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在崖心介绍的时候,冰岩、拉米娅和西维兹也都是看向了白翊和W。在崖心跑过来的时候,他们也都看到了白翊和W两人,心中也有猜测白翊和W的身份,不过在崖心正式介绍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惊讶了几分。
“你就是那个,阻止了整合运动冲撞龙门的罗德岛的领袖?”拉米娅最先跳到白翊的面前,绕着白翊仿佛是看什么稀奇物件一样看了一圈,然后颇有些失望地说道:“什么嘛,不也跟我们差不多嘛,甚至连种族特征都没有,我还以为是有八只手三张脸的那种的。你是什么种族的啊?”
你说的那玩意儿叫菩萨不叫罗德岛领袖。白翊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在你的眼中,这种拯救了一座城的人物都必须要长得与众不同吗?”至于拉米娅最后的一句,白翊给自动过滤了,他的种族还真不方便说出来。
西维兹伸手将拉米娅给拽了回来,轻轻捏着后者的耳朵说道:“早就跟你说了少看一点外面来的奇幻小说。”相比拉米娅这种活泼的性格,西维兹要稍微内敛一点,虽然眼中一样透着对白翊以及W的好奇,但她并没有像拉米娅那样直接冲过来询问。
“初次见面,我叫西维兹,恩希亚多年……嗯,已经有五年了吧,五年的好姐妹。”西维兹对白翊行了一礼,“多谢罗德岛为崖心治疗。”
“哪里,治疗感染者,本来就是我们罗德岛的责任。”
没有寒暄多长时间,冰岩从棚子里拿出了一套看上去已经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攀岩护具,道:“恩希亚,你以前用的攀岩护具。我一直给你保管着。”
看着被保管的几乎泛光的皮质护具,白翊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作何姿态。倒是崖心代替白翊开了口,道:“冰岩,你以前的护具带来了吗?”
冰岩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就听到崖心接着说道:“那一套护具交给博士吧,这一次博士跟我一起爬。”
冰岩有些诧异地看向了白翊,哪怕是之前拉米娅说出白翊就是那个阻止了炎国和乌萨斯帝国交战的罗德岛博士,他也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炎国和乌萨斯帝国两个庞然大物之间开战,并不会对他有多大的影响,毕竟那距离他太远。但帮助崖心攀岩这种事情……
从崖心的话中,他稍微听出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
不过崖心倒没有在意,催促着冰岩快点把攀登的护具交给白翊。冰岩将护具交给白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这个家伙,估计是把你当成竞争对手一类的家伙了。”W在白翊的身后用胳膊肘轻轻怼了下白翊的后背,道。
“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来陪崖心攀岩而已。”
“可人家不这么想啊。”W指着冰岩说道。“看他转身时候的那个表情,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场面的话,估计就要把你拉到一个角落里面警告你了。”
白翊耸了耸肩,对W的话不置可否。
崖心穿好了装备,很迫不及待地甩动了手中的钩索,对准了崖壁上一块稍微凸起来的石头扔了出去。钩索在石块上绕了两圈,在白翊的注视下很勉强地绑牢了,然后崖心借力一跃,左手抓着登山镐敲在崖壁上,开始攀登。
白翊并没有立刻跟着崖心向上爬,虽然身上穿了攀登的护具,但说实在的,白翊对攀岩这种事情并不在行,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也就是小时候在公园里面的攀岩墙上玩过,但是像这样的裸攀……
白翊心里还是有点发怵。
见白翊在下面迟迟不动手,冰岩皱了皱眉,道:“罗德岛博士,麻烦请快一点好吗,恩希亚已经爬了快有二十米了,作为保护者,我们是要紧跟在恩希亚后面的。”
拉米娅在后面扯了扯冰岩的衣角,道:“冰岩,别这样……”她也看出来了白翊是第一次攀岩,没有经验和迟疑是肯定的,所以也并没有像冰岩这样催促白翊。
纠结了一会儿,白翊还是握住了西维兹交给他的登山镐,选了一处石块凸起较多的地方开始攀登。登山镐用力敲在冻土上,发出了如同敲击金属的声音。白翊自然不会知道,谢拉格的山脉常年冰雪覆盖,即便是泥土,也被冻得如同石头一般。
第一镐下去反倒是把自己的手敲得生疼,白翊活动了下手腕,重新找准了位置,这一次,白翊是直接跳了起来,扬起冰镐砸向山壁的时候,他的手中燃起了源石技艺火焰,附魔了的冰镐这一次很轻松地扎进了山壁之中。
看着白翊手中燃起火焰向上攀爬,冰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在心中冷笑。谢拉格之中的攀登者,也确实有像白翊这样,想要以自身的源石技艺来方便自己攀登圣山,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攀爬了不到五百米的时候选择下来。
要是再往上的话,说不准就会因为源石技艺使用过度而在攀登时失手掉落。
看你能硬撑多长时间。冰岩在心中暗道。
在看到白翊选择使用源石技艺辅助的时候,西维兹和拉米娅也是叹了口气。白翊的这个举动,一看就是外行人的做法了。只希望他体内的源石技艺足够雄厚,能够支撑他守着恩希亚爬的更高吧。
“知道了。”白翊自然知道,源石技艺使用的时间越长,对自身的消耗也就越大,不过他敢这样使用源石技艺攀登,自然也是清楚自己体内的源石技艺是完全能够支持自己进行攀登的,精神之中的那几轮烈阳,可不仅仅是能够让自己的源石技艺有质变一般的提升,还能够让自己在使用源石技艺的时候能够减少到几乎可以无视的地步。
这样算下来,等于白翊就算是让自己身上时时刻刻燃烧着源石技艺火焰,或是长时间地进行战斗,也不会让白翊有过多的消耗。
这些事情除了白翊之外,其他人自然是不会知晓,或许伊芙利特和艾雅法拉在练习到后面的时候能够发现这种方法的妙用,但现在在场的众人,却都是被白翊给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