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两栋楼之间的距离并不宽,除了小花坛就是一条水泥小道。
因此两栋楼之间,站在窗台上,实际上可以观察到对面楼层的一举一动。
联想到熊莉摔死的地点并非是自己租住的楼层,而是对面楼层,这里才是第一案发现场。
反向推理一下,熊莉必然是来过这里,而且尸体肯定是被人搬动过。
“可会是谁呢?如果熊莉是意外死亡,那当事人直接报警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搬动尸体,布局现场和清理血迹呢?”
带着疑问,顾晨将目标盯上了单元楼住户。
这时候,一名路过的老人刚好经过。
见到顾晨时,他眼睛一亮,很显然是认出了顾晨。
“你……你不是之前来过的那个警察吗?”
“没错是我,我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顾晨。”顾晨跟他表明身份,又问:“大爷,您是住这单元吗?”
“对呀。”大爷点头。
“那您这单元楼里,住的都是户主吗?还是说有其他租户?”
被顾晨这么一问,老大爷似乎又想起什么。
他赶紧道:“有一个好像就是昨天还是今天搬进来的新租户。”
“新租户?”卢薇薇和王警官异口同声。
老大爷点头:“对呀,就住3楼靠右,好像是个江北人。”
“是不是他?”顾晨将江华的照片拿给老大爷查阅。
老大爷眉头一蹙:“对,就他没错。”
“真是江华?”卢薇薇感觉不可思议。
江华就租住在熊莉楼层的对面。
如果说两人是恋人关系,用得着这样租房吗?
想想江华的身份值得怀疑。
“那他现在在家吗?”顾晨问老大爷。
老大爷摇头:“这个我不清楚,我反正住他对面,平时也没见房间有动静。”
“去看看。”顾晨有些迫不及待,他太想抓到江华了。
大家一行人,很快来到了3楼。
在王警官,卢薇薇的连翻敲门下,屋内却是毫无动静。
“可能是没人在家?”卢薇薇觉得应该如此。
顾晨也顾不得太多,掏出之前留下的旅店名片,按照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没过多久,一名男子声音传来。
“你好。”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顾晨。”顾晨开门见山,直接跟前台表明身份。
“哟,是顾警官啊?”男子认得顾晨,不由淡笑着问道:“怎么了顾警官,有何贵干?”
“我问你,江华在不在旅店?”顾晨问他。
店主笑道:“在的,刚进去没多久,怎么?你找他?”
“看住他……”
顾晨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要求旅店前台帮忙盯梢。
店主可能是意识到什么,很快便答应了下来。
随后顾晨联系了外头执勤的丁亮和黄尊龙,让他们直接去旅店带人。
而顾晨则带着现场采集证据,一起返回到芙蓉分局。
……
……
夜里9点。
一号审讯室内。
江华有些疲惫的看着顾晨,眯了眯眼问:“顾警官,你们找我来什么事情?”
顾晨刚进门,只是将资料平放在桌上,这才抬头说道:“我们找到了熊莉。”
“什么?”闻言顾晨的说辞,江华情绪有些激动,直接从座椅上站起身。
“你们找到了熊莉,她在哪?”
见江华情绪如此激动,卢薇薇和王警官心领神会的看看彼此,都没说话。
顾晨则是继续说道:“你先坐下。”
“不,你们先告诉我她在哪?”
“她死了。”
“死……死了?”
闻言顾晨的说辞,江华扑通一声坐了下来,目光无神的看向顾晨。
“怎……怎么会这样呢?她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
片刻之后,见顾晨毫无反应,有些尴尬的江华又问:“顾警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吗?”顾晨语气淡然,犀利的眼神盯住江华。
江华目光一躲,赶紧摇头表示不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你移动了熊莉的尸体对吧?”顾晨问。
江华一愣,摇头否认:“我移动熊莉的尸体?我连熊莉在哪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熊莉下午在租住楼层摔死,就在明珠花园。”卢薇薇感觉有必要跟他说清楚,最起码沟通起来不用太累。
江华整个人有些状况,不解的摇头:“她在明珠花园摔死?怎么会这样?你们为什么说是我移动了尸体,你们究竟想说什么?”
“江华,有些事情就不用我们说的太明白吧?之所以不说,是想让你自己交代。”王警官感觉江华演戏太过了,不由吐槽了一句。
江华有些不满,驳斥道:“我一回旅馆,就被你们警方带到这里,我到现在都还没明白什么情况,你们却告诉我熊莉摔死,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见江华话音落下,顾晨直接站起身,走到江华面前道:“江华,其实你早就知道熊莉住在哪里对吗?”
