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转眼来到了东兴九年。
三月底,四月初,爱琴海上正是风云变幻莫测的时候。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此时,纯粹风帆船只就不好使了,反而是桨帆船好使一些,不过眼下的爱琴海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内海,在这种风势的情形下没有几艘船在海上跑着,除了商船,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商船才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敢出动。
此时的商品,只要运送比别人稍微快一丁点,你的利润可能就会高出五成以上,而只要稍微慢上一点,你的利润也可能瞬间就没有了。
在这种情况下,铤而走险是再正常不过了。
饶是如此,此时的爱琴海海面上依旧船只寥寥。
海上风浪很大,但却是一个万里无云,碧蓝一片的绝好天气,风浪自然是来自黑海、安纳托利亚高原、欧洲大陆几股势力较量所致。
纯净蔚蓝的海面,与上空的广袤蔚碧蓝强烈辉映,碧绿的岛屿、白色的鸟儿点缀其中,这就是爱琴海。
一支舰队穿梭在这里,似乎打破了她的优雅和宁静。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1625冰封帝國 愛下-第二十六章 代號“加里波利”之一:蘇丹裡耶要塞(上)展示
一支大夏国的完整老式分舰队,也就是那种有着两艘雨燕号、四艘游隼号、一艘金雕号、两艘信天翁的分舰队,他们在这碧波上袒露着暗红色的身影,上空的黑烟肆无忌惮地冒着,还发出最不协调的蒸汽机轰鸣声。
舰队所到之处,渔船、鱼类、鸟儿都避之不及。
金雕号上,有两人并肩而立。
一位是我们的老熟人,二十九岁的陈子云,传说中的陈庆之后人,正是这支分舰队的司令。
一位则是典型罗马人模样,不过也没蓄须,看样子也不到三十岁。
洛伦佐,威尼斯共和国驻克里特岛海军中校,是威尼斯海军中少有的掌握了较为先进的航海观测技术的人,当然了,这也是与意大利半岛诸国的水手相比,因为他曾在荷兰唯一的海军学校学习过。
说实话,将伊拉克利翁让给来自东方的不知所谓的“大夏人”,像洛伦佐这样的海军少壮派是很不服气的,但作为七人议长决定过的事情,他也只能服从,区区一个城堡共和国,若是太过民主的话他也不会存在上千年。
舰队快要抵达有名的达达尼尔海峡了,洛伦佐是作为向导跟着陈子云的舰队的,从伊拉克利翁出发,要穿过岛屿密如星空的爱琴海,抵达达达尼尔海峡起码有一千五百里,不过大夏国一天一夜就靠近了海峡西口的格克切岛。
“用机器带动的船只,比桨帆船更快,比大帆船更便捷,最适宜在风云变幻莫测的爱琴海、黑海行驶”
一路上,陈子云大大方方向洛伦佐展示了战舰上的所有部分,包括欧洲人一直梦寐以求的蒸汽机,到了现在,大夏国也想清楚了,单纯观察外表,就算下到船舱里面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的,里面还有大量复杂的机构和装置,都非一日之功可得。
当然了,像火炮甲板令人眼花缭乱的推动沉重火炮进出炮窗、调校炮口角度、炮弹被运到甲板面后辅助装填的装置,等等,也让洛伦佐这位在威尼斯海军里目空一切的少壮派目瞪口呆。
实际上了,这背后的一本厚达两百页的海军操典、每日不惜代价的操练洛伦佐是看不到的,标准化的动作,长期的练习,更快的装填、发射、清理时间才是最致命的,至于燧发机那都是小儿科了。
在意大利半岛,威尼斯与热那亚两个共和国一时瑜亮,千百年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在中世纪时他们的势力最远抵达里海附近,但就是这样,他们也不能让他们的水手有足够的时间和弹药进行操练,他们与欧洲大陆诸国一样都是采用了“熬水手”的策略,也就是靠时间将水手熬出来。
他们从小,大概在十岁左右就将男童送到船上见习,等到三十岁左右时再笨的人也练出来了,然后他们在大量商船上常备着几万水手,一旦有战事发生,还能很快抽调成军。
但就在这一天一夜里,直到今日早晨,一向心高气傲的洛伦佐完全是在失眠状态下渡过的,虽然陈子云让他跟自己住在船首舱的单间里。
“按照他们的说法,人家一个月训练普通炮手所用的时间和弹药比我国水手五年还多,这还怎么比?上帝啊,请允许您虔诚的信徒适当展示他嫉妒的一面,因为弟子若是不稍稍展示的话,极有可能疯掉的”
而一旁的陈子云正在用同样令洛伦佐惊奇的双筒望远镜观察远处一个海岛。
实际上他的双眼是闭着的,他端起望远镜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复杂的心情。
前几日,有两个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一个是陛下的依琳卡公主孙德惠终于下嫁了,下嫁的对象正是孙德孝,那位以前在乌扎部时与尼堪同出一个木屋的老孙头的小儿子,如今的海军陆战团团长。
依琳卡公主嫁给孙德孝后,孙德孝便留在了纳祖尔,他现在是整个地中海舰队的司令,到了眼下,尼堪比较看重的另外一个老将查克丹也带着军团抵达了北非,如此一来,整个北非总督辖区的总督兼文事总管是傅鼎臣,武事由查克丹负责,而海上则由孙德孝负责的格局正式形成。
当然了,北非总督辖区包括伊拉克利翁。
另外一个消息是,陛下决定利用此时整个地中海风势复杂多变,海上船只较少的有利条件带着庞大舰队北上了。
他的目标也很简单,以前做了这么多事,目的只有一个。
黑海!
