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经八大古教长老会议共同决定,特此声明——八大古教赞同凌云宗宗主凌逸公子造福修行界,将传音玉降价之举。”
“凌公子心系整个修行界,愿与八大古教一起,共同成立‘关爱散修成长爱心基金会’,以下简称基金会。”
“基金会将由八大古教跟凌公子共同出资,将在整个修行界设立网点。”
“任何一名无门无派的散修,皆可在基金会正式启动之后,前往附近网点进行申请,一经通过审核,将由该基金会网点,进行灵石、修行功法等方面的全方位补助,直到申请者踏入入道领域之后,补助自行终止。”
“同时基金会将为整个修行界全部散修,提供无偿保护……一直以来,散修在修行界中地位不尽人意,甚至经常会遭遇各种霸凌欺辱,这是一种令人痛心的场面。”
“我们希望,在‘关爱散修成长爱心基金会’启动之后,这种现象可以得到有效遏制,直至彻底杜绝。”
“修行界是所有修行者的共同家园,八大古教愿以身作则,带头让这修行界变得更加干净,更加祥和。”
“此声明自公布之日起,即时生效,基金会网点,也将与十万传音玉销售网点,设立在一起……”
声明并不长,但里面的内容,却实在太过惊人。
所有看到的人,无不感到一种莫名震撼。
凌逸……竟然有本事撬动如此大的一个项目?
关键问题是,八大古教中的一部分人,正在对凌云宗进行镇压呀!
虽然并非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可有传音玉社区这种地方,各种消息都是瞒不住的!
在这种时候,八大古教居然会共同发出这样的一份声明,这真的太让人感到意外。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个修行界,都是一片哗然,所有人听到这消息的人,都在纷纷猜测着。
而正在凌云宗附近的八大古教长老们,在看见这个声明之后,一个个全都生出一股莫名的愤怒。
有人忍不住当场用传音玉联系自家古教,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有人表示质疑,怀疑这是凌云宗弄虚作假!
不过这种怀疑,根本就站不住脚,就算凌云宗真有本事在传音玉社区以八大古教的名义发出这样一份声明,那八大古教都是死人吗?
假的他们不会反驳吗?
很快,这群发誓要将传音玉生意彻底垄断掉的八大古教长老们就都傻了眼。
因为这份声明……是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
有人甚至直接找到自家古教的教主,想要推翻长老会通过的这个决议。
但很可惜,这个请求,没有被通过。
很快,有人拍到一直停留在凌云宗附近的八大古教长老,怒气冲冲乘坐着飞行法器离开。
看起来,一场风波,似乎就这样平息下来。
但真的平息了吗?
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
不过也因此,让八大古教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的事实,暴露在所有人眼中。
同一座古教里面,有人挺凌云宗,支持凌逸;有人却一心想要镇压凌云宗,想要镇压凌逸!
这件事,当真太耐人寻味了。
不过这些消息,都没有‘关爱散修爱心成长基金会’这消息来得劲爆。
曾几何时,就连小宗门弟子都看不起的散修,居然迎来春天了?
就连八大古教都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了?
这在无数人看来,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但在修行界无数散修那里,这却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巨大馅饼。
差点把他们都给砸晕了!
实际上修行界的散修们听到这个消息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天了——
没办法,散修没有传音玉!
就算极个别散修有购买传音玉的钱,可在传音玉尚未彻底普及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渠道去购买。
所以这些消息,都是通过口口相传,一点点知道的。
修行界究竟有多少散修?没人知道!
从来就没人去统计过,也没办法真正去统计!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数量,一定很多!
的确很多。
多到出乎所有人的认知的地步。
无门无派,没有太好的资源,更没有像样的修行法,他们在修行界,就如同一株无人理会的野草,艰难但却倔强的生长着。
小杜就是这样一个散修。
他的父母也是散修,生下他没几年,就在一次战斗中双双被杀。
小杜不知道自己的仇家是谁,问过,但养父从不告诉他。
有次问急了,直接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冲着他怒吼:“别问了,你不配报仇雪恨!”
在这世界,他能全须全尾的活到二十几岁,就已经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散修无人理会,但散修同样也有属于自己的圈子。
小杜其实听人提过关于他父母的死因。
说是因为战斗,实际那是一种美化之后的说法。
真实原因,是他父母当年发现了一株入道级别的稀有大药,那株大药被发现时尚未彻底成熟。
于是小杜父母在附近悄然结庐而居,守着这株大药十几年。
眼看着快要等到它成熟的日子,结果来了一群小宗门的年轻弟子。
小杜的母亲入道初期,人长得也很漂亮。
跟小杜的父亲结成道侣之后,就一直很低调,从不踏足那些宗门的地盘。
原以为得到这株大药之后,可以留给儿子小杜,让小杜能够洗髓伐毛,改变体质,可以在未来有机会拜入一个不错的宗门。
结束这种散修的苦日子。
结果这一切,随着那群年轻的宗门弟子出现,戛然而止。
一群人先是不由分说打伤了小杜的父亲,又盯上了小杜的漂亮母亲。
为了不让道侣遭受凌辱,小杜的父亲哀求那群人,并说出了那株他们特别在意并为之守了十几年的大药所在地址,希望这群人能放过他们。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小杜的母亲还是受到了凌辱,并在受辱过程中含恨自尽。
小杜的父亲被无情斩杀。
那株守了十几年的大药,自然也就成了人家的东西。
当年还很幼小的小杜,被寄养在父母朋友家里,因此躲过一劫。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几年,天赋不错的小杜在父母朋友的悉心照料下,成功突破到入道境界。
这对一个散修来说,相当艰难!
