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昊阳虽好,终非久留之地,荒域世界才是秦宇,必须战斗的地方。
不过此时,他并未直接离开,而是降临到了,另外一处地方——主宰遗迹!
当年,秦宇曾在此地,第一次接触荒域来人,跟那一族和西荒修行者大战,如今回想,依旧是历历在目
只不过如今,当年的封印已经破碎,原本应该在这里的夭桃,则已经不知去向。
既然桃女是分魂,那夭桃破碎封印后,又去了什么地方?果然,她也不在了啊。
这让秦宇失去了,最后一条线索,去继续追查这件事情,吐出口气他转身离开,“昊阳。”
下一刻秦宇身影,出现在光明、黑暗对峙之地,两者本是一体,只是在跨越某个无形的界线之后,属性就开始转变。
光黑本是一体!
秦宇目光微闪,“你与深渊……”
昊阳意志道:“只有一个可以活下去。”他看着秦宇,“我希望是我。”
秦宇道:“本宗不能给你保证,但你若能如你所言,我会尽力帮你。”
昊阳意志点头,“这便够了。”他略微沉默,道:“秦宇,你身上隐藏了太多秘密,希望你能尽快确定……你究竟是什么人。”
秦宇一步跨出,“本宗,也很想知道。”
他出身那一族,是秦七七的哥哥,可他又绝对不止,只有这个身份。谜团一个又一个的浮现,但秦宇觉得,他距离最终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一步跨入深渊。
轰隆隆——
无尽黑暗翻滚,携带极致冰寒气息,如惊涛骇浪大潮,“轰隆隆”席卷而来。
“我记得你的气息!”
“她在哪?”
深渊意志嘶吼,透出炙热、贪婪。
秦宇抬头,直面扑来的黑暗,抬手一握。
嗡——
山河剑出现,落在他手中,向前一斩。似开天辟地,眼前无尽黑暗,瞬间从中分开。
伴随着的,是深渊意志的愤怒咆哮。
秦宇一步迈出,直接进入通道,身后是翻山倒海般的动静,深渊意志彻底发疯。
可任凭它如何狂怒,都没办法进入通道。
渐渐地,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小,秦宇感受到了,一份陌生而又亲切的气息。
那是……大秦的气息!
果然,随着神国与“秦国”相融,他与大秦之间的关系,也随之再进一步。
到头了。
唰——
秦宇回到当初的小院。
渔夫正等在这里,面露焦急,见秦宇出来,急忙道:“秦宗主,我族通道随机轮转,将会通往不同的地方,你这次是……嗯,因为这些通道,涉及我族隐秘,所以冒昧询问。”
秦宇知道,他为何焦急,西南荒域碎界可是一个香饽饽,已毁灭的那一族想要,西荒想要,便是大秦也希望,可以将其收入掌控。
否则也就不会出现,当年西南荒域碎界一场浩劫,整个荒域都被炸碎的惨剧。
上古遗民一脉,失去了天地主导者地位,被大秦追杀的狼狈逃窜,成为丧家之犬后迫切想要找到一处落脚之地,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很可惜他们的目标,跟秦宇是一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本宗去见了一些故人,渔夫你莫非是想,打探本宗的跟脚吗?”
渔夫脸色一变,“本圣绝无此意!”刚才的话题,却怎么都不能,再继续说下去。否则,打听秦宇的跟脚,这跟找死有啥区别?
而且,今天的秦宇,尽管神色平静,可他眼眸深处依旧,藏着一圈浅浅的红色。
渔夫从中感受到了危险,直接闭嘴!他很聪明,为自己避免了一桩大祸,否则秦宇绝不介意,今日拿他开刀。
因为,他要成真皇!
