧?”
柳明志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显然在极力压制自己的火气。
“到了北疆可由不得他们,传书去吧!”
杜宇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