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林玉章的情报已经是给到楚牧峰的手中,但因为事发仓促,所以说知道的毕竟有限。
楚牧峰只知道他在报社中是一位低调的副主编,其余的都一概不知。
现在看来情报是有缺漏的。
单凭慈善家的名声就是一个疏忽。
名声这种事情也是情报中的一个,要是说疏忽的话,是有可能给整体判断带来误差的。
但碍于形势紧迫,楚牧峰也就顾不上这些。
那边的林玉章笑着应对众人,并没有收下这些东西,而是分别挑选着买菜,等到他买完后就开始往回走。
就是这么擦身而过的瞬间,楚牧峰的鼻子用力嗅了嗅。
没有蜿蜒草的味道!
林玉章不是瓷都!
最起码根据现在掌握的情报分析,林玉章不是瓷都的!
“看来还得继续盯着!”
楚牧峰倒是没有说就这样离开,而是继续将货架放上扁担,挑了起来,慢悠悠的来回走动,不紧不慢地跟着林玉章。
当然,这样的跟踪是非常讲究策略的,不能说很近,太近的话是绝对会被发现的。
毕竟林玉章就算不是瓷都,也绝对是和瓷都有关系的,他的反侦察能力是有的。
楚牧峰不能不小心谨慎。
半个小时后。
林玉章回到自己的家中,这期间楚牧峰是没有继续跟着的,而是在中间故意消失了。
但他消失,并不意味着林家这里会没有人盯着。实际上从陈田认出来林玉章后,林家这边就已经开始提前布控。
“林玉章家中只有一个老婆,和他的年龄差不多,叫做田蓝,平常的话田蓝就是在家里歇着,也没有出来干过活儿。”
“两口子的感情很好,根据咱们掌握的情报判断,田蓝未必知道林玉章的身份,应该不知道他是帮着瓷都做事的人。”
西门竹就站在林家不远处的客栈房间中,这里已经被临时征用,用来监视林家。
“田蓝!”
楚牧峰听到这个名字后也没有过多在意。
毕竟他现在的所有心神都在林玉章身上,他想要从这个家伙入手,将瓷都给抓出来。
“西门,给弟兄们说清楚,一定要给我严密的监视住林玉章,他现在是咱们的惟一线索。他既然拿到了蜿蜒草,是肯定不会说留在手里的,是绝对会交出去的。”
“只要顺着他,找到是谁在要蜿蜒草,咱们也就距离目标不远了。”
楚牧峰沉声吩咐道。
“是,咱们的人会盯住的!”西门竹说道。
“那就好。”
但是让楚牧峰有些意外的是,这个林玉章真的是能耐得住,回到家后就没有离开过,也就是说蜿蜒草是留在家中没有挪过地方的。
第二天林玉章照旧去上班。
而田蓝也没有出来。
“难道说这中间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的吗?是咱们给忽略的吗?”听到西门竹的汇报,楚牧峰微微挑眉不解的问道。
“这个林家总不会有什么地道之类的吧?要是有的话,林玉章半夜离开,咱们是察觉不到的!”西门竹若有所思的说道。
“也就只有这个可能。”
楚牧峰不是说没有想过这个,但他总不能说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带兵冲进林家去搜查吧。有地道的话怎么都好说,可要是说没有地道,岂不是说前功尽弃?
“不着急,慢慢来,继续盯着。”
“是!”
等到西门竹这边去盯着的时候,楚牧峰就去总部面见唐敬宗,将瓷都的进展汇报了下后,唐敬宗是满意的。毕竟这件事在戴隐他们这里已经是积压了很久的,一条线索都没有。现在楚牧峰来了,就能找到一条,他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无非就是等的时间有点长而已。
“这事你不要心急,要是说瓷都真的那么好抓的话,何至于会等到现在?反正我和局座这边都是心里有数的,你就慢慢来吧。”唐敬宗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悠悠的喝着。
“是!”
楚牧峰心中有底后就说起来华智武的事情,等到说完后,他发现唐敬宗的神情非但是没有任何恼怒,反而是有些玩味时,他就有些奇怪。
“处座,我说的有错吗?”
“你说的是没错,华智武这样做也的确是有些过分,但这件事情你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和华智武说,因为这事是局座下令的!”
唐敬宗平静地说道。
“什么,是局座下令?”
