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张瑧听阿索言语称“暗神门”,就明白阿索知道的秘辛要比华夏这边多。
再见阿索只顾着问宫柳,就知道阿索根本没把他放在眼中。
这很好。
于是张瑧笑了,道:“宫师就在附近,你要是怕了就趁早滚蛋。”
阿索听了火红的眉毛直皱,警惕地左右看了眼,才盯住张瑧,道:“你在唬我?不对,如果宫柳不在附近,你小子不可能跳出来拦截我。”
说到最后,阿索又警惕地打量起周围来。
瞧见这一幕,张瑧毫不掩饰地露出嘲笑神色。
这让阿索又羞又恼。
他虽然这些年来实力增强不少,却明白对手也会变强的道理。
何况是张瑧主动出来拦截,他觉得对方如果没有把握,是不会这么做的——但他并不认为张瑧又胜过他的实力,因此怀疑宫柳必在附近。
可是,被一个灵级这么嘲笑,他真的不能忍。
想到必须设法将暗处的宫柳逼出来,才能放心做别的事,阿索便有了主意。
只见他怒道:“人类小子,你我距离这么近,就算宫柳在附近,她也来不及救你!”
说完果断对张瑧出手。
只见他双翅一振,便化作一抹火光直向张瑧飞射过来。
所过之处,空间都有微微的扭曲感,赫然带着极高的温度。
阿索这一出手好像尽了全力,其实留有余力,只为应对宫柳突然出现的情况。
张瑧凌空而立,看似怡然不惧,其实内心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神级真正搏斗。
阿索以风、火两系超能为核心,对风、火超能的掌控度绝对要超过他,且两系超能融合之后,似乎会诞生出一种更强大的力量。
就像此时,火光破空而来,竟然给张瑧一种空间刃撕裂空间而来的感觉。
且随着火光靠近,周围的水汽直接被蒸腾干净,张瑧人在半空,即使想以冰属超能克制火属超能都很困难。
不过,张瑧可是十三系全能。
他使出空间位移一闪便出现在斜侧另一处,然后左手伸出乌金大手向那火光抓去,同时右手变化出乌金大刀,带着金、雷两系超能,一刀斩去!
张瑧这一手完全出乎阿索的意料。
他既没有想到张瑧会空间位移,更没有想到张瑧那一刀斩来的如此之快,竟然与空间刃相差仿佛。
至于张瑧能够发出恐怖吸力,虽然在他意料中,却没想到会这么强。
因此他不及招架,火光便在空中一滞,虽然还不足半秒钟,却被乌金大刀一道斩过!
唿!
火光瞬间被斩成两段,炸散开来,急速飞射向百丈以外。
张瑧见开局得手,哪里肯放弃?
他一边施展空间位移急追过去,一边施展风属超能以及洞玄天体的恐怖吸引力,前方百多丈的范围,要想那些火光吸回来,至少拖住。
结果这一出手,他便感觉风属超能使用起来大不如前。
显然,他在风属超能方面被神级的阿索压制了。
虽然这一手仍让那散开的火光速度大减,但当张瑧追上时,火光却重新汇聚一体,并化作一把火焰长刀,反向张瑧劈过来!
“人类小子,居然敢逼得我如此狼狈,受死吧!”
阿索愤怒的声音也随着这一刀传来。
刹那间,张瑧仿佛瞧见一条火线从天外而来,直贯大地,将整个世界都分成两半。
张瑧很清楚,这绝对是他的错觉。
然而迎面而来的灼灼火风与热浪却是真实的。
张瑧再次施展空间位移,想要避开这一刀,结果却发现那一条火线如影随形,似乎非要斩了他不可。
‘看来仅靠躲是躲不掉这一刀了。’
张瑧与宫柳切磋时,见识过类似的锁定攻击,因此并不慌乱,心中冷静分析。
又一次施展空间位移,张瑧便直往地面落去。
他到底不是羽人,在天空中灵活性差些。
落到地面后,张瑧直接使用土遁术,同时以土、水、冰三系超能凝聚出一个混合冰泥的人形,留在身后,恰好迎上追来的那道火线。
嗡!
