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两日后。
柳明志麾下的十多万兵马修整完毕,在此剑指南方,随时可以南下建州夺回失地。
崇州刺史府东院的厢房中,柳明志神色凝重的望着手中的回书。
云阳,南宫晔左右两路大军夺回城池的攻势并没有自己这般顺利,汉州,灵州的两国敌军畏惧与两路大军火炮的轰击,却又不出城为战,一直缩在城中等着云阳他们主动攻城。
手中有火炮这种杀敌利器,云阳两人自然不想让麾下的兄弟们提着脑袋去跟城中的敌军一对一的展开拼杀。
于是,城外气焰嚣张的大龙兵马与城中龟缩城下不敢登城的两国联军陷入了僵持的状态之中。
一个畏惧于大龙的火炮之威不敢登城防守,一个明明有杀敌利器不想弟兄们跟敌人展开近战,想不陷入僵持的状态都难。
几日以来,崇州城都已经被柳大少给夺了回来,汉州,灵州的左右两路兵马除了第一日炮轰斩杀了不少敌人之后,后来几日的收效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云阳南宫晔两人想尽了各种法子逼迫敌军登城防守,然而驻守灵州,汉州的突厥,金国联军就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样,只要大龙兵马正面攻城,坚决不登城防守。
不登城防守,那就逼迫敌军出城一战,然而云阳他们失望了。
敌军已经将耗字诀修炼的炉火纯青。
无论大龙兵马在城外怎么叫阵,你们不攻城我们就是不开战。
城中百姓好几万,你们只要不怕误伤城中的百姓,尽管炮火延伸轰击我们。
一时间云阳,南宫晔两人被驻守两城的联军折腾的是一点脾气没有,只能使用正常的战法展开夺城之举。
如此一来,城中的敌军果然登城防守起来,虽说有不少人死在了城外的火炮之下,可是碍于城下攻城的大龙将士,大龙的火炮也就不能肆无忌惮的炮轰城墙上的敌人了。
如此以来,两国联军便有了在炮火轰炸之下得以喘息的机会,攻城的大龙将士伤亡人数也逐渐的增加了起来。
有着大量火炮的支援,左右两路兵马十日之内夺回汉州,灵州并不在话下,可是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的。
想要像柳明志这般迅速夺回崇州,且将伤亡压到最低已然是不可能了。
柳明志目光阴沉的将手中的书信重重的拍在桌案之上,动静之大令两侧下首依次而坐的将领吓了一个激灵。
宋清这些将领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神色阴沉的柳大少噤若寒蝉起来,不敢开口询问大帅为何会如此的动怒。
厢房之中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连众人微微急促的呼吸声都可以清晰的听到。
柳明志扫视了一眼众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手走到了沙盘前停了下来。
“咱们夺回崇州的每一步行动,本帅都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崇州城敌军与其余各路兵马的联系都被本帅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既然如此,为何灵州,汉州的敌军警惕性如此之强,如此下去,拿下两城虽然不是问题,可是我方将士的折损将会超出本帅先前的心理预期。”
“按照常理来说,灵州,汉州兵马与左右两路的兄弟初次大战,不应该如此谨慎的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你们有没有谁想到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一眼,纷纷看出了彼此眼神中的疑惑之色。
最终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一个三军统帅,专门研究攻防之道的大帅都想不通的问题,自己这些只知道带领兵马冲锋陷阵的将士就更不用说了!
“宋副帅,说说你的看法!”
见到无人开口,柳明志只能指名道姓的让宋清出来阐述一下自己的看法,一人计短,说不定他们无意中的某句话就可以让自己灵机一动呢!
柳明志点名了自己,宋清无奈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大帅,末将以为,会不会是云老帅跟南宫大帅在攻城的方法之上出了问题,引起了两国敌军的警惕呢?”
“要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用兵之道,既然大帅方才也说了,崇州跟其余各路兵马的一切联系都被斩断了,那就不可能是大帅在夺回州城的谋划之上传递而来出去。”
“如此一来,末将斗胆猜测,可能是两位大帅在攻城的举动之上出现了纰漏,引起而来敌军的疑心。”
“还有可能是他们畏惧于火炮的威力,不得已做出如此举动,没有得到准确消息之前,末将也只能做出这些推算了!”
“而且………而且…………”
柳明志微微侧首,看着宋清神色犹豫欲言又止的模样微微凝眉。
“而且什么?但说无妨!”
“末将斗胆,纵观古今,历来攻城之战,以攻城方与守城方的战果来看,云老帅,南宫大帅他们在灵州,汉州的战况已经算是战果丰硕了!”
“根据传来的书信所看,我方将士虽为攻城一方,可是在火炮的协助之下,伤亡反而低于守城一方,这在我朝近百年来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依照常规战事来看,云老帅他们两位的指挥绝对没有问题,帅用心,将用令,士用命,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
“而且守城一方的兵马乃是金国边军精锐与突厥赫赫有名的无双铁骑,两位大帅能打出如此战果在末将看来已经算是兵家大才。”
“大帅之所以觉得他们进程缓慢,是因为大帅你四天时间便夺回一城,这完全不能遵循常理去看待。”
“十天夺回一座精锐重兵防守的城池本来就已经足够的苛刻了,大帅若是再要求其余两路大军像大帅你一样四天,五天,乃至七八天夺回一城,未免……….”
宋清望着柳明志越来越紧的眉头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不是每一个都是大帅,可以将全盘大局尽皆掌握心中,尤其是云老帅,年事已高好,在用兵一道之上与较之年轻的敌军将领肯定有些差别。”
“龙生九子且各有不同,况且人乎!”
“大帅不能将所有人都当成大帅自己看待。”
“严于律己,精益求精,固然是好事一件。”
“可是末将以为,凡事都有正反两面,量力而行才是最合适的取舍之道。”
“否者你这边要求过急,反而会乱了两位大帅的攻城筹谋,到时候物极必反,取得了反向的结果,未必不是什么好事情!”
“兄弟们知道大帅爱兵如子,怜惜弟兄们的性命,希望可以减少弟兄们的损失。”
“可是自古以来,两国征战,就没有不死人的先例!”
“末将说完了,若是大帅觉得不妥,尽管降罪,末将绝不说一个不字!”
柳明志望着宋清说完之后颔首低眉,不敢跟自己对视的模样,心思顿时复杂了起来。
下意识的看向了周围的一干将领,程凯他们接触到柳明志的目光急忙低头下去,不敢与柳明志对视,除了姑墨蓉蓉之外,所有将领的目光都与宋清的反应不尽相同。
见到此种状况,柳明志一时间思绪混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要求太过苛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悄然流逝,柳明志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都有!”
一干将领急忙起身单膝跪在柳大少面前。
“吾等听令!”
“由程凯率领一万精兵护送唐儒的粮草部队先行一步!”
“主战大军步卒全员换上缴获的突厥战马暂居崇州多修整一天,明日再行南下建州!”
“啊?这………..”
“大帅,弟兄们………..”
“按令行事吧,你们都退下吧,本帅想一个人静静!”
“是,吾等告退!”
宋清等将领一起出了厢房之后,柳明志提笔在宣纸上挥写了起来。
片刻之后,吾日三省吾身六个大字一蹴而就,出现在宣纸之上。
柳明志放下狼毫,看着面前的宣纸静静地出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