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春来,要不,你陪我去一趟?”
吃了早饭,外面天才麻麻亮。
见刘春来收拾好要准备出门,刘九娃一脸祈求地看着他,声音很小。
“没看到今天大队开始打谷子?我这大队长不在场能行?你自己要想要婆娘,自己去!人家都那么主动了……要是错过了孙姐,估计二天真的只有给你找个傻的或是疯的……”
刘春来冷哼了一声。
打谷子,看热闹呢。
哪有闲工夫去看刘九娃的热闹。
自己让张昌贵亲手准备的加料大床都已经打造出来了好长时间了,眼看马上要办喜事了,结果这狗曰的搞出这种事情。
刘九娃一脸怂样,看得刘春来火冒三丈。
“九哥,你是我当老刘家旗手后,第一个讨婆娘的,八祖祖都开口了,要大办!而且这消息,全大队都晓得了……要是你这事情黄了,我这大队长的话,还有谁听?这关系到整个老刘家的发展。后果的严重性,你得掂量一哈……”
刘春来在出门的时候,扭头威胁了一番刘九娃。
即使没有刘九娃讨婆娘大办的事情,也会有其他人讨婆娘。
现在虽然没有摆明,等到过年的时候,应该不止一家两家会办酒。
刘春来也没有那么闲,去管这些事。
自己努力地给整个大队的所有人创造了让人羡慕的工人身份,可以挣钱;同时,还从周围招来大量的单身未婚女工……
光棍们自己要是还不懂得把握,他也没法。
包办婚姻,那是要不得的。
“八祖祖……”
“滚!你这是丢老子老刘家的脸。要是你爹妈晓得了,棺材板都压不住!以前是穷,也因为成分等问题,现在没有了,人家女娃送上门,你要装疯迷窍的……反正咱们这房绝了后,是你的责任……那时候,老子肯定先死,光棍不进祖坟,你是晓得的,你觉得当了狗腿子,春来就会违反老刘家几百年的规矩?”
刘八爷的话,更是让刘九娃如上考妣。
光棍不进祖坟地!
原因无他,祖公老子不想看到,要不然会气得掀开棺材板的。
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让祖公老子无法安心躺在地上。
刘春来倒不知道这事儿,从刘八爷家里出来,外面天才蒙蒙亮。
根本看不了多远。
公房下来的路上,几个人扛着半桶(一个放大的木盒子),有些两个人抬着打谷机,同样也有人拿着萝兜等装谷子的工具。
天没亮,有着微弱的月光,田丽的谷子,那都是一排排非常整齐的,只管不停地往前面割就是了。
割下来的是长着稻子的禾苗,一把一把地摆好,等到后面的脱粒工序。
光线不好,稻子一旦撒在地上,田里还都是稀泥,谷子基本上也就收不起来了。
最终,这些掉在地上的谷子,就会发芽,浪费。
所以,脱粒的工作,要等到天亮的时候才会进行。
“大队长,你也来了?”
不少人看着刘春来,纷纷打招呼。
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
往年打谷子,即使丰收,大家的脸上,也都看不到这样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毕竟,谷子再丰收,每个人分到的田不多,没有优良的杂交稻种子,没有大量化肥使用,水稻能增产,都不会太多。
谷子打得再多,除了国家的粮税、地方的统筹,剩下就没有多少了。
现在好了,大队负责,欠账也不管他们的事情。
每天跟城里人一样,领工资。
虽然没有城市的非农业户口,但是却比城里人多了一块土地啊。
如何能不高兴?
下面沟里的田地,除了少数稻子还没有完全成熟的田,已经有一半田里的稻子被割倒。
制衣厂的女工们,挽着裤腿,弯着腰,在金灿灿的稻田里,每个人隔着两三米的距离,不断地把成片的稻子割倒,然后一把一把地整齐码放着,稻子被割倒的速度很快。
饶是已经在田里忙碌了一两个小时,已经疲惫,可女工们有说有笑,一边干活一边摆农门阵,也是欢乐不已。
看着刘春来过来,有不少女工笑着打招呼。
很多人,其实刘春来都不认识。
“春来兄弟,你注意点,这露水大呢!”杨翠花看着刘春来在田埂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不由笑着开口,“田埂路不好走,等会儿摔着了,咱们这里女娃子多,怕你爬不起来……”
这婆娘!
大清早的就开车。
顿时引起周围不少女孩子偷笑了起来。
刘家的女孩,想笑,不敢笑。
自己家里人,不能乱开荤玩笑。
其他大队的外姓,不管是小媳妇儿还是未婚的女娃子,都是眼神发光地看着刘春来。
“你们这还没吃早饭吧?”刘春来不理会她,直接转移话题。
“没吃呢,要不,你让咱们咬一口?咬你一口,估计一辈子都不饿了……”
刘春来一看,居然是田明发婆娘。
狗曰的婆娘!
不行,这里不能待了。
“大队长,莫走啊,让我啃一口嘛……”另外一个三十多的女人喊道。
刘春来有点眼熟,不晓得是哪个屋头的婆娘。
这些婆娘,都是惹不得的。
看着刘春来落荒而逃,割稻子的女人们,轰然大笑。
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慢下来。
村妇猛如虎!
“这些婆娘,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看着刘春来红着脸,刘大春也直乐。
刘春来没好气地看着他,“你都不怕二天你讨了婆娘遭她们带坏……”
“那也得我先讨婆娘啊。大队长,你是不晓得,有你给撑腰,杨翠花龟儿婆娘,跟田丽一起,搞起了女民兵,前段时间,刘洋觉得自己婆娘越来越强势,晚上喝了酒,打了田丽一耳巴子(巴掌),结果,被她们抓到公房的皂角树上吊着喂了一天墨蚊儿……”
说的时候,刘大春都是一脸恐惧。
当初刘洋的惨状,很多人都晓得。
“我咋不晓得?”刘春来真心不晓得。
刘家坡因为老刘家的家规跟传统,无论是嫁出去的闺女,还是嫁进来的小媳妇儿,那是一个比一个泼辣、厉害。
现在有了组织,那还得了?
“你家老四开了口,哪个敢乱说,就收拾哪个……”
得,这特么的合纵连横,团结起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男人,地位堪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