火线追踪的节奏终于被打断,一瞬间周边的泥土便都化作岩浆,向四面八方激涌开来。
虽是地底,却也使得地面泥土翻涌如浪,冒出滚滚烟气。
树木、花草等更是因地热成片的枯萎、死亡。
而张瑧避开阿索这一刀后,却是立马从地底蹿出,同时使用空间、风、雷电三种能加速的超能,以最快的速度突向阿索!
经过刚才的交手,张瑧已然明白。
他不是没有斗过阿索的实力,但必须近身。
如果是距离拉开,他就会始终受阿索压制,被动挨打。
毕竟他还不是神级,纵然掌控了十三系超能,战斗技巧十分灵活,但在超能应用方面却也不如阿索。
却说阿索此时心中也是万分震惊。
虽然匆匆交手两三招,但他便发现张瑧展现了空间、风、雷电、金、土、水、冰七系超能,却每一种超能掌控度都相当高,极可能都达到了九重!
‘这人类小子究竟是什么怪胎?还不是神级,却已经有了神级的实力。
如果是我刚晋升神级那会儿,恐怕这时已经被他杀了。
要是他也成为神级强者,那我还有活路?今天必须将他击杀在这里!’
斗了这么一小会儿,阿索还不见宫柳现身,再加上张瑧展现出了媲美神级的实力,他已然明悟,张瑧就是胆大包天,独自来拦截他。
心惊的同时,他已决意杀掉张瑧,以绝后患。
因此,眼见张瑧逼近,阿索不仅不躲,反而露出冷笑,同时周围温度急速攀升,荡出滚滚热浪。
接着,十条西方龙首从他背后生出,探出长长的脖子,一起突到近处的张瑧咬去!
阿索这一招是他进入神级后自创的火系神通,十龙噬日!
不仅有着强大的能量攻击,物理攻击也是非同寻常,灵级强者且不说能不能扛过那灼热,但是十龙的撕扯力,也足以将任何灵级肉身撕烂!
却说张瑧,为了应对阿索的火系超能,冲出地面的同时,周身就开始不断地覆盖冰霜。
等他冲到阿索近前时,乌金软甲外已经叠了不知道多少层寒霜冰甲。
滚滚热浪袭来,蒸发了许多层冰甲。
等到那十条西方龙头咬过来,锋利的龙牙尚未及身,乌金软甲外最后十几层冰甲也迅速化作滚滚水蒸气,激荡开来。
与此同时,张瑧双手紧握乌金大刀,猛地扬起,似缓实快。
“斩!!”
从北斗武院毕业的七八年,张瑧将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武道上,准确的说是武技的提升上。
因此,如今的他武技上和当初已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大多数时候,他只需用实力无脑碾压对手,却不代表着他没有利用一定实力发挥出更强战力的武道技巧。
眼前这一斩,便是他过去多年练刀所得的一招。
虽然还没有名字,却也可以称为神通了。
这一刀,以刀道为基础,将他的肉身力量,洞玄天体的吸引力,以及所掌控的风属等超能也糅合其中,只差一步,便可以达到华夏武道传说中人刀(剑)合一的境界。
只见随着张瑧这一刀扬起,顿时产生一股极为恐怖、强大的吸引力,竟然让天色都猛地一暗!
与此同时,周围空间肉眼可见的扭曲起来,仿佛水流般以张瑧的乌金大刀为中心扭曲旋转!
另外更有狂风呼啸、电闪雷鸣、金芒闪烁、暗影重重!
在那恐怖的吸引力下,那原本咬向张瑧身体的十颗龙首,竟然不由得转咬向乌金大刀!
但原本由火焰凝聚仿佛实物的龙首却在进入乌金大刀周围那扭曲的空间漩涡中后,也跟着扭曲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崩解消散!
‘这怎么可能?!’
阿索满眼地不可置信。
可眼前事实却又由不得他不相信。
他来不及多想,匆匆化作一捧火光,想要避开张瑧这一刀。
然而当他想动时,才感觉整个人都仿佛陷入了空间泥沼中,行动困难之极。
于是,他才堪堪化作一捧火光,便被张瑧这一刀斩中!
唿!
一刀过后,昏暗仿佛要塌掉的天空恢复了原来的光亮。
张瑧眼前竟然空无一物!
