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欧陆战争的结束,不仅意味着奥地利拿到了欧陆霸权,更重要的是悬在奥地利头上的利剑不复存在。
看看《对法处置草案》就知道,奥地利这次是把盟友们喂得饱饱的,同样也将仇恨拉得满满的。
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法奥关系会有多么糟糕。不过这都是小问题,仇恨值高分担的国家也多。
吃下去的肉不能吐出来,到了现在这一步,法国人想要东山再起,先要问周边邻居们答不答应。
今时不同往日,战前法国人可以蔑视这些邻居,战后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没落的西班牙虽然实力不济,可是人家块头大啊!现在又收回了富饶的鲁西永地区,实力还会进一步发展。
刚刚复国的撒丁王国,暂时指望不上,不过发展潜力却不小,在反法的问题上还有意大利众邦国的支持。有了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大家肯定不想来第二次。
元气大伤的比利时,实力是不咋地,可比法仇深似海,妥妥的是反法急先锋。
山地之国瑞士,国力虽然不咋地,可大名鼎鼎的瑞士雇佣兵大家都知道,绝对是难啃的骨头。
法兰西想要东山再起,无论从哪个方向取得突破,都是难如登天。尤其是奥地利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稍微动静大了点儿,又是一次反法战争。
按照智囊团的分析,战后西、瑞、比、撒四国加起来综合国力就顶得上法兰西了。只要不让法国人各个击破,封锁网是牢不可破。
西线的威胁不复存在,欧洲大陆也就和平了。只要奥地利不主动搞事情,就没有人能够搞得起事情。
作为一名和平主义者,弗朗茨决定在未来的岁月里少出去折腾,没事就窝在家里种田。
好吧,这些都是忽悠人的。真相是奥地利吃撑了,需要停下来消化。
战争是吞金兽,别看奥地利这次赢得似乎很轻松,实际上维也纳政府也是债台高筑。
为了支撑这场战争,奥地利不仅打光了国库,还向银行借了8亿神盾,先后向民间发动了三次战争债券,共计7.6亿神盾。
如果只是增加十几亿债务,那也不值得弗朗茨忧心。毕竟维也纳政府财政状况良好,承担这点儿债务没压力。
问题是德奥合并已经开始,别的地区不需要奥地利支持多少,莱茵兰地区的重建开销却是少不了的。
在这个问题上,不要指望德意志联邦政府能掏钱,他们早就是债台高筑。
前不久还因为拖欠工资,导致闹出了公职人员大罢工,汉诺威那位橡皮章皇帝早就撒手不管了。
按照之前约定,维也纳和会过后乔治一世就要宣布解散联邦,然后放弃皇位。反正都和自己没关系了,自然是破罐子破摔。
最后还是弗朗茨看不过去,支援了一笔款子,才让政府正常运转下去。
真正倒霉的还是德意志联邦政府的债主们,债务人没有了,又找不到承担债务的继承人,债权自然也就消失了。
下面的邦国政府不会认账,弗朗茨同样不会承认这笔债务。不管官司打到什么地方,谁也不能说神圣罗马帝国是德意志联邦的继承人。
债务可以不继承,领土却是要接收的。莱茵兰地区是德意志联邦政府直辖区,不属于任何一个邦国,合并后自然会变成维也纳政府直辖区。
没得说,既然是中央政府的直辖区,自然就要由中央政府拨款重建了。下面的邦国最多人道主义上支援一点儿,法律上他们是不承担责任的。
几百万人的返乡安置,从衣食住行到工作岗位,都需要维也纳政府来解决,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相比之下,新占领区的建设就不算什么。尽管同样开销巨大,可是时间上没有要求啊!
遣返了当地人,就变成了无人区,维也纳政府可以想什么时候开发,就什么时候开发。
除了这些开销外,还有一个巨坑要填。战争进行到现在,奥地利军队同样付出了惨重代价,伤亡抚恤也是一笔天文数字。
截至到目前为止,维也纳政府已经累计发放抚恤金4.6亿神盾。这还不是结束,费用超过10亿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就看军功田能够充抵多少了,要是士兵们都选择拿现金,估摸着维也纳政府距离破产也不远了。
把所有的开销加在一起,因为这场战争,维也纳政府需要支出的最终费用,绝对不会低于五十亿神盾。
因为战争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更是高达七十亿神盾,间接经济甚至超过了一百五十亿神盾。
单纯算经济账,让法国人赔几百亿神盾,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
然而,现实非常的残酷,要求提得再多,人家没钱就是没钱。甭管赔款金额设置多高,最后能拿到手也只是人家兜里有的。
如果不是收获了大量的殖民地,同时扫清了统一德意志地区障碍,并且奠定了奥地利的欧陆霸主地位,这场战争维也纳政府就赔掉裤衩了。
从这方面来说,弗朗茨不得不感谢法国人家底丰厚。对比一下原时空的一战就知道,作为战胜国的英法,都赔掉了裤衩。
有了这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弗朗茨终于明白二战前英法为什么要玩儿绥靖政策了。不是政客们不知道风险,实在是他们已经打不起了。
“和平是打出来的”。这句话的含义,在这里可谓是真正意义上体现了出来。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奥地利是打不起了。幸好这场战争只持续了一年,要是持续个三五年,那就真的是动摇根基了。