整个欧洲舰队,加上阿林阿的一个完整的军团,他自己的神武军都在队伍里。
而陈子云的老式分舰队就是先遣队!
陈子云眼下已经从公主已经嫁人的懊恼中挣脱出来了,他正在想着前几日发生的事,那是在船队出发前在陛下书房里的一场动员会。
当时他也在场,他还记得当时舰队总司令杨承恩曾说道:“陛下,既然奥斯曼与我国签订了友好协议,就提前知会他们,说我大夏要穿过达达尼尔海峡、马尔马拉海、博斯普鲁斯海峡,他们往常对过往商船收取的费用我等支付就是了”
尼堪却摇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我等虽然与他们达成了协议,但只是送还了部分俘虏,他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婿还在我们的手里,何也?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幕,我们如此庞大的舰队,站在他们立场上一定会想,‘他们会不会假意借道,趁我们不防备实施突袭?’,故此,他们反而会更加加强戒备,反而弄巧成拙”
“可是如果不知会直接硬闯,若是他们倾尽全力进行拦截我们的实力还是不大占优啊”
尼堪当时沉默了一会儿,这一节他自然考虑过。
在后世,在达达尼尔海峡北边的加里波第半岛,英法联军、土耳其都出动了接近五十万的庞大军队,在半岛展开了残酷的厮杀,最后,双方的伤亡都在三十万左右,都说一战是绞肉机,加里波第半岛大战也是明证之一。
不过,在那时候,虽然英法联军在技术上占优,不过人家奥斯曼也完全进入了工业时代,双方在武器装备上并没有明显的差距,特别是在陆战上。
而现在,奥斯曼人能够纵横地中海,依仗的就是他们的大桨帆船以及数量庞大的奴隶,这一切,在瀚海军速度更快、机动性更强、火力更加强大的战舰面前都是浮云。
此时的奥斯曼人、欧洲人要在地中海站稳脚跟,除了大型战舰,大量的纵火船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想要实施纵火战术,设伏、对风向的精准把握、利用己方一早准备好的地形困住敌船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的动作放到欧洲人、奥斯曼人任何一方来说虽然成功的几率并不大,但总归有可能,但对于机动性处于碾压状态的瀚海军船只来说就是微乎其微了。
想要彻底困住瀚海军战舰然后实施火攻之术,上帝的加持是必不可少的。
故此,尼堪带着船队大大方方北上了,先锋还是陈子云。
而陈子云首先要面临的就是位于达达尼尔海峡最狭窄处的两个城堡,后世的恰纳卡莱,现在苏丹里耶堡,在达达尼尔海峡最狭窄的那三里夹着海峡设置的两座城堡。
说是城堡也不妥,此时在海峡两侧是两处城堡群,从最靠近海面的地方一直延伸到陆地深处,当船只从西边的海上过来后,无论你哪条航道,都要面临两侧都长达一百米碉堡群火炮的威胁!
近百年来,虽然奥斯曼人先后与欧洲人在海上大战多场并互有胜负,在不久前达达尼尔海峡的西侧出口还是由包括威尼斯、热那亚、西班牙在内的欧洲诸国联合舰队封锁着,但他们很少能进入到马尔马拉海,对于奥斯曼人来说,马尔马拉海是他们的禁海,如果敌人抵近到马尔马拉海了,那就意味着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陷落在即。
故此,他们对南面的达达尼尔海峡,北边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看守得异常紧要。
在后世欧洲人大型钢铁战列舰都无法突破的狭窄海峡,现在的大夏人能行吗?
半晌,陈子云终于放下了望远镜,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个问题,。
“陛下将此次行动取名加里波第,而加里波第是那处半岛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了,他永远不会得到这个答案,作为后世过来的穿越者,加里波第绞肉机对尼堪的印象实在太大了,于是便随口一说,当然了,他想以自己舰队划时代的科技实力给对方以碾压,而不是想让己方也称为绞肉机的一部分。
“那就是苏丹里耶堡!”
陈子云正在想着,一旁的洛伦佐突然说话了。
“注意,那里面有着大口径的重型火炮,这样的火炮一共有十门,两岸各五门,都是四十八磅重炮,在陆地上轰击海上目标,精准率达到五成以上,一旦被它命中,己方船只有五成的可能性当即丧失战斗力!”
“是吗?”,陈子云重新端起了望远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