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叶长青淡淡道:“就连东方大帅当年看过丰海之后,也是说过这样一句话:可惜了,丰海再无龙之所寄也!”
“当然,就算丰海没有龙脉,仍旧是八朝古都故地,八龙之脉故址仍旧完整,残余气运交织之下,尤能培育出太多太多的人才……所以,三大高武之中有潜龙,便是由此得名。”
“所谓顾名思义,潜龙高武之所以取名潜龙,取意就是这里只是培育人才的地方,离开了这里,到了合适的岗位战场,才能一遇风云便化龙……但是在丰海,是注定不能出现所谓的真龙天才的。”
叶长青详加解释了一番,然后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左小多。
因为上一次左小多要求自己拎着他在天空中找龙脉……
直至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叶长青想起来就还是有些想笑。
是真的没有啊,你却又要找什么?!
“现今星魂大陆龙脉最密集之地,一为关东,二为上京,而上京是万龙归宗之地;龙脉最是繁多!而我们的人,在上京驻守的也是最多!”
叶长青道:“至于丰海这边,真要说望气士……倒也是有的,但是像你期盼的那等绝巅级数的……却又不可能有;哪怕是路过,也不会在此久留。因为这地方,对他们来说,乃是空白之地,不值得久留。”
“原来如此。”
左小多与李成龙至此不禁尽都生出恍然大悟之感。
左小多是明白了此地的望气士为何如此稀缺,且有能者更少;而李成龙明白的则是,高副校长家里,为何那么容易就被人忽悠了家宅风水气运……
只有左小多心里,仍是有些悬疑未解。
这个丰海……怎么可能没有龙脉?
绝不可能没有龙脉存在的!
要不然那条小龙,又是从何而来……
哼,那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既然存在,那它所在的地界,必然的因果!
一念及此,左小多若有所思。
而李成龙转而下笔如飞的写写画画,一脸认真,画着一些叶长青根本看不懂是做什么的线条。
时而抬头出神,时而凝目沉思。
良久良久之后,才终于停下来。
“李成龙,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叶长青道。
叶长青感觉刚才左小多已经说得很是详尽了;李成龙恐怕也没得补充了。但看李成龙努力了这么久,还是礼貌地问一句,心里其实没报什么指望。
“刚才左老大从望气术和风水上,给我解答了很多疑惑,之前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不说尽数豁然开朗,却也有了些眉目。”
李成龙道:“我们就以现在各大家族也好,各大集团也罢,争权夺利的角度来分析当前态势。”
李成龙似是在斟酌用词,沉吟片刻才道:“当然,这里面,肯定还包括有巫盟的阴谋成份;但是巫盟的阴谋却必然是建立在上层有些家族,不顾国难,争权夺利,扩大家族影响力的基础上,才能实施。”
“要真是铁板一块的话,巫盟纵然有阴谋,也欠缺施展的余地。”
李成龙问道:“校长,我这么理解,是否合适?”
叶长青道:“完全正确!”
他叹了口气,道:“通过这许多年的鏖战,来自外敌的阴谋,侵蚀,乃至战斗等等,现在已经不再是重点!
正如李成龙所说,唯有一个强大国家的内部自行乱了,起了争端,同袍萧墙,外敌才有可乘之机!否则,若是铁板一块的话……外敌哪里会有什么机会?这一点,完全正确!”
“能够打败一个人的,可以是强绝的武力,也可以是他自己的私心,同样的,打败一个家族和一个国家的,可以是强绝的武力,也可以是源自内部的私心!”