想到了这里,弗朗茨就佩服起了沙皇政府。近东战争、普俄战争、英俄战争……从弗朗茨继位以来,俄罗斯帝国就没有太平过,几乎每隔十来年就要来上一次。
经历了这么多次战争,沙皇政府不仅坚持了下来,统治基础都没有被动摇,甚至国内的矛盾比原时空还要少。
当然,国内矛盾缓和也是有代价的。俄罗斯帝国的人口比原时空同期少了足足两千万,工业总量也远远比不上历史同期,唯一超过原时空的的大概只有领土和农业了。
综合国力下降了,政权却稳定了。本该是一个笑话的,却真的发生了。
不过仔细研究历史,就会发现类似的事情,在历史上不只发生了一次。
每一次改朝换代之后,都会造成大量的人口死亡,然后社会矛盾缓解,只要统治阶级不作死,一个盛世就来了。
俄罗斯帝国的情况也差不多,沙皇政府撑过了最危险的战争时期成为了胜利者,现在自然要享受胜利果实。
从这方面来看,中世纪欧洲大陆经常发动战争,也不仅仅只是贵族领主们好战,其中未尝没有利用战争减少人口的意图。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反法同盟沉浸于反法战争的胜利中时,英国人也没有闲着,趁法国人战败无暇顾忌海外的当口,悍然出兵入侵法属中南半岛。
不对,暂时还不能确定是入侵。英国人拿出了同波拿巴王朝签订的殖民地转让协议,如果内容属实的话,那就只是一次普通的殖民地交易。
毫无疑问,欧洲大陆上败得那么惨,远在海外的法国殖民政府自然没有抵抗英国人的决心。
见到了殖民地转让协议,也不管是不是真的,一个个殖民政府都纷纷投降了。
不对,应该说是进行了领土移交。英国人虽然接管了殖民地,法军却没有被缴械,更没有进入战俘营。
海外的高歌猛进,没有让英国政府感到欣慰。眼瞅着维也纳和会召开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格莱斯顿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
海外吃的再多,那也只是一些残羹冷炙。反法同盟的势力延伸不到,才让他们捡了一个便宜。
这样的便宜对目前的国际局势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本就孤立的不列颠,变得更加孤立了。
原来的盟友、小弟,现在通通都不存在了。只能说反法同盟的优势太明显了,不管伦敦政府如何拉拢,就是没有欧洲国家和他们站在一起。
原本还准备在维也纳和会上搞事情的格莱斯顿,现在也没有了兴致。现在的国际局势非常明显,只要反法同盟不解散,欧洲大陆就没有他们的话语权。
外交大臣乔治:“根据驻维也纳使馆传来的消息,反法同盟的闭门会议已经结束。具体内容暂时不得而知,不过他们已经驱逐法国人了。
奥地利、比利时、瑞士、西班牙、撒丁等国都采取了行动,纷纷驱逐边界地区的法国人。
初步估计,反法同盟已经达成了瓜分法兰西的协议。现在的驱逐行动,多半是为了接下来的领土吞并做准备。
因为之前法军在德意志地区采取过类似的行动,反法同盟现在要进行报复,我们也不好在道义上进行谴责。”
这年头还不流行圣母,血债血偿才是时代主流。欧陆战争是法国人发起的侵略战争,反法同盟报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反法同盟太强大了“亿”点。绝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是反法同盟中的一员,为数不多的几个中立国也跟着的站了队。
欧洲大陆立场一致,不列颠的超然地位自然是不复存在。直接站在反法同盟的对立面,伦敦政府也怂。
收到这个噩耗,格莱斯顿眉头皱得更紧了:“不惜一切代价搞清楚条约内容,在此之前先别忙着表明立场。
外交部继续和俄西两国沟通,太过强大的奥地利不符合他们的利益,鼓动他们出来争夺战利品。”
这是一个阳谋,每一个欧洲大国都有一个欧陆霸主梦,俄西两国也不例外。
奥地利已经成为了是他们通往霸主路上的最大绊脚石,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不介意踢开。
乔治摇了摇头:“首相阁下,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西班牙已经没落,现在还忙着反攻菲律宾,正是需要奥地利支持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翻脸。
俄国人确实是野心勃勃,但他们西进的路已经被堵死了,没有足够的把握,他们是不会和奥地利翻脸的。”
“潜在”竞争对手,那也只是“潜在”。西班牙实力太差,没有争夺霸权的资本;俄国人有实力不假,可沙皇政府也不傻。
争夺战利品容易,问题是要吃的下去才行。无论是瓜分法兰西的本土,还是争夺海外殖民地,都需要一支强大的海军做后盾。
这恰好是俄罗斯帝国不具备的。为了得不到的东西和盟友翻脸,只有脑子进水了才有可能发生。
格莱斯顿猛的一拍桌子:“做不到也要做,反法同盟太强大了,我们不能直接和他们争锋,只能从内部进行瓦解。
如果不能说服俄西两国反奥,那就想办法加入联盟。总之,不列颠不能被欧洲世界孤立。”
搞不过就加入,这是不列颠的传统技能。遥想当年法奥都是盟友,然而在不列颠加入过后,两国很快就形同陌路。
如果有国际关系学家,研究这一段历史的话,就会发现法奥关系存在着一个明显的转折期。
在三国同盟建立前,两国可以说是蜜月期;三国同盟建立后,两国矛盾就不断激化,直接导致联盟解体。
从这方面来看,不列颠在这场欧陆战争中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只不过错估了双方的实力,导致后期玩儿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