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盤星
小說推薦定盤星
时间倒回到半个小时前,梵执与赤乌终于是打开了那扇坚冰后的大门,凛冽的寒风首先灌进去,一阵阵如泣如诉的鬼啸首先响起。
不过作为边境守军,熊武国战士们也是身经百战了,连大烈国的装甲部队都不怕,难道还怕真鬼鬼怪怪的?
梵执挥手间一队士兵就冲了进去,说起来这是个非常宽敞的空间,整个都是从山腹中开凿出来的,而且从始至终就一个巨大空间,不存在其它通道。
“嘶?这是……先祖遗骨!”
赤乌一步踏入山腹空间时就整个人愣住了,一条冰霜巨龙,一条足有百米高的冰霜巨龙……骸骨!
它肆意狂放,即使早已没有了生命却仍旧令人胆寒。锋利的獠牙、尖锐的利爪,张开肋下双翼骨翅狠狠插入两边山壁,整个身躯也由此支撑。使得这巨龙骸骨仍保持张开双翼翱翔天际的模样。
“蠢货!这是真正的冰霜巨龙!”
梵执不屑的冷哼一声,接着身形一展便腾起落在了巨龙骸骨的头颅上,踩了踩已经被冰霜覆盖的骨骼,不禁感叹道:“传说你们寒冰巨国皇族有着冰霜巨龙的血脉,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谣言,毕竟冰霜巨龙这种生物仅存在于传说中,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想不到在你们的龙脉储藏地,竟然真的有一具巨龙骸骨。”说着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赤乌。
后者神色十分难看,除了具有血脉感应的墨九之外,并没有人知道他已经融合了祖先真血,已经具有了变化巨龙的能力。只是,就算墨九也不知道,所谓的祖先真血,其实就是从冰霜巨龙骸骨中提取的髓血!
也就是说,这里是寒冰巨国皇室真正的核心所在,如果有朝一日寒冰皇室真的没落了,那么还可以再次提取髓血拥有化身巨龙的力量。
只是,这个事赤乌提前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带梵执来到这里!
“喂,那毕竟是我之一族的象征,你这样站在上面不好吧!”赤乌冷声说道,好像对于梵执此举非常不满。
梵执大笑,“冰霜巨龙是不错,只是你们这个种族太差了,不然也不会落得如今的境地,哈哈哈哈!”
赤乌面上黑沉可心里却是松了口气,梵执这个举动并不是发现了什么,只是在刺激他罢了。事实上,在梵执心里,赤乌就是个吃了某种天材地宝让后拔升到九环实力的速成者,根本用不着忌惮什么。
赤乌做出一副紧咬牙关的样子,“冰霜巨龙是我族的象征,如今这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副骸骨,所以龙脉气运八成就在骸骨之中,你不下来我如何将其从骸骨中引出来?”
梵执闻言撇撇嘴,“那你就快点吧,我还想将这具骸骨献给师傅,相比他老人家一定会喜欢这个收藏的。”接着从头颅上下来。
赤乌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但又有些庆幸,据他了解,琉侯是个骄傲的人,已经成为十尊者之一的他是不会对冰霜巨龙髓血感兴趣的。若他去请求的话,说不定琉侯随手也就给了他。这反而能够强化他的血脉强度,对他有利呢!
想罢赤乌强忍兴奋,继续冷着脸伸手便按在了冰霜巨龙骸骨的利爪上。
刹那间,赤乌眼前一黑,恍惚间一条金色神龙发出嘹亮龙吟,声音洞穿天地回荡在寒鸦山脉每个人的耳中。
接着眼前光亮依旧,赤乌恢复视力,却见一条金色龙影从寒冰巨龙骸骨中缓缓浮现。
整个山腹空间被金色的光芒照亮,人们眼中都是金花,那壮丽的景色直击心灵、震撼灵魂。
“这便是寒冰巨国的龙脉气运吗?明明已经亡国了,却还是有这么多吗!”梵执难以置信的惊叹。
赤乌同样有一瞬间的沉迷,但片刻之后半跪于地,高声喝道:“皇室后裔子孙赤乌,今开启龙脉,祈先祖垂青降临吾身,励精图治再创辉煌!”
喝声唤醒了梵执,其不屑的冷哼一声,寒冰巨国早特么亡了,还励精图治个屁啊!
赤乌完全不搭理梵执的嘲讽,事实上这不过是他作为皇室后裔的一点尊严罢了,他只是需要表面身份不引起龙脉气运的敌意而已。据他所知,龙脉气运在被唤醒之后就不会再回到巨龙骸骨了,而现在这里除了自己哪还有第二个可容身之地呢?
就这样,赤乌充满期待的看着半空龙影,然后……他慌了!
他发现这龙影的双眼竟然十分灵动!啥意思?龙脉这是成精了?
嗯,龙脉成不成精他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就算成精了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也还是龙脉,只要附身那效果都一样。可问题是,若成了精就有了自己的思想,万一发现周围人熊武国的身份,见他这寒冰皇室后裔跟熊武国士兵待在一块,那还会选择自己附身吗?
赤乌的心陡然提了起来,他发现那龙影真的开始漫天乱转了,“不好,他要跑!”
咻!龙影速度快若闪电,直接越过众人飞出了山腹,在天上转了一圈,朝着远处直接落下。
赤乌与梵执同时冲出山腹,九环高手的目力紧盯着龙影,眼睁睁的看着龙脉气运就那么直不楞登的钻进了一脸懵逼的墨九体内。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们寒冰巨国的龙脉气运竟然宁可选一个庶出的废人,也不愿意选你这个嫡出的皇子!”梵执狂笑不止,若非这里挺脏的,他甚至能够捶地打滚三百圈。
赤乌的眼神中都是阴霾,此时心里惊涛骇浪,他当然不会认为是墨九比他强,心里觉得八成是这龙脉气运看穿了他已经投靠熊武国的事实,所以才弃他而去,说到底,锅还是你们这帮家伙的!
只是……现在气运没了,他该怎么按照原计划嫁公主呢?唉!也许可以……
梵执从天而降拦在了楚青雪众人的面前,目光极具侵略性的盯着还在懵逼的墨九,然后一句话,就让墨九有了想砍些什么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