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所谓的猎鹰人并不是普通的训练老鹰的猎人。
而是玄门之中的一种诡秘职业。
这种职业是从死咒师之中演变出来的一种旁系职业。
是指把死去的生物,进行催化,达到一种活着的状态。
但其实这种生物是已经死去很久的了。
这就好比南疆一带那些蛊师,能命令已经僵死的毒虫进行行事的一种职业。
而我们面前这种灰色带有黑点的老鹰则是属于死亡之海之中的产物。
虽然死亡之海之中无边无际都是海洋,但在特定的时间段内是有岛屿出现的。
而这些灰鹰便是这些岛屿之内的产物。
本来这些灰鹰只是一些有毒的老鹰,因为被死亡之海侵蚀过后,无法飞跃横跨整个死亡之海。
所以就死在了死亡之海各处。
甚至在有些时候会被涨潮退潮的时间段内遗留在死亡之海的海滩之上。
而那些黑点可以看做是灰鹰身上的尸斑,或者是毒素的表现。
而猎鹰人便是从这个时候,这个时间段中所诞生出来的。
之所以王道认识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们诛神司会隔三差五的进行巡逻。
抓捕对南岸城市有重大危险的职业。
这种危险自然是指大面积伤害的那种。
因为这些猎鹰人不可能只训练一只老鹰,而是一群。
隐世猎鹰人在玄门之中可谓是人人喊打的职业。
就像是现实世界当中那些极度危险的分子一样。
我听完王道的叙说之后,也有些感到毛骨悚然。
原本在现世世界当中,我棺山太保是整个阴人圈的中心。
没了棺山太保就不能旋转了。
但现在进入隐世之后,才发现我棺山太保在隐世的分量虽然也很重。
但充其量也就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非我们不可。
甚至我整个棺山派在隐世之中来看的话,只能算一个比较古老的门派。
“王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咱们现在要赶紧离开了啊……!”
王道点头道:“不错,我们要抓紧时间回到正阳城,我要知道正阳城中发生了什么。”
“虽说,这些猎鹰人不可能,也不敢去主要城镇。”
“但现在这死寂大陆上有了猎鹰人的身影,就足以见得他们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说完,王道便催促阿黎骑上上古蝾螈赶紧离开。
我跟王道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的进行护卫。
在第二天的早上终于离开了这片死寂之地。
一路上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很多的野兽尸骸。
这是我们再来之前根本不曾所见到的。
当我们再次来到当初被我清空了的死亡大峡谷的时候。
都没有进入呢,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阿黎更是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一脸厌恶的说道:“这里有人进行过血祭仪式……!”
好看的都市小说 棺山太保-第一百一十九章無形的戰書
“这么大的腥臭味,至少也死了上百条生命……!”
阿黎说的是上百条生命,而非人命。
而我跟王道两人也互相看了看。
最后王道冲我示意道:“木阳,你在这里保护阿黎,我进去看看……!”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愿正阳城没事……!”
阿黎虽然喜欢无理取闹。
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上古蝾螈的背上。
甚至神情之中也充满了警惕之色。
我看了一眼阿黎轻笑道:“怎么?紧张?”
阿黎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紧张呢,这种事情我见的多了……!”
我怕看着阿黎这个样子,忽然之间想到了当初带幺妹出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幺妹也是如此的活泼,开朗,单纯。
但是……!
哎……!
如今的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我手持镇棺尺,棺山法眼顿开。
双目死死的紧盯着大峡谷的出口位置。
王道进去已经有一会儿了……!
如果他在不出来的话,我就要直接进去查看了。
但好在王道身为诛神司大首领。
他的修为,道行是完全足够用的。
只是他出来的时候,面色有些惨白。
我上前询问:“王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道摆了摆手手道:“我没法跟你细说……!”
“里面没有东西,但的确被血迹过,并且……!”
“并且什么?”我问道。
王道指了指身后道:“你留下的那对赊刀人的诅咒好像被人给破了……!”
“吸!”
“这不可能!”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现如今的道行,修为,可远非现世的时候可比。
我也不是自负到自己很厉害,无敌了。
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人破了我的诅咒根本不可能。
我棺山太保,虽然是主做棺材,送亡者入往生。
但这并不代表我棺山太保就只有这点本事。
当初我与赊刀人斗法的时候,可是用出了全部的实力。
更是下了我认为最为恶毒的诅咒。
那是我棺山派独有的秘法神通。
更是由我精血为引。
被人破了我不可能一点反噬没有的。
见我不相信,王道也不多说。
只是很是郑重的告诉我道:“一会儿进入峡谷,最好不要做太多的停留。”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棺山太保 愛下-第一百一十九章無形的戰書熱推
“咱们快速穿过峡谷,有上古蝾螈在,流沙滩难不住我们……!”
“一切都等到了正阳城再说……!”
我心中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点了点头。
王道在前面带路,我跟在阿黎的身旁。
我们走的并不快。
但王道则是不断的催促道:“木阳这里虽然诡异,但没有丝毫的问题。”
“但此地绝对不能过多停留,以免节外生枝……!”
我一边答应一边加快了脚步。
整个死亡大峡谷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甚至在两边的岩壁之上都是鲜血,甚至还有一小部分都没有彻底干涸下来。
穿过这条狭小的走廊之后。
我们来到了当初大战的地方。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被我用那把菜刀钉在岩壁之上的赊刀人布袋。
上面我画下的符篆还清晰可见。
没有被破诅咒……!
但是……!
在那把菜刀之上,则是多了一个纸人。
说是纸人,但却是用一只人形皮俑。
皮俑身上血糊糊的,就双脚踩在那把菜刀之上。
如果看的时间久了,就会产生一种耳边有婴儿嬉笑的错觉。
在我的棺山法眼之下,我看到了在那皮俑之上有很多的红光。
那些红光是无数怨魂所组成的。
“木阳,走了……!”
我指了指那皮俑道:“你们可使得那种东西?”
王道与阿黎两人全都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王道更是说道:“木阳,皮俑坐刀,这不是好兆头……!”
我沉声道:“我知道,这是有人再给我下了战书了……!”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很清楚的之后,我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现在这种做法,无疑是在骑在我脖子上嘲笑我。
但我不会上当。
我知道,一旦我出手毁了那皮俑,很容易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一拍上古蝾螈的屁股道:“咱们走吧……!”
王道也点了点头,准备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但有时候,不是你不管闲事。
闲事就不会找上门。
当我们即将离开这死亡大峡谷的时候。
一阵带着血腥味道的阴风吹从峡谷之中横穿而过。
我,王道两人立刻护在了阿黎的左右两侧。
王道更是暗骂一声晦气。
我则是相对比较淡定一些:“王道,你带着阿黎离开。”
“该来的总会来,我也好见识见识一下给我下战书的人……!”
王道能当上诛神司大首领,在关键时刻是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的。
在我说完这话之后,王道直接留下了一句小心。
便从我的身边离开了。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抹血光几乎是从天而降。
我第一时间棺身之术催动。
那抹血光在我的身前不足两米的地方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