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从布加勒斯特到布达佩斯距离并不近,要穿越大半个东欧,只不过么,在1848年并不存在一座名为布达佩斯的城市,这个称呼要很晚很晚才出现,而且更正确的名称应该叫做佩斯-布达。
这么说吧,佩斯是佩斯,布达是布达,曾几何时这其实是两座城市。一座位于多瑙河左岸另一座位于多瑙河右岸。
左岸是布达,这是一座城堡密布的城市或者说要塞,而右岸则是佩斯,和军事气息浓郁的布达相比,佩斯才像一座真正的文明居住的城市。
而在1848年,或者以匈牙利王国为例子,这个国家的首都是佩斯而不是布达。所以当年你要说去布达佩斯,估计匈牙利人都会一脸懵逼。
满打满算哈布斯堡家族统治匈牙利也不过一个半世纪的时间,所以这个国家对这个畸形家族并没有多少好感,所以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大革命中,匈牙利算是最坚定的哈布斯堡家族反抗者。
应该说匈牙利人干得也不错,一度是将哈布斯堡家族的势力驱逐出了匈牙利的国境,当然很快随着哈布斯堡家族的煽动,南边以耶拉契奇为首的克罗地亚很快就跟匈牙利革命者唱反调,然后境内的塞尔维亚人也被哈布斯堡家族煽动,开始不跟匈牙利革命者合作。
不过就算如此,这些匈牙利人也让奥地利人尝够了苦头,如果不是沙俄强烈干涉,后来的什么奥匈帝国可能根本就不会诞生,哈布斯堡家族在中东欧的统治可能会早几十年就被终结。
李骁抵达佩斯的时候,对这座城市的印象算不上有多好,但也算不上有多糟。因为欧洲从中世纪开始的建筑风格实在太过于古典,宗教气息多过人文气息,当成城堡参观或者旅游观光可能不错,但是让他住在这种城市里还是敬谢不敏。
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在佩斯随处可见,和街上游行示威以及积极备战的匈牙利民众相比,真是一种奇怪的搭配。反正李骁对这个时代欧洲大城市的建筑风格都不怎么喜欢,不管是圣彼得堡还是布加勒斯特或者眼前的佩斯都让他觉得格格不入,总有一种身在异乡为异客的疏离感。
“安德列卡,你的情绪可不怎么样啊!怎么,因为没找到那位格尔盖伊.阿尔图尔而沮丧吗?”
大卫.勒伯夫倒是挺高兴,对于看惯了清真风格的伊斯坦布尔的他来说,佩斯的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那是倍感亲切啊!
李骁叹了口气,他兴致不高的原因确实有没有见到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的原因,因为这位将军领兵出征,正在前往布拉迪斯拉发的途中。按照报纸上的说法,格尔盖伊.阿尔图尔是领兵去支援维也纳的革命党的。
布拉迪斯拉发和维也纳在后世听着好像相聚很远,因为一个是奥地利的首都,而另一个则是斯洛伐克的首都,但实际上这两座城市真的很近,确切的说两座城市相距大概也就是六七十公里,还没有北京到天津的距离远。
有这个参照物大概也就知道东欧这一坨国家挤得有多密集了,这么说吧,维也纳到佩斯大概也就是二百十五公里的样子。
你想想看,这么近的距离,打仗的话几乎可以说是朝发夕至,如果行军速度够快的话,玩闪电战真心是可以一日灭国的。
在1848年的革命大潮中,布拉迪斯拉发是站在了匈牙利这边,其实吧这座城市跟匈牙利关系特别密切,在哈布斯堡家族统治匈牙利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布拉迪斯拉发都是匈牙利王国的首都,直到1783年佩斯才取而代之。
所以在布拉迪斯拉发官方语言其实就是匈牙利语,在革命大潮中给匈牙利站台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这些理所当然让奥地利人就很难受了,因为布拉迪斯拉发离维也纳实在太近了,谁能忍得了首都六十公里外就是敌人?
就在李骁揣摩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大卫.勒伯夫突然问道:“你说匈牙利人能成功吗?”
有点分心的李骁一愣,反问道:“什么能够成功?”
大卫.勒伯夫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自然是杀到维亚纳击退温迪施格雷茨和耶拉契奇的联军啊!”
李骁摇了摇头苦笑不已,他看得出大卫.勒伯夫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肯定是希望匈牙利人更牛逼一点,最好让奥地利灰头土脸。只不过么,知晓历史的李骁并不看好匈牙利人的努力。
历史上匈牙利人也发兵前往支援过维也纳的革命党,不过并没有成功,甚至不光是没有成功还消耗了有生力量,等温迪施格雷茨和耶拉契奇一波反击之后,连佩斯都几乎沦陷了。
而且匈牙利人选择的指挥官也有问题,格尔盖伊.阿尔图尔确实算是匈牙利人里比较能打的将领,但这个人的心态也是有问题的。他并没有那种一往无前死战到底的勇气,一旦发现敌强我弱或者事不可为,他就会选择放弃,选择识时务当俊杰。
从后面的佩斯保卫战也能看出这一点,面对大举来犯的温迪施格雷茨和耶拉契奇联军,这家伙选择避战保存实力。如果不是佩斯民众浴血奋战给了奥地利人迎头痛击,迫使其撤退,搞不好这货会更早投降也不好说。
基于这些原因李骁是完全不看好匈牙利人:“他们基本没戏,温迪施格雷茨和耶拉契奇虽然算不得什么名将,但他们一则兵力上有优势,二则收复维也纳的决心也异常坚定,匈牙利人讨不到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