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世界旅行家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旅行家
坐在房间角落糊纸盒,江浩现在做的已经熟手,闭着眼睛都能操作。
旁边老刘头也是这样,微眯着眼睛,手里不停,嘴里小声念着《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妙经》,就像老道修行一样。
其实说起来,手里糊纸盒,和手里敲木鱼捻佛珠有什么区别吗?
不知道念了多少遍,老刘头停下,看了江浩一眼问道:“你进来多少天了?”
“今天正好是30天,整整一个月了。”江浩道。
在里面的日子,绝对是一天天数着过,江浩对日子记得非常清楚。
“快了。”老刘头道。
“什么快了?”
“你单人单案,最多羁押37天,估计快要走审判起诉程序了。”老刘道。
自己就要接受审判了吗?
这让江浩心里难受。
就在这时,一个狱警过来,所有犯人立马精神了一下,手里的活做的更快了。
“江浩,提审。”狱警喊道。
刚刚老刘头还在说自己的事情,这就来了,估计是签文书,要走审判程序了,甚至有可能这次来的是法院的人。
跟着管教来到讯问室,江浩看到铁栏杆对面的人却有些惊讶,是那个主办自己案件的老警察。
老警察看到江浩笑了笑,“呵呵,看到我是不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会是我吧?”
“我以为是检察院或者法院的人呢。”江浩道。
老警察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江浩,“是好消息,你看看这个。”
江浩接过文件,看到标题后身体就是一阵,心里生出一阵狂喜激动。
“关于建议对犯罪嫌疑人江浩作出不予起诉的法律意见书”。
老警察道:“原本你的案件,已经走到法院阶段了,可就在前天,你救得那个女人柳玉洁,忽然找到刑警队,交给我们一份行车记录仪里的录像资料,里面清晰记录下当时发生的经过。”
“那两个男人拖拽柳玉洁,柳玉洁挣扎求救,然后你出现,那两个人主动攻击你,你反击打了他们,最后他们逃走,整个过程记录的非常清楚。”
“柳玉洁也重新做了笔录,她说,当时她还是有意识的,记得当时打之前看,我问她之前为什么不说,现在想起来了,她说是因为不想惹麻烦,没想到会给救我的人造成这么大伤害,心里不忍,所以才来了。”
“我猜测这里面有内情,不过不好查实,拿到她的证词,尤其是这份录像资料非常关键,证实了当时现场发生的一切。”
“我们赶紧提交检察院,检察院要回你的卷宗,经过分析,认定你的行为属于对受害人实施救助,打人伤害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甚至你的行为,应该算见义勇为。”
“新的正当防卫解释正好前些日子下来,比如对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可以实施防卫。”
“对拉拽公交方向盘、殴打司机的行为,可以实施防卫。”
“努力避免冲突仍造继续侵害的,还击算防卫。”
“尤其有一条,在嫌疑人实施不法侵害时,比如杀人、抢劫、强奸、绑架、拐卖侵犯妇女、儿童的案件,做出反击阻止算正当行为,甚至可以实施特殊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还有很多,我就不和你说了,现在有了证据证明你是为了阻止不法侵害的发生,而且是对方出手在前,你做出反应是正当的,不用付任何法律责任,甚至应该奖励。”
“对了,你打的那两个家伙已经被抓了,涉嫌猥亵妇女。”
江浩看着文书心情激动,自己终于沉冤得雪。
被抓时他没有哭。
在看守所他没有哭。
可这一刻,他有要落泪的冲动。
“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江浩问道。
“当然,这里有几份手续,你签了字,领回自己的东西就可以出去了,这里比较偏,我带你一起回市区。”老警察道。
江浩接过笔赶紧签字。
……
江浩被提审始终没回监室,发晚饭时刘老头问狱警什么情况,狱警笑着道:“江浩的事情翻案了,无罪释放,还给定了个见义勇为,呵呵。”
听到这话,老刘头笑了,嘴里默默念起太上救苦经。
江浩来看守所坐的警车,回市区也是坐的警车,这也算一个轮回吧。
路上老警察和江浩闲聊,说起那个女人,江浩很好奇,她为什么隔了这么久才拿出那些东西。
老警察摇摇头,“不好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不过那个女人很奇怪,之前不说的时候,我找她她一直推脱说外出旅游了。这次拿来证据,我今天找她想要补充材料,她又说出去旅游了,看架势是不想见我们。”
……
柳玉洁确实离开了滨海。
这段日子,她一直在煎熬中度过,因为这件事情,男人拿到了二百万工程款,比预计的少很多,不过已经很高兴。
有天晚上男人来她这里住,拿出手机给她看视频,“这就是你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容,录的清清楚楚,这两个小子就是对你图谋不轨,呵呵。”
“虽然只要回二百万,可有这份证据在,以后我还可以从楚总那里要钱,算是一个威胁证据,呵呵呵。”
男人在她身上鼓捣了三分钟,洗澡用去三十分钟,期间女人拿出男人手机,输入偷偷记住的密码,又看了一遍视频。
她看到了自己的狼狈,自己的无助挣扎,如果不是那个外卖小哥出现,自己一定会被他们拖到黑暗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
她看了一眼浴室,悄悄把这份视频给自己手机传了一份。
之后的日子,
柳玉洁依旧在纠结中度日。
忽然有一天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死了,下了地狱,被各种审判,其中最重的一条就是冤枉了一个好人,她被判入地狱十六层火山地狱,日日受烈火灼烤,痛苦不堪。
柳玉洁猛然惊醒。
满头大汗大口喘气。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纠结那个外卖小哥的事情,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第二天,女人卖了那辆mini车,来到警局,交上视频,重新做了一份笔录,带着卡里的五六十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滨海。
警察动作很快,抓了那两个嫌疑人,在录像证据面前,两个家伙不得不承认。
楚总很恼火,给奔驰男打过去电话,“之前你怎么说的,我内侄被警察抓走了,警察有了视频证据,就是车上行车记录仪的录像,你女人去了警局做了笔录,说我内侄猥亵她,我问你怎么会这样?”
