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54 恶念移接避因果,旧忆辗转梦往昔)
听他这么说,连菱自然知道他想如何了,于是微微点头回道:
“若是想要拔除宋如海神魂中的魔性,非得有金丹三花的实力不可。我正身无法来援,倒是血痕留身碑勉强可以一用。
“可用血痕留身碑将他神魂摄入碑中,将宋老怪从宋如海神魂中具现而出。
“但碑中这一战你得以金丹初花的实力,面对这个宋家的金丹双花圆满的魂怪。
“倘若你败了,你的神魂必将被吞噬,连带与你神魂有牵连的我、第十九都必受重创,翠玉宫此劫难渡。
“但这一战也不是有害无益。你若胜了,借助留身碑之力,你应该可以直接突破到金丹双花。”
勾诛暗想,要是真到最后时刻,他必会斩断了和连菱、第十九的神魂联系,尽力与这头魂怪同归于尽,避免牵连了她们。
只不过想是这样想,说却不能说出来,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好,我明白了。”
连菱仿佛立刻又恢复了翠玉宫太上长老的身份,从他怀中抽身出来,正色下令道:
“此事完了,速速来丹阳阁见我,不得有误。”
说完她衣袖清扬,转身走进虚无里,消失不见,唯有淡淡幽香依然萦绕四周。
神演时隙的术法也已经到了尽头,这一方世界霎时崩溃。原本定格了的天地,就如重新启动的车驾,车轮又开始狂转起来。
宋如海在浑身被玄冥寒气笼罩之后停滞了一瞬。但这一瞬之后他的魂力便再度运转开来,并冷笑道:
“刚刚是你唯一杀我的机会,可惜你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他话音一落,他整个人便在玄冥寒域的寒风中消失无踪,只剩下孤寂的寒风依然在原地呼啸。
勾诛一怔,忽然感觉心中空荡,仿佛是忘记了什么。
不但宋如海的身形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不见,就连他记忆中,和宋如海有关的记忆也正在消失。一息之后,他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他有些迷惑地站在原地。只记得是宋兰有事将他叫来,然而到了这里之后却看不到宋兰。
宋如海这一招名为“移因换果”。一旦开始施展,就能将对手与自己之间牵扯因果移换到别的事物上。
哪怕他站在对方的面前,对方也看不到他。因为“看到”也是因果之一。勾诛即便把视线落在他身上,但是看到也是别的东西,再也和他无关了。
勾诛无论想起与宋如海的任何事,也会自然而然地移换到别人身上去。所以对他来说,宋如海这个人不但从眼前消失,也从他的意识中被抹去了。
但好在他心中的警兆并没有放松一丝半点。因为他的神识之力原强于一般的金丹初花修士,一直笼罩着四周。
宋如海若是没有任何动作也就罢了。一旦他心中有杀意升起,这因果虽然移接到别的事物上了,但其中的凶险并没有减少,依然可能引起勾诛的闪避甚至反击。
而且杀了勾诛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要的是将勾诛控制住,然后拿去与连菱交换宋兰。
这就迫得他必须做一系列完美的“移接”,让勾诛在无可躲避的情况下被控制住。这让他没有立刻出手,而是花了半息时间操控因果移接,创造机会。
眼看机会终于到来,他正要动手的时候,突发变故!
一缕不知道哪里来的冰寒的剑气仿佛刺穿了他的身躯。但他其实并没有受伤,只是神魂一震,仿佛被摄出了体外,让他当即一阵眩晕,昏了过去。
只是一瞬,他便立刻醒来了。
他睁开眼睛,熟悉的味道钻入了鼻孔。这正是常常在他记忆中出现的,翠玉宫外院林树屋中的木香。
一股强烈的急迫的焦灼感立刻涌上了他的心头。他一个翻身就跳了起来,迅速地将挂在床头的道袍、法剑等物披挂在身上,然后匆匆洗了脸。
令他焦灼的不是别的,而是他们伍院要缴纳的份子钱又要欠更多了。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及时把那几个家伙弄起来到朝阳峰去炼丹去。
木头不是问题,肥牛动作虽然慢但也迟早会到。唯独勾猪,你若不把他弄醒,他能一觉睡到大中午。
喊是喊不醒的。他抓着勾猪的耳朵将他的头一阵猛晃,终于把他给弄醒来了。
“你是不是想死啊!这个月还缺七枚啊!”
勾猪慢悠悠醒来,他却没有如宋如海期望的一跳就起来,而是露出怪异的微笑,说道:“大师兄,终于又看到过去的你了。”
宋如海心中猛然一惊,不由得倒退了两步。但退了这两步他心中更是觉得恐惧。因为他背后站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身形和他极似,但面容模糊不清,浑身仿佛被黑色的蛛网死死缠住。
一股阴冷神念传了过来。那人个裹在黑色蛛网中的怪人正在冷笑道:
“纯阳丹,纯阳丹,一天只不过区区炼就几枚纯阳丹而已,还都上缴给宗门了。在这样的宗门里,你还以为你真能成就长生?”
这让宋如海心中一阵烦闷,莫名一股憎恨宗门的戾气就升了起来。
对筑基修士来说,重要的是扩充气海。凝炼纯阳丹的过程就是扩充气海的过程。反而纯阳丹在筑基六重之前并没有什么用。
纯阳丹要用也是筑基六重圆满后填充气壑,才会需要用到大量的纯阳丹。
宗门的作用,其实一则在于占据那些能吸纳天地灵气的名山大川,一则是把大量弟子凝炼的纯阳丹用到少数弟子身上,让这些少数人能突破气壑最终成就虚丹。
以众人之力成就少数人,这听起来对那失败的多数人甚不公平。但若没有这个过程,那就是各人各自修炼,最终谁也不可能成功。
这样当宋如海自认成为别人垫脚的那些“失败者”之一的时候,他心头的愤恨便愈发不可收拾了。于是他与背后那个模糊的黑影便又近了一些。
但无论那个黑影如何千丝万缕地纠缠他,他们之间总隔着什么。仿佛这片天地自身就排斥他们二者之间的融合。
宋如海明白了。这并非是时光倒流回到了往日,而是他被摄入了血痕留身碑中!
他所见的这一切并非是有人故意幻化,而是他自身的记忆被留身碑引导了出来具现了这片天地。
在这片天地中,只要他对“宋如海”的身份还有一丝留恋,那他和身后的宋家老魂怪的完美融合就是不可能的。
“你以为这样就能控制住我?”
宋如海冷笑一声,悄无声息地把背在背上的法剑拔了出来。那原本通体光滑,似乎从未融合过灵种的玄铁木剑,瞬间就变化为无数的青芒,四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