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吃最美的花魁,做最野的恶鬼。范围缩小到三家店,三个少年肯定会有收获的。
炭治郎遇到了温柔的花魁,而伊之助被当成花魁培养,我妻善逸就倒霉了遇到了一个异常残暴的花魁,那是动不动就欺负下人,一巴掌能把下人扇飞。
我妻善逸作为一个喜爱美色之人,也看不惯这样凶狠的女人,看到妹子被欺负自然挺身而出,也同样被扇飞。切身感受到本店花魁的残暴之后,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恶鬼。因为这家店上上下下的人都害怕花魁,甚至连老鸨都很害怕。而且据了解,这个新老鸨上任不过几个月,而上一任老鸨就是在得罪花魁之后失踪的。
如此可怕又暴力,嫌疑很大。我妻善逸基本可以确定自己已经找到了鬼,现在他必须要尽快通知别人。
而鬼也开始行动了,因为炭治郎店里的花魁要赎身离开花柳街,这么好的美味可不能让她跑了,所以恶鬼出动狩猎,正好被炭治郎遇见。
战斗就这么不期而遇地开始了,而这个隐藏起来的残暴女鬼是上弦陆,她可以操控匹练,柔软的衣带如延展的刀剑一般斩铁断钢。
在这个人流密集的街道上,一出手就是一栋房子,炭治郎遇到了超乎想象的敌人。
被一起粉碎的还有房屋里的人,不管是失足妇女还是客人老鸨,肉身根本挡不住狂舞的匹练的,柱倒梁断,身首异处。
轰!
瓦片和墙壁坍塌,鲜血和骨肉迸裂,战斗一开始,炭治郎就感觉窒息的压力,他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太强大了,炭治郎这段时间通过不断任务提升实力,可是遇到上弦,哪怕是排名最弱的也依旧不是对手。炭治郎也没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打败对手,他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尽可能地保护普通人,等待音柱的支援。
不过现在音柱还在忙,炭治郎得坚持一会儿。
“快逃!”面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围观群众,炭治郎大喊一声让大家快逃,敌人太可怕了,只要轻轻挥手就能把吃瓜群众切成肉泥。
轰隆!
女鬼的匹练可长可短,而且数量不少,炭治郎一个人也只是勉强保护自己不被切割,其他人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腿逃命。
呼吸,保持呼吸,炭治郎知道自己必须坚持到柱过来,水之呼吸,还有那神秘的神之舞,自己所会的一切都必须使用出来。
全集中呼吸!
集中精力去战斗。
女鬼现在很暴躁,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不断地扩大打击面,街道两边的建筑是倒了霉。
“她应该去做拆迁。”杜兰看到战斗中建筑的损坏率,忍不住给出了一个完美解决恶鬼旺盛精力的建议。
此时音柱和伊之助他们都已经去了地下,那是鬼储存食物的空间,很多食物被抓了还没有来得及吃。就好像是蜘蛛一样,会把食物储存起来,并不是急着吃掉。
这些食物都被匹练包裹,还是活得,显然这个鬼喜欢吃新鲜食材。
救人,等两人在地下空间救下了所有人,终于可以腾出手去战斗了。
炭治郎可算是等来援兵了,音柱一出手局面就稳定了。音柱用的是音之呼吸外加忍术道具战斗,总是能出其不意地给鬼造成伤害。
除了杜兰,香奈惠和葵枝也在关注战场,刚才炭治郎独自面对上弦的时候,葵枝真是为自己的长子捏了一把汗,不过看儿子这么努力地战斗,她又觉得欣慰,总之是心情复杂。
“准备上场吧,战斗不会这么简单结束的。”杜兰让两位弟子待命,等会儿就要动真格的了。
没错,此时上弦还没有使出全力,所以才和柱打得有来有回。如果上弦的实力真的仅此而已,那么一百多年来也不会出现上弦碾压柱的一边倒的情况了。
这一百年来,上弦的名额都没有变动过,却有无数的柱死在他们的手里,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炭治郎他们觉得战斗要结束的时候,就在他们的刀砍掉女鬼头颅的时候,异变突生。
另一个男鬼竟然从女鬼的伤口里冒了出来,抱着女鬼的脑袋,一副才睡醒的样子。
“还有一个?”音柱愣住了,刚才的战斗已经很吃力,没想到又冒出来一个,而且断头的女鬼也没死,砍断了脖子还在说话呢。
男鬼的眼睛里也一样是上弦陆的字样。
“难道上弦陆是两个鬼?只砍断一只的脖子没有用么?”
“哥哥,他们欺负我,你要为我报仇!”女鬼的脑袋叫嚣着,撒娇着。
男鬼一脸无奈:“是你太没用了,我只是小睡了一会儿,你的脑袋就被猎鬼者砍掉了,太丢人了。”
一男一女竟然是兄妹?不过他们的长相还真是极端,哥哥丑得一笔,妹妹却很美丽,不由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亲生兄妹。
看炭治郎和祢豆子这对兄妹,颜值就都在线,这才像亲生的。
“大家小心,这个鬼很厉害。”不用音柱提醒,其他三人也发现新出现的男鬼非常强悍,比妹妹强大太多了,真是鬼丑不可貌相。
战斗才开始呢。
哥哥鬼做着常人根本做不出来的扭曲动作,挥舞着两把镰刀,然后攻击来了,风在他的操控下变为了无坚不摧的可怕武器,无形的利刃扩散到四面八方。
这又是拆迁办的招式,房屋根本承受不住。
今天之后,这花柳街道的损失只怕是难以估计,没有了房屋,就没有工作场所,接下这些可怜的失足妇女只怕是要饿肚子了。
太快了,音柱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受伤了,而且因为大量房屋坍塌,他还要去闪躲下坠重物,已经顾不上保护炭治郎他们了。
这个时候祢豆子也出手了,不过她也不是对手,只能做个吸收伤害的沙包。不断挡住敌人的招式,利用强悍的自愈力分担哥哥的压力。
祢豆子被锋利的攻击切断手脚,但都可以瞬间复原,展现出了惊人的恢复能力,比上弦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断手断脚可以在呼吸之间就恢复。
“如果以后残疾人士需要移植手脚,可以找祢豆子,她的手脚再生都比壁虎尾巴长的快了。”祢豆子的手脚可以造福残疾人士,可以移植到病人身上。
葵枝打断了杜兰的异想天开,下面死斗的可是她的儿子和女儿:“我们可以出手了么?”她要和香奈惠支援子女。
“去吧,不过别一下把两个鬼打死了,给他们一点回忆杀的时间。”杜兰表示这对鬼兄妹的故事也挺感人的,他们的故事再一次表明了人心比鬼心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