小杜心里非常感谢自己的养父,如果不是养父,他活不到今天,也不可能拥有这份修为。
但他更想报仇雪恨!
他从别人口中得知父母当年真正死因之后,就一直暗中追查。
但以他的能力,想要查出真相,实在太难了!
他们居住的地方,距离所有宗门势力都无比遥远,是真正的荒凉之地。
周围的那些大小宗门,星罗棋布遍布在这片疆域上。
就连大海捞针可能都比小杜查到仇家更容易。
用养父的话说,好好活着,好好修炼,一直到你的修行路尽,然后,可以想办法去人间,埋名隐姓,做个长寿的闲散富贵人,那才是我们的归宿!
小杜当时点头答应下来。
可实际上,父母之仇,却一刻也未曾忘记过。
他这些年拼命修炼,拼命提升自己,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用最低级的修行法,在二十几岁不到三十的年纪,成了一名入道修士,可不是为了想办法去人间当闲散富贵人的。
他要报仇!
无论那条路有多难,他都不会放弃!
这一天,小杜采药回来,突然看见养父坐在院子里哭。
又哭又笑。
这一幕直接把小杜给吓蒙了。
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赶紧扔下药篓,如同瞬移一般冲到养父跟前。
“爹,您怎么了?”
小杜的养父,虽然一身境界早已踏入入道巅峰,但因为修行法和资源所限,多年毫无寸进。
而且整个人看上去,异常苍老。
甚至要比他的真实年龄看着还要老。
满脸皱纹,如同纵横的沟壑,一双眼中,有泪水滚落下来。
看着小杜,突然咧嘴笑起来。
小杜被彻底吓坏了,差点当场哭出来。
这些年爷俩相依为命,要是养父有个三长两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世上的意义是什么。
“爹,您说话啊?到底怎么了?”
面容苍老的男人,拉起这位昔日好友夫妇儿子的手,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孩子,咱们有希望了!”
“啊?”小杜呆呆的看着自己养父。
没明白这是啥情况,心说莫非养父发现了一株大药?还是一条灵石矿脉?
他脑子里生出这念头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恐惧!
“爹,您……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咱不要……咱赶紧搬走吧!”小杜的声音都有些哆嗦。
他想给父母报仇不假,可就像养父说的,他不配!
以他现在的境界,知道了仇人是谁,又能如何呢?他敢去冲到人家面前,一刀剁了对方狗头吗?
要是养父真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那他们能守住吗?
会不会像当年他父母那样,守了十几年,最终却惨遭杀害?
小杜太害怕这种事情再度发生了。
“八大古教,联合发布一份声明……你看,我用纸抄回来了!有个凌云宗,不知什么来头,但却跟八大古教共同发布了这个声明,哦,对了,我想起来,这个凌云宗宗主,就是传说中那种传音玉的制作者!”
小杜的养父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小杜,道:“八大古教好啊!那个凌云宗的凌逸公子……也好啊!真想不到,我居然能在有生之年,等到这一天?”
说着,又忍不住伤心的道:“要是你爸妈活到今天……”
小杜从养父手中接过那张纸,看的时候,手都有些哆嗦,忍不住问道:“爹,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八大古教……他们真会在乎我们散修死活?”
老头瞪了他一眼:“可不许乱说话!八大古教好着呢!这件事千真万确!我从集市上回来,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我还遇到了几个熟悉的宗门弟子,他们看我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呢!”
小杜用力握着这张纸,眼泪簌簌流淌下来。
他仰起头,仰望头顶天空,心中只剩下一个声音:八大古教跟凌云宗共同成立的那个名字古怪的什么基金会,竟然愿意帮助散修……我是不是,有机会报仇了?
这时,听见养父在一旁喃喃道:“孩子,有机会了,先别想着报仇雪恨,修炼,崛起,然后观望一阵子,看那基金会,是不是真像他们说的那样,愿意为我们做主,愿意为我们伸冤……”
小杜握紧拳头,用力点点头:“爹,我都听您的!”
类似小杜这样的情况,在修行界的无数个角落正不断发生着。
如同一股瞬间刮起的风暴!
即将席卷整个修行界!
鸿蒙古教的秘密基地里,教主廉平平陪着凌逸,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然后转回头,看着凌逸,幽幽说道:“凌公子,你这是要彻底颠覆整个修行界,从而……”
他抿了抿嘴,没有再往下说。
凌逸笑了笑,问道:“教主怕吗?”
廉平平轻轻挑了挑眉梢:“不入圣,终究只是一只蝼蚁,为了这一步,老子等待了无尽岁月!所以,怕他个鸟?”
凌逸目光平静的看着廉平平:“我还要杀八大古教中的好多人呢!”
廉平平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
凌逸哈哈大笑,冲着廉平平抱拳施礼:“有教主这句话,晚辈就放心了!”
廉平平点点头:“我等道友一飞冲天!”
————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