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现场的战斗激烈到了极点,根本没有人怜香惜玉,更不会因为拉斐尔是个美人儿就手下留情。
苏锐不会同情这个女人,塞巴斯蒂安科更不会。
他所挥出的那一棍,似乎像是能把空间给砸得塌陷下去!
当金色权杖出现在拉斐尔身后的那一刻,后者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杀机把自己笼罩!强烈的劲风已经扑到了她的后背上了!
二十年前,她也曾经亲身经历过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杀机,这样的仇恨,如此熟悉!
很多回忆,都在这一瞬间涌上了心头!
如今,似乎一切都回来了!那些过往,那些憎恶,那些不平,好像都回来了!
然而,同样的,还是有很多东西和很多人,都不可能再回得来了。
二十年,改变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
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悲愤之情,充斥了拉斐尔的心脏!
随后,这心情化为力量,涌向了她的四肢百骸!
本来,塞巴斯蒂安科这一棍威力无边,而且打的又是时间差,在这种情况下,拉斐尔看起来应该已经躲无可躲了!
可是,结果并非如此!
这种顶尖高手的对战,本身就有着无限的可能与变数!
在愤怒心情的支撑之下,拉斐尔间不容发地完成了转身,金色剑光狠狠地斩在了执法权杖之上!
快!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快了!
铿!
两把兵器剧烈地撞击在了一起,登时金光大放!
“塞巴斯蒂安科,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喜欢这样偷偷摸摸地偷袭!”
拉斐尔厉啸了一声,剑光连斩!
一下接着一下,中间几乎没有任何间断!
其实,苏锐都没想到,塞巴斯蒂安科那看起来几乎是无解的一击,能被拉斐尔这样扛下来!
这真的很不可思议,苏锐都无法让自己的出刀速度达到这样的程度!
这个时候,苏锐也不会选择吃瓜围观,他往前猛然一迈,欧罗巴之刃和无尘刀交错挥出,直接狠狠地劈向拉斐尔的后背!
反正彼此都是死敌,出手偷袭又如何!
然而,正在和塞巴斯蒂安科激战的拉斐尔,在这种关头,还能感觉到身后猛然袭来的杀机,身形骤然间化为一道流光,朝着侧面瞬移出了好几米,脱离了战圈!
由于拉斐尔的脱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导致苏锐的两把超级战刀竟然劈在了塞巴斯蒂安科手中的执法权杖之上!
也还好执法队长的反应足够快,不然的话,他就要被苏锐给伤到了!
林傲雪已经推着邓年康,退到了天台边缘,和战圈拉开了一些距离。
不过,对于这样的强者对决而言,这点距离也就是一大步的事情。
林傲雪虽然看不清场间的动作,可是,从那四溢的杀意和纵横的劲气,她还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凶险!
这是林傲雪所见到的苏锐最激烈的一次厮杀,她甚至已经顾不得感受自己那紧张的心情,眼睛始终盯着交战位置,双手的掌心之中已经沁出了很多汗水。
拉斐尔在脱离了战圈之后,猛然一个拧身,长剑一挥,金色的身影便朝着邓年康所在的位置射了过来。
她竟是如此的锲而不舍!
“给我住手!”
苏锐大吼一声, 双刀迭出,再一次地拦在了老邓的身前!
塞巴斯蒂安科的速度更快,早在苏锐出刀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自己的权杖挥出!
这个执法队长打了一个提前量!
他已经预判到拉斐尔会继续袭杀邓年康,所以直接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一次,塞巴斯蒂安科的攻击没有再落空!
拉斐尔的金色长剑被苏锐的双刀架住了,身形也是猛然一滞!
与此同时,塞巴斯蒂安科的执法权杖,已经狠狠地砸在了拉斐尔的后背上!
人一旦有了为之而执着的目标,那么也就有了弱点。
以拉斐尔的实力,如果和塞巴斯蒂安科硬碰硬的话,基本上不会失败,可是,她为了替维拉报仇,在攻击邓年康的时候,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把后背暴露在塞巴斯蒂安科的武器之下!
挨了这么一下重击,拉斐尔的护体力量被打散,朝着前方翻飞出去!
“拉斐尔,你早就该下地狱了!”塞巴斯蒂安科吼道!
他的身形再度追了出去!
由于拉斐尔人在空中翻滚,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所以看似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金色的执法权杖眼看着已经落向拉斐尔的头颅了!