抛开周身谜团不说,只有自身够强,才有资格去寻找答案。而肉肉既然已经,为他铺好了修炼道路,那他就继续走下去。
秦宇转身便走,两步后停下,道:“渔夫,你可以向上古遗民,转达本宗的意志。”
“大秦追杀你们,而本宗则可以,给上古遗民一脉提供庇护,确保你们的安全,给予你们繁衍生息的地方。”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本宗要收到,来自你们的效忠。”
渔夫面露震动,瞪大眼睛看着秦宇。
“本宗身上虽有酒气,但我并未喝多,所说皆是事实。”
“你可以不信,但这是本宗,给你们另外的一个选择。”
“上古遗民一脉可以再等等,看清楚后,再做出决定……但本宗希望,这一日不要太晚,否则这个承诺或许会取消,或者大打折扣。”
唰——
秦宇消失不见。
渔夫陷入沉默,脸上依旧充满震动之意。
秦宇的意思,是他要对抗的大秦,站在秦皇的对立面,庇护上古遗民一脉不受追杀。
哪怕明知道,秦宇如今实力强大,表现深不可测,但在渔夫听来这依旧是,如痴人说梦一般。
秦皇,那可是秦皇,永恒不败天下无敌的存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抗衡秦皇,哪怕是十三楼。
对这点,上古遗民一脉,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秦宇的这些话,渔夫震动之后,只能暂时压下。
可脑海中,却又忍不住的,浮现出他离开时的表情……或许,他应该将这个选择转达回去。
毕竟如秦宇所言,上古遗民一脉,完全不必现在就做出决定,他们可以等等看。
若万一……
渔夫摇头,这可能性实在太低太低,近乎可以忽略。
而此时,秦宇已经出现在,他的“秦国”之中,眼前是帝都咸阳。
拂袖一挥,凤凰尸体出现。
接着,秦宇抬手向前一抓。
空间蓦地破碎,出现一条通道,下一刻怪叫声从中传来,一只拥有华丽外观,威武气息的大号野鸡,从中滚了出来。
“谁!”
“告诉你,本大爷的主子,是天上地下第一人秦宇!”
“敢动我,我家主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谁都别想逃!”
秦宇冷笑着,踹了它一脚,“夯货,少在这卖乖,你难道感知不到,属于神国的气息?”
一句话,就拆穿它的表演。
野鸡霸王心中一痛,心想秦宇这煞星,说话是越来越直接,一点也不顾及它的感受了。
实在是过分!
可表面上,却不流露半点,尖叫一声扑过来,“啊,主子是你,我实在太想念你啦!”
白菲菲站在旁边,脸色古怪。
秦宇拂袖一挥,将扑来这货扫到旁边,“好了,少在这装蒜,不然把你交给她。”
白菲菲上前一步,微笑道:“小鸡-鸡,姐姐告诉你,我最擅长的就是吃鸡哦,各种型号都能对付。”
野鸡霸王“嘭”的一声,直挺挺倒地。
又在下一刻,猛地翻身而起,扑闪着翅膀奔向秦宇,惨叫道:“主子救命啊,这娘们凶猛!”
秦宇淡淡道:“说话注意点,白菲菲真要吃你,我可没办法。”
“不要啊!主子你看我多肥,浑身上下都是油腻,一点都不好吃啊!主子,您要我做什么,直接说话就是了,我一定照您说的办,肯定不打一点折扣,您千万别再吓唬我。”
野鸡霸王快哭了。
秦宇微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野鸡霸王拼命点头,对白菲菲,它是真的畏惧如虎,这女人的气息,在它感应中简直就是个大恶魔。
真落到她手里,恐怕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一死了。
拂袖一挥,凤凰干尸出现,秦宇道:“吃掉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秦守护神兽凤凰,帮我镇压神国,汇合信仰之力,凝聚出大秦国运!”
凤凰干尸的卖相,的确是惨了点,可对野鸡霸王而言,依旧是巨大的诱惑。
看看干尸,再看看秦宇,它心头倍感无语,就这么点事直接说不成啊?我肯定当场答应,何必还要这么吓我!
秦宇察觉到了,它眼神中的哀怨,微微一笑,“我是故意的。”
野鸡霸王:……
我忍!
继续忍!
我忍者无敌!
