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这里是虹口区,你绝对不敢开枪!”徐英子怒视唐城,口中不甘示弱的回敬着唐城。“这里经常有宪兵的巡逻队经过,只要枪一响,听到枪声的他们就会马上赶过来。我们都是这里的熟面孔,只有你是生人,我到时就说你是来劫财的,宪兵巡逻队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你。”徐英子此刻说的这些,实际就连她自己都不会信,就更别说是唐城了。
“噗!”徐英子话音刚落,就听到耳边掠过一股热流,一声轻响之后,摆在窗台上的一只瓷碗忽然被击打的粉碎。唐城当然敢开枪,不过他开枪的时候,手中已经换了一支加装过***的**手枪。徐英子自然是没见过***的,当即脸色大变的徐英子大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直装死躺在地上的那个中年男子,却对唐城手中的这只**手枪大感兴趣。
“怎么不一直装下去了?”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微微睁开眼睛,却发现唐城正眼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我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这个院子里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条地道?”唐城的嘴角斜起,流露出一丝笑意,可是短短几息之后,唐城的脸色却已经冷了下来,右手向左移动,枪口指着左边墙角下那个被捆的粽子一样的短发男人。
这个短发男子,是徐英子派在这个院子里看守地道的人,最先给唐城控制住的短发男子,不但被麻绳捆的粽子一样,唐城还有意塞了他的嘴,用布条遮挡了眼睛和耳朵。唐城刚才已经证明了他是敢开枪的,此刻看这唐城的表情不对,本想着咬牙坚持的徐英子心头大乱,和那中年男子默默对视一眼,徐英子终于还是松了口。
“这个院子里,的确还有另一条地道,墙角的那片花草是可以掀开的,打开下面的石板就是地道入口,出口在街道对面的豆腐店里。”徐英子说到豆腐店的时候,唐城微微缩了眼眸。他来这里的时候,途中看到过那家豆腐店,距离这个院子少说也有五十多米,看来朝鲜救国军的人也并不都是平庸之辈。
唐城闻言痛快的收回了手枪,还主动伸手将徐英子从地上扶起来,给了她一把椅子。“你如果早像这样合作,或许就不用吃刚才的苦头了!”唐城没有理会徐英子看向自己的仇视目光,随口调侃徐英子一句之后,唐城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上。“第二个问题,他是谁?或者他来上海的目的是什么?”
中年男子从北边来,算是半岛救国军派来上海的特使,徐英子怎么可能暴露对方的身份,所以她干脆扭过头去不看唐城。“你现在的样子和反应,我是不是应该理解为你拒绝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唐城并没有马上掏出手枪,而是走到那中年男子身边,先俯身静静的看了对方一阵,然后出乎意料的将对方从地上拉了起来。
“看的出来,你应该是一个重要人物,所以这位女士宁可打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说出你的身份。”看着默默和自己对视的中年男子,唐城眉头微皱,他看得出这个中年男子身上并没有军人的气息,可是看对方的表情和眼神,这个中年男子恐怕也是个宁死不屈的主。对付这样的人,不管软硬手段都是没用的,所以唐城选择了直奔主题,将选择权交给对方处置。
“不如咱们来谈个交易!”唐城表情淡然的言道,“这个院子里有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是你们的人!那边的泡菜店和前面的豆腐店,也应该有你们的人,这样计算下来,好像我的优势更大一些!”唐城此刻说的这些,听的徐英子和那中年男子一头雾水,在他们看来,唐城这些废话似乎跟他们目前的处境毫无关联可言。
“既然我的优势更大一些,那么我就有了提出条件的资格,用你们所有人的性命,来换取几个回答,这不算过分吧?”唐城说道这里的时候,话音出现一个停顿,见对方两人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唐城只得把话说的更透彻一些。“今天之前,咱们之间根本就是陌生人,所以我和你们并不是敌对关系,我这句话说的没用问题吧?”