男人很诧异,“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
“哼。”
啪的一声,楚总挂断电话。
奔驰男赶紧给柳玉洁打电话,可他发现电话竟然变成了空号,发微信发现已被拉黑。
着急忙慌的跑去小区,房子已经人去楼空,女人的东西都搬走了。
男人终于醒悟过来了,妈的,那个女人早有准备,跑了,更让他生气的是,现在得罪了楚总,他那一千八百多万的工程款怕是难了。
“臭婊子,你个臭婊子,吃我的喝我的,养了你两年,花了我一百多万,最后你他妈狠狠摆我一道。”
男人不甘心,跑去查监控,想要看看女人的汽车在哪里,可是最后他竟然找到了二手车贩子那里。
妈的,这个女人做的还真彻底,车也卖了,这下彻底失去联系了。
柳玉洁坐车离开滨海,看着远处的大山大海,她的心情忽然间变得开朗起来。
有时候做出选择,离开现在的生活未必是一件坏事。
她现在心情很放松,感觉像获得了新生。
她准备找一个地方,好好生活,然后找一个爱自己,自己也喜欢的老实人嫁了。
……
江浩回到滨海时,已经是黄昏时分。
回到出租房,只有打满绷带的电瓶车迎接自己,一个月没住人,房间散发着一股子霉味。
一个月没浇水,发财树的叶子都快掉光了,江浩赶紧给它浇了一盆水。
现在已经进入12月,天气转冷,他不敢在水龙头那里用凉水洗澡。
江浩换了一身衣服,把电瓶按上,骑车上街,找了一家大众洗浴,进去好好泡了一个澡,搓的干干净净,洗去一身晦气。
泡澡出来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江浩试着给王宝华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却关机了,他自己找了一个烧烤摊,要了两个菜和十几支烤串,又要了一瓶53度的红星二锅头。
倒了一杯酒,江浩看着酒花,二两的杯子一口干了,旁边桌上的人看到江浩这喝酒的架势都有些侧目。
吃了一个月的监狱饭,外面随便一个菜像山珍海味一样。
之前在外面没觉得如何,进了监狱才知道,自由是多么可贵的一件事情。
一口菜一杯酒,江浩庆祝自己沉冤得雪,重获自由。
今天他想喝醉,醉了就可以好好睡一觉,就当做了一场梦,醒来后什么也不记得,然后重新开始。
一瓶53度的白酒,江浩几口就喝干了,没多少感觉啊,“老板,再来一瓶。”
老板又拿来一瓶红星,笑着道:“兄弟,刚刚看你喝酒,你这酒量可厉害哟。”
打开第二瓶酒,江浩不多时江浩又喝干了。
他喝酒的动作,不止引起老板,也引起周围桌的注意,很多人看着他喝酒,自己都忘记吃菜了。
“好家伙,坐下没十分钟,菜没吃几口,53度的二锅头喝了两瓶,这酒量没边了。”
“就凭这酒量,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这受得了吗,我之前最多喝过一斤多,然后就送医院输液去了。”
江浩没理会别人的嘀咕聊天,对老板喊道,“老板,再来一瓶。”
老板拿着酒过来,放在桌上却没松手,“兄弟,你还行吗,酒这东西适量就好,喝多了伤身。”
“没事。”江浩接过酒又喝起来。
这一瓶,江浩放慢了喝,三瓶酒下肚,终于有了些醉意,菜也吃好了,算账走人。
众人看江浩清醒的算账离开,骑上电瓶车一点不晃,全都惊讶不以,今天算是遇到喝酒的高人了,三瓶53度的白酒,一点事儿没有,绝对能算是奇人了。
路上路灯昏黄,照亮街道。
江浩骑着车一个个路过,身影不断拉长缩短,这让他又想起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他把车停在一杆路灯下,让灯光照着他。
掏出手机,给家里打过去。
“妈,你身体还好吗,我爸身体好吗,这个月太忙了,忙的都没给你们打电话。”
“我挺好的,吃的好睡得好,你们放心。”
“过年放假啊,快了,再有一个月就放假了,到时候回去。”
……
和父母通过电话,江浩已经满脸泪痕。
他忽然想起一首歌,
打开放歌软件,音乐响起,江浩开始给自己自拍。
“微微凉凉长街中,
夜雨极缠绵缠着我,
如同明了人空虚……”。
这首歌的名字叫《痛哭》,郭富城的粤语歌,江浩天生嗓子好,唱歌有天赋,在上大学时也曾经参加过唱歌社团,学过一段时间的唱歌。
今天他心头思绪烦乱,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