“主子您高兴就好。”野鸡霸王张开嘴,一口吞掉凤凰干尸,接着就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片大片翎羽脱落,重新长出新的,它们变得更加艳丽,表面有熊熊火焰在燃烧。
而形体也出现变化,不再肥胖胖圆滚滚,变得“精简干练”许多。简单说,卖相上涨了几个层次,俨然变成另外一只凤凰。
一声啼鸣,野鸡霸王牌凤凰冲天而起,忍不住在天空中,秀起自己如今“健美”的模样。
别说,看着还真的,很像那么一回事。
咸阳之中,响起阵阵惊呼,无数人瞪大眼珠面露惊骇,看着眼前一幕。不知道天空中这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凤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白菲菲舔了舔嘴角,“现在这模样,看起来就好吃多了。”
野鸡霸王一个踉跄,差点从半空掉下来,满脸狼狈。
秦宇上前一步,沉声道:“凤凰降临,为大秦守护神兽,永镇咸阳城!”
滚滚声浪,响彻天地之间。
而与此同时,帝宫之中。
云雾道人走出,朝向凤凰躬身一拜,“贫道拜见护国神兽!”
他身后,跟着一名少年,赫然就是陈涉。
正神色沉重的的秦皇,闻言面露喜意,“国师,这是我大秦的护国神兽?”
云雾道人起身,点头,“不错,神兽是上天赏赐,寓意我大秦江山永固,万世长存!”
“陈涉,日后与护国神兽凤凰之间的交涉,就由你来做。”
少年陈涉面露拘谨,旋即深吸口气,恭敬行礼,“是,师尊。”他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时来运转,被堂堂大秦国师选中,收为座下弟子。
但毫无疑问,这是个一步登天的机会,陈涉发誓一定要牢牢把握,绝不会错过。
凤凰飞天,环绕咸阳一圈,振翅呼啸而下,落在咸阳城的城头上,化为一尊巨大雕像。
其周身,火焰依旧燃烧,照耀天地!
轰隆隆——
秦宇能够清楚感受到,无形信仰之力,正在汇聚过来,逐渐蜕变成为秦国国运。
“我们走吧。”秦宇转身离开。
白菲菲看了一眼,面前的咸阳城,眼眸深深。
唰——
她消失不见。
……
燕然山。
穷极真皇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却始终都没有,等到秦宇的到来。这让他心中,越发感到不安,总觉得要出点事情。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穷极真皇皱眉,拂袖打开,“进来。”
独臂张下山步入房中,恭敬行礼,“穷极真皇,我家宗主传信给您,他有要事要做,请您去另外一处等候。”
穷极真皇猛地起身,“什么?你家宗主让我换个地方等,他人在哪?”
楼主已经等急了,而秦宇很明显,还有别的事情做,再这么耽搁下去,肯定要有问题。
张下山道:“宗主说,让您去的地方,即有楼主想要之物。他现在,是去提前做准备,避免出现差池。”
穷极真皇神色一松,“将位置给我。”
张下山送上一枚玉简。
穷极真皇神念一扫,脸色微变,露出沉重之意。
“你确定,是这里?”
张下山恭敬道:“是。”
深吸口气,穷极真皇咬牙,“好!”
他起身,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穷极真皇出现在十三楼外,躬身一拜,“楼主,开天剑宗秦宇,要我去咸阳城等他,此事属下不敢擅专,特来请问楼主。”
几息后,楼主平静声音响起,“他让你去,就去。”
穷极真皇行礼,“是。”
转身离去,脸上却浮现苦笑。
咸阳!
居然是咸阳,堂堂大秦帝都!
秦宇,他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希望借此机会,彻底拉楼主下水。让整个十三楼,跟他站到一起,对抗大秦?而且更关键的是,穷极真皇需要牵扯其中,甚至冲锋在前。
可对面,是秦皇啊!
跟他为敌……那后果,只是想一下就心神颤栗。
可现在,他没有选择,除非抗命楼主……那他现在就得死!
秦宇啊秦宇,你到底在搞什么?
……
“白菲菲,我要成就真皇。”
“那大人您最少,还要再杀两位真皇,夺其大道收归己用。”
“秦皇在找我。”
“所以,在如今荒域之中,您不能出手。”
“去哪?”
“界虚。”
秦宇站在山巅,此刻抬手一握,取出山河剑。