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池州城。
本是一座府城,却因白旺的孤注一掷差点变成废墟,虽未经战火却被其拆的满城残垣断壁,又因征用民夫加之贼军奸淫掠劫弄得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惨不忍睹。
白旺大败而逃后,吕大器则令官兵帮助百姓重建家园,短短十余日城建民居已恢复七七八八,然百姓家破人亡的创伤只怕这辈子也恢复不了。
池州驻军数万粮草吃紧,在诸将入山追捕白旺时,吕大器坐镇城中派人急催后方,终于从水路先送来解了燃眉之急,但后续缺口还是很大的。
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吕大器看在眼中心中之痛无以复加,然官兵一路势如破竹将白旺击溃却令他感到无比欣慰,毕竟是自己同左良玉联手干了几年却越干越大的死对头啊,如今却被小太监一顿王八拳打的落荒而逃。
无论这次入山搜捕能否捉到白旺,但其经此重创数年内别想再起大风浪了,吕大器每思及此,便觉心旷神怡,直到当天晚间,山里头送来了消息,捉住了白旺。
虽然是死了,但吕大器还是激动的差点背过气了,数年死敌啊,他三沐三熏在城中等着要见见这个故人。
诸将出山后已是第二天中午,天气炎热,白旺的尸体虽经清洗却也开始肿胀,已是面目全非,吕大器看了一会儿长叹一口气,挥了挥手王体中的人则将其枭首以石灰保藏。
当天,吕大器在城中设宴庆功,席间诸将对王体中恭贺声不绝,当然也免不了各自嫉妒恨,只是这种情绪多掩藏在内心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王体中受宠若惊,他投诚之后诸将对他虽未表现出不屑但也多是不冷不热,眼下突然这么热乎他有点一时消化不了,然心里也明白,这些热乎全因擒白旺之功,这个功劳极有可能让自己封爵。
能不能封爵这事他现在心里七上八下,虽说小太监在众人之前许了诺,可是这事还是有变故的,他心虚的看了,屠元和贾外雄几人。
王体中知道,小太监随时可以杀同僚之罪抵下他擒白旺之功,甚至还可能因此让自己不光无功还有可能因罪受罚。
他无法肯定屠元几人当时有没有瞧见自己动手,但可以肯定这几人已经怀疑了,虽然他们表面上没有任何异状,甚至对自己还特别的热络。
但愿自己虚惊一场吧。
即便小太监知道自己杀了王杂毛,或许看在这一路战功赫赫不予追责,而且他不也特别厌恶王杂毛么……
可以说,王体中此时心里七上八下。
既擒杀了白旺,吕大器认为此次剿匪平乱便算大功告成,余下那些失地亦不攻自破,大军尽可休整,猜测用不了几日便可班师回京,哪知隔天,常宇军令抵达,令其同赵之龙,朱国弼,王体中率部继续进发,徐弘基,吴三桂,马科等人则留守池州待令。
一石激起千层浪,吕大器有些看不明白,同徐弘基,吴三桂等人猜测一番也摸不清常宇的用意,但军令不能违,当下便整顿兵马准备西进。
官兵从南京出发时是两万兵力,数场大战之后伤亡数千,能上战场的还有万五左右,而王体中投降时六千,此时仅余一半。
常宇令王体中全部进发,吕大器等人提兵两千共计五千,同时又令各部造册拟功,待东厂验证后上奏朝廷,有功当赏,这也是让诸将最欣喜的事了,当然若有冒功之举被发现了,那后果也很严重,这其中门道诸将心里都清楚的很,搁往年添油加醋的夸大战功甚至冒功时有发生,但如今小太监眼皮底下你试试!
安庆
一夜之间贼军投降献城,数千官兵入城令城中百姓惶恐不安喜忧参半,各种小心思都有,不过半日之后惶恐尽去,官兵大军并没有入城,入城的也无袭扰之举,仅在城头以及街道巡查,与往年满街**乱窜惹事形成了鲜明对比,让老百姓不禁好奇,这是谁的兵马,军纪如此严明。
李岩去了东流县见常宇,张庆臻暂管城中军务政务,他虽为勋贵但在军中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所以城外大营说话硬气的还是高杰和黄得功这两个不对付的硬茬子。
俩人不对付,所以李岩也不敢让他俩谁管谁,走前交代各自管好自己就行,不得惹事生非若造成严重后果必军法处置。
黄得功虽脾气火爆和高杰不对付,但其却也是大局为重,知道眼下军营暗流涌动,随时可能引发兵乱,所以不会主动找茬,甚至还传令麾下:若有异动,扑杀!
扑杀的对象有两个,一是程年东的降兵,另一个则是刘泽清的旧部。
程年东的降兵被约束在江畔的一处军营里,而且是被缴了械的,营外有高杰的兵马巡视不允许他们外出,同样也不允许别的人马靠近,而程年东就在军营里深居不出。
高杰这两天也是谨慎的好,因为他最清楚厉害,所以也没心情和黄得功口嗨将所有兵力和注意力就放在刘泽清部和程年东部身上。
因刘泽清被刺身亡,其麾下将士群情激动,随时都可能冲击程年东的军营大开杀戒为刘泽清报仇雪恨,而之所以还没动手就是忌惮高杰和黄得功。
黄得功倒还罢了,他若出手阻拦刘泽清部甚至可能与他火拼,但高杰出面刘泽清的几个部将就不得不给面子了。
毕竟刘泽清和高杰是结盟的,此时刘良佐被派遣西进,这边能依靠的也就只有高杰了,将来还有很多事要依仗他,所以这面子必须得给。
于是就在李岩前脚刚走,刘泽清手下几个部将便去找了高杰,请求让他出面做主,必须给交代,不能说李岩杀了那几个凶手这事就能完了的,那程年东必须死,必须的必须!
这事很为难高杰,不管背地里他同李岩怎么谋划的这件事,表面上他还得站在刘泽清旧部这边,可是要杀程年东的话,李岩第一个不会同意啊,那是他保的人。
而且若是杀了程年东,其麾下必反!
高杰只得安抚众人切莫冲动行事,其可待李岩回来再商议若无计的话自己再去求小太监,不管如何定给大家伙一个满意答复。
众人怒火这才稍稍平息,催促高杰去东流见常宇,高杰则借口李岩不回自己不能擅离,这是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