“我……”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们之所以要带你过来,就是因为你比我们更清楚,熊莉为什么会摔死在她所租住的楼层,因为那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而现场所有的布局,都是你自己精心策划,而第一案发现场,就是你租住的单元楼,也就是熊莉租住楼房的对面。”
见顾晨直接明了的说明情况,江华整个人目光一怔。
他没想过,自己的情况竟然会被警方所掌握。
更没想过,搬动尸体的事情会暴露。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卢薇薇双手抱胸,盯着面前的江华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怎么会掌握这些线索?”
“看来你们是知道了。”
江华似乎也并不想隐瞒。
准确来说,是因为江华意识到,警方已经掌握自己在明珠花园租房的信息。
因此再演戏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尴尬。
“熊莉的死亡地点,是不是在你所住的单元楼里?”顾晨问他。
江华点头:“没错。”
“是你搬动了尸体,伪装了现场?”顾晨又问。
江华依旧点头:“对。”
“为什么?”顾晨犀利的眼神盯着他,让江华的目光无处躲闪。
江华忽然抱住脑袋,整个人沮丧不已:“对不起,是我欺骗了你们。”
顾晨回头看了眼卢薇薇和王警官,感觉这家伙话里有话。
于是又问:“你骗我们什么了?”
“我骗你们熊莉是我女友,我骗你们我跟熊莉正在同居,我骗你们,是因为我爱她,我不想让她离开我。”
“你疯了吧?”卢薇薇简直有点不敢相信,江华竟然会如此。
欺骗警察,让警方帮忙找女友。
可他倒好,压根就知道熊莉在哪。
等于大家都被他耍得团团转……
卢薇薇有些气愤,直截了当的道:“你跟熊莉是不是只是邻居的关系?”
江华点头。
“那个叫周凡的男人,是不是她前男友?他是不是过来帮忙熊莉的团队?”卢薇薇又问。
江华依旧点头。
卢薇薇摇了摇脑袋,扶额说道:“原来这个周凡说的一点没错,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胡说八道,你说你图啥?”
“我……”
江华刚想开口,却是欲言又止。
顾晨问他:“熊莉已经警告过你,可你却依然纠缠她,这是几个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我现在有点后悔。”
顾晨看得出,此刻的江华是有多伤心,就有多沮丧。
整个人泪流满面,压抑在内心的悲伤,直接涌上心头。
顾晨问她:“熊莉是怎么摔下楼梯的?”
江华没有犹豫,直接回道:“是她发现了我就租住在对面时,过来跟我理论,我们在楼梯口发生了推搡。”
“我一个不小心,失手将她推下楼梯。”
吸了吸鼻子,江华强忍着泪水,又道:“原本我以为熊莉只是摔成重伤,可当我下楼检查时却发现,熊莉她……她已经死了。”
听完江华的说辞,顾晨佩服他的勇气。
最起码,如果想要给自己狡辩,完全可以说是熊莉自己失足掉下楼梯。
但江华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主动承认了错误。
见江华沮丧不已,顾晨问他:“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整个人都慌了,我……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我失手杀了熊莉,我该死,我当时想着赶紧报警。”
“可回头一想,我害怕,我在那个时候忽然退缩了。”
看了眼顾晨,江华也是将自己的顾虑全盘道出:“如果我当时报警,你们警方肯定会根据租住房屋的情况找到我,我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可是,如果熊莉是在自己租住的楼层,那这种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我也是在一念之间,忽然想逃脱罪责,所以……”
“所以你伪造了现场,重新按照第一案发现场,布置了之后的案发现场,误导所有人,以为熊莉是在自己租住的楼层摔死,以此躲避追责。”
顾晨帮他把所有问题一一说明。
江华知道顾晨是高人,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下去,只能微微点头。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的刻意伪装,但是我有一事不明。”
“你说。”顾晨允许道。
江华深呼一口气,问顾晨:“你们是怎么知道,尸体被我搬运过?”
现场忽然安静了几秒……
江华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盯住顾晨。
顾晨平复下心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才说道:“我们根据楼道上的血液样本,和熊莉的血液样本做对比,发现那些血迹,根本不是熊莉撞击伤口所至。”
“但是现场情况来看,熊莉的伤口,又符合楼道上撞击痕迹,所以我判断,第一案发现场可能在其他地方,而我们所看到的现场,或许只是被人伪装过。”
“原来是这样?”江华低头,微微皱眉:“我但是没考虑这么多,只想将现场还原出来,没想到血液样本竟然出卖了我。”
抬起左手,江华将自己包扎好的手指伸出,道:“没错,楼道上的那些血迹,都是我利用自己的血液,故意伪装的。”
“可是,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就住在对面那栋楼?”
