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呦呵,不错,巫族秘法当真是神奇,我的五色神光隔绝对手可以借用的五行之力,这才能让别人不能借助五行遁术逃走,这巫族秘法的地行之术根本不用借助土行之力,我居然没有察觉到半点土行之力的波动,当真可以以神奇著称!”
李靖见自己引以为傲的贴身肉搏之术,已经对这孔宣无效,刚才那种全力一击被五行流转的力量引开的感觉,就仿佛一拳打在空气之中,甚是憋闷,李靖心中动念,既然如此,那么久用自己一般很少显露的雷法试试,自己这雷法炼化自当年玄元真君的那个葫芦法宝,本来当做底牌,现在这种时刻,也顾不上许多了!
念及至此,李靖沟通眉心的那个雷纹,手中掐动法决,大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九天神雷听我号令,紫霄神雷,落!”
只见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块黑的有些发紫的雷云,这雷云一出现,就给所有修道之士以压迫感,特别是如姜子牙这种仙道未成的修士,基本就是两股战战,被压的仿佛都喘不过气来,还好燃灯道人神通不俗,而且那雷云也不是专门针对姜子牙的,燃灯道人随手一挥,一道结界打出,助西岐众修士抵抗那雷云的威压。
李靖之前也用过雷法,但是从没有过这样的威力,现在李靖元神修为已经到了天仙,这次雷法的施展,李靖冒险用了元神之力,没想到这法术还是需要元神大法支持,才能有如此威力,李靖对自己的雷法相当满意,现在李靖还是天仙,若李靖到时候元神也成就金仙,单凭这雷法一道,就可以超越一般金仙。
而此时的孔宣也感觉到这雷云的压迫,孔宣的面容此时才第一次郑重了起来,只见孔宣脸上五色光芒闪动,最后竟然模糊原本的样貌,让人看不出孔宣面容是什么样的,被五色光华包裹的孔宣没有等紫霄神雷降下,而是长身而起,直接迎上了雷云。
这一幕让包括李靖在内的众人大吃一惊,要知道李靖现在用的可是紫霄神雷,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敌的,就是李靖自己也不敢真正的用肉体去硬抗这紫霄神雷,而孔宣居然直接迎向雷云,那简直比硬抗紫霄神雷还可怕!
就在孔宣要接近那雷云之时,身上五色光华一闪,直接刷向了那紫黑色的雷云,那雷云仿佛是有灵性一般,他仿佛被孔宣的举动激怒了一般,瞬间脱离了李靖的控制,李靖此时发现,无论是自己掐法决,还是念动控制神雷控制之法,却都影响不到那再次膨胀的雷云。
李靖此时面色阴沉,李靖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人算计了一般,现在这雷云明显还有膨胀的架势,已经远远超过自己能控制的极限,而那孔宣却怡然不惧,只听天空之中的那道孤高的身影之后,出现五个一模一样的五个孔宣。
“不敢与某家光明正大的交手,借李靖的势算什么?既然你要玩,某就陪你!”
孔宣说着,六个孔宣同时掐着一个古怪的法印,随后那个身着五色服饰,对应着先天五行的五个分身飞掠而出,组成一个奇怪的法阵,这五人气息流转,彼此互通,而那雷云被困在其中,仿佛是失去了支撑,不再膨胀,不过此时开始喷吐着一个个球形的闪电,不断的击打着孔宣分身组成的阵法。
李靖此时才算是开了眼界,原来大如霹雳,横绝天际的雷电根本不是世间最厉害的闪电,而那球形的才是可以让天地变色,日月失去其光辉的雷电,不过就算那雷电每次炸响,都释放这可怖的威力,但是即使如此,也没有撼动孔宣对雷云的封锁。
“既然你对某家出手,就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咄~~~”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那孔宣的五个分身同时大喝一声,法印猛地变化,突然天际之间出现一个黑黝黝的空洞,那紫黑色的雷云仿佛被那黑洞吸住了一般,直接没入了那黑黝黝的空洞之中,而那雷云即使落入空洞之中还隐隐炸响。
“闭!”
在雷云完全进入黑黝黝的空洞之中之后,五个分身的法印再次变化,大喝一声,之后,那黑黝黝的空洞慢慢的开始闭合,最终就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天空之中一般,而那孔宣的五个分身回头朝天空中的某处看了一眼,化作五色的光华,隐在孔宣的身后。
此时李靖算是开了眼界,这法术居然能达到如此的境界?李靖知道,这孔宣刚才对自己已经是手下留情,好让自己全力以赴,不过李靖此时已经知道孔宣的心意,李靖干脆抛去所谓的输赢的杂念,那就全力出手罢了,反正都是输,不如输的体面些。
念及至此,李靖深吸了口气,身形一晃,施展起大小如意来,李靖身形暴涨到近千丈高,此时的句芒手杖也换成了摄魂,拧身向前,手中摄魂犹如巨大的天柱一般,横扫向了孔宣,李靖用出这个法天象地的神通,众人都是没有半点意外,毕竟李靖在阐教之时与杨戬争斗,就用过此法。
众人把目光投向了孔宣,孔宣眯着眼睛看着高大的李靖,身子一晃,五色光华闪动,幻化成五把长剑,横在胸前,也不见孔宣怎么指挥,那五把飞剑就盘旋而起,纷纷绕着李靖巨大的摄魂枪盘旋,李靖犹如天柱一般的摄魂在抡的时候,带起的气势,在瞬息之间,就五把飞剑铰的七零八落。
最后解除锁定的空心管五把长剑一合,形成一把五彩斑斓的巨大宝剑,直接迎向了摄魂,李靖的巨力以及摄魂抡动之时自身的惯性,在碰到那五彩斑斓的宝剑之时,就消失不见,如泥牛入海一般,李靖大吃一惊,这五色神光可以泄力可以理解,五行流转形成轮回,可是自己如此的巨力,居然在这一瞬间就被破,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不过李靖稳了稳心神,身子再次一拧,手中的摄魂再次抖动,再次化成一条巨蟒,朝着孔宣咬去,这大枪抖动之间,李靖已经用上浑身的实力,没有留下半点的余力,而此时的孔宣还是那么一脸淡然,那五彩斑斓的宝剑,见空中一划,仿佛虚空都被割破一般,李靖那滔天的攻势,也被放逐虚空之外,根本对孔宣没形成半点威胁。
李靖见此,面色阴晴不定,这肉搏之术对已经掌握空间之力的孔宣来说,根本不起作用,自己这法天象地现在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李靖知道,不能如此下去,咬了咬牙,手中法决一掐,朝东方一指,厉声大喝道:“移山填海!!”
只见李靖也不知道从何方慑拿过来两座大山,朝着孔宣掷了过去,这正是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中的移山填海,乃是慑拿大山,用以镇压对手,现在李靖修行的这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还没到家,若是修到大成,慑拿星辰用来镇压对手,现在李靖也就慑拿几座山脉罢了。
“这就是天罡三十六班变化之术?李靖你真不错,短短的十数年,你就学会这么多?不过这神通对某家无效,还给你!”
孔宣神情不便,仿佛现在是在跟李靖切磋一般,一边点评李靖的攻击,一便借下李靖的攻击,只见孔宣还是那五色光华一闪,原本被投掷过来的两座大山,凝立在空中,随后孔宣一甩衣袖,那两座大山再次朝李靖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