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在天宫鸢看来,蟠龙众出现叛乱者,是必然形成、而且不会改变的定局……
原因一、利己主义的邪道武者,肯定会为了自身利益,背叛蟠龙众。
原因二、敌对势力早就蠢蠢欲动,如天下会、长盛武馆、凤天城,必然会在私下给予重利,促使利己主义的邪道武者,在必要时刻背刺蟠龙众。
因为这全都是天宫鸢在暗中引导的……定局。
当利己主义的邪道武者,背叛蟠龙众的那一刻,就将迎接天宫鸢最猛烈报复!
不是我天宫鸢放弃了你们,而是你们背叛了我!
救赎……
天宫鸢在用铁血手腕,以草菅人命的方式,铲除正邪两道的‘淤泥’,净化江湖风气、救赎中原武林。
看不懂、看不透,也无法理解。
即便周兴云继承了天宫鸢的本领与思维方式,他也没能认清天宫鸢这个人。
但有一点可以断言,天宫鸢已经站在了死亡边缘,并且还一步步的向深渊迈进,将自己逼上绝路。
咚咚咚……
华芙朵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板,尽管周兴云厢房的木门敞开着,但出于礼貌,她很客气的敲了敲。
华芙朵很喜欢待在周兴云身边,但必须是两人单独相处。
因为人多的时候,每逢周兴云的目光,从她身上挪开,转移到其他人身上时,华芙朵都会感到非常难受。
正在打牌玩‘斗.地主’的周姈,看到华芙朵出现在门外,就像老鼠撞见猫,条件反射丢下手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周兴云身后避难。
看来周姈小姑娘对华芙朵的恐惧,真不是一星半点的程度。
周兴云曾向周姈打听了很多与华芙朵相关的情报,知道她害怕华芙朵,是有原因的……
以下是发生在异能世界的故事。
周姈小时候曾被‘天骄’绑架过。
至于原因嘛。
周姈她亲爹周某某,‘咕咕咕’了天骄……
被周某某放鸽子的天骄,一气之下就把某人的女儿绑票了。
具体情况大致是这样,周某某与魑魅军的天骄有个约定,那就是每逢七月七,就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那天,他都必须履行承诺,去和天骄见面。
那一年,周某某看错日期,‘咕’了天骄,结果周姈就悲剧了。
不仅是周姈悲剧了,整个异能界都地震了。
天骄抓走周姈的缘故。周某某‘咕’了她的那天,馋了南宫姐姐的身子。
天骄VS南宫翎羽(异能世界的南宫翎)。
这一对组合PK干架,光想想就非常恐怖。
而且,事情不止是两人间的斗争,总的来说,其中还牵动到异能界的异端组织……
周姈对天骄等人的评价是什么?
魑魅军是一群可怕且不可控的存在,她们之间虽然没有任何羁绊和感情,但个人实力远超炎姬军的普通成员,如果没有人拴住她们,魑魅军的一名成员,就能让世界陷入大混乱、大灾难。
对的,魑魅军的成员,每个都是灾难,她们个个剑走偏锋,思想偏激且不可控。
一旦她们之中某人开
始搞事,整个异能界都会地动山摇。
很不可思议吗?觉得不可能吗?
看看蟠龙众的圣女天宫鸢!就她一个人,便把中原武林整得鸡飞狗跳。
难怪周姈一看到周兴云和魑魅军的人扯上关系,就会一脸同情的望着他说,你摊上大事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天骄曾经绑架过周姈,给小时候的她,造成过吨量级的心灵阴影,以至于她一看到天骄就害怕,一看到华芙朵就想逃。
“她怎么会来这里?”周姈躲在周兴云身后,伸出半个脑袋,瑟瑟发抖的注视着华芙朵。
华芙朵非常刻苦用功,又或者说,她近期掌控了周兴云教的御气法门,每天都忙于探索和确认身体偏移的经脉,以便提升功力。
周姈等人在周兴云厢房乘凉玩耍,几乎都看不到华芙朵。
今天华芙朵怎么突然跑来找周兴云?
“是我叫她过来的。”周兴云解释道,他有正事找华芙朵商量,所以让人叫她来自己厢房一趟。
“你怎么不早说。”周姈小声碎碎念,看似埋怨的皱起眉头,早知华芙朵要来,她就不来周兴云房间乘凉了。
“现在走也不晚。”周兴云没好气的看了周姈一眼,随后对屋内的人说道:“我有一项秘密任务,要交代华芙朵去办,绮郦安你们在屋外替我看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的厢房。等我向华芙朵说完细节内容,再告诉你们大致的情况。”
周兴云有事要交代华芙朵去办,只好让屋里的人先出去。
周兴云不是信不过同伴,而是他不开口请维夙遥等人离开,华芙朵也会要他们先出去。
与其由华芙朵开口叫大家出去,不如让他来说明,避免双方产生矛盾。
毕竟,周兴云有正事和华芙朵说,两人要商讨细节内容,若有外人在旁干扰,很可能会影响华芙朵的集中力。
就拿虞无双和箫乐来说,这两丫头玩个‘斗地.主’还喜欢出老千,被抓了个现成,还咦哇鬼叫的不承认,吵到烦死人。
如果华芙朵受其影响,听漏了关键细节,执行任务时出了差错,那该找谁负责?
