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因为项副校长表现的异常激进……一上来就要将他们赶出潜龙权力中枢;而他们一旦出去,以往的所有努力就会付诸东流,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没有任何妥协的可能。”
“所以第一个可能是高副校长这一次,与另一方乃至几方合谋,先将项副校长搞掉。然后他本人在这个过程中也被人利用算计,重伤垂死。甚至可以说,若不是运气好就直接死了,用他的死亡做最大的文章。”
“但也有第二个可能就是,高副校长这一次是真的不知情。只是别人几方面合谋,用高副校长作筏;派人假扮项副校长搞事。”
“因为项副校长那句话,很多人听到了。而且当时文行天老师还因为这句话,对项副校长发了脾气。这件事,实在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李成龙叹口气:“换言之,这就是纯粹教学老师与阴谋家的根本区别之所在。因为这句话,当真就是一个可资利用的阴谋节点。”
“想必高副校长对这句话亦是印象很深。所以如果假扮项副校长,甚至不需要说话,一个暗示,一个似是而非的招式,就能让高副校长对面前的人做出预判,甚至能让高副校长在瞬间明白个中真相之后,却又本能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扳倒项副校长的绝佳机会,所以出声大吼出项副校长的名字,做出完美的配合!”
李成龙道:“这两个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且有大概率发生。”
左小多与叶长青都是缓缓点头。
“如果是高副校长与人合谋,那么此番只要平安醒来,与他合谋的人就会随之暴露。而那个人是不会允许的。”
“所以,不管高家防范多么严密,只要对方想要他死,他就活不成!”
李成龙道:“由此,可以得出一个推论,那就是高副校长如果顺利醒来了,那就证明他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只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而做出的配合。”
叶长青不断点头,越听越是认真。
“另外便是……为高副校长家建议风水的那位望气士高人……同样是一个明显的目标。但是左老大在高家那么多人面前说出来……相信就算高副校长醒过来,想要找的时候,也是全大陆都找不到那个人了。”
“因为要做到忽悠高副校长这样的人,首先就是要在望气术有极深的造诣,同时还要很出名。其次,还要经人介绍,然后高副校长主动找上门去……拥有这种身份的望气士,纵观整个大陆也没有很多。”
“而这个人出的主意,可是断子绝孙的死局,只要高副校长还要往下动作,必然家族覆灭……我估计这个人的身份,就算是不属于巫盟,也必然处于星魂大陆的对立面。这一点,确凿无疑!”
左小多缓缓点头,李成龙所做出的推论,与他想的基本一致。
“我估计左老大的策反,效果应该有,但是效果具体能到什么地步……还要看高副校长醒来后的具体动作。”
李成龙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是一个字,等。”
“不过在等的同时,之前有份参与行动的那几家,还是可以观望一下了;毕竟出动这个雷大头,从上京回来搞项副校长,都是需要很强的实力,很严密的部署。这条线本身就是一个重要节点。”
李成龙道。
叶长青微笑:“上京南部长已经在秘密调查这件事情了。”
“现在,我们也正是在等结果。”
“此事牵扯无疑甚大,当真对上那些个巨无霸家族……便是南部长也不敢轻易挥动屠刀。上上下下,牵扯太多了。”
叶长青苦笑一声:“盘根错节啊。”
“但这次已经暴露了很多,根据这个还是可以查一下的。”
李成龙道:“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揪出一个线头来。”
“线头只要出来了,就不怕他们不继续动作!因为他们害怕!而只要一害怕,想要掐灭这个线头,就会有动作,只要他们动起来,我们就有机会顺藤摸瓜,将这条线整个挖出来!”
李成龙嘿嘿一笑:“所以说,我们等等真的无妨!”
等着就等着。
但这一等,高家那边等来的全都是坏消息!
连续一周下来,真正的噩耗不断。
高夫人坐镇高家,原本乌黑的头发几乎就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一半!