‘被我这一刀给斩死了?’
张瑧心中疑惑。
随即立马否定了阿索被一刀斩灭的可能。
他这一刀确实强,但绝不至于一刀将一位神级斩到灰飞烟灭。
反应过来后,他迅速放眼环顾四周,立马发现一道微弱到不易觉察的火光刚蹿入附近的火山中!
‘居然让他给逃了!’
张瑧心中暗恼,立马极速追去。
他几乎呼吸间就追进了火山中,可还是迟了一步,让那一道微弱的火光先蹿入了岩浆中。
考虑到阿索毕竟是以风火为核心成为神级强者的,张瑧不敢乱入岩浆,怕阿索是伪装败逃,引他到岩浆中战斗。
于是他站在火山腹内,一只手伸出化作乌金巨手,施展出一股恐怖的吸引力。
顿时,如龙吸水般,将翻滚的岩浆吸扯出来,仿佛一条岩浆巨龙,随着他的身形直冲向火山外面。
不知道是否这座火山原本就是活火山,很是不稳,经张瑧这么一折腾,立马附近的大地都颤动起来,山腹内更仿佛苏醒了一只恐怖巨兽,发出莫名的咆哮声。
接着,这座火山便轰隆地喷发出来。
一股又一股,连绵不断。
很快,这一片天空都被火山灰凝聚的尘埃所遮挡,昏暗起来。
张瑧站在半空中,对溅射过来的岩浆不管不顾,放眼盯着各处,却仍不见阿索的踪迹。
即使通过风、水汽等获得的信息,也是如此。
‘看来真让他给溜了。’
张瑧感到遗憾。
他这次能斩得阿索狼狈而逃,其实有一定运气成分。
因为阿索在迎接他那一刀前,并没有想到那一刀会如此恐怖。
下一次阿索有了防范,绝不会这么老实地再接他一刀。
不过很快张瑧又高兴起来。
‘看来我真的有与阿索一战的实力了。如果是我和宫师联手,阿索必死无疑!’
心中高兴的情况下,张瑧也懒得在附近多耗功夫。
他跑到之前让白雪藏身的地方,见白雪又一次没趁机溜走,更觉满意。
白雪主动蹿进张瑧怀里,问道:“刚才那个长翅膀的古是神级强者?”
“不错。”张瑧点头,“不过他已经被我打跑了。”
白雪看得出张瑧为此事开心,立马接话道:“主人真厉害!”
“你叫我什么?”张瑧讶异。
“主人啊。”白雪眨巴了下晶莹带着魅惑的狐眼,“在据点中,他们不都说我是您的宠物嘛,那我当然要叫您主人了。”
张瑧心知白雪必定是见他真的有神级实力,这才改的口,却也没揭破,而是笑道:“行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说完,带着白雪继续沿着海岸,向东南飞掠而去。
等张瑧走后一个多小时,一个从火山中喷溅出的岩浆星沫才化作一道带着火红色翅膀的人影,正是阿索。
只见阿索脸色苍白,眼神阴沉而警惕地扫向四周,将张瑧没有现身,这才堪堪松口气。
不过他神色依旧相当难看。
‘这个人类小子居然一刀差点斩得我肉身崩溃,如果不是我差不多将要利用风火之力转化了肉身,恐怕今天就死在了他手里!’
阿索心中愤怒而嫉恨。
他记得当年与张瑧除此交手时,张瑧虽然厉害,接下他一招,但如果不是他忌惮来援的宫柳,第二招绝对能要张瑧的命。
没想到还没过去十年,而今他竟然差点被张瑧给斩杀了!
‘蓝星人类潜力太可怕了,而今就算我回到蓝星,也无法带领羽人族胜过人类。
必须在灵域寻找到更进一步的机遇,迅速提升实力,才能翻盘!’
想到这里,阿索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却是向西而去。
他之前去西边,曾发现一处很值得探究的地方,只不过里面有危险,他才没进去。
但现在他改了主意,决定冒险进去探一探。
···
张瑧带着白雪,在沿海一带跑了两天,搜寻了好几百里,才又找到一处火煞,获取了一枚火属灵级煞核。
见在海边寻找火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而且再往南似乎就到了别的地界,张瑧便带着白雪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