楚牧峰有些愕然。
“对,你是在这里不清楚情况,就是这两天局座给华智武那边下达了死命令,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摸清楚岛国军部对金陵城的态度。”
“因为根据咱们的情报,好像是岛国军部那边有意对金陵用兵,你说这事重要还是刘劲松的荣辱重要?”
唐敬宗肃声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
楚牧峰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没想到华智武这样做的背后,竟然是执行戴隐的命令。不过唐敬宗说的这事,楚牧峰自然是知道的。
要是说历史走向不会变的话,岛国军部很快就要发动对金陵城的攻击战。
现在是1937年11月20日。
而进攻金陵城的时间就定在这年的12月1日。
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十天时间了!
楚牧峰也是这才意识到这事,之前一直都想着将瓷都抓到,忽视了这事,现在看看,这事是迫在眉睫的大事,是必须要重视起来的。
因为稍有不慎,自己就会陷入到金陵城中不说,这里的老百姓和军民更会遭受到岛国军队那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
但他能怎么说?
能直截了当的给唐敬宗说,岛国会在十天后就发起攻击吗?
这么说除非是自己得到了确凿的情报,要不然没谁会相信的。
稍等下!
确凿的情报!
想到这个,楚牧峰心脏猛地跳动起来,眼前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瓷都是一个早就潜伏在金陵城的高级间谍,自己只要借助着他,将这个情报说出来不就行了?
只要是在12月1号前说出来,让这边的守军加强戒备,让老百姓能离开多少就离开多少,总好过沦陷后被大肆屠杀吧?
没错,就这样做!
楚牧峰愈发觉得这事是有可做的余地。
但前提是自己这边必须将瓷都抓获,要不然只是抓到一个假冒伪劣的,想要把他推出来糊弄差事,日后被戴隐知道还会有麻烦的。
和这事相比,楚牧峰真的是对刘劲松那边不再有多少的关心。
反正这事华智武下令的,他奉的又是戴隐的命令,就说明这事是没有办法更改的,那就让刘劲松那边开始做事吧。
“处座,我会尽快将那个瓷都抓出来的!”
楚牧峰沉声道。
“好!”
唐敬宗说完这个后,盯视着楚牧峰语重心长的说道:“再给你说个事情,咱们军统局在山城那边的地方已经准备好。”
“你这次回来也看到了吧?很多人已经都迁移过去,这边虽然说还是总部,但却已经有种人去楼空的意思。”
“原因的话你也知道,那就是金陵城这边很快就会成为战场,在全国的各个部门都向山城转移的这会儿,咱们军统局也不例外。”
“我和局座明天就会启程赶往山城,这里很快就会留下几个人员值班就成。你要是说在一星期内,没有办法将瓷都抓住的话,即刻离开这里,也前去山城报到,知道吗?”
果然如此。
其实唐敬宗就算不说,楚牧峰也能感觉到总部这次过来的冷清。
他之前就收到消息,说的是军统局这边已经开始往山城挪移,金陵城的各个国家机关,有的早就在那边开始办公。
甚至就连领袖那边,也早早就留在山城。
这也是应该的。
楚牧峰早就将叶鲲鹏劝离金陵,不就是因为知道这里很快会遭受到战火荼毒吗?
“处座,能不能把城中的百姓迁移一批出去?或者说让他们赶紧离开?”楚牧峰想了想还是觉得提醒下为好。
“你以为政府没有做过这种事吗?也做过的,但不是说所有人都相信金陵城是会沦陷的。甚至就连咱们也不能这样说,尽管咱们清楚这事是十有八九会发生的。”
“他们不愿意离乡背井,就要死守在这里,那就死守着吧。”
唐敬宗深吸一口气。
“或许事情不会到那种不可挽回的地步,咱们的金陵城是能守住的,要是那样,所有机构都会搬迁回来不说,每个老百姓也都是安全的。”
真的如此吗?
楚牧峰心知肚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的沦陷是肯定的,沦陷后的金陵是和华亭不同。
那里是被当做日占区对待的,而这里岛国压根就没有想要占领的意思,而是来了一场大屠杀,为的就是威慑华夏。
“处座,我现在就去调查瓷都。”
楚牧峰知道就这事是没有什么好说的,那就赶紧去调查吧,毕竟自己只有一星期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