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鹅厂并不像原时空里那样风头无两,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许多事情也都发生了变化,细节不提,在大的方向中,多少造成了一些阿里的一家独大。
这是温晓光要面临的新问题。
程总略带犹豫的说道:“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去找另一个马总。他们也还是不放弃。”
不放弃继续参与各个领域的竞争嘛?
温晓光直戳本质,“这不是放弃不放弃的问题。现在竞争激烈,大家都是迎着头皮上。”
这也放弃那也放弃那还做什么生意。
程维自己也是迎着头皮,不然还能坐以待毙么,他现在说出要去找这个人……其实说出来反倒是对温晓光的尊重,像王星那样闷不吭声的干了又不是不行。
程维不知道温晓光的态度。
“如果你觉得找到他们合算,也不是不行。问题在于……”温晓光也很开诚布公,“在合作细节之中,一些条款的制定或许会与微拓产生冲突。”
他是不同意的,至少不同意程维去找。
为什么不同意?从业务本身来说,鹅厂提出的要求很可能伤害到微拓,比如说他们也要求接入支付工具。
此外,他跑到深镇去做这种事,本身就对外界释放了微拓支持力度不够的信息。
当然,温晓光也不是那么心胸狭隘之人,他想了想说道:“如果你觉得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那这个头也要我去开。”
程维嘴唇一抿。
这个态度就有些强势了,似乎把滴滴视同为自己的所有物,直接代他行事。
所以他一时没有开口。
温晓光也不在乎,还是那句话,老好人做不了生意人,人家说什么你都答应,很快你的利益就会给压缩到极致。
“董事会的那些声音你不必忧心,不管怎样,我肯定是支持你的,”强硬之后温晓光又给人一颗定心丸,
程维清楚知道这什么意思,这孩子……看着很小,‘术’运用起来倒是熟练的很,能做微拓的领导者,的确不是等闲人。
“很多人其实都忽略了,我当初卖掉第一家公司优客良品的时候拿到了数字巨大的现金,创办微拓虽然动用了一些,但都是零头。”
程维嘴巴微张,“温总的意思是……?”
温晓光继续稳住他,“不要着急忙慌的,我有实力支持你。微拓融资得来的资金的确不能都给你,微拓本身也是需求资金发展的,但是这不代表我就要放弃你,就和快的烧钱烧看看嘛,烧的大家都觉得痛了,我想马云就愿意坐下来聊聊了。”
现在人家肯定是不愿意的。
虽然纽交所的IPO还在两个月之后,但是资本圈的热情已经明显的能感觉到这会是一次非常成功的IPO。
所以事情还未发生,但大家心里都有数。
到时候意气风发,肯定不愿意和他们对话,而是直接真刀真枪的竞争。
那家伙演讲里讲的好听,待人接物也姿态谦虚,但是商业风格是强硬的很。
另外一方面,美团和大众的战役似乎渐渐进入尾声,这两家背后一个是阿里,一个是腾逊,大众基本只能同意美团的合并条款。
挣脱微拓,痛击腾逊,拥抱阿里,好家伙,鲜少有人不给温晓光面子,那姓王的倒是敢干。
打开手机还是能看到一些文章在记述大人物之间的交往细节,那些作者似乎亲眼见到了一样,说的温晓光对王星既愤怒又无奈。
更加得到佐证的是,温晓光似乎在和马总靠近。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当大家预感到阿里有可能一统江湖,那么他们之间互相的靠近其实就以某个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了,这是规律。
温晓光不想再有王星第二,所以程维说的邀请腾逊资本的入场,由他温晓光亲自去做。
没有什么开不开得了口的问题,什么脸皮问题,这都不重要,厚脸皮是混社会的基本素质。
……
……
“晓光,是不是还认识一个姑娘,在美国的?”
温晓光在北京住所内,秋天黄昏下的落地窗前,文留书边走边问。
温春景是曾经陪着一起去意大利的人,所以才花那么多时间陪,聊了这么多却没想到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是送命题,这得怎么回答?
但其实愣住的几秒钟这本身就是一个答案。
文留书眼神中难免有一些失望色彩掠过,“看来是真的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在我看来,他们也不像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这种事总是很尴尬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文留书缓声言语,“一直以来也就是默许。如果是你……”
她眉目一抬,“如果是春景姐你,你会怎么做?”
“这世上,谁离开了谁都能活。”温春景真是一点都不给他弟弟说点好话,“如果是我的话,我大概很难默许。”
其实每个人心里要怎么做自己都是有数的,听别人的话只是想要求得某种安慰。
文留书叹气一声,“算了吧,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想这些添堵的事儿,春景姐,晚上我们等着晓光一起吃饭去吧?”
“吃饭就不了,你和他去吧。”温春景找了个借口推辞,“我要去找梦洁,她昨天就约了我的。”
这么说着,她也就离开了。
所以留下了文留书自己,她从小生活环境就好,所以这所谓的豪宅并不能激发出她的兴趣,觉得无聊就想着出门去。
所以找来管家从车库了拿了一辆车,这几年温晓光买车也比较勤快,有些他自己都很少开,甚至于忘记具体哪辆车是几年几月买的,像是法拉利的跑车也是有的。
文留书就拿了这部车的钥匙,她出门也没什么大事,前几日一直跟着温晓光所以就不去公司再找他了,而且这几日听他接电话、打电话的内容也大概知道最近是事情多。
所以干脆自己开车去了以往熟悉的商场购物,夜晚车多不得不降速之后,路边有不少路人以特别的眼神看着她,大概是美女配跑车,这画面总是具有某种戏剧性的吧。
于路边停车时,也有胆大男性向她靠近,看着也是自信满满的精英,但文留书不免心生不屑。确实是因为温晓光太优秀,其他人都显得黯淡无光了。
不等那个男人靠近,跟着文留书的保镖已经上前拦住,“兄弟,今晚换个人吧。”
青年有些自尊的,酸了一句,“还带保镖?可真了不起。”
“别说难听话给我们听。有本事你通过自己的渠道或资源认识她,真有那时候我给你道歉。现在就先让开吧。”
这话中意思就是看准了你动多少脑筋够都够不着,简单说你不配。
青年不再吭声,眼神不服,但是行为上是照做了。
后来有朋友过来告诉他,看车牌是温晓光开过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