“很简单,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王警官接过江华的话题,直截了当的道:“因为你不可能搬走尸体走过小区,而围墙你也翻不过,所以我们断定,第一案发现场肯定就在附近,所以一路排查过来,最终找到你。”
“可是现场痕迹我已经清理干净。”江华抬头看向王警官。
卢薇薇则是咳咳两声,主动解释说:“你怕是没听过鲁米诺试剂吧?就算你擦拭的再干净,我们一样可以还原现场。”
“现代检测手段,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
“原来是这样?”江华此刻沮丧不已,低着脑袋,泣不成声:“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就想着找到熊莉,哪怕待在江南市工作也行,只要跟她在一起。”
“是你太天真了。”顾晨说。
江华默默点头:“算是吧。”
“可人家跟周凡之前好歹也是情侣吧?你这么污蔑人家周凡……”
“那是以前,不是现在。”
还不等王警官把话说完,江华便直接反驳了回去。
“警察同志,周凡的确是熊莉的前女友,可那是以前,两人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而我追熊莉很久,我们两个虽然没有我说的那样亲密,可也曾经牵过手,原本我们两个的感情正在升温,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周凡。”
“那个熊莉曾经的前男友,他忽然出现在江北,又突然跟她成为同事,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周凡这家伙在捣鬼。”
江华似乎有些疯狂,说话语气也越加偏激。
顾晨微微皱眉:“怎么说?”
“是周凡,一定是周凡早有预谋。”江华脸色发青,一脸愤怒道:“他周凡工作受挫,又想吃回头草,然后就假借着来江北旅游,故意跟熊莉联系。”
“而之前我也打听过,那个从熊莉公司跳槽的技术员,跟周凡曾经早就认识。”
“他的跳槽,其实也是周凡一手策划,介绍他去新公司,这些我都有证据。”
感觉事情似乎又有新情况,顾晨眉头一蹙:“你继续说下去。”
“嗯。”江华微微点头,又道:“周凡一手炮制了熊莉同事跳槽事件,而自己则趁虚而入,成了熊莉的同时,并且根据跳槽人员提供的技术支持,成功解决了技术危机,保住了项目。”
“而从头到尾,都是这两人在相互勾结,并且在这段时间,周凡又成功勾搭上了熊莉,因此熊莉才对我疏远。”
“因为有次我见到周凡在路边拥抱熊莉,我一时心急,上去揍了周凡,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熊莉因为心生怜悯,才开始走到周凡那头。”
“而之后周凡的离职,其实也是在暗示熊莉,跟他一起回江南市,这一切都是周凡的计划。”
闻言江华的说辞,卢薇薇有些不屑道:“可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忘记上次在警车上撒谎吗?你很聪明,但也很狡猾,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我有证据,就在我那台失窃的手机里,里面有我跟那名辞职跳槽者的对话,证明我说的一点没错。”
“但是,熊莉当时鬼迷心窍,感觉是我嫉妒周凡,污蔑他的把戏,一直不相信。”
“所以,为了不让熊莉上当受骗,我来到江南市,就是想好好的,当面跟她说清楚,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我只是想让熊莉待在我的视线人,我并不是想跟她争吵什么,更没想过失手将他推下楼梯。”
说道这里,江华的眼泪再一次流出。
这一次,他哽咽,他悲伤,似乎所有的悲痛都在蔓延。
……
……
江华交代了所有,失手将熊莉推下楼梯的情况坐实。
从这点来说,江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是至于江华所说的套路,也就是周凡套路熊莉,一起来江南市,这点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毕竟,江华的手机被盗,至今下落不明,线索也就此中断。
然而巧合的是,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卢薇薇接到旅馆老板打来的电话。
旅馆老板告知卢薇薇,大学城分局那边打来电话,通知让江华前去认领失物。
随后卢薇薇直接打到大学城分局,告知身份,并且让大学城分局外出公干的警员,顺便带到芙蓉分局。
……
……
9点50分。
一名高瘦的警员敲响了刑侦三组的大门,问道:“请问卢薇薇在吗?”
“我是卢薇薇。”卢薇薇直接站起身。
“我是大学城分局的,这里有样东西要带给你。”高瘦警员伸出双手,直接将一个用透明取证袋包好的物品,递给卢薇薇。
“是江华的手机和钱包?”卢薇薇喜出望外,问道:“东西都在对吗?”
“也不全是。”高瘦警员笑着摇了摇脑袋:“钱包里,除了钱,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还有手机也在。”
“重要的是手机。”何俊超从卢薇薇手里接过手机,道:“有了这玩意,周凡是不是个心机男,一瞧便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