“我刚才已经向你们证明了,我有开枪杀人的能力,所以我悄无声息的干掉你们三人,再悄悄离开这里,谁也不会知道这里的事情跟我有关系。”也不知道徐英子和那中年男子,是神经粗大还是经历过很多这样的场面,唐城此刻的话只是让两人的眼神稍稍闪烁了一下,之后便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尽然完全不受唐城这番话的影响。
“又或者,我可以把你们全都交给宪兵!一伙长期潜伏在虹口区的救国军成员,而且还秘密的在虹口区里挖掘了地道,我想宪兵司令部或者特高课,应该会很高兴的给我颁发奖金才是。”唐城这番话,终于让徐英子脸色出现了变化。上海特高课可是一直在追查救国军,半个月前,徐英子的手下就有好几人被特高课在抓捕行动中开枪击毙。
“所以,你们看,我有很多办法对付你们,根本犯不上和你们耍花招!”徐英子的表情变化,全都被唐城看在眼中,心中暗自轻笑的他随即拿出香烟来点了一支,然后看向那个一言不发的中年男子。“看你的穿戴,应该不是长期居住在上海的,我之前翻过你的口袋,虽然没用找到有用的东西,不过我在你口袋里找到了一些麻花的碎屑,我猜你一定是把麻花包裹油纸装进过口袋里。”
“上海人喜欢生煎,并不喜欢吃麻花,我到是知道一个地方的人很喜欢这种油炸出来的麻花。”唐城的话令那个中年男子眼眸一凛,表情中出现些许的变化。唐城装着并没有看到他的这种表情变化,只是抽着烟接着往下说,“这位女士一直不提你的身份,显然你是个重要人物,你们救国军在国内活动最频繁的地方,除了上海,也就只剩下天津了。再联想到那些麻花碎屑,我猜你一定是刚从天津南下上海的,身上应该带着指示或是任务。”
唐城实际并没有如此精妙的推理能力,他只是依照洞察术的提示,再加上一些自己的判断,才能做出刚才的推理。唐城的推理,令徐英子和那个中年男子脸色大变,一心想要坚持的两人终于绷不住劲,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的判断会是如此的敏锐。“你到底是什么人?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应该没有你这样的人!”不顾徐英子的眼神示意,中年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唐城眉头一挑,“我之前就说过了,我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救国军的人想要在上海做什么?这段时间以来,租界里已经发生多起袭击特高课特务小队的事情,虽然特高课已经秘密联合租界里的黑帮势力,对军统和地下党进行围剿,可我知道那些袭击特高课特务小队的事情,绝对不是军统上海站或者上海地下党干的…”
“也不是我们干的,救国军在上海的主要任务,就是募捐资金购买武器装备。袭击特高课特务小队,我们这些人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何况租界里房价太高,我们很难在租界里立足。”唐城的话还没有说完,徐英子便插言道。“就算是在虹口区,我们也是小心翼翼隐藏行踪,你说的这些,跟我们无关!”
徐英子误会唐城是为了调查特高课特务小队在租界遭遇袭击的事情来的,尤其唐城那口流利的日语,更是令徐英子误会了唐城的身份。“呵呵,口说无凭,我要的是证据,能证明你们跟这些事情没有关系的证据!”唐城自然乐的对方误会自己的身份,反正他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到天色黑下来。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证据!”唐城的回答,让徐英子傻眼,难不成还要把自己手下那些人,一个个的叫来给对方过目不成!“反正不管你信不信,你说的那些事情,绝对不是我们做的!”在唐的有意引导下,徐英子已经混淆了问题的主次,她现在只纠结于如何向唐城证明这些事情跟救国军无关。
“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相较徐英子,那个中年男子还算清醒,虽然心中只是暗自猜测,但还是看出些端异的他,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出言试探唐城。
“我想知道你来上海的目的是什么?我还想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地道?你们募捐购买的武器装备,是怎么送出上海的?准确的说,是怎么送出虹口区的?我不相信你们购买的武器装备,能直接从租界送出上海!就像这位女士刚才说的,你们救国军在上海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