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四當官
小說推薦韓四當官
荣禄之前宣读的那道谕旨,并非针对河营和驻守南苑的八旗马甲的,而是皇上决定跟洋人开仗之后为鼓励军民士气,命各大臣及京畿各地官员抄阅宣布的。
韩秀峰虽对通州的战死没任何信心,但急调六百多官兵来圆明园,也不只是为皇上“巡幸木兰”做准备,而是因为皇上不但下决心跟洋人开仗,甚至连降两道打算御驾亲征的谕旨。
御驾亲征可不是小事,就算通州那边的仗打得不错,就算皇上只是去通州转一圈做做样子,这一路上也不能没兵护驾。而京师各营能上阵打仗的兵勇早被抽调一空,考虑的皇上的安危,韩秀峰只能奏请急调河营和原本驻守南苑的一百多八旗马甲门军来圆明园听候差遣。
没曾想皇上不但恩准了,还赏了他个新官职,由之前的奉宸苑卿变成了现在的上驷院卿!
同样是内务府的官职,同样是正三品,唯一不同的是之前负责掌园囿禁令,现在变成了办皇上管马。不但可以名正言顺地张罗皇上出巡所需的马匹、骡子、骆驼和大车,而且可统领二十一个负责随侍皇上、骑试御马等事的阿敦侍卫。
更重要的是,上驷院在圆明园北门外有一个马厩,从南苑调来兄弟可在马厩附近驻扎。
荣禄持吉祥所带去的令牌,同永祥、王河东一起率六百多兄弟,打着旗号、迈着整齐的步伐,浩浩荡荡地开到了大宫门外。
他们不但军容整洁,而且大多背着洋枪,甚至全穿着黄马褂,巡捕营的兵丁纷纷避让,守在宫门口的侍卫一样惊呆了,不晓得这些“同僚”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刚拜见完皇上出来的肃顺和陈孚恩也被搞得一头雾水,正准备让侍卫去问问究竟怎么回事,同样换上黄马褂的韩秀峰骑着马出角落出来了。
荣禄等人急忙翻身下马,上前拜见。
“直隶候补道荣禄,参见韩大人。河营都司以下四百一十六人,南苑总尉以下两百二十八人,奉命带到,请韩大人示下!”
“来的够快的,好。”韩秀峰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回头道:“阿吉嘎。”
“卑职在!”一个阿敦侍卫飞快地跑了过来。
“前头带路,带荣老爷和弟兄们先去安顿,本官稍后便到。”
“嗻!”
……
随着韩秀峰一声令下,六百余马步兵再次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绕着圆明园往北面的马厩开去。
直到殿后的马甲消失在视线里,肃顺才缓过神。
韩秀峰早主意到出来了,连忙翻身下马,上前躬身道:“下官韩秀峰,拜见大人!”
肃顺顾不上客套,把他拉到一边问:“志行,你这是搞的哪一出,这些侍卫是从哪儿来的?”
韩秀峰急忙道:“禀大人,刚才那些并非侍卫,而是河营兵勇和驻守南苑的马甲门军。皇上不是打算御驾亲征吗,身边不能没兵护驾。所以事急从权,赐他们在护驾时可着黄马褂。”
想到韩秀峰这两年总是借口疏浚南苑的河道海子,平时极少进城或来圆明园,有时候甚至都找不着他人,肃顺猛然反应过来,紧盯着他意味深长地说:“志行啊志行,你果然是深藏不露。”
“大人何出此言?”
“这不是明摆着吗,”肃顺顾不上埋怨他之前没说实话,而是急切地问:“志行,刚才那些兵勇肩上背的是不是洋枪?”
“是。”
“那些洋枪从哪儿来的?”
“自然是买的。”
肃顺追问道:“买枪的银子又是从哪儿来的?”
韩秀峰不想再隐瞒,因为想瞒也瞒不住,只能拱手道:“禀大人,买枪的银子和六百多兵勇的粮饷,全是下官奉旨在南苑自筹的。”
“还能买到吗?”肃顺低声问。
“难,就算能买着,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啊。”韩秀峰无奈地说。
“这倒是,就算能买着,现在也来不及。”肃顺微微点点头,随即抬起胳膊指指集贤院:“志行,河营的事儿回头再说,你跟西夷打过交道,对西夷最熟悉,走,陪我去见见那个巴夏礼。”
韩秀峰早听说他们抓了英法两国的使臣,甚至知道刑部大牢关不下,还将其中大多人关在了顺天府大牢和宛平县牢。两国交兵还不斩来使呢,何况抓了巴夏礼等人不但没用还会适得其反,韩秀峰怎会跟他一道去审巴夏礼,一脸为难地说:“大人,皇上已连降两道谕旨,随时可能御驾亲征,这个节骨眼上,秀峰实在不敢擅离职守。”
肃顺不认为皇上真会御驾亲征,可正如韩秀峰所说皇上已连降了两道谕旨,并且能看出韩秀峰也是在奉旨办差,只能无奈地说:“好吧,你先忙,我去会会那个夷酋。”
“下官恭送大人。”
“别送了,办差要紧。”
肃顺翻身上马,直奔集贤院。
兵部尚书陈孚恩连忙钻进马车,让车夫赶快点。
等他赶到集贤院,只见肃顺正气呼呼地连抽了两下院长里的树,抽完之后把马鞭往边上一扔,回头问:“那个夷酋呢?”
