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裏的德魯伊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德魯伊
阿尔文自从发现布鲁托和亚德追着自己跑了好些地方,就知道这帮混蛋没有憋着好屁。
不过他也不能真的把他们赶走,这帮家伙在自己觉得烦闷的时候,确实很用心的在帮助自己。
虽然那场莫名其妙的PARTY,最后落了个一地鸡毛,亚德还挨了海拉一顿臭揍。
不过说实话,阿尔文当时还是很感动的!
因为当一个烦恼的时候,你发现有人在想着你,并且拼命试图逗你开心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对方是不是带着功利的想法,那个时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最主要的就是开心就好。
要不然为什么总说“忠言逆耳”呢。
好话不好听,谗言易入心!
阿尔文就是被地狱厨房的这种氛围,给牢牢的困住了!
承认自己是个坏蛋没什么不好的,最少在自己干蠢事的时候,能给自己找一个好的借口。
面对阿尔文不耐烦的叫喊,布鲁托和亚德对视了一眼,然后滋着大金牙,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了吧台边上坐下。
这位老兄很自如的挤开了雷蒙德,坐在了阿尔文的身边。
这条老毒蛇在世界情报部门当中是顶级的危险的人物,但是在地狱厨房的这帮顶级土鳖面前,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都知道雷蒙德很厉害,具体有多厉害,他们也搞不清楚。
被挤开位置的雷蒙德用阴沉的表情盯着布鲁托看了半天,结果被这个药贩子用更加凶狠的眼神给逼了回来。
僵持了大约10秒左右的时间,雷蒙德突然摇头失笑的拿起了自己礼帽,跟阿尔文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离开了餐厅。
他是真的不太乐意跟布鲁托这家伙较劲儿,因为这个二百五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而在地狱厨房,很多手段都是受限制的,雷蒙德拿这帮人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
大家就不是一个路子!
雷蒙德觉得这帮人都是废柴,有时候迫不得已还要拉他们一把。
布鲁托他们觉得雷蒙德是阴险的怪胎,要不是看在阿尔文的面子上,早就把这个装腔作势的家伙给大卸八块了。
看着在权利舞台上威风八面的雷蒙德,被布鲁托这个药贩子给逼退了……
阿尔文突然摇头失笑的看着布鲁托,说道:“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雷蒙德干了什么?
今天他的房间里面,还聚集着一大帮全球顶尖情报部门的人,等着他交代任务。”
布鲁托听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那又怎么样?
这个死胖子把我的电话都给拉黑了,迟早我要揍死这个王八蛋。”
重新换上制服的上气听了,主动给布鲁托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他之后,说道:“就该这么干,这杯算我请你的!”
布鲁托开心的咧着大金牙跟上气碰了碰拳头,一边捶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认真的说道:“你是我的朋友,以后找我买大麻,我给你打九折。”
说着布鲁托欣赏的看着旁边高大的吕童,说道:“你也是朋友,我给你九一折。”
阿尔文不耐烦的看着布鲁托卖弄自己的黑帮社交,他拍了拍吧台说道:“老子给你打骨折!
你他妈的现在也是富豪了,能不能有点品位?”
布鲁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西装,然后调整了一下几条大金链子,说道:“我这样不好吗?
我的设计师说,这是最新的潮流,而且很符合我的气质。”
阿尔文看了一眼这位糊墙的烂泥,然后看着旁边摸着小胡子面带微笑的大帅哥亚德,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地狱厨房就是因为有你们这帮废柴,气质这块儿才提不上去……”
说着阿尔文摆手制止了布鲁托的争辩,他好笑的说道:“等你们什么看的雷蒙德就会觉得害怕,那就说明你的地位上去了。
不然你就是有几个亿的存款,把几百万穿在身上,也还是土鳖。”
布鲁托听了和亚德对视了一眼,他无所谓的摊着手,说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我为什么要害怕雷蒙德那个混蛋?
地狱厨房也轮不到他说了算……”
阿尔文好笑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忘记了?
医药公司的‘血液卫士’想要被纳入医保体系,还需要你嘴里的那个混蛋帮忙?
你们这帮混蛋,谁知道怎么跟政府部门打交道?”
布鲁托听了,得意的笑着说道:“乔丹·贝克福德那家伙也回来了,这种事情他比较擅长。
而且医药公司的大股东是理查德,难道他的那个死鬼老爹金并,还能看着不管?”
说着布鲁托像是喝了假酒似的,抬着下巴用很欠揍的语气,说道:“钱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数字……
反正卖走私药,我们挣得更多!
帕克斯顿帮我们设计了一套海外避税系统,我们把钱弄回来投资还有税收优惠。
我们现在不用政府扶持,也能把研发部门给养起来了。
就是美利坚的那帮血液病穷鬼比较倒霉,不过没关系,他们可以闹嘛。
变异人被瞪两眼就敢闹事,那帮穷鬼还有什么不敢闹的?