李成龙道:“找到问题所在,就从这一点上展开推论。”
李成龙指着画在最上方的一些黑点,道:“这些,代表了星魂大陆的绝对高层的,云端家族。或许在炎武帝国成立之初,这些家族都是开国功臣之属,所以才造就了今天的辉煌,最不济,也是二代三世们的皇亲国戚,乃至那些曾经做出突出贡献的那些人的后人;亦或者是某些封疆大吏世代官宦家族的累世累积……才成了这类难以撼动的大家族。”
“但不得否认的是,这些家族都曾经对星魂做出过很大的贡献,在曾经的一段时间里,必然是一心为公,或者为国家做了很多的大事,才能有这样的地位。”
“这一点,我们就不再去赘言论述了。”
李成龙道:“毕竟每个家族都有成长史,但是一开始的家族崛起,凭着阴谋算计能成功的微乎其微……”
叶长青暗暗点头。
李成龙的这份认知非常公允。
太多家族的诞生,必然是血肉功劳贡献牺牲换来的起点;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后有了基础之后,累世累积,方有今时今日的气象。
“自古以来,文武对立,互相倾轧,可说份属必然。这并非是大家自己想要对立,而是来自于帝王心术,屡见不鲜,这是最初。”
“但只要有了开端,哪怕后来的帝王想要平息这种争端,却也已经不可能。”
“那就是只能持续下去。”
“有些家族即便是不想争,但也必须要争。因为,你不争便会被踩落。这是无奈的现实。”
“所以这并不是黑暗,只是现实,是这些家族想要生存,所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唯有争,非争不可!因为祖上荣光不能丢,因为后世子孙还要依靠今天的奋斗,才能绵延,才能千秋万世。”
“所以,这与黑暗无关,就只是现实。”
李成龙很清醒的说道。
叶长青轻轻叹了口气:“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
“而这些云端家族,一旦开始争夺,争夺的又都是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自然也就理解不了,所以这个竞争对于下层百姓的影响,倒也并不是很大。”
“但是随着斗争的细致化……就开始辐射到下层了。”
“而高副校长,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谋取了潜龙的职位,我们必须要看到,来潜龙,未必是高副校长个人想来,而是高家在运作,促成了这个结果。”
李成龙现在给人一种冰雪冷静的感觉,亦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味道。
“高家运作家族子弟来到潜龙,主旨真意绝非是要颠覆潜龙,而是想要将这里作为一个跳板。因为潜龙的政绩,实在是太好获得了;举凡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子,无一不是天才,无一不是各方争抢,而且绝大部分都在各自岗位上做出成绩的佼佼者!”
“而这些,都是这些来镀金的领导能够拿出去说,能够为自己资历增加一笔辉煌的政绩!虽然不管谁来,这份政绩都会有;但想来的不少,能来的却不多!”
“因为这样的人才圣地,就算是帝国上层,也是绝对不想玷污的。”
“但说到来潜龙,却必须要将一些人挤下去,因为能够拿到十足政绩的位置,注定不会多,一共就那么几个而已。”
“所以在这种时候就出现了手段算计……而真正的阴谋,或者说,真正的破坏者。干脆说得更明白一些:如果巫盟那边想要进入,就必然从这个环节开始着手。”
“所以从这里开始,出现了失控。因为这些上层家族,虽然想要借助潜龙跳板一下,但却绝不想与潜龙成为死敌。”
“而一旦出现严重后果,招惹了无法化解的仇恨的话,这些家族却也不会惧怕。而进一步的矛盾对立,却也随之形成。”
“而这其中,有多少人在推波助澜,有多少人在顺水推舟;这些……不得而知。但是短时间内,这些家族要得到的,就是位置,就是政绩而已。”
“这是多方博弈的过程,一方面,各大家族在互相算计,互相阻击,互相妨碍……另一方面,潜龙本土势力也在出力抗争……还有巫盟方面,在尽可能的借力打力搞事情。当然,应该还有一些小家族想要借机会靠上大家族为自己家族铺一条金光大道而出力筹谋……”
“而巫盟是我们的共同敌人,这一点初衷,没有人会否认;纵使是这些正在运作筹谋的家族,在这方面不会放任……甚至,如果有机会,他们也会尽力将巫盟的人揪出来,在合适的时候……与潜龙的人,化解仇恨。这些,全都是算计,全都是需要考量的点,还可以是……彼此妥协的关窍!”
李成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由这些犬牙交错的势力,进而形成了一个如同天罗地网一般的复杂局势。”
“在这样的博弈之中,所谓的好与坏,对与错,得与失……分界线,真的很小很小。”
“不过我们当前关注的重点,只在高副校长一个人,那些更深层次的,暂时还不用去考虑。”
“随着项狂人项副校长的回归,对其他的副校长形成了倾轧的态势,这无疑是这一次斗争的激化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