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你这是做啥,姓玄的都要被玩死了,你还拱火?”
星空戒内,荒魅表示看不下去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许易传意念道,“不拱火,他不知道着急,我可没时间跟他久耗。”
“嘿,那不是宇文拓么,火烧屁股似地往这儿跑什么。”荒魅惊声道。
许易循声看去,果见宇文拓正急速冲过来,连发髻都散开了,见得许易,宇文拓便想折身,许易冲他招招手,无奈,他只好抹身上前。
“我跟你说,玄野王要搞你,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来找玄野王,就是跟他翻脸的,这事儿,你须得信我。”
宇文拓一脸悲愤地说道,他压根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混得这么惨。
许易心知肚明,“谁知道你是不是和他共谋,要算计许某。”
宇文拓眼珠子血红,直扯动衣领,似乎恨不得要把胸膛剖开给许易看,“你若不信,咱去找玄野王对质。”
许易冷然道,“对质就不必了,机会合适,我自有办法让你自证清白,旁的花里胡哨,我不看,也不信。”说完,抹身就去了,只留下宇文拓在风中凌乱。
宇文拓很受伤,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结局,再去找玄野王闹腾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只好退走,一路上不停地自我反思,半生良善,为何落得如此地步。
和宇文拓一样受伤的,还有玄野王,他就好像新被篡了位的太子,暴跳如雷地在大堂内蹿行,太气人了,太气人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姓许的是自知无救,打算破罐子破摔了,这样的局面今后一定还会发生,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就要被这混账恶心死了。
便在这时,他掌中现出一枚突突直跳的如意珠,催开禁制,如意珠才放出一个醇厚中年的嗓音,玄野王便忍不住打了个突突。
声音是他三叔玄天华的,玄天华在玄家负责家族纪律管束,威权最重。
“野王,你太让我失望了,原以为经过前番之事,你当有长进,没想到你还是如此任意妄为,许易的事情,必须妥善处理好,决不允许再扩大化,我希望你要加快成长。”
“知道了,三叔,我会处理妥当的。”
“好自为之。”
结束了通话,玄野王双拳握出了罡暴,他取出另一枚如意珠,调整好情绪,“前辈,明日酉时一刻,宣城,能不能安排?”
不多时,如意珠传来声音,“时间有些紧,替死鬼怕不好找,不过,弄垮许易应该是足够了。”
玄野王眼中闪过一抹疯狂,“那就先弄垮许易,替死鬼的事儿不急。”功劳他甚至都能不要,只要能干死许易,一切好说。
………………
宣城十里堡,从昨夜寅时开始,黑风上人就开始布阵了,既要做戏自然要做全套,黑风上人完全是照搬整套大阵。
玄野王果然没有食言,左近巡游的丁神甲神被抽调一空,他折腾了两个多时辰,正是无风也无浪。
看着差不多了,他取出如意珠给龚楚去信,“三哥,我这边折腾得差不多了,准备开弄了,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我这边一撤,你那边可得来人啊,这大阵可持续不了多久,到时候大阵消了,证据可就没了。”
他和许易商量好的策略是这样的,他用大阵弄死个几十人,算是再度案发,好弄垮许易,留下大阵作为再度犯案的证据。
“稍等片刻,我等玄野王的消息。”
声音传来,黑风吃了一惊,声音不是来自如意珠,而是来自西北方,他循声看去,许易扮演的龚楚缓缓飘来。
“三哥,你怎么来了。”
黑风上人又惊又喜。
“此事关系非同小可,我岂能不来?”
许易扫视了一遍大阵,“行了,我联系玄野王,通知他可以派人了。”
说着,他取出如意珠,还不曾催开禁制,便听四面八方金鼓声大作,“勿要走了贼人,大人说了,抓活的,赏玄黄精一百枚。”
四下里,呼声震天。
许易和黑风上人相顾变色,
“你先走,我殿后。”
许易高声呼喝。
不待黑风上人遁走,铺天盖地的冲击波已经轰来,许易取出银色小刀化出一道玄光,斩碎了三道冲击波,为黑风上人打开了缺口。
黑风上人冲出去,许易随后跟上,两人合力攻击,竟杀出包围圈。
两人急速遁走,转瞬便遁出百余里,许易大怒,“黑风,你现在做事怎的越来越不谨慎,如此紧要之事,如何能走漏风声。现在泄了底,该如何是好。”
黑风上人叫起撞天屈,“三哥,我还不知道其中凶险么,如何会走漏风声。”
许易凝眸道,“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不对……”
“是玄野王,是这混账,好大胆子!”
黑风上人自以为抓住了关键。
许易摇头道,“不应该啊,商量得好好的,他如此作为,又是何必?”
黑风上人寒声道,“这王八蛋一准是想立此奇功,天庭这回颁下的赏格太重了,重利在前,玄野王什么干不出来。向家和玄家的交情,在他眼中狗屁不是。早些时候,他不动手,是知道抓了也没用。现在好了,被他捉了现形,他想来个人赃俱获,狗娘养的,太阴了。”
二人正说着,追兵又近。
黑风上人彻骨冰寒,“狗的一定是下了追踪禁制,不然怎能如跗骨之蛆,追个不停。”
许易道,“你先走,我断后,他们没见着我的容貌,我脱身的机会更大。”
便在这时,听一粗声道,“还是都使厉害啊,初来乍到,便破此奇案,立此奇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