所谓的御龙池风水,在庞师傅的指挥下,迅速拆除,全部填了起来,那块日月石被运到了大院子的最北方,浇灌了为数不少的高家嫡系子弟鲜血,深埋地下。
那是由高副校长的三个儿子割破了腕脉凑的鲜血,足足有两公斤至多。
原本的御龙池,非但全部填平,还在填平之前,深挖二十米,然后运来大量的肥沃土壤回填,化作了一片沃土;准备在其上种植太阳花。
以后,这里就只做花圃之用,希冀以太阳花蕴生的些微旭阳之力,助长主宅阳和之气。
更西方的位置,建造了一个石碑,上面携刻着高家第一代祖先,临死之前写下的祖训。
“鲜血浇灌日月桥,为我炎武莫辞劳;战死沙场应含笑,马革裹尸男儿刀;后世子孙需谨记,灭杀巫贼可称豪;一生为国为民计;方可配得此姓高!”
严格意义来说,高家祖先并没有什么文采可言,这首诗,很大程度就是拼凑起来的押韵大白话,落在真正的文人眼中,这些个句子几乎是不堪入目的。
但其中隐蕴的一腔忠烈之气,却是呼之欲出!
尤其是为国为民,昭然天地的情怀,更是不容抹杀!
在这里立上祖训碑,也自昭示高家上下的决心,希冀可以藉此而抵消现在被算计的风水反噬之力。
但高家的厄运,却并没有任何的缓解,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全然无用。
先是三个孙子在夜总会争风吃醋被杀,等到了晚上,又有两个在回家路上莫名其妙的出了车祸,双双陨落。
到了第二天,接到信息回家的人明明已经来到家门左近,心神才略略放松,打算找个小酒馆吃点饭填饱肚子,却遇到了多年不见的仇家,一家尽皆被杀!
第二天晚上,高家重孙辈四人,不顾禁令,出外赌博,赌桌上与人起了口角,两相冲突,虽然斩杀了对方十几人,却也因为寡不敌众,最终被对方剁成了肉酱。
第三天,平安无事了一整天,安然回家高家子嗣的越来越多;也是因为这一整天的安然,让不少人放下了戒心。
可到了第四天,高家嫡系第八孙在进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在逃的逃犯,便想顺手抓了,结果对方暗中有高手随同,被反杀当场!
一直到了第五天,死人的噩耗愈发的少了,但许多家族企业,却开始发生问题;资金链断裂,人员卷款逃逸,或者被敌对公司阻击,或者被不友好势力挖角……高家一位女婿督建的丰海大桥突然崩塌,被证实为豆腐渣工程,整个公司被查办……
整个高家,上上下下尽都是聚集在高家老宅,却又是人人脸色惨淡,少见人色。
真正就是一个坏消息接着一个坏消息,不断地袭来。
让人不禁生出一种“天要亡我”的异常感觉;就连平时最桀骜的,最不听话的几个人,此刻也老老实实的如同鹌鹑一般。
所有家族幕僚,尽都凑在一起,紧张的分析态势,筹谋对策。
“太多太多的事,看起来都是偶然。”
“全然没有什么敌人设局的痕迹。”
“很多冲突与突然的死亡,都是本家的少爷们……主动挑起争端;而在争端之前,别人甚至没见过他们,也就不存在计划云云……”
“真的就是……运气使然。”
推断的结果,高夫人勒令,当着全家人宣布。
“没有人对付你们!由头到尾,全都是你们自己在作死,如此而已!”
高夫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语气神情尽是悲哀寥落。
看着面前,济济满堂的子孙后代,人头涌涌,全是生命,似乎全是家族繁衍,全是家族希望。看起来,高家是如此的兴盛!
但高夫人却只感觉到一阵阵的颓然无力。
左小多进来的时候,说的那句话,现在,就像是一个个的巴掌一样,一下接一下的扇在自己的脸上。
“高家人真多啊!”
人真多啊,啥意思?
或许当时的左小多只是随口感叹而已。
但是现在的高夫人,却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是啊,人真多啊,天天啥都不做,人能不多?
天天安享着别人拼命牺牲带来的安逸,人能不多?
难道项家人不多?石家难道人不多?
那么多的家族,谁家人又少了?
但是现在,这些家族一个个的人口单薄;老的老,小的小,并不是人家人不多,而是人家……绝大多数家族男儿都在日月关战死了!
许多家族,从祖宗辈开始,一代一代的男儿,尽都往赴日月关参军入伍,恍如惯例!一代一代的男儿,就这么将一腔热血,洒在日月关!
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