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李意涵来的时候,就和之前约好的,陈牧开着车子,亲自去了一趟机场接机。
两人许久没联系,本来应该是没什么话儿的,可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一个是小区聊天王,另一个是记者,走在一起根本不怕无话可说,所以见了面以后迅速进入状态,你一言我一语的就热聊起来。
“不错啊,现在身边都配保镖了,看来这两年你真是发了。”
“小发小发,就是请个保镖装装样子,其实他一点都不能打。”
“我听我哥说,你的生意做得连农业步都要采购的地步了,没错吧?”
“没你说得那么夸张,都是省里和市里的领导照顾而已。”
“那子钧哥因为你,在这里投资了几千万种田,这事儿总归是真的吧?”
“成大哥是个好人,他挺支持我的。”
“你居然给成大哥发好人卡,这事儿待会儿我要和子钧哥说一说……”
两人在车上聊得挺好的,没有冷场,可是陈牧却觉得他们之间生分了,至少没有了之前相处的感觉。
要知道陈牧其实是挺感谢李意涵的,撇开当初两人之间的小暧昧,李意涵离开以后在微博上帮忙宣传他的农家乐,又给很多亲戚朋友安利农家乐的好,为陈牧带来了很多客人,这都让陈牧非常领情。
尤其那一次,李意涵的几个亲戚闹事儿,她还帮着平事儿,陈牧别提多感激了。
要知道如果事情拿出去,虽然他不在乎,可对农家乐还是会有影响的。
所以由始至终,陈牧都愿意把李意涵当朋友。
李意涵之前突然说要来,陈牧就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事儿应该和李意乾有关系。
不过他并不介意,反正他不会答应李意乾所谓“投资”的建议,这事关牧雅的整体利益,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会坚守原则。
李意涵既然来了,他会好好接待,甚至以后李意涵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只要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会帮忙。
这才是朋友。
相互耍贫了几句,让大家变得熟悉一些,陈牧才问:“你最近怎么样,还在报社吗?还是另外去什么单位工作了?”
李意涵说:“我现在在宣传步工作。”
陈牧连忙流露出夸张的仰慕之色:“哇,大单位啊,这……这么说,你也算是领导了,呀,欢迎领导来视察工作,非常荣幸啊。”
“我就是个打杂的,别胡说八道。”
李意涵瞪了他一眼,又说:“还是说说你吧,你之前不是开加油站吗?顺带做农家乐,怎么这两年功夫,你就弄出一家高科技农林公司了?你的农家乐还在做吗?”
陈牧哈哈一笑,把自己的卡片拿出来,递给李意涵一张:“鄙人是牧雅林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名下还有牧雅旅游有限公司,不过现在很少管了,农家乐方面的业务已经交给我的一个合作伙伴。”
接过陈牧的名片,李意涵看了一眼,忍不住笑着说:“真是有模有样的,名下这都已经两家公司了,怕不是要搞出一个大集团公司来了吧?”
陈牧谦虚摆摆手:“都是大家照顾,没什么的。”
李意涵笑了笑,没说话了。
说实在,在来X市之前,她心里一直有点小踌躇,不知道来了以后,要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陈牧。
她总感觉自己来这里,是要讨好陈牧的,这样才能让陈牧答应哥哥的要求。
当然她更担心陈牧突然变成了“大老板”,性格上会不会也有所改变,以至于难以相处。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陈牧一点都没变。
聊起天来,还是那一副小坏小坏的嘴脸,让她感觉非常舒服。
她当初之所以觉得陈牧不错,就是因为陈牧这人说话很有趣,现在看来,这一点完全没有改变。
李意涵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只觉得有些事情是自己想太多了,多虑了。
陈牧不知道李意涵的心理活动,又问:“是了,领导,你现在既然在宣传步工作,那我这里有个事情,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
陈牧把网上被人黑的事情说了一遍,问道:“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理?”
李意涵在来之前,和哥哥有过一次详谈,知道陈牧在网上被人借着环境规划署方面的事情抹黑,这里面还牵涉到云家,云家似乎也推了一把。
从这一点来说,李意涵不无责任。
不过李意涵也不能和陈牧直说云家的事儿,所以想了想,就问了一句:“那网上的那些新闻的内容,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呀。”
“那你就不用管了。”
李意涵解释道:“你们公司正挂在农业步今年的采购名单上,如果事情真的闹大了,农业步那边是会处理的。”
云家在农业步动手脚,他们李家已经打过招呼了,让云家不要乱来。
至于网上的那些新闻,属于牧雅在国外的竞争对手抹黑,这和公家没关系,一般情况下公家不会管。
不过这一次农业步才刚把牧雅挂到官网上,就被人攻击了,这事儿农业步不会白看着,肯定会适当处理的,所以陈牧还真的不用担心。
李意涵明白这里面的一些门门道道,给陈牧稍微解释一下后,陈牧很快就明白了。
“这么说,我还真不用担心了。”
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那两千万该怎么要回来了,陈牧觉得这够呛得很,他一点渠道都没有,只能干等着。
和李意涵又聊了几句,陈牧笑着问:“交男朋友了吗?”
李意涵怔了一怔,先摇了摇头回了一句没有,然后反问:“怎么,你准备追我啊?”
“没有没有,我哪够得着你呀。”
陈牧笑了笑,仿佛宣布喜讯似的又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李意涵在来之前就听哥哥提起过,说陈牧现在公司的许多项专利技术,都是陈牧的女朋友搞出来的,非常了不起。
虽然她已经知道陈牧有女朋友的事儿,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见陈牧自陈有女朋友,她的心里忍不住立即冒起来一份淡淡的失落……这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应该被称为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