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尽管已经二十多年没见,但羊一和圣女阿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在路边站立等待的人,是昔日拜火教光明右使欧基里的小儿子欧几里德。
当年波斯与突厥大战时,少年欧几里德一直追随圣女阿珂黛茉和圣火战神萧天佐,与阿刁琳妲忒拉同为圣女最为忠心的左右护法。
此时欧几里德一身华丽的长袍,手杵着黑色长杖,杖头雕着盘蛇,脸上蓄着波斯人很标志性的短髯。
羊一和阿珂认出了中年的欧几里德,他自然也认出了已经开始步入老年的羊一和阿珂。
欧几里德持杖双手行抚胸鞠躬礼。“拜见圣女,见过萧执事。”
他乡遇故知,二人大为惊喜,便赶紧从马车上跳下来。“欧几里德,怎么会是你?你什么时候来中原的?”
昔日曾是最忠心的下属,也是并肩浴血奋战的兄弟。虽然离开波斯前与欧基里闹得并不愉快,但和欧几里斯却没有任何矛盾。
“哈哈哈,圣女和萧执事有所不知,我来中原已经十年了,一直想和二位叙叙旧,却总是打听不到你们隐居在何处。圣女和萧执事别来无恙?”
“好好好,好得很。欧几里德,你来中原十年了?”
“是啊,我还有个中原名字,可能二位听说过,叫欧阳锋。”
“什么!欧阳锋就是你?”
“正是属下。”
“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
原来欧阳锋就是欧几里德,实在出乎羊一的意料,即便听说了欧阳锋是胡人,他之前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哪有什么西域白驼山,纯粹子虚乌有,欧阳锋无非不想暴露他拜火教的身份而已。
与故知乍然相逢,羊一只有欣喜,他说:“既然如此,入乡随俗,我们也称呼你欧阳锋好了。欧阳先生,来中原所为何事?”
欧阳锋说到:“哈哈哈,难道圣女和萧执事就不请故人去家中坐坐?”
“失礼失礼,快快有请。”
二人把欧阳锋让上马车,一边攀谈一边朝着庄园驶去。
据欧阳锋说,搬迁到平原城市亚兹德的拜火教,这些年发展平稳,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了战争。月族势力消失后,波斯人和拜火教没有了日月之别,现在日族波斯就是全部波斯。
没有了内部敌人的掣肘,教主欧基里有信心假以时日恢复拜火教往日的辉煌。
听着欧阳锋侃侃而谈,羊一猛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什么虫子轻轻叮了一下,秋天山边蚊虫多,他没有在意,也没有问阿珂有没有被叮到。
没过多久,羊一突然发觉事情不对了,自己的身体变得麻木,手脚开始发软无力。活了五百多岁,他很清楚这是中毒的先兆。
再看到欧阳锋和煦的微笑变成了皮笑肉不笑,顿时便感觉来者不善。欧基里是拜火教第一用毒高手,毒药学是欧阳锋的家学渊源。
“你……你为何下毒?”
“萧执事果然不是凡人,如此快就感应到了,只不过还是为时已晚。圣女,萧执事,对不住了,我为了找你们花了十年时间,不要怪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带圣女回波斯,至于萧执事,你不用回去了,教主让你回答一个问题:欧几里斯是怎么死的?”
三十年前为了引起不周山上的混乱,化名萧天佐的羊一袭杀了早就想杀掉的欧几里斯,他是欧基里的长子,也是眼前欧阳锋的大哥。
故友转眼成仇敌,毒药的药效正在猛烈袭来,羊一话不多说,果断朝着欧阳锋扑去,要在还有一战之力的时候杀掉他,否则今天自己和阿珂性命不保。
来不及了,毒药使得他身型滞涩了很多,被欧阳锋挥杖击在他胸前。羊一撞碎马车车厢,远远跌落在一丈开外。
左臂为了护胸,也被击断了,羊一当即口吐鲜血。
欧阳锋毫不留手,他就没打算让羊一再活下去。一杖击出,便紧跟着纵身跃来,要就此结果羊一的性命。危急关头,同样中毒了的圣女阿珂勉强挽起圣火弓,一箭逼退了欧阳锋。
.
拜火教根本不像欧阳锋所说的‘发展势头良好’,而是陷入了严重的内忧外患之中。
驱逐了月族,并未让日族变得万众一心,大家内斗惯了,以前有月族这个强大的对手,日族自身的矛盾尚且显现不出来。可古今任何团体哪有不拉帮结派的,哪里又能缺少了内部权力斗争的。
月族遁亡,日族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斗,欧基里根本弹压不住,而且他自己也面临着其他拜火教大佬的施压,教主也不能一手遮天。
欧基里自诩才华和能力丝毫不逊于波斯传奇霍山老人,但霍山五百年前立下圣女、左右光明使的三权鼎力是非常科学的权利构架,拜火教因此在激烈的内斗和外敌环绕之下稳固了五百多年。
欧基里拆毁了这个构架,表面上看依然有圣女有光明使,但都变成了空架子,他试图将拜火教搞成教主的一言堂。
而他找来冒充的圣女,成了反对派的突破口。
圣女并非找个女人手拿权杖就可以,而是有着极其严格的密约,是一种神秘和天人感应的密约。如果不通过转世的各种神迹和契约成为圣女,就无法凝聚起对圣火的天然信仰。
所以无论欧基里找来什么样的女人,都只能是普通的女性,背负不起教众的膜拜,也无法和圣火有丝毫呼应。
教主欧基里彻底明白了,要想全面掌控拜火教,绕不开圣女体系,绕不开已经失踪了的阿珂黛茉。内忧外困之下,他指派小儿子欧几里德(欧阳锋)根据线索去寻找圣女。
其实欧阳锋是拜火教内部混乱的源头之一,欧基里年纪大了,欧阳锋和二哥、光明右使欧几里什为了争夺未来的继承权,把拜火教内部搞得比当年长老院和执事院之争还针锋相对。
欧阳锋来中原的目的:捉拿圣女回波斯,如果不能活捉,就杀死圣女,好让下一任圣女转世。至于羊一,他杀了欧几里斯,玷污了圣女的纯洁,必须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