于是乎,玩得不亦乐乎的箫乐和虞无双,收到周兴云的逐客令,便骂骂咧咧的离开厢房了。
一转眼功夫,厢房内只剩下周兴云和华芙朵两人。
华芙朵把房门关上后,立刻就拉着周兴云到床上坐。
看来,华芙朵有一个喜欢在床上陪他说话的好习惯。
“给我。”华芙朵自顾自的抢走周兴云手中热乎乎的肉粥。
“你饿了?”
“不,我来喂你吃。”华芙朵昂首贴近周兴云,露出抹动人微笑,以她习以为常的超近距离和他面面相视,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双眼。
就在周兴云犹豫着的时候,华芙朵已经用勺子摇了摇粥水,而后轻轻地吹了一口香气……
“师父,张嘴。”
华芙朵喊人师父,真的越来越带感,周兴云听见耳根都酥了。
以前,华芙朵喊周兴云师父,她投入的是力道,而不是感情。
虽说现在也一样,在有外人的时候,华芙朵喊他‘师父’,也是重重的、一字一顿的,充满敷衍态度。
有趣的是,当他和她单独相处时,华
芙朵喊出口的‘师父’,那简直酥软到周兴云心坎里。
这投入的感情,简直就像情人在耳边撒娇,是个男人都顶不住。
周兴云神魂颠倒之际,华芙朵手中的勺子,已经抵在他唇边,让他下意识的张开大嘴。
不过,周兴云想要表达的重点,并不是这个,周兴云想说的是,华芙朵喂他喝粥时,同样靠得非常近,两人唇边真就一勺之隔,他甚至感受到她兴奋的呼吸。
华芙朵很兴奋、很激动、很开心,今天她又享受到周兴云恩赐的宠溺,看到那个美丽动人的自己。
周兴云于心不忍的伸出手,轻轻抚摸华芙朵的脸庞。
华芙朵就像一个活在梦里的孩子,只有此时此刻,她才能抓住虚伪的幸福。
现在周兴云算是弄清楚,自己为何会那么宠着华芙朵。
因为华芙朵受到上天的眷顾,是个才智、美貌、武学面面俱到的天之骄女。同时她也遭到上天的妒忌,受尽人世冷漠苦难,是个孤苦伶仃的弃子。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唯一能带给她温暖的人、只有他。
又或者说,在华芙朵世界观里,只剩下他。
或许是这样……又或许不是这样……
华芙朵和天宫鸢属于同类,周兴云即便继承了天宫鸢的本领,能猜到她的内心思绪,却依旧看不懂、看不透,无法理解和认清华芙朵这个人。
周兴云喝完肉粥,华芙朵便用食指卷玩着自己的秀发,面带撩人的笑容,一边享受着他温柔的轻抚,一边积极的询问:“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不管什么事,我都能为你做到。”
华芙朵知道周兴云叫她来,肯定有任务交代她去办。
华芙朵喜欢为周兴云办事,她认为,只有不断地完成周兴云交代的任务,不辜负周兴云对她的期待,她才有资格获得周兴云恩赐的幸福。
她需要不断展现出自己的存在价值,周兴云才不会抛弃她。
不管周兴云想得到什么、想做什么,她都会替他完成。只有这样,她才能成为他眼中的朵儿……
“我想让你替我传个话。”
“什么话?传给谁?”
“天宫鸢。”周兴云不快不慢的说道:“你去摆渡乡找天宫鸢,就说武林盟遇难,需要蟠龙众救援。”
周兴云提起天宫鸢的时候,华芙朵的眉头,闹情绪般的皱了皱。
华芙朵讨厌天宫鸢,极度讨厌天宫鸢。因为近期她总能在周兴云身上,看到天宫鸢的影子。
华芙朵不想在周兴云的身上,看到除了她以外的身影。
再则是,比起周兴云身边的维夙遥、绮郦安,华芙朵更加讨厌天宫鸢,无与伦比的讨厌。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天宫鸢和维夙遥等人不一样,她试图改变周兴云!
天宫鸢自以为她了解一切!自以为她了解他!
是的!没错!天宫鸢只是个可悲且无知的女人!她根本不了解他,更不可能去改变他!天宫鸢甚至不知道他身上隐藏的秘密!
天宫鸢连站在起跑线上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她却天真的想去改变他、支配他?
她做不到。她不可能做到。
能够改变他的人,只有我!只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