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大龙永平元年七月初二。
大龙兵马与金,突厥两国援兵展开了一场你追我逃的持久糜战。
张默安西都护府的府兵精锐与西域诸国援兵接到柳明志的传书之后,马上放弃了布置良久的要塞,对准备撤出关外的联军以扇形包围圈展开了南下合围的行动。
一时之间,大龙因为骤然增兵三十二万,不知大龙兵力虚实的两国联军开始了疲于奔命的北撤之举。
然而整个北疆各地州府,无论兵力规模大小,到处都是大龙兵马游曳搜寻的踪迹。
北撤的两国兵马生怕被大龙兵马纠缠住,然后被大批主力合围起来从而全歼,不得不选择后撤,再寻出关良机。
全力撤退,五天便可撤出大龙边关的两国铁骑,在大龙兵马的围追堵截之下直至月余都没有踏出关外一步。
整整月余,北疆天空之上的烟尘便没有消失过,碧蓝的天空因为骑兵奔袭卷起的烟尘变得灰暗起来。
严州城外通往蕲州的官道之上,呼延筠瑶俏美的容颜已经看不出一个月前的模样,俏脸之上是汗水与灰尘搅和在一起形成的污秽,就连精致的帽子之上都堆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呼延筠瑶举起水囊痛痛快快的大喝了一口,干涸的嗓子这才舒服了不少,收起水囊,呼延筠瑶看向了一边骑在马上,手捧地图眉头微皱的二哥呼延玉。
“二哥,怎么样?可有安全撤出北疆的路线?”
呼延玉神色遗憾的收起了手中的地图,脸色落寞的对着小妹微微摇头。
“蕲州,严州,丰州,檀州,林州,汉州,明州,庆州这些咱们撤出大龙北疆的必经之路已经被大龙的兵马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数千斥候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侦查咱们两国兵马的踪迹。”
“咱们动辄数千兵马,声势浩荡,想要躲过他们侦查几乎没有可能,分成小股兵力撤退的话,又要被他们后方追击的兵马给一鼓作气的全部歼灭!”
“现在不止是咱们,就连金国的北撤兵马也是进退两难,举步维艰啊!”
“或许,金国目前的形势还不如咱们呢,毕竟咱们全部都是骑兵,无论是撤退还是冲杀都比金国更加的占据优势,金国的步卒一旦被大龙的兵马给纠缠上,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想要全身而退不过是白日做梦而已。”
“这几日虽然疲于奔命,可是我也发现路上金国步卒的尸体越发的多了起来,这说明金国的形势现在已经很不妙了。”
呼延筠瑶娥眉颦蹙,回首望了一眼身后属于呼延王庭的一万多铁骑叹息了几下。
“连尸体都没机会收拾,看来金国的处境已经到了无法预估的地步了!”
呼延玉想起这月余以来疲于奔命的,风声鹤唳的逃亡生涯,神情怅然的苦笑了一声。
“照着这个架势来看,柳兄弟是打算将咱们的兵力给斩杀殆尽啊,纵然不能斩杀殆尽,只怕二三十年咱们也拿不出任何可以抵抗大龙一统天下的力量了。”
“要么远遁漠北苟延残喘,要么等着大龙北出,天下再无突厥部落!”
“如你在靖州所言,一旦柳兄弟布的局圆满收场,他将会是史书之上的第二人屠。”
“二哥,说这些已经晚了,先想办法………”
警告的号角声传来,打断了呼延筠瑶的话语,呼延筠瑶等将领以及一万多突厥铁骑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只见后方的官道之上卷起了烟尘长龙,龙武旗号迎着风呼啸作响,看不清多少具体多少兵力的北疆龙武卫挥舞着兵刃正朝着己方冲杀过来。
呼延筠瑶俏脸发寒,很想传令麾下将士与这支无休无止对己方进行追杀的龙武卫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
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是不可行的,一旦被这支兵马给纠缠上,等着其余大龙兵马合围过来,己方兵马将要彻底的覆灭在蕲州与严州中间的官道之上。
哪怕龙武卫只有八千兵马,自己也不敢轻易试其锋芒。
不是害怕他们,而是害怕在北疆原野之上昼夜奔袭,无穷无尽的大龙兵马。
“众将士听令,往丰州撤,不要理会龙武卫的叫嚣之举!”
随着呼延筠瑶的命令传递下去,一万多突厥骑兵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撤退之路。
护国候张狂望着再次远遁而去的突厥骑兵,神色不甘的甩了甩手中的马鞭。
“他娘的,又让他们给溜走了!”
柯岩神色同样遗憾的望着逐渐远去的烟尘,无奈的摇摇头。
“大将军,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除了西域骑兵跟并肩王麾下的骑兵装备了西域的精良战马,咱们的战马还远远不是突厥战马的对手!”
“何况咱们还有一半步卒,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
“并肩王的书信上也说了,敌人不想打,以咱们现在的兵力根本无法对其展开合围,他们拼命撤退,咱们根本追不上他们!”
“金国的兵马还好,步卒混合其中,还能纠缠住冲杀一阵,可是对于骑兵速度迅疾的突厥人,咱们也只能是望尘莫及了!”
张狂将手中的战刀插入刀鞘,环视着身边的一帮子老弟兄:“今天多少日子了?”
“七月初二了!”
张狂脸色阴沉的攥着马缰:“六月十八,七月初二,十四天了,以骑兵的速度,按说朝廷的十万新兵铁骑早就应该合兵了,为何到现在北疆的战场之上还没有出现他们的踪迹。”
“这…….会不会是路上路了什么咱们无法预料的变故?”
张狂脸色也犹豫了下来:“不是不可能,可是究竟什么样的变故能比的上北疆的战事更加的重要!”
“再不及时合围,长此下去,敌军终究会发现不对劲的!”
“一旦敌军知晓咱们现在对他们合围的兵力与他们旗鼓相当,他们就会冷静下来制定撤退的路线,到时候就一切都晚了!”
“尤其是突厥骑兵,以他们奔袭起来的速度,一旦有了详细计划,咱们几乎没有任何留下他们的希望。”
“若是再被金国兵马牵扯住了时机,咱们想要攻下金国,跟突厥的主力兵马,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现在数倍。”
“仅仅粮草的消耗就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数目!”
“唉!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传书并肩王跟靖国公,看看他们那边的局势如何,咱们继续搜查敌军兵马,看看能不能遇到金国的步卒吧!”
“末将领命!”
日落月升,丰州西南五十里的一处谷底之内寂静无比。
除了战马不时传出的喷嚏声,一切都充斥着寂静的味道。
呼延筠瑶及其麾下的兵马连篝火都没有升起,就这样默默的嚼着肉干,喝着冷水。
静坐在石头之上咀嚼着肉干的呼延筠瑶,俏目望着天上的皎洁月色,灵活的美眸之中不时地闪过丝丝的疑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