我们愿意配合总统大人将‘血液卫士’纳入医保,虽然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损失一点业务,不过埃利斯总统是你的朋友嘛……”
阿尔文听了消化了一下,然后对着这位混不吝竖起了拇指。
严格来说,他除了自己造自己的假以外,其他的做法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利用病人倒逼政府妥协的事情,基本上所有的医药公司都干过。
布鲁托他们已经算是表现的比较温和的一类了,因为他们确实赚了大钱了。
而且他们也确实不着急跟医保系统打交道,毕竟那也是一个吃人地方。
找人游说谈判,上赶着送上门去,最后一定会被啃掉一大块肉。
现在仿制药销量巨大,而且渠道通畅,最好的是不用交税。
钱从国外走一圈,拿回美利坚投资居然还有优惠政策……
现在该着急的确实不是他们!
阿尔文翻着眼睛朝着布鲁托和亚德竖起了中指,然后有点烦躁的说道:“你们都发财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好好的把钱挣了,然后去买别墅、买游艇、找明星,干什么不行?”
布鲁托听了,他搓着手,干笑着说道:“医药公司也不是一个人的。
咱这么多人分完了之后,到每个人的手里其实也没有多少。
最近阿列克谢那头老牛在秘鲁的动作很大,我们把资金转移过去了一大部分。
我们现在才知道,秘鲁那个鬼地方投资的产业想要盈利,最少要等两年的时间。
我们这不是想要找阿尔文校长你帮我们看看,还有什么生意是我们能做的?
您放心,钱我们自己出,到时候您拿最大的一份!”
阿尔文斜着眼睛在布鲁托和亚德的身上扫视了一下,说道:“说说吧,你们看重什么生意了?
不过,我不保证能帮忙!”
一直在说话的布鲁托面对阿尔文的眼神,有点尴尬的碰了碰身边的亚德,示意该他开口了。
亚德看了一眼怂包布鲁托,他犹豫了一下,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看着阿尔文小心的说道:“这个,阿尔文校长……
乔丹·贝克福德告诉我们,全世界的变异人工会将会被统一。
到时候会有大批的变异人,需要特殊的监狱来关押!
那些该死的东西居然敢来找您的麻烦,我们想要负责弄几个最艰苦的监狱,把那些变异人给关进去。”
阿尔文听了,他像是看神仙的一样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位黑帮混蛋……
“你们他妈的脑子是怎么长得?
你们弄几艘战列舰改成变异人监狱,去骗纽约州的资金也就算了。
你们他妈的还想扩大规模?
你们能管的过来吗?
而且这种事情老子怎么给你们帮忙?
各州关于监狱的资金问题,都是各州自己解决的。
我他妈的难道给每个州长都分别打电话?”
亚德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不用,不用!
我们咨询过律师了,现在各州的变异人法案即将成型,监狱的缺口很大。
而且谁有我们这么有经验?
纽约的变异人监狱,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越狱的状况。
阿列克谢在海军也有路子,他们的报废的军舰多得没法儿处理。
我们只要拿来改造一下,就是最好的海上监狱。
我们自己有人去找各个州谈判,甚至连欧洲方面我们都找到了路子……
不过就是……”
阿尔文赞叹的看着“能量巨大”的亚德,说道:“你们他妈的简直让我刮目相看,你们不怕雷蒙德是对的,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干的?
拿着政府补贴关押犯人,还能从犯人的身上榨出点油水来。
随便弄点手工艺品订单,你们就能赚大钱,毕竟那些犯人不要钱不是?
你们哪里是企业家,你们是他妈的奴隶主啊!”
布鲁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这不是美利坚监狱的传统吗?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在州监狱里面折了半年的纸花,监狱也没有给我一分钱。
我们管这个叫劳动改造,帮助囚犯再就业,这是好事!”
阿尔文看着两位大佬有点与有荣焉的表情,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那你们还没有说,准备怎么看管那么多的变异人?
别告诉我,你们准备雇佣一帮时薪18块的保安去当狱警。”
亚德搓着手,有点紧张的看着阿尔文说道:“所以我们这不是来求您了吗?
你看我们要是从地狱批发一点地狱犬,该是什么价格比较好?
那帮坐牢的变异人废物的厉害,每艘船来几头地狱犬就足够了。
而且您不是安排了一个,叫亚瑟的百头蛇怪去海湾吗?
那家伙有点贡品就愿意干活儿,倒时候每艘船附近弄点大白鲨什么的,那些变异人翻不了天的。”
阿尔文看着这两个拿海皇不当干部的混蛋,他佩服的竖起了拇指,说道:“你们他妈的都是人才!
老子佩服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