“禀大人,正在里头用刑呢。”一个主事忐忑不安地回道。
“带爷去瞧瞧。”
“大人请。”
陈孚恩知道他不只是在生洋人的气,也是在生那个韩四的气。知道他一直很看重那个韩四,待那个韩四也不薄,可韩四竟恃宠而骄,悄悄在南苑练兵这么大事竟从未跟他禀报。正寻思待会儿这么劝慰,里头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一通叽里咕噜听不懂的鸟语。
与此同时,总管内务府大臣宝鋆、文丰在七八个内务府的郎中、主事拥簇下,闻讯赶到距圆明园北门不远的上驷院马厩。
见一队队兵器精良、士气高昂的兵勇开了进来,然后在厩前整齐地列队,连那些马都训练有素,既不嘶叫也不乱踢,甚至跟那些背着洋枪的兵勇一样排着队,宝鋆惊叹道:“这才是精兵,这才是能打仗的精兵啊!”
“佩蘅兄所言极是,韩志行果然是个会练兵的,可惜这兵练的太少了,只五六百,要是有五六千就好了。”文丰看着王河东等人肩上背着的洋枪叹道,
宝鋆虽算不上厚谊堂的人,但跟已故大学士文庆有些渊源,跟军机大臣文祥的关系也不错,以前曾听文庆提到过韩秀峰,这两年也没少听文祥说过韩秀峰,顾不上感叹兵不兵少,而是走过去拍拍这个的胳膊,摸摸那个肩上背着的洋枪,甚至拔出王河东的腰刀,摸摸刀刃的锋口,直到殿后的荣禄翻身下马前来拜见,他才回头道:“贤侄免礼,本官当年跟你阿玛曾有过一面之缘,就托大喊你一声贤侄。”
荣禄本就是那种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急忙躬身道:“荣禄拜见叔父!”
“好,好样儿的,要是个个都像贤侄这般出息,我大清还会担心那些个西夷?”宝鋆将荣禄扶起,随即吩咐道:“你们几个听着,皇上有旨,将士们的粮饷从今儿个开始,由我内务府支应。本官不管你们想什么法儿,反正将士们要是有一顿吃不饱,本官拿你等是问!”
“嗻!”一帮内务府的郎中主事急忙躬身领命。
“荣禄贤侄,需要什么尽管跟他们开口。”宝鋆皇命在身,早就做好随时随皇上御驾亲征或“巡幸木兰”的准备,看到荣禄带来的这六百多精兵,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想想又拱手道:“文大人,荣禄贤侄带来的这六百虎狼之师,刀剑要么不出鞘,出鞘便会地动山摇。所以将士们只是在此驻扎,圆外依然由巡捕营巡察,圆内的护卫依然是侍卫处的差事。”
想到同为总管内务府大臣,宝鋆可以随驾,而他文丰却要接着守园子,文丰心里就不是滋味儿,可君令如山,文丰只能酸溜溜地说:“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他俩正聊着,韩秀峰骑着马到了。
先是把永祥、王河东等大小武官介绍给宝鋆,待众人拜见完,才陪着宝鋆、文丰走进距马厩不远的一间公房,说起上午在园内打探到的消息。
“通州那边应该打起来了,不然也至于从前日下午到这会儿也没奏报。”
“朝堂上呢?”宝鋆低声问。
“朝堂上很热闹,那些文官全变成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儒将,提起西夷个个胸有成竹,说什么西夷打起仗无法是‘马队在前,步卒在后,临阵则马队分张两翼,步卒分三层前进,前层踞地,中层微府,后层屹立。前层先行开枪,中层继之,后层又继之’。”
“老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们所说的有无道理,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宝鋆急切地问。
“禀大人,他们说的是有几分道理,可这些不是什么机密,林文忠公早在道光二十年就奏报过,前江苏高邮知州魏源还著过一本书。总之,光知道这些没用,知道如何应对才是真的。”
文丰下意识问:“那他们知道如何应对吗?”
“他们倒是想了不少法儿,可我听着好像没一个靠谱的。”
“怎么个不靠谱?”
“有的奏称洋人一到晚上就两眼看不清,像猪一样善睡,咱们只要等到二更擂鼓,洋人就会从梦中惊醒,由于两眼看不清,咱们都不用打,他们就自相践踏了。”
宝鋆被搞得啼笑皆非,禁不住骂道:“无稽之谈!”
韩秀峰点点头,接着道:“有的奏称洋人两腿长,而且直,不能打弯。咱们只要多设陷阱,也不用挖多深,打仗时引诱他们到陷阱,他们掉进陷阱,我官军便能上前将其生擒。”
“亏他们想得出来!”
“还有人说洋人不耐冻,来中国打仗都是在夏秋,他们孤军深入,等到天寒地冻,他们必会退兵,咱们便可让登州等各处水师夹击,并且要么不出击,出击就得把洋人打疼了。小惩,数载相安,大惩,百年无事。”
“就算洋人真不耐冻,也得先过眼前这一关。”文丰喃喃地说。
奏请赶紧广征旧棉被,用水渗透,把棉被一横,上下贯以粗绳索,两旁绑上竹竿,竹竿末端绑上能插进地里的小铁钓。每一个棉被用两个兵勇将其展开,排在阵前,摆出棉被阵。一旦遇敌,第一排兵用棉被把全军遮蔽,挡住洋人火炮枪子,棉被与棉被之间适当留空隙,以备晾望和放火,等洋人放完枪放完炮,即刻冲上去厮杀。”
“老弟觉得管用吗?”
韩秀峰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苦笑道:“大人,咱们虽没洋炮,但有洋枪,管不管用咱们可以试试。”
宝鋆意识到殷兆镛的这个主意一样不靠谱,连忙道:“算了算了,火药铅子儿金贵着,还是留着对付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