哪怕是再强的防守,也不可能抗下塞巴斯蒂安科这一击!
“拉斐尔,去死吧!”
可是,就在执法队长火力全开的时候,一道锐利的金色光芒,陡然从拉斐尔的身上爆射而出,直接钻进了塞巴斯蒂安科的金色长袍里!
这一刻,塞巴斯蒂安科的身形猛然一僵!
他的肩膀之上,已经炸开了一朵血花!
这是极为出其不意的攻击!
甚至连苏锐自己都没想到!
拉斐尔不知道用什么手法,隔空掷出了她的金色长剑!直接破开了塞巴斯蒂安科的防御!
中了这一剑,塞巴斯蒂安科的右臂力量猛然一泻,执法权杖也已经脱手飞出了!
一只纤细雪白的手伸出,当空接住了这金色的执法权杖!
此时,拉斐尔那看似失去了控制的身体飘然落下,站在了天台的边缘!
她竟然骗过了塞巴斯蒂安科,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反击!
拉斐尔手握执法权杖,重重在地面上一顿!
这一块地面登时裂成了好几块,数道裂痕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你以为自己肯定赢,其实,还差得远呢。”拉斐尔说道。
说话间,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下!
随后,一股强烈的腥甜之意涌上了拉斐尔的喉咙,她几乎是控制不住地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随之而喷了出来!
鲜血透着刺目的红,从拉斐尔的金色衣服上流淌而下,看起来触目惊心!
但是,她握着执法权杖的身影,却仍旧挺得很直!
之前,塞巴斯蒂安科的执法权杖狠狠砸在了拉斐尔的后背上,绝对给她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伤害,而后者拖着伤势,还能直接重创塞巴斯蒂安科,其本身必然也因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以伤换伤!
拉斐尔的金色长剑还插在塞巴斯蒂安科的肩头,而对方的执法权杖,则是落在她的手中,二人竟是完成了兵器互换。
这种超级强者之间的交战,一个不留神便会重伤,乃至殒命!
塞巴斯蒂安科看了看插在肩头的长剑,又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伤势,目光落在了拉斐尔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想到,多年不见,你也变得狡猾了不少。”
拉斐尔攥着执法权杖,面容仍旧冷厉:“都是跟你学的,被你坑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能把你的套路熟练运用了。”
看不出来,这拉斐尔的嘴巴还挺毒的。
塞巴斯蒂安科没接话,而是抓着那金色长剑的剑柄,猛然一拔。
长剑从他的肩膀上拔出,一道血箭也再度射出,溅在了地上!
苏锐看此情景,眉头跳了跳。
这个塞巴斯蒂安科对自己可真是够狠的。
苏锐也没有趁此机会继续插手战斗,邓年康也对苏锐摇了摇头。
其实,当塞巴斯蒂安科出现之后,这件事已经变成了黄金家族的内部之战了。
这一战,也是跨越了二十年。
虽然双方都受了伤,都见了血,但是,生与死的仇恨,并不会因此而消弭。
“二十年前,因为你,我杀得手都麻了。”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是你,挑动了激进派的分裂,而在二十多年后,这种情形再一次地重演了。”
不久之前,卡斯蒂亚的大火,歌思琳的重伤垂死,都是某些历史的轮回。
“那不是我挑弄的,是亚特兰蒂斯家族本来就该发生的内卷化。”拉斐尔说道:“就算是没有我,这个早该灭亡的家族,也会发生一样的事情,哪里有不平等,哪里就有反抗。”
“呵呵,好一个哪里有不平等,哪里就有反抗。”塞巴斯蒂安科冷笑了两声,说道:“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可以给自己的野心找出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这不是野心,这是事实,而实际上,维拉也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拉斐尔盯着塞巴斯蒂安科:“如果你们还意识不到着一点,那么,黄金家族的悲剧还会重演。”
“所以,你也认为这是悲剧?”塞巴斯蒂安科的声音再度变得冰冷无比:“你和维拉,都是黄金家族的罪人,该被钉死在家族的耻辱架上!”
苏锐听得一声轻叹。
饶是维拉已经死了,可还是没能消解塞巴斯蒂安科心中的恨意,从他这样说法中很明显能够判断出来,塞巴和拉斐尔注定将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塞巴斯蒂安科坚持这样说,无疑会加剧拉斐尔的愤怒与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